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替身竟是本王自己(双替身) > 番外九

替身竟是本王自己(双替身) 番外九

作者:写离声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12-22 13:47:37

番外九

阳春三月, 魏博城里城外绿意盎然,节度使府的后园中一片杏雨梨云。

园中最大的那棵杏树下摆着张石雕棋枰,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左右手边分别摆着个棋笥, 只见她用肉乎乎的左手从左边棋笥里拈出一颗黑棋,有模有样地拍到棋枰上,接着又用右手拈了颗白子, 踮着脚, 整个人几乎趴在棋枰上,这才把棋子摆到了对角。

一个鼻尖微翘、虎头虎脑的男孩蹲在一旁, 双手托腮看了一会儿, 打了个呵欠:“萧鹿, 这有什么好玩的, 我们去校场上骑马吧, 我生辰阿耶送了我一匹小白马, 可神气了……”

那名唤萧鹿的小女孩撩起眼皮,瞥了他一眼:“不去。”

她有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黑得几乎看不出瞳孔, 衬着微微泛青的眼白, 像深秋的湖水一样干净又冷清, 她整个人也是冷冷的, 从头到脚纤尘不染, 连指甲缝里也是干干净净的,和节度使府中一群成天舞刀弄棍、玩泥巴傻乐呵的小孩格格不入。

男孩道:“那我们去比剑啊, 我阿耶叫人给我打了把铁剑, 可比木剑威风多了。”

萧鹿忽闪了一下小扇子似的长睫毛, 秀气的长眉微微蹙起:“我要打谱。”

小男孩搔了搔后脑勺,小大人似地叹了口气:“不是弈棋就是看书, 有什么好玩的。”

萧鹿抬起眼睛,一针见血道:“你不会弈棋也不识字,怎么知道好不好玩?”

段大郎愣了愣,随即好脾气地道:“那你教我好不好?”

萧鹿迟疑片刻,摇摇头:“算了。”

段大郎太笨,与其花力气教会他,还不如自己和自己玩。

段大郎道:“教教我嘛。”

萧鹿想了想道:“我给你做个题,你答得上来我就教你。”

段大郎眨巴眨巴眼睛:“好,你问。”

萧鹿道:“一只笼子里关着兔子和鸡,五个头十四条腿,一共几只兔子几只鸡?”

段大郎张了张嘴:“等等,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萧鹿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

段大郎挠了挠腮帮子:“鸡和兔子关一起,鸡不会啄兔子吗?”

萧鹿:“……”

段大郎又道:“你喜欢兔子吗?

我们去捉兔子吧。”

萧鹿忍不住想直言不讳问一问段大郎何以这么笨,忽然想起高嬷嬷的告诫——每个人擅长的东西不一样,不能因为别人在某事上不如你就冒犯人家,遂露出个礼貌的假笑:“……段大哥,你自己去吧。”

说罢又低下头去继续打谱。

段大郎现在满脑子都是捉兔子:“那我去了,我捉只世上最漂亮的兔子送给你。”

萧鹿心道你怎么知道世上最漂亮的兔子在魏博,不过高嬷嬷昨日说了,不能总挑别人的错处,于是她点点头:“谢谢段大哥。”

不远处的凉亭里,随随懒懒地靠在桓煊肩头,眯缝着眼睛看着杏树下的两个小小身影,发愁道:“这孩子怎么总是一个人玩,也不爱动,成天不是打谱就是看书……”

她顿了顿,乜了眼桓煊:“是不是随你?”

桓煊毫不犹豫地撇清干系:“你别冤枉我,你忘了那时候我和你玩得多好。”

随随道:“也是。”

虽然给雀儿挖地宫也算不上多正常。

她一边说一边将腿搁到男人膝上:“今早练得太过了,腿有点酸。”

桓煊自然地替她揉捏起来,力度不轻不重正合适。

“别担心了,”他一边捏一边道,“我们小鹿早慧,和别的孩子玩不到一起也正常。”

随随叹了口气:“那天我问她最好的朋友是谁,她说是高嬷嬷……”

桓煊忍不住扬起嘴角:“毕竟是嬷嬷一手带大她的。”

随随道:“她和我们都没多少话说,只有和高嬷嬷在一起时有说不完的话。”

她顿了顿道:“过年我们回一趟长安怎么样?”

桓煊的手一顿:“怎么忽然想起去长安?”

随随道;“阿姊前阵子寄书过来提起这事,趁着这两年边关无事,回去看看也好。”

突厥称臣,吐蕃内乱,奚和契丹不成气候,河朔军打完突厥之后又在渤海平了一次叛乱,至今四五年边关无事,等哪个部落再成气候,至少也要再过几年。

随随望着女儿,目光柔和:“小鹿还没见过她阿耶的家乡呢,何况高嬷嬷年纪大了,她嘴上不说,可心里还是想回故土的,高迈和关六他们正好也回去和亲故聚一聚。”

她说着来了兴致,坐直身子:“我们七月末出发,一路走一路玩,到长安过年,上元之后再启程回河朔怎么样?”

桓煊道:“我们一起离开小半年不要紧么?”

