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下一站,影帝 > 【全文完】

下一站,影帝 【全文完】

作者:青罗扇子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12-22 13:59:29

“这事到底是谁做的。总要给我一个交代。”但柴谨之还来不及感叹,一旁在躺椅歇息的唐齐石终于开口,他的声音淡淡的,却像是一块沉重的石头压了下来,压得人心头一沉,整个房间的气压急速降低,空气仿佛冻结了一般,没有人敢出口大气。

唐齐石眼睛半眯着,眼珠子颜色很深,旁人根本猜不出他的情绪。

对方老谋深算,为人阴沉,有时你觉得他释然了,下一秒又可能让你步入地狱,有时你觉得他不会放过你,但他偏偏出其不意。

“是我!是我!”顾羽争着抢在柴谨之的前面抢着说,生怕晚说了一秒唐齐石就怪到对方身上,“那笔钱都是为了我用的!我愿意还,请全部从我的酬劳和代理费里面扣除,如果不够,就请让我跟皇冠荣耀继续续约。我一定会把那笔钱还清!真的!”

唐齐石半阖着眼,望向了顾羽这个方向。

柴谨之见状,眼睛一眯,狠了狠心,扬起手。

他不轻不重地扇了顾羽一耳光,青年被打得张大了嘴,显然万分诧异。

“故意在我面前这样,是想让我同情你,原谅你?”柴谨之侧着身对顾羽使着眼色,让顾羽快走,他转过身恭恭敬敬地对唐爷说道,“他什么都不清楚。一切是我做的。请唐爷要罚就罚我一个人。他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

跳梁小丑。

真是刻薄的形容啊。然而,顾羽却满是感激地望着柴谨之,这一次,他却全然明白了对方只想维护自己的心意。

他的柴谨之,总是用着别扭的手法,做着为他着想的事。

“跳梁小丑就跳梁小丑。唐爷,真的是我的缘故,因为他想让我有所作为,所以才出此下策!”顾羽“咚咚咚”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可是这一次,就让他来守护柴谨之吧,“你看,谨之为皇冠荣耀工作了这么多年,这些年他一直努力工作,兢兢业业,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有特殊原因,怎么会这样做呢。请您相信他。”

“哦,谨之,努力工作?”唐齐石淡淡开口。

这话传出去,恐怕整个皇冠荣耀的人都会觉得是个笑话,可是从眼前跪在地上这个青年的嘴里说出来,却意外地有几分让人信服的感觉。

“是,他对我,真的很照顾。”顾羽眉眼坚毅,那些人笑话柴谨之,是因为他们从没见过他的才能,“他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他其实做得比谁都好,比谁都细心。”

唐齐石忽然觉得有点意思。

朝他磕头的人多的去了,贪生怕死的,想求饶的,但他还从没见过有人为了抢着认罚而朝他磕头,他看了看柴谨之,又看了看顾羽,有些玩味地说:“你想让我放他走?”

“是。”

“是。”

柴谨之和顾羽竟异口同声,两人同时看了对方一眼,纷纷在对方眼中看到担忧,与想要承担一切,为对方付出的心意。

唐齐石笑了笑,眼珠子斜睨了一眼顾羽,“我认得你。你演过《黑街》那个太子,虽然那里面的黑道有些可笑。要让我放谨之走也行,”他的脸色迅速冷了下来,阴气沉沉,话锋一转,“但代价是……你从今往后都不准再找柴谨之!”

强大的威压之下,两人闻言皆是狠狠一震。

唐齐石的命令,没有人改违背。

“不行!”但顾羽下一秒就大声拒绝道,柴谨之面色大变,急急忙忙想要扯住他,“这是唐爷的恩典。你还不快谢谢唐爷!”

顾羽却不顾柴谨之的拉扯、阻拦,一脸认真严肃地跪到唐爷跟前说道。

“唐爷,砍掉我的手也好,签无期合同不要片酬也好,甚至让我放弃现在的事业也全部可以!可是,请你不要让我离开柴谨之。这是我唯一做不到的事。他是我整个人生的意义。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我很多毛病,很多缺点,都是他一直在包容我。唐爷,如果您也曾在意过某个人,我想您一定会明白我的心情”

这番话听得柴谨之眼眶微微发红,但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刻!

