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少年心事 > 替他们补齐一个二十年

少年心事 替他们补齐一个二十年

作者:PEPA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12-20 13:34:24

十五岁的齐谨逸,样貌美俊,唇边刮净的胡茬泛青,茂密扎手的黑发剃剩几寸,身上校服衬衫白得泛蓝,不笑的时候看起来乖乖生生,只有在笑起来时才会显出几分风流。

十五岁时的暮色柔软地垂在空中,他算好时间,躲在浓绿的树影后,攀在圣安华奶油色的高墙上,弯身伸手去拉高墙下仰头站着的林睿仪。

十五岁的林睿仪手掌微温,捏在手中软得像绵。他用力抓紧齐谨逸的手,与他一齐翻过围墙,伴着风声笑问,“今次去哪?”

齐谨逸懒得拿主意,藏着心机温温柔柔地哄他的小男友,“由你做主。”

一向有主见的林睿仪便觉得顺心,咧嘴笑得满意,又拿手肘轻轻撞他,“没主见!”

十五岁时的本市与他们一样年轻,空气中都是朝气与活力,路上行车与街上行人穿的西装一样棱角分明。他们一路笑闹,将解开的校服外套系在腰间,躲在人后偷偷拖手,又在人看过来时一瞬松开,一前一后踏入新开的快餐店。

柜台前的队伍很长,林睿仪拖着齐谨逸缀在队末站好,转头打量店内的装潢,“全市第一家喔,不知道有什么稀奇。”

有幼童光脚在店内的迷你乐园爬上爬下,发出阵阵大笑。齐谨逸眼睛扫过柜台上方悬着的招牌,满不在乎地回话,“一样是洋垃圾。”

林睿仪笑着嘁他说话老气,又说:“喂,你看那边,有个小朋友,模样好可爱。”

齐谨逸便转头看向窗边。

一个脸颊饱满,眼睫密长的小孩独自坐在双人桌边,圆领衬衫搭背带裤,黑色皮鞋擦得极亮,衬着光洁白/皙的半截小腿,整个人被夕阳镀上一层柔光。

林睿仪看着小朋友齐肩微卷的黑发,又眯起眼睛,斜斜身子去看他的瞳色,之后开始推测:“好似是混血喔,生得真好看。”

“去看看不就知了?”齐谨逸本就不想吃快餐,干脆顺水推舟地拉起林睿仪,径直往窗边走。

“喂喂,你做什么啊!”林睿仪作势要打他,只是手还没来得及落下,就被带到了小朋友面前。

大大方方地伸手在小朋友眼前晃了一晃,齐谨逸笑着招呼小孩:“你好,我的朋友说你生得很可爱!”

不等林睿仪啐他,小朋友仰头看过来,乖乖巧巧地点点头,带着点奶音认真道谢:“多谢哥哥。”

少见乖巧如斯的小孩,林睿仪惊叹:“哗,好有礼貌,又不怕人。”

齐谨逸又问:“请问你是不是混血儿?”

小朋友似是被问得多了,自然地摇头否认,好似背书一般答话:“不是,只是我妈妈有二分之一的欧洲血统。”

得了答案,齐谨逸瞬间翻脸不认人,板起表情吓唬小孩:“怎么我问你就答?这样好危险,万一我们是坏人怎么办?抓你去卖钱!”

“整天吓人家小孩!”林睿仪拿手肘撞他,又翻他白眼。

小朋友却很淡定,连表情都未变,认真地说:“你们是学生哥哥,不是坏人。”

“学生哥也有坏人的,”没吓到小孩,齐谨逸也不气馁,倚老卖老地发表观点,“大了你就知道了。”

听他与自己意见相悖,小朋友也不反驳,只是抿起嘴不说话。

“不要理他,他神经的。”林睿仪笑骂一句齐谨逸,伸手去揉小朋友浓密的发丝,“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被陌生人揉了头发也没生气,小朋友答话永远认真,“在等我妈妈。”

林睿仪便赞他:“好乖。”

齐谨逸却撇了撇嘴,“什么妈妈,把小朋友自己一个丢在这里,也不怕他走丢。”

听他说到自己妈妈,小朋友仰起头,对上他浅棕的眼,“我不会走丢。”