随随道:“有北……”

瞥见男人脸色,她连忙改口:“有段司马和叶将军坐镇用不着担心。”

桓煊脸色稍霁,一开口却还是酸溜溜的:“好在有段司马替大将军分忧。”

随随扑哧笑出声来:“段司马都三个孩子了,你还为小时候那点事过不去呢。”

桓煊将她搂紧:“我就是嫉妒他能和你一起长大。”

随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又不是没人和你青梅竹马。”

桓煊这才发现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随随眯了眯眼:“听说城南白龙寺的海棠花开得正好,不如我们去赏花?”

桓煊道:“我知错了,求大将军给我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说着替她捏起肩来。

随随舒服地哼了一声:“懒得和你计较。”

她从袖中取出一封信笺,收起半真半假的醋意,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今日洛阳送来的消息,你自己决定要不要插手吧。”

桓煊接过来迅速扫了一眼,又将信笺原样叠起来还给她,漠然道:“与我无关。”

随随有些诧异,她知道桓煊看着冷,其实并非绝情之人,当初秋狝阮月微遇险,他义无反顾去救,如今赵家犯事,爵位被褫夺,家产被抄没,人进了大牢,还不知会怎么发落,秉公处置的话阮月微多半也要跟着夫家一起流放,按理说他不该袖手旁观才对。

她挑了挑眉:“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桓煊没将那些事告诉她,不过是因为不愿主动提起阮月微的事,此时既然问起,他也就直言道:“当初赵清晖设计你的事她知情,且乐见其成。

她落得什么下场都是咎由自取,我不会再管。”

随随这才恍然大悟,先前她也有过怀疑,桓煊对赵家下手时又快又准,为何偏偏留下赵清晖的性命和爵位,后来阮月微嫁给赵清晖她也觉事情太巧,如今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巧合,从一开始就是桓煊设好的局。

桓煊见她若有所思,便知她已经想通了来龙去脉。

“觉得我太狠了?”

桓煊道。

随随挑了挑眉,嗔怪道:“你是什么人我难道不知道?”

她站起身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放心,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桓煊心头一暖:“谁说你不是好人。”

随随笑道:“我是夜叉婆呢。”

桓煊脸一沉:“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随随道:“我又不在意。”

桓煊将她拉入怀中,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我在意。”

随随道:“夜叉婆也没什么不好。”

桓煊托起她的下颌:“世上哪有这么美的夜叉婆。”

随随道:“世上有这么俊俏的夜叉公当然也有美貌夜叉婆。”

桓煊偏过脸正要亲下去,随随眼角余光瞥见树下的女儿,忙将他推开:“没个正形,小夜叉在看我们呢。”

萧鹿一点也不稀罕看父母腻歪,反正自她记事以来两个人就是这副德行,她低下头,继续思考棋谱上难住她的这手棋。

桓煊道:“她一个人玩了半日了,我们去看看她。”

两人起身向杏树走去。

随随弯下腰,从女儿两个小小的丫髻上摘下几片落花:“小鹿,怎么不去和段大郎、关大娘他们玩呀?”

萧鹿道:“他们总是在泥里打滚,我不要弄脏衣裳。”

一边说一边把棋子收回棋笥里,盖好盖子,这才站起身,举起两条短短的胳膊,一手拉着母亲,一手拉着父亲:“我们回去吧,嬷嬷该想我了。”

桓煊道:“快到小鹿生辰了,有什么想要的?

段大郎他们都有自己的小马驹,阿耶给你找一匹更漂亮的好不好?”

萧鹿想了想:“小黑脸是不是阿耶送给阿娘的?”

桓煊道:“对啊。”

萧鹿道:“那我还是不要了。”

桓煊:“……”

她露出一个礼貌的假笑:“谢谢阿耶。”

随随忍不住蹲下身在女儿肉鼓鼓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小鹿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不喜欢马也可以养点别的,猫儿狗儿小兔子,鸟儿也可以……”

萧鹿:“养什么都成?”

随随道:“自然,只要是我们家小鹿喜欢的。”

萧鹿认真思索片刻:“我想要只狮子,老虎和豹子也行。”

随随:“……这些得等到你长到阿娘这么高时才能养。”

萧鹿失望地“哦”了一声。

桓煊道:“有什么别的想要么?

不是活物也行,阿耶叫人给你打一副白玉九连环怎么样?

你不是最喜欢玩这个么?”

萧鹿道:“那是小孩玩的,我已经长大了。”

桓煊:“……那我们家大小鹿想要什么?”

萧鹿想了想:“要什么都行?”

桓煊道:“只要是阿耶阿娘有的。”

萧鹿眼睛一亮:“那我想要旋风车砲和三弓床子弩。”

桓煊:“……”

随随瞪了桓煊一眼,比口型道:“叫你不把兵书收好!”

转头揪了揪女儿的小丫髻:“……其实小孩子过生辰不收礼的,吃碗长寿面就行了。”

桓煊附和道:“没错,有生辰面就很好了。”

不等女儿找出漏洞,随随立即扯开话题:“对了,小鹿想不想去长安?”

萧鹿道:“是高嬷嬷说的那个长安吗?”

随随道:“是啊,长安是你阿耶的家乡,那里还有你姑母,你堂伯,你叔父,还有表兄表姊……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要不要去看看?”

萧鹿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要。”

她顿了顿,转头向桓煊道:“我能带着我的旋风车砲和三弓床子弩一起去长安吗?”

两个大人异口同声:“不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