“唐爷,您大人有大量,他没见过世面,很多事都不懂,您千万别往心里去!求您看在傅老爷子的面子上,要罚就罚我一人。整件事真的与他无关。”柴谨之也跟着“咚”地一响,狠狠跪下,神情万分着急地道着歉,非常担心唐爷突然动怒。

即便老练如他,此时此刻,也不敢保证顾羽是否会触犯唐爷的逆鳞。

他搬出傅老爷子,他一个人全部承受。

不管发生什么,就算豁出去,他也要保护他。这个人为什么这样傻?自己只不过是最初的时候对他好点而已,根本不值得为自己放弃这些,更不值得为自己得罪唐爷。

两人低着头,齐齐跪在地上。

他们无法窥到唐爷的脸色,摸不准唐爷的脾气,可此时此刻,两人的心却紧紧连在了一起。

“哼,你以为你们这样,我就会网开一面?”唐齐石语气阴沉,没有一丝暖意。

“唐爷——”柴谨之大声叫道,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

顾羽更是被对方阴沉的脸色弄得有些慌张,这种多年岁月浸淫出来的气场,给人带来极大的压力。

“都是我的错。请您就算要惩罚我,也不要惩罚谨之。”可他不知道从哪里生出这股勇气,或许因为心中有想要守护的人,所以即便在命悬一线的时刻,也能生出无穷无尽的力量,“我知道我们冒犯了您,也知道给您带来了损失。过去的忠诚,过去为皇冠荣耀创下的功劳,不能代表什么。但是请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您在道上这么多年,有威信,有度量,一定分得清我们是不是信口开河,分得清我们是不是诚心悔过!我和谨之从今往后,什么都不要,甘愿为您、为皇冠荣耀效力!请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唯一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不是想以权谋利,而只是因为在意他人,从而犯下过错的,这样的人请给他们一次机会。”

顾羽一字一句的说着。

他其实不擅言语,不擅人心,可是这一刻,为了柴谨之,他迸发了出全部的心力,努力说服着唐齐石。

整个房间陷入一片死寂的沉默。

很少有人敢在唐齐石大怒之下,还不怕死地这样对他说话。但这个青年却很懂分寸,作为皇冠荣耀的大股东,一个深藏不露的经纪人,一个人气中天的影帝,两人的确很有价值,作为曾在黑道上混过的人,唐齐石望向柴谨之,或许人老了,回忆也就越来越清醒,他还记得这个孩子,站在父亲的血泊之中,一脸茫然无助的样子。

唐齐石冷冷勾起嘴角。

“啪”。一记拐杖重重地打在了顾羽肩上,巨大的痛楚迅速扩散开来,痛得顾羽几乎以为自己的肩胛骨快要断了。他额头上冷汗直冒,不敢看着唐齐石,却硬是咬住牙关,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不想让柴谨之知道,更不想让他担心。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额头上的冷汗滴到了地板上,顾羽脑海里回想起跟柴谨之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如果知道对方会这样,他当初就更应该好好珍惜那些日子,应该更好地去了解对方,守护对方……

不清楚最后会怎么样。

唯一无法放心的,就是不知道将来的你幸不幸福。唯一希望的,就是将来有人比我做得更好。不再刺伤你、挖苦你,让你难受。好好守护着你。

拐杖在空中一划而过时,夹杂的厉风划过柴谨之的面容,耳旁“啪”的那一声实打实的闷响,像是一记闷棍打在了他的身上。

他看着顾羽咬紧牙关,看着顾羽忍着剧痛的模样,看着顾羽故意努力朝他露出一抹笑容,眼眶都红了,心里难受到了极点,可是却完全无能为力。

柴谨之深深望了顾羽一眼,终于也一咬牙,伸出手去抓顾羽的手。

两人低着头,分别跪着,唯独双手紧紧扣着,等待着命运的判决。

就在这时,一道不重不轻,却总是让人提心吊胆的声音慢慢落下——“看在傅老爷子的面子上,这次就放过你们。若有下次,你们就等着被人收尸吧。”

两人俱是一惊,接着俱是一喜。

饶是一向不动声色的柴谨之也神情复杂,无数欣喜、喜悦、不敢置信齐齐冲上他的脑海,他没有想过唐爷竟然就这样放过了他,放过了他俩,简直仿佛劫后余生,他连忙拉着顾羽朝唐爷道谢:“谢谢唐爷!”“谢谢唐爷的成全!”“谢谢唐爷的宽宏大量。”

然而对方只是披上了那件雪白的狐裘,咳嗽了几声,杵着那根紫檀木拐杖留给他们一个瘦削而挺拔的背影。

顾羽呆呆地看着对方离去,肩膀火辣辣地痛,被击中的那一刻,他几乎以为自己触怒了唐爷,死定了。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放了自己一马。

“我们这是……没事了吗?”

