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秋之南北 > 围观者

秋之南北 围观者

作者:魏晋南北朝的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12-20 16:04:38

最新网址:

在许锡东一夜醒悟,全身心投入学习时,南北却在放飞自我的路上越走越远。

三两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南北虽然完全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但侥幸的是期末考试成绩没有暴露他的变化,只是总分的差距虽然被拉大了些,不过排名没有明显的下降。这种侥幸也让南北心中的愧疚少了很多,心安理得地继续摆烂。

南北心里清楚自己和程胜男那几人的差距是被越拉越大的,而身后的许锡东,甚至是沈秋与他的差距都是在渐渐缩小的。许锡东的进步是巨大的,是让很多老师都觉得惊讶的程度,相比之下沈秋的提升显得更符合常理,在一点点稳步地提升。

他的成绩完全是靠着文科的优秀才维持住总名次的,他的偏科越来越严重。文科对南北来说从不需要什么练习,几乎是听了课就知道题目的答案了。但南北的理科是需要课堂上的理解配合课后足够的习题巩固才能获得好成绩的。

这次考试是给南北敲响的警钟,可惜他没有放在心上。

明明做数学题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在家自己也琢磨不出来,在学校里他也不愿意去问郑老师。自从上学期那次和郑老师的那次小冲突后,南北就愈发觉得郑老师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他的,好像对他格外严格,又格外轻视。南北已经很久没有在课后去问过郑老师问题了,偶尔会请教程胜男 和孙媛媛,大多数时候就宁愿放过问题。

在这样的状态中南北在学习上的受挫感越来越多,厌学情绪愈演愈烈。于是寒假里南北第一次除了学校布置的那点作业之外没有做任何额外的安排。甚至宁愿坐在书桌前假装学习、发呆放空,也不愿意做更多努力去克服难题。

这时候的南北偶尔也会厌恶自己,但是一旦松懈下来陷入这种懒惰的状态中后就难以自拔了。

“还能再糟糕到哪去呢?”南北自欺欺人。

初二下学期开学的那天。

南北没吃早饭,甚至连午饭也不打算吃,他要把钱都省下来,等弄完新学期报到的事之后就去上网。整个寒假里南北都没能找到机会去上网,家附近的网吧过年期间被管的很严,已经不让未成年人去上网了。而学校附近的那家完全是一所黑网吧,藏在居民楼里,所以肯定还是安全的。

怀着对游戏的渴望来到学校后,南北耐着性子配合老师完成查作业,发新书等等流程。终于把事情都弄完后,南北以为终于可以走了时却被班主任叫去了办公室。

南北听到班主任喊他的名字,让他跟着去趟办公室的时候,南北心慌了几秒,随机就意识到班主任找他大概是什么事了,不出意外是想劝他更用心学习吧,他偏科的问题还是很明显的。

结果也不出所料,班主任就是为了告诫他不要松懈,要不然成绩会下滑得更快。班主任试图探究出南北理科成绩下滑的这么多的原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只是自始至终南北都没有跟班主任交流的意愿,南北觉得说了也没用。他没办法对自己的班主任说自己讨厌郑老师,至于厌学的问题他更是不敢说,南北可以肯定如果他说了这个问题,班主任立马就会去联系他的爸妈。

南北听着班主任的苦口婆心,一言不发,只是机械地点头,心里想着的是让班主任赶紧说完,赶紧放他走。

班主任见自己不管说什么,南北都无动于衷,叹了口气后终于让南北回去了。

南北出了办公室后,一路小跑,完全没有把刚刚班主任的话放在心上。

当南北匆匆下楼,准备奔向学校门口时,却发现眼前很多人驻足不动,朝篮球场的方向在观望什么,又听到篮球场那边传来的鼓噪的叫嚣声。南北朝球场望去后,不禁放缓了步伐。

那块被初三的刺头们一直占据的球场上聚集了二三十号人,平时那里最多也只有十多个人。关键的是这群人明显分成了一边人多,一边人少的两派,形成了对峙的态势,站在最中间的是倪志强和胡帅。

南北心中疑惑,这两个人因为不在一个班,平时交集本就不多,可能也是故意为之的默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南北听说这种默契是因为他们在学校各自的靠山同样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次他们为什么突然会起冲突?

