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赐剑烟雨中 > 第一卷 云栖木马谣 第二十九章 再见公子白

赐剑烟雨中 第一卷 云栖木马谣 第二十九章 再见公子白

作者:韩颜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2-01-12 23:41:13

最新网址:

布匹生意遍及着整个地洲八方,细细观察,每一处都定然有其身影,可以说与饭食同样一般重要,换句话来说,如果说人以食为天的话,那么自然也就可以说人以布为行。

试问?

没有衣物遮挡的人,与那山间粗鄙的野人又有何种区别呢?所以这些个布店商家,抓住了这一点道理,便自然也就抓住了人的弱点,得到了商机,从而稍加经营,就能以此获利。

余平年轻时候也想过要去经商,还为此找了些许先生学习过其中道理,不过按照那该死的王阳慧的原话来说:匹夫胸怀大志无可厚非,但是切莫高成低就,夸大自己的实力,而忘记了自己本就因得老天赏识,已有一身力气。

其实说白了,王阳慧就说余平是个武夫,脑子不太好使,当时余平还不怎么理解,只觉得兄长是好心提醒,于是坚持了一段时间便也作罢了,但是余下几年时间里,余平四处奔波游历后才发现那先前王阳慧一番话的意思,但回过神来时,又才后觉两人分开已经数载,无人可打。

终究是人前有误终不解,人后难寻旧人提啊。

“他妈的!”

余平愤慨骂道,惊得那江老身子一抖,转过身来,微疑问道:

“恩人?他妈的?是谁的妈呢?”

余平暗叫不好,不好意思尬笑两声,挠头解释道:“没有,我说他买的......东西好!对,他买的东西看着很不错!”

随即指了指一旁购布的女子,女子见状,鄙夷不屑的看了看二人,甩着秀发抱着布匹大步离去。

江老似懂非懂,点点头说道:“哦~”

“这个自然,这布匹自然好,那可是我家小女亲自督促人染出来的,来,我们上楼。”

余平笑着答应着,心想还好这老头耳朵不好使,不然就有失品德了,若说从前,自己自然大大咧咧,从不管世人看法,但自从王阳慧那家伙数落自己之后,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再出现的。

要做一个有德行,有文化的武夫!

余平左脚踏出,上了楼梯,跟着江老来到了江知布店二楼。

比较起一楼,二楼看起来则就窄小了不少,且没有任何用作接待客人的布置,只是划出来一个卧房,一个书房和两个储物房,其过道上摆有不少的绿盆花植,风俗油画。

江老抬手轻敲房门,随后只听里面传来一声女子的答应,然后才笑着推门而入,二人进屋见着那坐在地席上正在算账的女子江婷,江老笑着说道:“婷儿,你看看,谁来啦?”

那女子江婷停下手中的活,细察看向了余平。

余平看着眼前这女子,倒也还觉得熟悉,心里咯噔一声,模样倒没有多大变化,同八年前来说,相差不大,一双含情澈眼,两轮似月墨眉,左脸酒窝大,右......

“恩人!”

江婷一脸吃惊的看着余平,随即自然的笑了起来。连忙起身跑到余平面前,视线看去,个子也如常的矮了一个头。

不错,确实是江婷。

余平也一脸笑意的看着江婷,仍由她双手抱着自己,见机率先说道:“我刚好路上遇见你爹,所以顺道来看看,怎么样,如今看来,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嘛。”

江婷按耐住内心激动,收手矜持道:“恩人哪里话,也只得是一个小本生意,养家糊口罢了,对了恩人!八年未见,你可还好?现在在何处安家修行呢?”

余平看了看江老,江老点点头说道:“恩人在城外郊野暂时安家,唉!姑娘家莫问那么多修行事,好生打理自己的事便可,既然已经见了面,那这般,今日你早些关店回家,叫上知道,我们一家人晚上再好生聚上一聚。”

江婷本还想多问一些什么,但见江老这么说话了,便只能闷声答应着。

“那婷儿先去准备,晚饭时再说吧,恩人!你可别跑了啊,上次你......”

