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何以谓长生 > 第十四章 往事

何以谓长生 第十四章 往事

作者:未见东风启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2-01-06 19:06:33

最新网址:

看到原本结实的墙壁露出一个门来,众人皆是喜出望外。

萧景升走过来拍了拍沐晴的肩膀道:“师妹,下次可别这么冲动了。”

沐晴笑着哼了一声便朝那扇门里走去,其余人也跟了过去。

里面的房间并不大,四面各有些简单的布置,紧靠着最里面有一张石床,沿着石床的另一面是一个石头砌成的梳妆台,还配有一张石凳,梳妆台上面有一面落满了灰尘的铜镜。正对着梳妆台的那面墙上有一个画框,但是画框中却没有画。整个房间内并没有窗户,也不知曾住在这里的人是如何在这暗无天日的石窟中度过每一天。

“沐晴姐,你看,”楚若盈促动真气,手中的扇子越发的亮。

沐晴顺着她的目光看出,只见在那张石床的角落里,竟有一堆白骨。

“想必这便是这里的主人了吧。”萧景升也从跟来过来,看了看白骨说道。

楚若盈将扇子移到石床之上,发现上边写着许许多多的小字,仔细看了看道:“这床上的字迹,与外边那间石室的字迹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小寺走了过来,借着楚若盈手中折扇的光读道:“余幼时曾于名门修炼,一日与父游于临安,不幸遭遇强人,得伯年兄搭救,虽留得性命,父却惨遭毒手。此后便与伯年兄于临安一隅苟活。”

“这个伯年兄是谁,你可曾听闻此人?”沐晴听到这里,转头向萧景升询问道。

萧景升摇了摇头道:“我经常下山寻找药材,所见所闻虽多,却未曾听闻此人。”

小寺看了看两人,又接着读道:“后朝夕相伴,日久生情,经十月怀胎诞下一女,取名茗儿。茗儿十岁之年,被一女子掳走,吾追之,不敌,被囚于此。”

“字迹到这里就开始有些凌乱,看得出来写字之人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小寺说道这里顿了一下,“我也辨别不出来后面写的是什么了。”

萧景升走了过了看了看道:“吾日夜哀求,此女子方才道出缘由,自称伯年兄之发妻,因伯年兄不告而别,便苦寻十二年,终获伯年兄行踪。得知伯年兄已与吾育有一女,便出此下策引伯年兄前来,以便对质。”

“天下的男人果真都是薄情寡义!”

沐晴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看着萧景升怒骂道。

萧景升不解,问道:“你对着我骂什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沐晴举剑示意,冷冷说道:“接着读!”

萧景升无奈,又开始读石床上的文字。

“吾与她巧辩多日,此女子愿放茗儿回去。奈何伯年兄未曾到此,此女子心灰意冷,便将石门封死,自行离去。”

“吾已坚持二十日有余,知是求生无望,乃留吾平生经历于此,若有后人读到,欣慰万分。”

萧景升读到此处,神色大变,不由向后退了几步。

沐晴见他这般,问道:“这就完了?”

萧景升缓缓转头看着她说道:“还没有。”

“那就接着读完啊。”沐晴说着便又将他拉回到原先的位置。

萧景升却未看石床,而是转过身背对着石床道:“凌烟阁弟子......江映雪......绝笔。”

几人听完不由大吃一惊,齐声“啊”了出来。

“这人竟是我凌烟阁弟子!”小寺率先开口道。

楚若盈默默念叨着“江映雪”这个名字,向沐晴问道:“沐晴姐,我凌烟阁可有江映雪这个人?”

沐晴摇了摇头,看向萧景升道:“萧师兄,你在我凌烟阁时日最长,可曾听说过?”

萧景升许久未说话,小寺上前连喊了几声,萧景升才回过神来。

“萧师兄,你可是想起了什么?”

