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你还野吗 > 第102章 终章

你还野吗 第102章 终章

作者:暴躁喵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12-23 14:04:49

第102章 终章

清明时节。

天正下着毛毛雨,淅淅沥沥。

将所见之处,全都罩得朦朦胧胧。

晦暗,阴冷。

不是个出行的好日子。

陆晚穿了件黑色风衣,素面朝天,手上抱着两束素净的白色郁金香。

一步一步,沿着山路走上来。

这里是Z市最大的一片墓园。

也是陆家二老的安寝之地。

她的身后,同样一身黑衣,单手抱着儿子,另一只手撑着伞的傅泽以默默跟着。

大约是被这一片冷寂感染,上山的这一路上,三人皆是只字未言。

平日里颇爱闹腾的傅朗之,都乖乖巧巧,什么声儿也不出。

沿着小路一路走过去,陆晚在父母墓前站定。

四年了。

爸爸妈妈离开她,已经足足有四年了。

可仍是她不能接受的事情。

只是如今成熟了,她不会再撕心裂肺地哭闹。

也只会看着墓碑上,爸爸妈妈永远定格的黑白照片。

那照片里,中年男女容颜未老。

他们的生命,在陆晚原本的期许中,是要很长很长的。

可是他们已经在这冰冷冷的土地上,待了四年了。

陆晚面色有些黯然。

雨滴滴滴答答地落在她脚边,头上身上,却一点儿也未被沾湿。

头顶上的一把伞,将绵绵不绝下着的雨,全都隔绝开来。

此时此刻,她就像是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被家长牢牢保护起来。

陆晚双眼红红,转头看了站在身后的傅泽以一眼。

转而想起自己此时眼中已然难掩痛意,连忙又转回头去。

“噗通”一声,地上的水花儿被激起来,一双腿跪在了泥泞的石板小路上。

地上的雨水寸寸蔓延,将她黑色的长裤慢慢浸湿。

身后的男人欲言又止。

他看了眼自己怀里抱着的儿子,倏忽弯下腰,稳稳将儿子搁在地上,自己也在妻子身旁跪下。

陆晚怔了一瞬,忍不住开口向他道:

“地上都是水……”

男人将伞又往她那边儿倾了倾,另一手紧紧拉住儿子的小手。

雨天地上滑,雨又不断地下着,他怕小家伙摔着。

听了陆晚的话,傅泽以只是轻轻摇摇头,淡声说道:

“应该的。”

哪里有什么应该的。

虽然他们已经结婚了,夫妻同心,是一家人。

可是他明明完全可以不用跪的。

只不过,是他愿意陪她罢了。

一直安安静静,一点儿也不哭闹,没有说话的傅朗之这时候看到爸爸妈妈突然都跪进了雨水里,忍不住说:

“爸爸,妈妈,地上都是水呀,你们这样会感冒冒的。”

陆晚这时候像是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似的,只觉得喉头生疼生疼,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身旁的男人便开口轻声对儿子解释道:

“没关系的,郎朗乖,爸爸妈妈在祭拜朗朗的外公外婆,朗朗在外公外婆面前要乖乖的,知道吗?”

“知道了,朗朗会很乖的,可是,”

傅朗之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只能对着他爸爸问。

“可是我没看到外公外婆呀,爸爸,外公外婆在哪里呀?”

他的小奶音在这个阴冷的环境里格外突兀,陆晚将小团子拉到自己身前站着,冲他示意面前的两座墓碑。

小家伙什么都不懂,他这个小小的年纪,甚至连外公外婆是谁,是什么,都不知道。

陆晚吸了吸气,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决定给儿子好好补上这缺失的一刻。

她先是看向陆父的那一座墓碑,对儿子说道:

“朗朗看到了吗,那张相片上的人就是你的外公。”

小家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大眼睛睁着,有些不知所云。

陆晚又示意傅朗之看另一座墓碑,轻声说道:

“这张相片上的,就是朗朗的外婆。”

傅朗之咬咬小手,半晌才憋出一句:

“像、像妈妈……”

陆晚脸上难得地有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这个时候,好像就连地上冰冷刺骨的雨水,也没有那样凉了。

她更放柔了声线,缓缓给身前的傅朗之解释道:

“朗朗知道爷爷奶奶就是你爸爸的爸爸妈妈吗?”