话还没有说完,江老便催促道:“哎!你这丫头,去去去,先去忙便是,带你恩人来只是简单见上一面,恩人何时那么闲,听你唠叨?还有其他事呢。”

说着,给了江婷几个眼色,才将其支开。

余平不解道:“江老?”

江老一脸熙然解释道:“恩人可不知道,小女子话多,这要是说起寒暄话来,估计就得耽误您的时间了,既然已经见面,那就差不多得了,有什么事,我们留到晚上再说也无妨。”

余平看着江老的眼睛。

这老头,倒也精明,还说不是老江湖?这般为人着想的觉悟,岂是普通人所有的?

余平暗自想到,这既帮自己省了时间,又让自己不得不去吃那晚饭,好生滑头。

“那倒没有耽误一说,不过我还真有其他事情要办,那就这样吧,你老先去忙,我自己去转转,待到晚时,我再来这布店,我们会和即可。”

这话像是合了心意一般,江老点点头表示同意:

“如此,甚好。”

......

离了布店,余平仔细又想了想这姑庆城的各处,要说北有驽马,东有闹市,那么西边应该就是那药草世家,济世堂所在之地,那一带的西市,也大多做着药材生意。

天材地宝虽以“天”字开头,但却着重一个“地宝”,但凡是地上有的,自然就能拿来交易,至于其中要死多少人,流多少血,余平知道,但是并不关心,毕竟求财之道,不谈生死,只谈价钱。

转念想来李匀苏此次突破武道一境,最基本的虽然是修正身法的底子打的好,但是免不了也在于自身身体的塑造性强,所以得继续保持才行,多抓一点人参,白术,山药,不够自己再熬一点贞武汤,做一些缩泉丸啥的吃吃。这样一来,才能更好的参悟丹田之境,才能更好的学习余下的几种修身之法。

行在街上,余平发现这东市的人大多穿着不一般,或许是因为东市常年繁盛的原因,所以周遭各处都得了生意的好处,捡了很多便宜才对。

思量间,就已经转过了街口,远了江知布店。

一眼看去,各种小摊多如繁星,一个个整齐的排在街道两边,再看那头顶木桩上牌子间刻的几个大字。

“岁绵街?”

余平小声念道,这不会是那个鸭汤做的蛮好的街吧?

“让开!让开!别挡了少爷的路!”

突然,那前面传来不小的声闹,细眼观望,那人群里有一少年,因骑着白马,所以显得颇为亮眼明显,少年在几个佣人的牵护下慢慢行着马步子向这边走来。

余平不禁眉眼相紧,细细打量了起来。

少年身着一身淡紫色锦缎衣裳,衣服上由金丝绣花,绣出一个老虎的模样,那腰间右边还挂着两块白色羊脂玉佩,左边挂着一块木制令牌,上面刻着一个红墨写的“白”字。

再看容貌,只见少年以玉冠束发,冷眉目寒,给人一种凌厉气傲的感觉,但想必也只岁及十五六七,所以稚气尚存,在于眼中一点鱼斑白。

余平猜想,想必这便是那白邙之子,公子白吧?

少年直背挺胸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未曾低眼观之旁人一分。

那些旁人呢?则对于那得势的下人不敢多说一句,只是别扭着身子让着道,让这本就不宽的街市小道此刻显得又格外拥挤几分。

余平看着那白马而来,却站在那街市中央,并未有所举动。

少年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余平,又看了看四周退散不敢说话的百姓凡夫,笑脸问道余平:“你这家伙难道是没有眼睛么?众人皆在让道,你为何不动?”

余平微微一笑,没有理会少年的问题,自顾说道:“这岁绵街向来窄小,算是平民小街,你既然驾着白马,有着这么大威风,那大道宽广不去,何必来此惹得众人不满呢?”

少年大笑身仰,一口惊讶问到一旁的下人,“你听听,哈哈!听听这家伙的话,想必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的山野村夫,满嘴胡言乱语,问我为什么来这?”