顾羽望着柴谨之,迟疑地问着,而眼前这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重重地、重重地朝他点了点头。

“太好了。”顾羽紧紧搂住柴谨之,虽然肩膀依旧巨痛无比,但他还是搂紧对方,害怕对方会不见一样,“再也不要离开我。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你为我付出过什么,请一定要我告诉我。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哪天你能以我为豪。而比这更重要的,就是不辜负你的心意、你对我的付出。爱是希望对方欣赏、认同自己,但更是相互感激对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被强而有力的胳膊搂着,柴谨之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这个青年,常常让他陷入一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地步,对方的勇气、对方的炽热,不断温暖着自己曾经冻结凉薄的人生。

无法言语,他只能在顾羽的臂弯里,用力地点着头。

虽然不擅长,虽然习惯了这种不动声色的方式,但我会尝试着去告诉你。

还有,顾羽,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在我心里,你已经做得比其他任何人都好,你无需再被认同、赞赏,你已是我的骄傲!

番外一方子瑄:当时年少事

他是天之骄子。

这一点,一出生他便知晓。从小到大,高人一等。他本身不会炫耀这种优越感,因为这种优越感已经根深蒂固,刻在了骨子里。

他在众人的赞誉和崇拜的目光中长大。

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极好极好的,他未必喜欢,但是他不会舍弃。

跟容文绮在一起,是青梅竹马,更是门当户对。

那个女孩子美丽,气质好,跟他一样弹得一手好琴,他们有共同的兴趣、品味,以及家世。她符合他的标准。

可是,他的如锦人生突然夭折。

父亲生意失败,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母亲更是因此重病缠身,撒手人世。他惊愕,他震惊,被无数光环笼罩的他,曾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的他,厄运降临时,也只有俯首称臣、一败涂地。

亲戚跟他们撇清关系,曾经来往的达官贵人表示爱莫能助,曾经企图高攀他家的人落井下石,恶意嘲讽。

他没有了尊严。

他如此痛恨这样可怜又可悲的自己。

在这个时候,陪在他身边的,不是以往的好友,更不是同他互诉衷肠过的容容,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黑道小混混。

他从没正眼看过他。

他从没在意过这种没家世、没家教的小混混。因为以往的他,并不需要这种人。

但是对方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巧妙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给他的人生带来不一样的新鲜感。他以为树倒猕猴散,可那个小混混却始终陪在他身边。

陪他经历一切,为他散尽家财,甚至在他被追砍时还不顾性命地替他挨了两刀。养尊处优的他从没见过如此深如此重的刀伤,皮开肉绽,深可见骨!他只是看看就觉得疼,而对方几近昏迷,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开始有所触动,第一次认真记下了对方的名字——柴谨之。

没有人不图回报,他深谙人的心理。

他以为柴谨之是为了他家东山再起后的金钱,但是不是,他以为柴谨之是为了让他欠下恩情……

结果,发生了那一晚。

他没有想到,这就是柴谨之想从他身上得到的!他一时气愤恶心到了极点!

得知他家债务还清之后,容容再次找到他要跟他私奔,他想都没有想就同意了,比起跟那个人在一起,跟谁在一起都可以!何况对方还是他的正牌女友,虽然在他落难之际明哲保身。但是没有想到,那个可以陪他一同经历其他人嘲讽讥笑的,那个可以为他身挡两刀的,竟然会有这麽狠绝的一面──直接告诉了容容的父母,让她们逼容容出国……

他发现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圈套。

那个人之所以对他好,就是为了得到他。

方子瑄觉得很可笑,他的前半生高贵优雅、在众人羡慕中度过的,难道后半生要跟这个黑道出身的小混混,在被人指指点点中狼狈地度过?