萧景升眉头紧锁,沉思良久才缓缓开口道:“两百年前,我凌烟阁上一任阁主,也就是师尊的师尊,师爷,应般若寺宏远大师之邀前往大荒山,所为何事无从知晓,只知回来的路上,经过一小镇,那镇上的首富姓江,因早年间与师爷相识,师爷便前往江家一叙,无意中见那江家幼女骨骼惊奇,天资过人,知是块好苗子,便与江家商量着想收这江家幼女为徒,江家知道凌烟阁乃修真大派,自然爽快应允,后来师爷便将那江家幼女带上了山正式拜师,成了我凌烟阁弟子。”

楚若盈听罢道:“这江家幼女便是江映雪?”

“不错,”萧景升看了一眼楚若盈道,“江映雪与你一样,天资过人,修炼神速,很快便赶上其他同辈弟子。师爷大喜,便将她收为关闭弟子,细心栽培,江映雪也不负众望,在我派十年一度的比武大会上一举摘得首名,那一年,江映雪才二十一岁。”

楚若盈道:“此等天赋,远在我之上。”

“按年龄算,这位江前辈现在应是我凌烟阁的支柱人物,可她又怎么会在这里?”沐晴开口道,她特意称江映雪为江前辈,已示对江映雪的尊重。

萧景升见她改口称江前辈,也跟着改了口道:“江前辈夺魁的消息传回她的家乡,其父特地赶来为女儿庆祝,主要也是想看看女儿,毕竟也已很多年未曾再见。师爷自然也是应允,可是......”

“可是什么?”小寺急忙追问道。

萧景升面露遗憾,开口道:“江前辈与其父下山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师爷多次派人寻找,也都未曾见半点音讯。想不到......唉”

沐晴闻言沉思良久道:“这些事为何师尊从未提起过,萧师兄你又是从何得知?”

“我也是从师伯们的闲聊中听来的,”萧景升说着叹了口气道,“这位江前辈真是可惜啊!”

小寺盈若有所思,盯着江映雪的尸骨看了半晌,忽然落下泪来。

沐晴吓了一跳道:“小寺,你怎么了?”

“我没事,”小寺强笑着道,“只是一想到江前辈在这暗无天日的石窟中独自一人,每天忍受着饥寒,孤独,还有黑暗,就莫名的心疼。”

“我们帮江前辈把尸骨收敛了,出去找个地方掩埋了吧。”楚若盈说着,便欲动手收拾江映雪的尸骨。

萧景升见状撕下自己的一片衣襟道:“还是我来吧。”

说完便抢在楚若盈前边跳上了石床,将那片衣襟平铺开来,又将一根尸骨拿起,吹去上面的尘土,这才恭恭敬敬地放到衣襟之上。

几人见他行为虔诚,不便打扰,便悄悄退到了外边的石室。

许久,萧景升才从小石室内走出来,左手提着一个包袱,想来江映雪的尸骨便被收纳其中。只见他走到石室中间的石桌前坐了下来,右手将一颗黑色的珠子轻轻摆在了桌子上。

沐晴仔细看了看道:“这珠子是我凌烟阁之物!”

萧景升点了点头道:“这是一颗月珠,这种珠子是用来在夜晚照亮的。白天将其放在太阳下吸收阳光,夜里使用我派真气催动,便可将珠子里的光释放出来,已达到照亮的作用。”

“这么说来,江前辈的确是我凌烟阁弟子了。”小寺开口道。

沐晴在石室里来回走动,突然停下道:“我不明白,江前辈的父亲去世后,她为什么不回凌烟阁!”

楚若盈会心一笑道:“也许,我能理解。”

“哦?”萧景升突然来了兴趣道:“怎么说?”

“其实身为关门弟子,更多的是压抑,和无趣。”楚若盈说着拿起石桌上的那颗月珠仔细地看着,“就如同这珠子,被人赋予了太多期待,虽有一时明亮,可却终会归于黯淡。”

“可是突破长生,不是每个修真者的毕生愿望吗?”沐晴盯着楚若盈说道。

楚若盈将月珠靠近手中的折扇,月珠里面渐渐亮了起来,不一会儿珠子上的黑色便消失不见。楚若盈收起法宝,又运气真气催动月珠,只见那月珠缓缓升起,悬于众人头顶,紧接着由内而外射出亮光,一刹那便将几人法宝的光芒比了下去。

