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昆仑一黍 > 第35章 昆仑出碧玉

昆仑一黍 第35章 昆仑出碧玉

作者:无色定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2-01-15 11:05:46

杨柳君劫狱救人的风波很快平息下去,那些在城东小院窥探怀英馆的青螺山贼寇,也被衙役擒获,经过一番用刑逼问之后,将城中剩余一些潜藏探子相继揪出。

这一回可不再是将人囚禁起来,近两百名青螺山贼寇被尽数枭首,脑袋挂在城北示众,以此震慑其余同党。

实际上,赵黍仍然怀疑盐泽城中有赤云都修士潜伏,这也是韦将军选择把大部官军带走的原因。如果朝廷军队的一举一动都被潜伏城中的探子窥知,剿匪之事恐怕难以推进。

而在半个月后,东胜都方面传来消息,王上亲自过问两万兵马空饷之事,雷厉风行地处决了几名参与此事的公卿贵人,抄没他们的家产后充作军饷,并立刻调集那两万兵马,朝星落郡开拔。

不论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郡府近来虽也是一片忙碌,但众人意兴士气却高昂不少,一扫往日昏沉。

至于赵黍本人,他依旧留在盐泽城中,协助王郡丞处理事务。偶然也会听闻前线战事,几次了解到罗希贤身先士卒,斩杀了好几位武功强悍的贼首,深受将士拥戴敬仰。赵黍嘴上不说,心里也替他感到高兴。

有时候赵黍不禁在想,或许这样分开相处,才是对两人最好的。辛舜英的话不好听,可事情总归要这么办。

此外,也许是因为赵黍当初那一顿狂喷,飞廉、降真两家都派出修士,准备离开盐泽城前去协助官军剿匪。赵黍毫不藏私,将发动金甲符的咒诀运用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前去协助阵前将士。

即便先前略有争执,可这些修士毕竟是要上前线与贼寇厮杀,赵黍也给他们多加嘱托:“战场厮杀不是修士斗法,切记不要仗着术法符咒自作主张。贸然闯入敌阵、随意飞空腾翔,都会因为过于显眼而遭受敌人合力围击。到了韦将军帐下,多听他的指挥调度,这既能保全自身,亦能有助于剿匪攻战。

至于精怪妖邪或赤云都修士袭扰,这一点你们应当有所防备,不要逞个人血勇,对敌之时尽量结阵齐上。但还是那一点,追击妖邪修士不可过远,以免步入陷阱伏击,我们最终目标是捣毁贼寇巢穴,等戡平匪患,寥寥几个妖人鼠辈兴不起风浪,日后再跟他们算账不迟。”

赵黍把一整箱祭炼完成的金甲符推到那些修士面前,上面还摆着一个木匣:“匣中是云珠馆同道炼制的凝肌膏与三华散,都是常见方药,就不用我教诸位如何使用了吧?另外在战场上遇见什么精怪妖邪、敌方修士,最好将他们的外貌形状、术法本领记录下来,发信回盐泽城中。如果难以应付,我们这边也能尝试炼制克制之物。”

那几位先前还跟赵黍有过口角的飞廉馆修士惭愧难言,他们当初被赵黍怒斥后,心中颇为不服,于是打算到战场上争得几分功绩,好让赵黍开开眼界。谁料现在还没动身,对方态度大变,想要大放厥词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送走这批修士后,王郡丞问赵黍:“如果他们在战场上擒杀了几名妖人,赵符吏真要跟他们赔罪道歉吗?”

赵黍坦然回答:“当然,他们如果真的能抛却那点骄矜自大,老老实实地战场上斩杀妖人贼寇,我谢谢他们还来不及,赔罪道歉又有何不可?”