不,这不是他方子瑄的人生。

他没有立刻跟对方决裂,他利用对方进了皇冠荣耀,一点一点往上爬,终于爬到了CFO的位置,手握实权。那个柴谨之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有机会,对他好,经常来找他,等他职位稳固之后,发现自己被他排斥厌恶时,对方也开始一点点地变了。从频繁找他,变成每周一次、每月一次;从对他嘘寒问暖,变得漫不经心;从那个精明幽默的小混混变成玩世不恭、工作散漫的三流经纪人……

再然后,每月一次,从全心全意为自己打算,变成了时而不时的跟他针锋相对,引他发怒。

甚至有时还说出“真奇怪,以前我恨不得把我所有最好的都给你,而现在,看到你事事不顺,我反而觉得开心”这样的话。

在这样漫长的拉锯战中,他们俩人到底谁消耗了谁,谁磨灭了谁?

年少的他,不曾觉得这一路下去他将会错得有多离谱,而当多年以后,看着柴谨之对着那个叫顾羽的青年百般保护,不惜与自己作对,甚至可以剑走偏锋,狠心将自己一脚踢出皇冠荣耀时,方子瑄这才明白,原来,那个人已经永远走出了他的人生。

其实转身永远只需要一秒,只是因为眷恋着,所以才不肯舍得。

番外二他们的二三事

【一】

六一儿童节到了。五岁的封小景斜睨,“以后你要早点找到我。就算那时我超红,你还是小龙套,我也不会嫌弃你的。”云小修有些疑惑,还是乖乖点头。少年陆瑜在幼儿园拦住某个小姑娘,“喂,长大不准跟叶子澈交往听见没!”七岁的小羽毛第一眼见到透着颓废美的柴姓少年时,眼睛都发亮了,特别狗腿地跑到对方面前,眨巴眨巴地说:“大哥哥,我给你做小弟好不好?”

【二】

夏天到了,又是吃草莓的季节。顾羽觉得不错,他家柴美叔特别爱吃草莓。外面的小摊:“卖草莓哦,新鲜的草莓,一美男十斤。”柴美叔毫不犹豫地一把将顾羽推出:“来十斤”。顾羽跳脚,一脸的羞愤交织:“你你你,我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有本事吃草莓,有本事自己种啊。”于是,当晚顾羽有点悲壮了,虽然他年轻力壮,体力充沛,可是柴美叔这个妖孽,柴美叔那个腰……

【三】

顾羽还未成名的时候,柴谨之总是吓唬他,“你要是不好好努力,就把你卖到泰国去。”而今顾羽功成名就,影帝在手,柴谨之觉得对方愈发不好管教,明明工作拍戏那么忙,还搞得他差点连走路都有问题。这一晚,当顾羽裸露着身体,露出精壮流畅的身体线条,眼睛闪亮,再次想爬到他身上时,柴谨之一把把顾羽的脸推开:“最近我和方子瑄喝咖啡还蛮愉快的,哦,你可以动手动脚试试?”

七岁的小顾羽看到这个黑道少年,觉得对方简直美呆了,颓废的长发怎么能这么美,侧脸的廓落怎么能这么美?他在转角处星星眼地看着对方,柴谨之路过时,居高临下地瞥了一眼,对着一起的同伴道:“现在的小孩没断奶?怎么这么大了还在流口水。好恶心。”

之后……

小小的顾羽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心都碎成渣渣了……

不由自主地在大街上哭嚎起来。

柴谨之冷冷瞟了一眼,毫不在意地,从旁经过。任凭肉嘟嘟的顾羽哭得差点打起嗝来。小顾羽哭够了,胖嘟嘟的小手臂抹了抹眼泪,虽然美人很凶,但他还是不要放弃。就在这时,一支乳白色的棒棒糖抵到了他面前,颓废的柴姓少年不耐烦道:“以后不准哭了。”小顾羽望着对方凶凶的样子,觉得对方更美了,如被恩赐一样接过棒棒糖,心里直冒粉红泡泡:对方送给他的呢,对方送给他的呢!少年柴谨之鄙视:“也不准再流口水。”小小的顾羽甜甜地“嗯”了一声,接着吧唧一下亲上对方的脸颊。

少年柴谨之眼皮一颤,脸都青了,一把掐住小顾羽的脸,“不准亲我!”