耸耸肩没再说什么,齐谨逸伸手勾住林睿仪的尾指,拉他靠在了窗边。

“怎么不回去排队?”林睿仪疑惑,小声问他。

齐谨逸捏着耳垂上新打好的耳钉转了转,答得漫不经心:“等他的妈妈来啊,不然真的被人抓去卖钱了怎么办。”

林睿仪爱他好心,带笑亲昵地去捏他的脸,又被他拦住了手腕,听他懒洋洋地解释道:“回去再捏,别带坏小朋友啦。”

小朋友的奶音便插了进来,带着一点幼稚的执拗:“我不会被带坏。”

情人间的悄悄话被听见,不等林睿仪做出表示,齐谨逸大方地勾起手指,敲了一下小孩的额头,“偷听大人说话,坏小孩。”

看出两人中谁才是坏心眼的那个,小朋友气闷地鼓了鼓腮,说话却仍然很老实:“sorry.”

小孩太乖,齐谨逸难得生出几分罪恶感,轻轻拍了拍他的头:“知道认错,很乖。”

看不下去男友颠倒是非,林睿仪恶媳妇样地叫他收声,自己转头与小朋友搭起了话,问他多大,在念哪间幼稚园,喜欢吃鸡翅还是汉堡。

小朋友一一答了,林睿仪也耐心地听,又叫他好好学习,将来考圣安华。

听了一路,齐谨逸忍不住插话:“考什么圣安华,烂学校,规矩好多,又恶又严。”

林睿仪正准备驳他,便看见一个明艳的混血美人慢慢走上了楼梯。

美人穿着一件高垫肩的丝绒裙,五官深邃,卷发柔亮,颈上戴着一串饱满珍珠,脸色略有几分憔悴,反而更显得动人。

她两手空空,表情似是有些失魂落魄,也没注意站在窗边的两人,只柔声向小朋友道歉:“sorry啊子筠,人实在太多,时间赶不及,明景湾那边都布置好了,我们先走好不好?”

没吃到快餐,小朋友也不显得失望,跳下座位牵住了美人的手,乖乖点头:“好。”

齐谨逸与林睿仪自觉地退作背景不出声,小朋友却转头与他们挥手道别:“哥哥再见。”

-

凌蒋大婚,大宅内外装饰绮丽,处处点灯,二十岁的齐谨逸从英国赶回来,捧着白色玫瑰去祝比花更娇艳的蒋曼玲。

二十五岁的曼玲披着白纱,一头芭比卷发,繁复的蕾丝头纱衬住一张涂着红唇的漂亮脸蛋,被水晶吊灯映上一层迷离光泽。

她脸颊绯红,眼中染着别样的兴奋,拿涂着珠粉甲油的指甲戳他,“要死啊你,来得这么晚!婚宴都没吃到!”

齐谨逸玩世不恭地拨了拨耳垂上的钻钉,咧嘴笑笑,“上周出车祸,昨夜才刚出院搭飞机,你体谅体谅我啦!”

“啐,谁叫你成日开快车!不理你!我去确认下一套礼服!”曼玲没心没肺地嗔他,把手中香槟放在台上,抱起层层纱摆,转身去找管家。

不在意地拿起曼玲喝了一半的香槟抿过一口,齐谨逸理了理袖扣,有不安分的情人远隔着重洋夺命连环call到他手机,又被他看都不看地次次摁掉,只等同在大洋彼岸的James替他收拾残局。

大宅上下数层,十分气派,布着繁花的大厅内站满各自交谈的宾客,人人见了他都笑着招呼,称呼他一声齐少。

他温文有礼地一一笑着应过去,又招呼过自家父母和大哥小妹,视线一转,看见角落处站着一个胸前戴花的漂亮小朋友,手中拿着橙汁,抿嘴笑得很乖。

小朋友站姿挺直,理着一头梳齐的短发,被大人围住,仰头乖乖地答着话,又在大人转身后一刹冷下脸来。

二十岁的齐谨逸好奇心与玩心一样太重,看着小孩变脸便觉得好笑,穿过人群去问那位小朋友:“小朋友,你是花童?”

见有人来,小朋友又挂上笑脸,却没应他的话。

猜他是答话答得厌倦,齐谨逸默认了自己的猜测,又体谅小孩辛苦,好心弯身下去,问他:“要不要去吃甜品?”

