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风月异魂录 > 第七话 曲终梦散(05)

风月异魂录 第七话 曲终梦散(05)

作者:叁瑚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1-12-23 10:35:05

最新网址:

虚颜顿顿道:“什...什么东西?”

林珂衣未语,却见她眨眼间已然抱起许镜安,又如风一样站在虚颜面前。

虚颜本能地抬掌一挡,林珂衣轻身一闪。

现在,她还不能伤到虚颜。

齐云塔顶只闻一声声蜂鸣。原是八点寒芒自林珂衣手心打出,寒芒化针,每一针都长约八寸,每一针都精准地刺进虚颜的八大首穴上。

虚颜瞬间低下头闭上眼,就好像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变成了一具傀儡。

此刻,许镜安坐在虚颜身前,林珂衣坐在虚颜身后。

她双掌轻触虚颜的脊背,昏暗之中,忽见一丝丝真气,正在从虚颜的八大经脉始出,缓缓流进许镜安的身体里。

这已然是武林中失传许久的化功,当今武林,传输真气本不稀奇,只不过都为以自身真气传给他人,而非控制他人真气的游走。

其实南宫月留下的《灵海化田书》也只是扼要了化功的一部分,它已不再是一种武功招式,而变成了一种辅助功法,远没有北宋逍遥派的《北冥神功》那么全面、那么有威力了。不过放在武学低迷的当今年代,已足以震慑所有武林人的双目。

半炷香后,林珂衣突收双手,然后大袖一挥,直将虚颜从塔顶挥下。

这塔高三十余米,若是从这上面掉落,必定会摔个血肉横飞。忽见人群中,一人猛地蹿出,凌空接住虚颜。

这人正是燕楚在酒楼里看见的贺广志。

贺广志手脚麻利,轻功亦是不错。他将虚颜接住后,口中还在不断呼着:“盟主?盟主?...”

虚颜渐渐苏醒...

贺广志又从腰间拿出一粒药丸,为虚颜服下,道:“盟主受伤不浅,请尽快休息吧。”

这一副阿谀奉承的嘴脸,看的林珂衣好不舒服。可她却偏偏道:“阁下倒是有几分侠义之气,一个残烛小人也能受到你的怜悯,果然难得。我林珂衣很佩服,这本《灵海化田书》便赠于你!”

她手臂轻动,那本秘笈便如飞鸽般闯进贺广志的衣兜里。对习武之人来说,这可不就是老天赐的奇缘?可贺广志却不能大喜,毕竟还是要装一装的。

此刻齐云塔下,上万只眼睛都在盯着贺广志看。

林珂衣唏嘘一声...此刻的贺广志岂非已成为十年前千蝶阁外的自己?

许镜安几声轻咳,已从昏迷中苏醒。

林珂衣一步步走到他身边,每走一步,她的心就被撕裂的更疼。

许镜安撕下假皮面具,面具下他的脸,已憔悴不堪。

林珂衣自责万分:“其实你不必来的,我本来就没想过应战...我...我只是在气你罢了。”

许镜安只是笑了笑,一种他从未有过的笑。

林珂衣忙道:“你等着,我这就给你输真气!”

许镜安却道:“不。我有话对你说。”

林珂衣突然眼泪纵横,跪在地上,哽咽道:“好,你说,我听着。”

许镜安凄笑道:“我身为佛家弟子,可却动了情,还说了谎,我死后一定会堕入地狱吧。”他涌出两行泪,又道:“我爱上了你,却始终在欺骗自己。我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虚假的梦...每个夜晚,你不在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想你。想你的时候,我就用刀、用剑割开自己的皮,希望佛祖能够原谅我。”

林珂衣流着泪道:“你终于承认你爱我了。”

许镜安道:“我早已爱你入骨,可是我懦弱自负,不敢面对自己的心,不敢接受你。我知道,这让你也受尽了折磨。”

林珂衣摇着头道:“至少我已经听到了想听的话,就足够了。”

许镜安轻抚着林珂衣的脸,浅笑道:“不够,一点都不够...以后,我还要一直跟着你,你走到哪,我就走到哪...我早就一刻都无法离开你了。”

林珂衣道:“好,去哪我们都在一起。”

许镜安道:“我们要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安安静静地过一辈子。我不要再怜悯众生,我也不怕堕入地狱,我只想为自己活着,为你活着...”

林珂衣痛哭。

许镜安的目光中突显凄凉,他道:“如果我死了,你要答应我...”

林珂衣大吼:“不!你不会死!你不能扔下我!”

许镜安紧紧地抱住林珂衣,这一刻,他是多么的后悔,如果自己能早些放下执念,也许就能和心爱的人远走高飞,天涯海角。只可惜,谁都无法回到过去。他唯有道:“好好地活下去,别怕孤独,我会努力做一只鬼,日夜陪在你的身旁。”

如果心爱的人就在眼前,可自己却不得不离去,那会有多么心酸。

如果心爱的人即将在自己的眼前死亡,那是一种怎样的苦楚?

许镜安死了。他死的那一刻,林珂衣的眼泪没有再往下流,也没有放肆呐喊。

因为她的心也死了。

一个人若是心死了,该如何走过这一生。一个人若是心死了,还算是人吗?

白马寺人群散去,燕楚也离开了。

如果当初在阴山的那座圆盘上,于二山的匕首能够割下去,然后平平淡淡地被吸干血,是否会有另外一种结局?

燕楚又回到了华山之下的那个木屋中。

多少个夜晚,她都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紧紧抱着双腿,才能够给自己一丝温暖。

那种寂寥就像毒雾一样,渐渐地腐蚀着她的灵魂,如一只饥饿的野兽咀嚼着腐烂的躯壳。

她开始模仿许镜安说话,也时不时像林珂衣那样大声痛哭。

有时候,她会坐在镜子面前,望着镜子里的许镜安和林珂衣,呆呆地看上一整天...

有时候,她会疯狂地掌掴自己的脸,边笑着,边流泪...

这是一场散不去的阴霾。

除夕夜。

华山之巅爆竹声欢腾。

绚烂的烟花在山顶炸开,将漫山遍野的枯树照亮。

这是辞旧迎新的日子,每个人都要告别过去,迎接新的开始。

刀一样的冷风,将村庄的炊烟和饭香吹远,吹到一条荒路上,又吹到一棵老树旁。

燕楚坐在树上,将一根树枝放到嘴边,回忆着许镜安箫声。

今晚,她把头发梳的很整洁,也把脸洗得干干净净。

她微笑着看向苍穹...漫天烟花消弭的那一刻,她从怀中取出了那支匕首!

(第一卷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