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春秋战纪 > 第17章 古丘有四皓

春秋战纪 第17章 古丘有四皓

作者:地吧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1-02 14:37:57

最新网址:

陈抟叹道:“今日之事,你我双方各执一词,便是再说上数日,也难以说服对方,只得以修为强弱定输赢。风城主为当今天下修真者的领袖人物,我陈抟无德无能,愧为缥缈峰之主,未必是风城主的敌手,然事到临头,又不能退缩避阵,只得勉力一战。”

又转头看向那蒙面女子,道,“今日幸有玄冰宫主在此,正好为我二人做个见证。”

蒙面女子道:“陈掌门,风城主,当真非战不可?以你们二人的修为,全力一战,只怕这缥缈峰也将不复存在了。”

这蒙面女子便是罗兰国修真圣地玄冰宫之主,虽与风漫天、陈抟等人齐名天下,成名却早了数百年。

罗兰国位于古丘国之西,玄冰宫主此番东来,只带了数名弟子,乃是听闻武林城与九天缥缈楼的纷争,专为止息干戈而来。

风漫天大声道:“呵,要打便打,哪里来的这许多名堂?比武较量,强者存,弱者亡,还要什么见证?你若怕毁了缥缈峰,咱们便去天上打。”

话声甫毕,便听有人大声说道:“不愧是武林城城主,一方圣地圣主,好不威风!好不厉害!”

众人闻言,循声望去,便见四名童颜鹤发的老者相携而来。

风漫天见到这四人,登时怒不可遏,道:“好贼子,还敢来此?”话声未落,便有一股无形的波动自他体内释放出来。

这波动来得甚快,转瞬之间,便已弥漫广场之上。场上众人顿觉胸中纳闷,气息紊乱。

陈抟心中暗急:“你们怎地此时回来?这风漫天岂是良善之辈,定不会轻易罢手。”

玄冰宫主却想:“武林城主风漫天名满天下,果然名不虚传。只这一股威压,便已不在我之下。”

后面来到的这四人,正是九天缥缈楼的夏黄公崔广、甪里先生周术、东园公唐秉和绮里季吴实等四大长老。

他们四人因志趣相投,修为相当,又眉皓发白,故号为“古丘四皓”。方才说话之人便是“四皓”中的绮里季吴实。

当此之时,四人已来到高台之下,虽见风漫天瞋目切齿,直勾勾望着己方四人,犹然不惧。

东园公唐秉笑道:“武林城风城主大驾光临缥缈峰,却不知所为何事?”

风漫天冷哼一声,道:“哼,我为何而来,尔等心知肚明!只是我全未想到,你们竟还敢回缥缈峰!”

甪里先生周术道:“我等四人本就是九天缥缈楼的长老,为何不能回缥缈峰?”

唐秉摇了摇头,道:“风城主威名赫赫,修为出神入化,乃是当今天下了不起的大人物。我等四人不过是一介山野村夫,与风城主如有云泥之别。若是平日里,我等便是远远瞧见风城主大驾,都得退避三舍,更何谈知晓风城主心里在想些什么?”

唐秉说完,便不再看他,与其余三人向陈抟躬身,道:“四皓见过掌门。禀掌门,现今恶贼授首,战火将熄,我等四人幸不辱命,遂归复命。”

又与玄冰宫主行礼,道:“原来是玄冰宫主驾临,四皓未能相迎,真是失礼。”

玄冰宫主笑道:“四大长老言重了。本宫不过带徒儿外出游历,以增见闻。途径缥缈峰,过门而不入,未免失礼,是以特来拜会陈掌门。”

陈抟忙道:“这个可不敢当。”指了指广场西面那两名少年男女,道,“敢问这两个少年,可是宫主的高足?小小年纪,便要踏入金丹境界,较之陈抟当年,可是强上太多,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玄冰宫主道:“陈掌门谬赞了。本宫这两个徒弟,最爱顽皮胡闹,不知世间艰险,这才带他们出来见见世面,也好教他们知晓,天外更有天。回去之后,才肯用心修炼。”又对两个少年道,“你们两个还不拜见陈掌门和风城主!”