小朋友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英俊青年,歪了歪头,片刻后答:“好。”

齐谨逸便笑起来,“你知不知后厨在哪里,带我过去。”

后厨里有帮佣忙来忙去,桌上布满盏盏小食,却都是大人口味,齐谨逸一一看过去,转身问小朋友意见:“我叫人去给你买回来,o不ok?”

难得懒人如他善心大发,小朋友也很赏面,点头说好,他便又问:“你爱吃什么?”

好像之前都没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小朋友一时不知该怎么答话,抿起唇线认真地回想,而后说:“……芒果。”

齐谨逸拍了拍他的头,思索片刻,问:“那,杨枝甘露,可不可以?”

小朋友实则很少吃甜品,只听他说了名字便点头,“好。”

“整天点头,头都要掉了。”齐谨逸少见小孩像他样乖巧,不轻不重地捏他下巴,直到看他孩子气不满地拍开自己的手,才笑出了声,转头打电话叫人送甜品过来。

花园中高高低低点着晚灯,身侧尽是胭脂色的、香槟色的、伸手可折的繁花。二十岁的齐谨逸解开领带,陪初初相识的小朋友坐在花前,合吃一份又甜又腻的冰凉甜品。

小朋友垂着眼睛慢慢咬大粒的芒果,又一粒粒抿下酸甜的西柚,吃相过分斯文。

“好像小大人啊你。”齐谨逸觉得好玩,轻轻戳他额角,“不喜欢热闹?”

小朋友转过脸,不算客气地反问:“你喜欢?”

一丝骄纵露出了些微端倪,齐谨逸好笑地装作震惊,“哗,露出原形!”

小朋友还不会翻白眼,只不屑地往下扯了扯嘴角,却又不忘道谢:“谢谢,甜品很好吃。”

齐谨逸一向体贴惯,下意识地回:“那下次再带你吃。”

咬了咬塑料匙尖,小朋友问:“还有下次?”

后日就要返英国,又不知眼前这实是谁家小孩,齐谨逸仍是硬着头皮心虚地应了声:“当然,吃甜品而已,又不是什么难事。”

似是看出了他的口不对心,小朋友细声地嗤笑,却没拆穿他,只看着大宅窗中透出的片片灯光,浅浅叹了声:“好亮。”

分不出他说的是“好靓”还是“好亮”,齐谨逸还是配合地点了头,又看小朋友转过头来,指了指他耳骨上的钻钉,“这个也好亮。”

齐谨逸一瞬警觉,严肃地教育小孩,“不准学大人乱打耳钉!”

小朋友没忍住,翻了个不太熟练白眼送他,“我才不会。”

“又扮小大人。”齐谨逸再次戳了戳他的额角。

二十岁时的夜幕柔柔铺开,耳畔有虫鸣细响,旋律悠扬的弦乐从大宅内隐隐传来。齐谨逸收拢起小朋友吃空的塑料盒,向他伸出了手,“走吧,要回去了,等下大人会担心。”

如果是平时,按小朋友的性格,该会甩开他自己往前走,可此刻的他唇上还留着芒果与椰汁的甜味,伸在眼前的手掌看起来也坚实有力。

所以他伸出了手去,牵住了眼前的手掌。

-

十五岁的叶倪坚戴着发带,眼中好似聚着满满灿亮日光。

十五岁时的下课铃仿若世间最动听的乐音,他拨了拨一头直竖的短发,把手中篮球抛向某人的座位,“走啊子筠,打球啦!”

凌子筠轻巧地接住直线飞来的篮球,手掌旋起,将篮球立在指尖转了转,又抛回给了站在班级门口的叶倪坚,“不去不去,功课还未写完!”

“好学生啦你,”叶倪坚当他们班级是自己班,走进来顺手拉过张空凳,坐到凌子筠身边,“放学后再写啦,我陪你坐图书馆!”

凌子筠好笑地望他一眼,“那怎么不放学再打球?”