虽然意外的发现,小脸蛋的手感还不错嘛,哼。

【五】

方子瑄很久之后才懂得,其实转身永远只需要一秒,只是因为眷恋,所以始终舍不得。后来他主动自首坦白,生平第一次想为柴谨之去做点什么。但是没想到,那个名叫顾羽的青年,却比他做得更彻底、更决绝。他想起那一年,他曾问柴谨之,自己究竟有哪一点比不上对方?如今他明白了。在付出与牺牲上,他永远难以望其项背。

【六】

柴谨之看着在浴室洗澡的顾羽,对方现在的五官越来越迷人,身材越来越性感,经常被媒体杂志称赞什么“人鱼线”“狗公腰”。他看了顾羽一会,不得不承认,还的确蛮有看头的。但越是这样,最近越被那些导演们勒令必须“湿身”“洗澡”“露出腹部”“上半身不能穿衣”“要在戏里游泳”是怎么回事?

柴谨之故意冷淡道:“不必场场戏都露肉。对公众形象不好。”

“咦?”听到柴谨之的“指教”,正在用毛巾擦身的顾羽有些迷惑,“不会呀。听助理说,现在海报剧照很抢手,经常被人偷。”

但看着对方越来越黑的脸,顾羽突然灵感一闪,眼睛一亮,“难道你在吃醋?!”

柴谨之:“呵呵,怎么会?”

顾羽扬起笑脸,光裸着性感的身体走出来,故意在柴谨之面前秀了秀。他伸出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锁骨,“你可以继续在这里种草莓?重新强调所有权。”

柴谨之哼笑:“本来就属于我。”

顾羽吻上柴谨之的脸,就像小时候那样,深情款款地说:“是的,我的一切都归你。”

【七】

清明时节,梅雨纷纷。柴谨之再次从那个残酷、血腥的噩梦中醒来。他的父亲倒在血泊之中,天气阴沉得仿佛一块黑色的帘幕。他孤单单地站在那里,无穷无尽的寒冷将他淹没。就在这时,身边的温暖抱住了他,年轻的恋人跟着醒来,好看的眉眼之间溢满担忧,“怎么回事?”柴谨之摇摇头,“没事。就是想起了以前。明天,带你去见一个人。”

灰色的石碑,细雨蒙蒙。

身着黑色西装的柴谨之,带着同样一身黑色的顾羽带来父母的墓前。顾羽恭敬认真地鞠了三个躬。柴谨之淡淡地看着青年,再看看墓碑上年轻的父亲墓,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在心底说道:这小子很不错是吧?我也很满意。

【八】

很久之后,方子瑄跟柴谨之见面,两人一笑泯恩仇。如今的方子瑄重新起步,在一家新兴企业做事,虽然公司规模不大,但是潜力无限。柴谨之听对方娓娓道来,点点头,“不错。你本身就很有能力。”

“就是以前没用对地方。”方子瑄低头笑了笑,心情复杂,“你呢?”

“还行。”并不多说,但方子瑄却看到,对方说着这两个字时,唇角不觉自扬起笑意却怎么也遮不住。对方现在一定很幸福。真好。柴谨之,你的确拥有值得幸福。

【九】

柴谨之总以为,年少的自己,脑子灵活,身体敏捷,只要有心,只要有机会,总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而纠纠缠缠很多年,被耗尽热情与精力。当再深刻的感情都被磨得死寂如灰后,他开始了然,自己一定不得善终。“被爱”两个字眼,只是听听就觉得矫情而奢侈。

可是,那个叫做顾羽的人,却一次又一次说着让人动心的誓言,并一次又一次做到了。如今的他,没有年少轻狂时的激情,却更在意那个青年的一举一动,更能体会对方的一片心意。

如果这些不算爱,那么,顾羽只能是他人生中更重更深的羁绊。

※※※※※※※※※※※※※※※※※※※※

这篇文是4年前的作品,稍微青涩,想阐述的主旨在文案时已有表达:

不顾一切的灼热能否捂暖曾经被刺伤的心?

为对方奋斗,为对方成长,为对方倾尽所有。经历娱乐圈的浮光声色、尔虞我诈、盛名与背叛,最终仍无法放手。

谢谢大家对柴美叔与小羽毛的喜欢!

新文是《大商周骄子录》预定周五晚开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