少年作揖,道:“晚辈玄冰宫弟子地祇与师妹后卿姜娰,拜见九天缥缈楼陈掌门,拜见武林城风城主。”

那女孩见师兄行礼,也随之深深作揖,心中暗自疑惑:“这陈掌门好生了得,难怪能与我师尊并称。他是如何看出我已是金丹瓶颈的?”

玄冰宫主皱眉道:“怎么不磕头?”

陈抟笑道:“宫主太见外了,若是当真论资排辈,我可是比他们还低上一辈。我等修道之士,何须拘泥凡俗礼法?”

风漫天却是一愣,暗忖:“适才只顾着与陈抟争辩,并未留心他人。玄冰宫主这徒儿叫地祇?怎么竟与罗兰国储君同名!听闻罗兰国储君地祇其人天生神力,却不知是不是眼前这人?”

这几人修为精湛,又未刻意传音入秘,是以楚歌虽在广场外围,几人的话语却是一字不漏,全听了去,心想:“原来那女孩叫姜娰,是玄冰宫的弟子。记得雷大哥说过,玄冰宫位于罗兰国,也是六大派之一。”

他知晓那女孩姓名,便想再瞧一瞧她的模样,只是前面有成百上千的人头攒动,便想找个缝隙,挤到前面去。

忽听得一声冷喝:“呵,小叫花子,原来躲在此处!”接着后背一震,只觉一股大力传了过来,便即昏迷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歌慢慢转醒,睁开眼睛,只见眼前一片漆黑,跟着一阵冰凉入骨,挣扎着便要起身,略一扭动,却觉后背一阵剧痛,按捺不住叫了起来。

楚歌原本神智并未完全清醒,竭力回想,只约摸记得闭眼之前,曾听到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但总是想不起是谁,寻思:“这里黑漆漆的,一点生气也无,难道竟不是人间?我定是已经死了!”

他想到这里,心里不禁一阵伤心,登时万念俱灰,又迷迷糊糊,昏睡过去。

这一回昏睡,楚歌于睡梦之中,只觉饥渴难耐,口中不禁“嘶嘶”出声,虽仍头脑迷糊,浑身疼痛,心底却明白了几分:“我怎地会觉得十分饥饿?难道我竟没有死?”

他存了生念,再顾不得其他,当即叫道:“有人在吗?这里有没有人……”

他叫了一阵,口中更觉奇渴,再无力气喊叫,心中不禁惶然,正要嚎啕大哭,又想起雷霸天曾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活着是咱们命大,有什么好哭的?”便强忍住眼泪。

正在他伤心焦虑之际,只听一个声音说道:“你小子命倒是硬,受了这等重伤,竟然没死。”跟着亮如白昼,一个身影提着一盏油灯缓缓来到面前。

楚歌久置暗中,此时陡见亮光,虽照得双眼刺痛,心中却欣喜若狂,唯恐这一线光明稍现即逝,蓦地跳将起来,朝着光亮便扑了过去。

哪知便在他将要靠近之时,却被那人一脚踢在胸口,立时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之上,只觉四肢百骸好似裂开一般。

又听那人冷笑道:“小叫花子,你老老实实将经文和那贼子的下落说出来,小爷心中快活,或者大发慈悲,赏你个痛快。”

楚歌缓缓抬起头,凝目望向那人,顿时醒悟过来,道:“原来是你这恶人!你捉不到我雷大哥,就忽施偷袭,捉我一个小孩子回来。”

那人怒道:“你算什么东西,值得小爷出手偷袭?还不快些将那贼子得下落说出来。若是不说,便教你领教领教小爷折磨人得手段。”

楚歌心中一凛,寻思:“我与雷大哥逃走之时,他与乌戈国那人剧斗方酣。现今他安然在此,想来是将那人打败或是杀了。他恨雷大哥入骨,是万万不会放过雷大哥的。我若将雷大哥得下落说了出来,咱们两个都难逃一死。与其如此,还不如死我一个便罢。”

他有了计较,当下把心一横,道:“哼,我说与不说,你都是要杀我,左右是死,那我干嘛要说?”