“对喔,那样还可以打久一点!”叶倪坚拍拍额头,咧嘴笑起来,“那你快写功课,我陪你。”

“才十分钟,陪什么。”说是这么说,凌子筠嘴角还是划出了弧度。

放学后的球场空空旷旷,叶倪坚自己遍遍练习着灌篮,凌子筠戴着耳机坐在场边写功课,听他收集的CD碟。

身边人影一闪,是叶倪坚跑了过来,坐在他身边,“你在听什么?”

凌子筠扔了包纸巾给他擦汗,取下一边耳机递过去,“自己听。”

“张国荣啊,好老气。”叶倪坚笑他,却没将耳机取下来,只向后靠住椅背,慢慢平复着过速的呼吸,又侧头去看他写的功课,“这么用功,成绩又好,怎么不考圣安华?”

凌子筠微微眯起眼,嘴角的弧度浅浅,心想那样不就遇不到你?嘴上却答:“圣安华有什么好,烂学校,规矩好多,又恶又严。”

叶倪坚大笑出声,“听谁说的啊?明明很好!”

听谁说的?

凌子筠一刹恍惚,又回过神,放低手中作业本,探过身去拿叶倪坚手里的篮球,“不写啦,走,打球!”

少年于球场上笑闹跃动,被放在一旁的耳机里男声温软,淡淡的汗味被风卷散,十五岁的夕阳美得像他们一样,将他们的身影拖得很长。

英国似是永远那般阴雨连绵,二十五岁的齐谨逸慢慢开着车,闲闲应付曼玲在电话那头的关心,“知啦知啦,后年就回来,好不好?”

“还要等后年?!”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出曼玲瞪大眼睛的模样,“你留在那边做什么,度假啊?英国又不好玩!”

“那就去意国——”齐谨逸腾出手,打了坐在副驾闷笑不停的James一下,对曼玲说:“你不要这么惊惊乍乍好不好,给我朋友看笑话!”

“旁边有人?怎么都不跟我说——”曼玲立刻收敛了语气,软软地责骂他,“不讲了不讲了,不理你了!我去看看凌筠,他今天回来都没吃晚饭……十五岁的小孩都在想什么?怎么一天一个样,明明昨天都还乖乖的——”

“十五六岁,不是功课失意就是失恋,”齐谨逸尽心替她提供思路,“小孩子,带他出门玩玩,吃点甜品,哄哄咯!”

听曼玲念念叨叨地挂了电话,James终于放肆笑出声来,“你这个姐姐,真是好可爱!”

齐谨逸无奈地揉了揉额角,“是这样的啦。”

James边笑边对镜补妆,又问:“那个凌筠又是谁,怎么没听你提过?”

“应该是她的继子,”齐谨逸停下来等红灯,腾出手点烟,“我也不认识,都未见过。”

“继子?那不就没血缘?”James八卦起来,“哗,可以下手的喔!”

“神经!”齐谨逸翻白眼给他,长长吐出一口烟气,“人家才十五,我又不是禽兽!”

James描得精致的眉眼一挑,抢过他点燃的烟叼在唇间,“那我呢,考虑一下?”

“滚滚滚——”笑着推开一脸坏笑凑近的James,齐谨逸用力踩下油门,车身如利刃般划开二十五岁的街景。

十五岁的凌子筠面无表情地从地上拾起被踩碎的CD,拉下校服衣袖,遮住手臂上大块的紫红淤青。

无心去想是不是人人的十五岁都会如此难过,他坐上凌家的车,语气寻常地叫司机开到他常去的那间唱片店。

“阿凌!”店家早已与他熟识,见他推门进来便招呼,“今次要哪张唱片?”

唱片店内贴满或新或旧缤纷海报,他一一看过,淡淡应声:“那张《红》。”

“咦,”店家奇怪,“那张你不是早就买过?”

“弄坏了。”他随口答,走过排排整齐的唱片,又随手挑出几张,一齐付了钱。

等到走出唱片店,熟悉乐声又在耳机中响着了。

“如果真的太好,如错看了都好。”

“不想证实有没有过倾慕。”

凌子筠慢慢走向自家的车驾,心中遍遍念着两句歌词,是他十五岁的爱恋。

-

“阿谨!这边啊!”