随后恶狠狠地盯着余平,冷冷说道:“怕是脑子不好使了。”

那下人也是机灵,连忙呵斥余平:“大胆,竟敢这么与我家公子说话,你可知我家公子是姑庆白府大少爷,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公然叫板,速速滚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说着,那布衣下人还徐晃一下身体,用手捏了个拳头向着余平示威。

余平见状,直接将其忽略,对着少年笑道:“怎么,你就是白子岚?”

紫衣少年轻蔑问道:“哦?现在知道我是谁了,那快快闪开,小爷今天心情好,不难为你。”

余平点点头,低头拍了拍衣袖,“那正好,自己送上门来了,也省了麻烦让我去找你,下来挨打吧。”

余平背着手,直视少年缓缓说道。

少年身体一震,瞳孔略微放大,大声问道:“你在说什么!难不成真是个疯子?来人,给我撵走撵走!”

那一旁五个下人顿时恶狠狠地上前站成一排,纷纷挽起袖子,领头的个子精瘦稍黑的男子说道:“没个眼力劲儿的东西!给我上!”

说着,身旁四个灰衣壮汉一齐冲了上去,伸手就想要抓住余平的手。

但余平却任由四人抓住自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小声问道其中一个壮汉:“怎么?没吃饭就出来了。”

那壮汉还不服气,猛的加大力气想要大展拳脚,但是无论其怎么用力,这余平就是不动分毫。

“喂!干嘛呢磨磨蹭蹭,赶紧解决。”精瘦男子在后面催促道,其后少年也是一脸疑惑。

见四个壮汉费力使完了力气,余平才轻轻将手抬起,那四个壮汉的手却也竟然被抬高起来,壮汉见状不对,立即收手,两人后退,另外两人则用力将两个拳头打向余平的肚子。

余平不慌不忙,右手一拍,那右边的一个拳头便偏离方向,打向一旁的另一个拳头上。

两拳相撞,两壮汉痛声互相骂道:

“你他妈打我干什么?”

“你眼睛不好使,爷打的他,谁打你了。”

“笑话,难不成他力气比你还大,还让你打的我。”

“那你去试试啊?”

如此这般,那不服的壮汉示意三人后退,自己单独上前,甩头问道:“一个老东西,装什么呢?吃爷一锭子!”

那沙包大小的拳头快速飞来,向着余平的脸打去。

那看热闹的旁人见状,都面露难色,有的小孩甚至还被大人捂住了眼睛。

“喔哟!”

一口气功夫,只见壮汉双手捂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余平笑着问道:“锭子呢?”

壮汉抬脸恶相看着余平,余平随即一巴掌拍在那肉脸上。

啪!

“问你锭子呢?”

那壮汉脸飞侧转,一脸懵逼,再次转回头来看着余平。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右脸,再次问道:“说话呀,问你锭子呢?”

壮汉两脸通红,那身后三人见状,惊讶看着余平,都不自觉畏畏缩缩起来,慌忙退到了一旁少年身边。

白马少年虽然也有点吃惊,但是仍旧一脸平静,想来世家公子自然见过世面,所以冷静一点也正常。

只是那壮汉可不是公子,也不是什么见过大世面的人,被打了两巴掌后便哭声说道:“爷,您可就别问了,哪来的锭子呢,我不就一傻子吗?”

啪!

又挨了一巴掌,“那还不一边去。”

壮汉捂着裆点着头,连滚带爬跑到了一边。

余平拍了拍衣袖,又将手背在身后,缓缓走向少年。

少年紧握马绳,心里应该骂了一万句他娘,但看了看周遭众人脸色,只得装作自然的开口问道:“你想干什么?”

余平右手抬起,轻语道:

“下马。”

“笑话,你说下就下,我父亲可是姑庆将军,云都二十八军统......诶!你别过来啊!”

只见余平双脚一蹬,飞身起来,一巴掌拍向少年。

身浮半空,掌近于脸,霎时,却不知何处传来一苍劲有力的声音:

“休得胡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