沐晴与萧景升见状,纷纷收起法宝,那月珠的光比几人法宝的所发出的光亮了数倍不止,整个石窟都亮了起来。

“若盈,你怎么会催动这月珠?”沐晴不解地问道。

沐晴没有回答,而是收起折扇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想要获得长生,若这世间没有值得留恋的事物,一直活着,反倒变成了一种折磨。江前辈的父亲去世,给了她很大的打击,我猜测正是因为这位伯年兄,江前辈才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刚刚萧师兄不是说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这么说来,她还有其他亲人啊!”沐晴转身看着萧景升道。

萧景升轻轻咳了两声道:“其实那时候江家已经没人了,江前辈上山不久,江家所在那个小镇就被一场洪水给淹没了,整个江家,只有江父幸存了下来。”

沐晴愣在原地,喃喃道:“这么说来,这位伯年兄倒是成了她活着的全部希望。”

“可是,这位伯年兄不是照样辜负了江前辈吗?”小寺嘟着嘴说道,“所以说......”

“小寺,你想说什么就说,不用看我!”萧景升见她说着说着看向自己,急忙说道。

楚若盈道:“江前辈到最后还是以伯年兄相称,可见她没有怪过这位伯年兄。会不会是我们遗漏了什么,所以将事情搞错了。”

说着楚若盈便又走进了那件小石室,仔细寻找着每一处线索。

这时,小寺小声道:“要不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毕竟我们已经进来很长时间了,不是说一会儿还有一个大魔头要来吗,按时间算,这会儿外边应该都天亮了。”

萧景升看了沐晴一眼道:“小寺说的有道理,我们且先出去,等除了这魔头,再慢慢探究这件事情。毕竟江前辈是我凌烟阁弟子,我们也该弄清楚真相。”

沐晴点了点头,朝楚若盈喊道:“若盈,我们该走了。”

楚若盈听到要走,心中竟生出几分遗憾,可还是从小石室退了出来,收起悬于空中的月珠,跟着几人眼原路折了回来。

可是当他们穿过那条甬道来到门口时却发现,不知何时,那原本堆满动物粪便的坑里,竟直直立着一道石门,将出口堵得严严实实。

“这是什么情况?”

几人纷纷愣在原地。

萧景升思索片刻道:“想必是之前石室地上那个小石块触发的机关。”

“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沐晴恍然大悟道,“这石室既然是用来囚禁人的,自然应该是机关重重才对。可我们进来的也太过容易,而且里面的机关也就只有那几只弩箭。”

“要不,我们试着用功法轰开这道门?”小寺轻声说着。

萧景升摇了摇头道:“这石门与里面那件小石室的门是同一材料所制,靠蛮力是不行的。”

小寺闻言有几分惊慌,忙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要和江前辈一样下场?”

“我还记得之前挪动那个小石块的地方有风,既然有风,定然是通向外边的,也可能是和其他甬道联通,我们暂且回去看看。”

萧景升说着便又沿着甬道向回走,其余人一时也无他法,便跟着返回到了石室中。

楚若盈刚回到石室,便又进了那件小石室。

沐晴跟了进来道:“你好像对江前辈的事情很在意嘛!”

“我......我只是向弄清楚真相,”楚若盈吞吞吐吐地说着。

沐晴微微笑了一下道:“我看你就是想搞清楚这个伯年兄到底有没有辜负江前辈。”

楚若盈见沐晴猜出她心里所想,便不再言语,继续低头在小石室内寻找着。

沐晴见状退了出来,看到萧景升正在蹲在角落仔细研究那个小石块,便走了过来问道:“可有什么发现?”

萧景升摇摇头道:“这石块平常的很,也不知是怎样启动了门口的机关。不过这风倒是从这个夹缝中出来的。”

沐晴蹲下细细看,这才发现那面看似光滑的墙上,竟有一道浅浅的裂缝。

萧景升起身在墙壁上摸索着,忽然有一处地方似乎是空的,萧景升不由心中暗喜,便使劲儿按了下去,竟按出了一个小洞来。

萧景升将洞口的土石剥落,洞口约有一拳大小,他往里面看去,只见那小洞里有一个小石块,与外边地上的类似,便急忙伸手去转动。

却只听“咔”的一声。

那间小石室原本开着的门,竟又在瞬间关上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