昔日班花即使人到中年,也仍是貌美妇人,掂起脚朝齐谨逸用力挥手。

圣安华风景如旧,三十五岁的齐谨逸笑着应她一声,却没移动脚步,仍站在原地,噙着温和笑意看眼前钉在框中的相纸。

昔日肆意写上去的人生教条墨色仍深,只是下面多了数行潦草小字,看墨迹似是也有些年头。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不与子筠吵架。”

——“不惹子筠生气。”

——“不撇下子筠一个人。”

字字句句都能教人明瞭,那写字的是怎样骄纵可爱的一个少年。

见他不肯过来,班花小姐——现在是夫人了,屈尊走近前来唤他:“喂,怎么架子这样大,连我都叫不动?”

齐谨逸即刻离她弹开半米远,笑着指指窗外操场,同她开玩笑,“带了家属过来,不敢跟美女走近!”

“啐!”班花夫人毫不怜惜地拿流行款的手包甩他,笑骂:“三十五了,都没个正形!让老同学们看笑话!”

昔时数十同窗,有人不幸离世,有人功成名就,有人处境艰难,有人富贵依然,当年青葱的林睿仪都早已移居北美,在当地开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与恋人登记结婚,过得和谐美满,今次也特意赶了回来,赴这场十七年后的同学会。

旧情人相见,早不似少年人那般会觉尴尬,林睿仪转转无名指上的银戒,大方与齐谨逸问好,又问:“你家小朋友?”

齐谨逸笑答:“他脸皮薄,怕见你们,自己在操场坐着温书。”

“明明上次见他,还张牙舞爪。”林睿仪揶揄,好像当时步步紧逼的那个人不是他,又算算时间,问:“要读博士?”

“是,他聪明勤奋。”齐谨逸答得与有荣焉,仿佛自己没读过PhD一样。

“来都来了,叫他过来跟大家打招呼啊!”班花夫人未见过凌子筠,仍不忿自己当年没追到齐谨逸,势要见见是怎样的尤物才能吃定他,左催右哄,终于说动齐谨逸下楼叫人。

二十五岁的凌子筠一身休闲装,曲着长腿坐在操场边的看台上,眼睛盯着翻新过的篮球架,旧事便浮上了眼前。

八年前的夏夜,他在这操场上没命疯跑,最后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伸手接住了自己,从此便再也没松开手。

齐谨逸在他的回忆中远远走来,与当年那个温柔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在想我?”齐谨逸坐到他身边,伸手揽过他的肩。

这个人的怀抱永远很暖,凌子筠靠在他肩头,抬眼看他的脸。即使睡前醒后都有精心做保养,残忍的时间也难免还是在他眼尾留下了几条浅浅的痕迹。

同样也永远猜得出他在想什么,齐谨逸点点他的脸,“嫌我老了?”

早改掉了口是心非的恶习,凌子筠懒懒答:“怎么会。”

相识时他不过二十七,面孔白/皙皮肤紧致,被那些痕迹记住的是他们相爱的时长。

齐谨逸看着凌子筠看着的风景,突然笑了起来。

被他笑得莫名,凌子筠戳他,“突然傻了?阿兹海默?”

“还说没嫌我老!”齐谨逸轻轻打他,说:“只是当时有个小朋友,理不清自己心情,三步上篮都会跌伤脚,还只知道乱跑。”

回忆往昔都是甘醇的甜,惹人勾嘴角,凌子筠佯怒地捏了一下他的腰,“怎么下来找我,不跟他们叙旧?”

“看见了某个小朋友留的言,觉得过分可爱,忍不住要来找他——”腰间的手指渐紧,齐谨逸被捏得笑着求饶,握住了他的手,说了实话:“他们叫我带你过去见人,要不要过去,等下一齐合影?”

不等凌子筠答话,又说:“带家属合影,天经地义!”

凌子筠早不似少年时别扭扭捏,依言站起身,拍净身上尘土,“好。”

跳下看台,凌子筠回头看向齐谨逸,没头没尾地说:“突然想到一首歌的片段,但是想不起歌词,也想不出来是什么歌。”

爱极小朋友玩这样的把戏,齐谨逸勾起嘴角,闷闷笑了两声,快走两步追上凌子筠,边走边唱了出来:“……但愿我可以没成长,完全凭直觉觅对象,模糊地迷恋你一场,就当风雨下潮涨……”

风也温柔,同样款式的钻钉在他们耳上,比阳光耀眼。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