南北正在疑惑的时候,胡帅抬手一巴掌就打在了倪志强的脸上。倪志强向后踉跄一步,胡帅跟上又甩出一巴掌。胡帅动手之后,他身边的人也跟着发出哄笑,尽情嘲笑倪志强的不堪一击。倪志强是人少势弱的一方,而胡帅本身就要比倪志强高出不少。倪志强根本不敢反击,被打的步步后退。最终,倪志强被胡帅踢中小腿,吃不住疼痛,一屁股坐在地上。胡帅像是终于出完了气,转身准备离去。见到远处围观的人群,胡帅破口大骂,吓得人群作鸟兽散。

南北也随着众人散去,心中庆幸刚才在人群中并没有看到阿煤的身影,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就不会牵连到阿煤?平时阿煤跟倪志强走的很近,要是倪志强被针对,那平时跟着他厮混的人也难免有些麻烦吧。南北仍然不清楚刚刚的一幕为什么会发生,围观的人议论纷纷也都说不清楚倪志强和胡帅之间是为什么起的冲突。

原本准备往网吧去的南北改道往阿煤家奔去,南北想让阿煤早点知道倪志强的事,和他保持距离,不至于被牵连。可惜阿煤没有家里,南北只得又去网吧找了一圈,还是没能找到人。如果班主任没有把他叫去办公室,南北原本是想约阿煤一起去网吧的,这下好了,不知道阿煤到底是去了哪里。

南北已经失去了上网的兴趣,便直接乘公交回家去了。

第二天一早,南北刚到教室扔下书包就去找后排的阿煤。阿煤倒还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说他昨天是去别的地方玩了,晚些时候也知道了倪志强的事。

“我没事的,我就是他邻居而已,我又不跟着他打架什么的,就算他现在被人搞也殃及不到我的。而且,强子没这么好欺负的,他可记仇了。”阿煤说到这里放低了声音,脸上又是往日那种稍显有些贱兮兮的笑容。

南北明白了,胡帅和倪志强的争斗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他们咋回事啊?”南北有些好奇。

“哎,和学校外面的事情也有关系,你知道了不好,你就别管了,你也管不了!”阿煤不太想多说,便想搪塞过去。

南北还是不太放心阿煤,他既然知道倪志强学校外面的事,就说明他和倪志强的联系还是紧密的。只是他摆明了不想说了,南北也就闭嘴了。

后续来的比南北想的更早。

当天中午,南北吃完饭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学校的凉亭里坐着五六个明显不是学生的人,南北心想他们起码是高中毕业的年纪了吧,人人不是头发遮住眼睛就是一头黄发,还有个人蹲坐在凉亭的围栏上。南北赶紧收回目光,这群人明显不是安分的人。南北转念一想,这些人该不会是因为倪志强来的吧?

南北继续往教室的方向走去,便看到了迎面而来的倪志强,他的表情严峻,脚步匆匆。

南北确信这些人就是倪志强找来的,只是不清楚他们为什么是放学后来的学校。如果是为了给倪志强报仇,那应该得在胡帅在学校的时候来才是吧。

半小时后,南北知道了这群人为什么要来的这么早了。

午睡中的南北,突然被一声巨响惊醒。教室的前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众人哄笑着进了教室。

南北抬头就看见那几个校外的人,而倪志强正站在他们旁边。南北瞬间警觉起来,同时有些发怵,这几个人来他们的教室做什么?几人看了眼

教室里的南北和韩飞,便开始这里翻翻,那里搜搜,过了一会好像觉得没什么意思,也没找到什么就出去了。

南北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这时候来学校了,他们翻翻找找恐怕是想找到些有价值的东西,南北当时甚至觉得这几个人是想直接找他和韩飞要钱的,已经在盘算着要怎么才能把身上的钱保住,没想到他们直接就走了。众人出去后,南北和韩飞面面相觑。