这人正是那日于山路之上追拿雷霸天,后与乌戈国少年交手得九天缥缈楼弟子。

这人名叫刘定武,是九天缥缈楼后辈弟子中的佼佼者。

这次武林城主风漫天来缥缈峰寻衅,九天缥缈楼中好手俱出,他被安排看守藏经阁。

藏经阁本是九天缥缈楼的禁地,自九天缥缈楼创派至今,已有数万载,从未有过外人进入,便是派中弟子未得掌门,亦或是长老院许可,也不得私入。

刘定武自恃九天缥缈楼为天下六大派之一,享誉已久,声势之盛,天下无人敢越雷池,是以监守之时,竟生出懈怠之意,擅自去了别处。

岂不料雷霸天却是个专做拦路抢劫、打家劫舍勾当的悍匪。

他来九天缥缈楼偷师学艺,阴错阳差走到藏经阁,不见有人看守,便偷入盗经。

出来之时正给刘定武撞了个正着,便有了后来雷霸天被追杀一事。

刘定武这一路追杀几近得手,却哪知凭空杀出个乌戈国少年,竟要将雷霸天杀了。

刘定武尚未追回经文,怎能让他将雷霸天杀了,当下二人便交上了手。

二人打了几个回合,那少年修为精湛,远胜于刘定武。

待拆到十余招,刘定武力有不逮,给那少年一掌打在胸口,身子晃了几下,跟着摔倒在地。

那少年见状,冷笑一声,呼的双掌拍出,便要将刘定武毙在掌下。

哪知他掌力尚未发出,便觉一股大力自身侧袭来,心中一凛,只得强行将掌力收回,急向后退去。

少年惊魂甫定,拱手为礼,道:“是哪一位高人至此,坏了我的好事?”

过了一会,见无人应答,又道,“敢问是九天缥缈楼的高手,还是路过的前辈,还请现身一见。”

又过了一会,才听有人说道:“你这不知好歹的小娃娃,老头子不愿现身,那是教你好知难而退。”

又有一人道:“小子,你自恃武力,在乌戈国横行霸道,无人管你。来到我古丘国,却来欺我缥缈峰弟子,今日瞧在你师尊风城主面上,此事便作罢,还不快些离去。”

少年听二人说话,如平时坐着说话无异,其声由远及近,在林中回荡,久久不绝,心中一凛:“我方才并未使出师尊独门功夫,他却知我师尊是谁!这两人该是九天缥缈楼的前辈高人。我现今不过初聚灵初期,还是别招惹了他们,徒然惹个灰头土脸。”

他虽心生退意,但素来行事飞扬跋扈,就此离去,心中难免不甘,道:“既是如此,晚辈就此告辞。晚辈武林城赢勾,他日若是有缘,有再见之日,还请前辈来武林城舍下盘桓数日。”

却听又一人道:“咱们从不与人订什么约会。你若心有不甘,他日大可来缥缈峰找咱们。咱们不是那藏头露尾之辈,乌戈国的小子,你听好了,咱们共有四人,合称四皓。”

那自称赢勾的少年心中一惊,暗道:“哼,原来是你们四个老不死的,却来坏我的好事。今日便算我输你一阵,此仇来日自有相报之时。”

他自知不敌,便不再说话,冷冷瞥了刘定武一眼,转身离去。

刘定武见赢勾退去,当即拜倒,道:“弟子遭逢大敌,深陷险境,幸得四位长老出手相救,弟子不胜感激。”

过了良久,仍未见回复,知四皓已然离去,抹了一把脸上虚汗,暗叹:“我自拜入师门,素知有四大长老,性情淡然,终是无缘得见。”

他得四皓相救,甚是感慨,寻思:“我九天缥缈楼现今大敌当前,对手更不知是何等人物,便是四大长老这等淡泊的心性,也都赶了回来。”

他想到此处,心中恨意陡生,愤愤道:“全赖那该死的莽夫,竟趁着我不在,偷入藏经阁,将《雷神劫》的经文盗走。哼,待我找着你,看不将你剁得稀烂。”便循着楚歌的足迹,往山下找去。

刘定武虽是九天缥缈楼的弟子,却甚少外出,便是偶有下山之时,也都走的大路,从来不知有这样一条林间小道。

只见他在林中穿来插去,许多地方分明有迹可循,但左一拐,右一弯,却到了尽头,只得折返回来,再觅出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