王郡丞笑道:“等他们经历过战场厮杀,自然就能明白赵符吏苦心,你这是为他们着想。”

“王大人谬赞了,我没有这么多心思。”赵黍说:“就如大人当初所说,剿匪便是剿匪,没必要有太多无谓计较。待得朝廷的后续两万兵马赶到星落郡,剿匪形势便可大为改善。”

王郡丞沉思不语,他对赵黍的看法已经从过去的欣赏,渐渐转为惊叹。当初他几句话便劝得罗希贤去信大司马,引得朝野震荡,几位公卿因此家破人亡。

虽然赵黍在当中只是充当一个楔子般的角色,后续朝堂事态发展与他无关,但这已经很不简单了。

以王郡丞宦海沉浮这些年的经验来看,赵黍确实不像是那种慕玄清高、少接俗务的修仙之士,反倒更适合混迹朝堂,兴许日后还能身居高位。

更难得的是,赵黍不仅能用心实务,哪怕面对自己不熟悉的事情,甚至能向郡府中官曹佐吏讨教。这是那些脚不沾尘、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无法做到的。

而且考虑到他还是怀英馆首座的学生,这样的身份未来前途远大。按照王郡丞过去的做法,就应该好好趁这个机会与赵黍结交,未来说不定能因此仕途高升。

可惜如今王郡丞只想办好眼前剿匪事务,对于未来前途不太在意了。

“对了,崇玄馆那边可有什么动静?”赵黍问。

“没有。”王郡丞叹道:“或许我要庆幸梁公子当时没有急于出手,否则仙将能把半座盐泽城给劈了。”

赵黍没有跟王郡丞明言崇玄馆的状况,尽管他不喜欢梁朔,可是难以频繁召请仙将这种事,还是不宜让太多人知晓。不论怎么说,如今仍然要靠这位梁公子坐镇盐泽城。

而且跟其他馆廨开始投身于剿匪之事不同,崇玄馆依旧是过去那副高高在上、不务俗事的作态,外人想要了解他们的具体情况也不容易。

回到城东小院,赵黍检查一下金甲符祭炼的情况。

在获得石火光所送的金城永固印后,祭炼金甲符简便许多,如今赵黍不用每次到校场开坛行法,只要在城东小院找一处空地,以金城永固印为枢纽设下法坛,便能自行采摄太白星煞、祭炼甲片。

虽说这个过程远比赵黍自己行法要缓慢,但胜在不用另外花心思精力,大不了再安排人手看护法坛,防备妖祟侵犯。

一开始赵黍还觉得,未来凭借此法,就能源源不断地产出金甲符。可是后来前线将耗光术法效力的甲片送回盐泽城,赵黍发现甲片本身竟在快速锈蚀。

经过石火光检验,他认为用废旧甲片寄附金甲术,顶多只能重复三两次,不可能永无止境地祭炼运用。

而且赵黍用来祭炼金甲术的甲片,都是经过特地挑选、沾染战场凶煞之气的,这事让赵黍颇为犯难,只得去信韦将军明言实情,让他派人收拾战场时,把废弃甲片一并送来盐泽城。

“麻烦啊,符咒说到底,就是将气机灵韵暂时凝注寄附,一旦施展发动出来,符咒效力便会消耗一空,连带灵材物料也会损耗。说到底就像武备兵甲一样,打仗可真是个烧钱的活计啊。”赵黍盯着法坛沉思良久。

灵箫言道:“寻常符咒法物气机浅薄、灵韵简陋,自身不成格局,纵然不施展发动,其中气韵也会随时日迁移而消散。真正能长久随身的还是法器。”

赵黍感叹说:“见识过杨柳君的能耐,我就知道单凭自身修为与术法,连在他面前自保都难。我又不像罗希贤那样,一人一剑就能杀入敌阵,肯定要仰仗各种法宝器物。”

“取长补短,理所当然。”灵箫又问:“那你打算炼制何等法器?”

赵黍回到自己房中翻箱倒柜,最终在箱底找到一个玉手镯,青碧无瑕、光润如水,他看见到后轻轻叹气:“这是我娘亲留下的,通体以昆仑玉雕琢而成。”

灵箫言道:“这手镯所用昆仑玉品相颇高,是接近地脉根砥的玉髓,受清气凝炼已深。这等天材地宝,你倒是藏得严密,连我也不知晓。你的母亲来历不简单。”

“她……”赵黍沉默片刻才说:“她也是修仙之人,听父亲说,她的宗门在五国大战中被灭,本人受了极重的伤,修为尽废,偶然被父亲救起,两人因此结下缘分。不过在我的印象里,娘亲大多时候都是卧病在床。”

灵箫察觉赵黍情绪:“你对自己母亲似乎并无多少怀念。”

赵黍撇嘴说:“我不是那等迂腐之人,但那时候刚刚传来父亲阵亡的消息,哪怕、哪怕再过几年也好,何必那样绝情!”