韩飞低声抱怨着,“这学校真的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这之后的一个多月,南北差不多每天都能在学校里见到这些人。此外中午留在学校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聚集在一起,闹得更加起劲,从一个教室蹿到另一个教室,搅得教学楼即使在午休时间也不得安宁。

时间回到那天中午,第一节课前,倪志强那帮人终于守到了胡帅。当时倪志强正带着那些人在球场上打球,远远得就看到走进校门准备去教室的胡帅。胡帅第一时间没注意到球场这边,等倪志强带着人奔向他的时候,胡帅马上意识到了危险,立马开始没命地逃窜,试图绕开这些人逃出学校。奈何对方人多势众,终是没能逃脱。

这些人一路上狂笑不止,故意引来围观,把胡帅拽去了松树林。南北知道他们是故意让大家都能看见,这样才能让胡帅丢尽面子。

那天胡帅跪倒在地上,被拳打脚踢,好在他们没有下狠手,似乎只是为了践踏胡帅的尊严,直到最后胡帅哭着求饶才被放过。

南北不清楚胡帅和倪志强的位置为什么会这么快的得反转,这天之后的胡帅不但没有再找人报复倪志强,甚至还像是马仔般地跟在倪志强后面厮混,像是被打服了一般。

南北猜测是倪志强找到了更强的靠山,胡帅实在无力再反抗才选择了屈服。至于真相如何南北并没有兴趣去探究,南北厌恶这些用暴力恐吓弱者的人,这些人扰乱着学校的安宁。另外南北确信阿煤肯定是知道期中原由的,但是他没有说,南北也不想再问了。

其实从上学期的后半段,南北就很难在放学后再见到阿煤了,他放学后总是走的都着急,不会再约南北去打球。而在学校的时候,两人因为座位离得远,只有下课偶尔能说几句话,南北觉得两人渐行渐远。不光是南北这么想,沈秋也有跟南北相同的感受,即使她和阿煤两家住的很近,也只能在学校里才能见到阿煤,搞不清楚他最近都在做什么。

初二下学期开学一段时间后,南北渐渐也没有心思再去关心阿煤了。他对这个学校的厌恶再次一天天涌起。不同的是,初一刚来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还是学习,烦恼都是因为担心学习被耽误。如今南北已是得过且过的态度,如果这些人不来找他麻烦,他根本不在乎他们在学校里做什么。可是学校里原本的刺头再加上被倪志强招惹来的校外流氓每天中午在各个教室游荡,南北中午再没有在学校里安静地午睡过,还要担心这些人会不会把他当作目标。他们的乐趣之一就是找一个怂孩子挑衅,看着他屈服或者反抗,无论是屈服还是反抗都只会被欺负地更惨。

渐渐得每天中午学校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住在附近的同学回家吃完饭就早早地来到学校。他们期待着今天又有谁会被欺负,他们期待着能加入这群人一起欺负最弱的那个人。似乎谁也没想着去同情被欺负的人,也不明白在施暴者面前,谁都可能是下一个弱者。

年级里被欺负地最惨的是那个三班的同学,南北之前和他打过球。他的个子在同龄人里算是高大的,长得也很结实。原本大家都在一起玩耍,并没有谁会主动招惹他。后来大家发现他的脾气最软,总是跟人赔着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成了大家取笑的对象,直到倪志强这群人也盯上他。大家看着被欺负的那个人被推来搡去,笑得都很开心,包括那个被欺负的人也在笑。

南北不想看到这些,但也没有勇气去制止。南北曾经偷偷劝过那个人要反抗,不要只是赔着笑,要去寻求老师们的帮助。可是他非但不领情,还让南北不要多管闲事,南北无法理解,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谁身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