“你母亲为何离开你?”

“她的师兄弟找上门来。”赵黍冷哼一声:“说什么要重振宗门,而且还投靠了东胜都的贵人,几个人兴高采烈地走了,没过多久便传来她改嫁的消息。”

灵箫则说道:“可她还是把这珍贵玉镯留给了你。”

“我情愿不要这玉镯,只希望她能回心转意。”赵黍擦了擦眼角,重整心思说:“不扯那些,我打算炼制法器,你有没有什么提议?”

“我的真元锁也是以昆仑玉炼制而成。玉琮外方内圆,取藏天入地之意。”灵箫说道:“当年我初成仙道,以真元锁推演洪钧运转、天地造化之功,虽不能直接将真元锁炼成内藏洞天的仙家法宝,却也能让我真灵安全寄寓其中。”

赵黍愣了一下:“这种事对我来说太遥远了,我是问要炼成对敌攻战还是护身自保的法器。”

“若是等闲灵材,那倒是随意。正因是浑金璞玉,才要精雕细琢。”灵箫说道:“正如世人禀赋高低有别,中下之人不必用心点拨,天资超群之辈则应该好好调教。”

“有点道理。”

灵箫指点说:“既然是手镯之形,那也没必要大刀阔斧加以修改,不妨炼制成护身之宝。”

赵黍暗暗点头,以前他心怀芥蒂,不愿再看到这昆仑玉手镯,可如今状况也由不得他再耍脾气。

“昆仑玉本身就是天地相和以应、清气下降流注结成的天材地宝。”灵箫开始讲解起来:“因此以昆仑玉炼成法宝,不必额外勾招杂色气机,反倒是要以自身真气温养,首先达到两者气机交感往来,方可进行下一步……这对你来说并不算难。”

赵黍琢磨道:“这听起来跟罗希贤那种剑仙法门很接近啊?他修炼之时也是对剑吐纳,将自身真气凝炼成剑气,在身中百脉与剑器间往来。壮大气机之余,也是磨砺肉身与剑器,最终达到人剑合一的程度,甚至能身化剑光飞遁。”

灵箫语含批判:“此等剑仙法门为求器用锋芒之威,并非长生久视之道。说是人剑合一,我看却是将人炼成剑。而我教你的则相反,并非肉身受外物气机洗炼,而是要将昆仑玉中的清气凝炼成与自身同出一脉的真气。若你将来求证仙道长生,法宝与你一气同真、凡质尽蜕,祭炼其中的妙用效验完全变成你的一部分。”

“哇,这么厉害?”赵黍闻听这话也心生向往。

“继续方才所述,气机交感往来后,你便如同炼气存神般,在玉镯中推运真气、存想符篆,以此凝构气韵,结化成术,如同烙印般留在玉镯之中。”灵箫言道。

赵黍听明白了:“也就是说,类似真气书符的方式,但不是简单吹吐真气书符,而是和玉镯气机交感的同时,身中百脉行气、玉镯气机随之而动,脑宫存想符篆、玉镯灵韵勾勒成形。”

“悟性不差。”灵箫夸赞道。

赵黍打量着玉镯:“不过以这玉镯蕴藏精纯清气,光是存想金甲术,未免有点大材小用了?”

灵箫说:“这枚玉镯不是你捡来的甲片,深藏地脉,积年清气氤氲,区区一道金甲术还谈不上物尽其用。何况随你修为越高、祭炼越久,玉镯本身勾连内外,所能承载术法也会越多。”

“我想起来了,这就不是有熊国那位崔黄公所说的本命法宝吗?”赵黍一拍大腿。

“本命法宝?此言倒也有几分贴切。”灵箫说:“既言本命,那当然要选择自己最为熟悉的术法,我这里虽也有护身妙法,可仓促之际你怕是学不会。”

赵黍摇头感叹:“你之前教的一堆高深法诀我都没学透,再教别的我怕是看花眼了。”

灵箫乃是上古仙家,漫长岁月积累下来,高深术法自然是不缺的,可这不代表赵黍就能尽窥玄妙。

“你能明白这一点自然最好。”灵箫言道:“不要浪费时间,现在就开始温养玉镯,我来指点你行气存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