虽然傅显和林芳华早已分开多年,也并不住在一起,可是他们到底是傅朗之的亲爷爷亲奶奶,疼爱孩子的心都是一样的。

是以,傅朗之从小便经常有被爷爷带,或是被奶奶带的时候。

小团子对爷爷奶奶都很熟了。

自然是知道爷爷奶奶就是爸爸的爸爸妈妈了。

傅朗之乖巧地点了点头,应道:

“朗朗知道。”

“外公外婆就是妈妈的爸爸妈妈,这样说,朗朗能听明白吗?”

陆晚稍稍垂头,与自家嫩生生的小儿子平视,轻轻问道。

他年纪还小,从没有见过自己的外公外婆,从前陆晚总是一想起她的爸爸妈妈就忍不住伤心,一丝一毫不肯提起来,所以傅朗之才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外公外婆。

陆晚心里又暗暗给自己打了打气,尽量让自己能平稳地说完自己要说的话。

今天她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来给儿子解释的。

“明白,”

傅朗之从小就是个机灵懂事的孩子,见到自家妈妈今天看起来不是很高兴的样子,这时候便伸手轻轻摸摸妈妈的脸颊,嘟着小嘴说。

“外……外公外婆,就是妈妈的爸爸妈妈,对吧?”

“对,太对了,”

陆晚握住儿子的小手,眼中一阵涩意,再说出话来的时候,甚至觉得嗓子也是涩的,一出声儿就隐隐作痛。

“我们朗朗太聪明了。”

“可是妈妈,外公外婆只有照片吗……”

傅朗之想着自己在幼儿园的时候见过同学的外婆,是个很温柔的婆婆,还给他糖吃,他的外婆看起来也很温柔的样子,可是只有一张照片。

陆晚眼中一直翻涌,被她强压的泪终于在儿子又一次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地决了堤。

此时此刻,她好像有些难以掩饰住自己的情绪了。

烫人的泪水从她一双水泽氤氲的杏眼中滴滴答答地掉下来,像极了伞外淅淅沥沥的雨。

还没等她缓过劲儿来重新开口说话,便听见身后一道温和的男声。

是傅泽以。

他接过话来,给儿子解释道:

“外公外婆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朗朗看不到他们,但是他们可以看到朗朗,朗朗要乖,要一直孝顺妈妈,对妈妈好,听妈妈的话,这样外公外婆才能安心,知道吗?”

“知道啦。”

傅朗之这个小团子最可爱之处,就在于他的聪明。

尽管他现在小小年纪,刚刚上幼儿园没多久,懂得的事情也不多。

但是这孩子察言观色倒是一流,也不知是遗传了谁。

总之这孩子能将大人的喜怒全看在眼里,绝不在人不高兴的时候去惹。

此时就正是如此,他将自己乖乖巧巧的一面表现出来,爸爸妈妈说什么话,他都是乖乖应下,重重点点头。

不得不说,这样的方式,在他老爸老妈那儿都是很受用的。

陆晚突然泣不成声。

尽管时间悄悄流逝,转眼之间已经过了许久许久。

久到这座她从小长大的城市,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换了面貌。

她也再不是那个听到爸爸妈妈出事,慌乱、心痛不能自已的年轻小姑娘了。

时间在流逝,陆晚也在改变。

曾经的曾经,她在爸爸妈妈的手心儿里被捧着长大。

因为是家中独女,从小就备受宠爱。

还给宠出了一身的骄纵脾气。

好在后来她越来越长大,也渐渐能敛了自己的骄纵脾气。

只是脾气虽然敛了,本性却很难变,她那时候只是一个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面对家庭剧变,她毫无办法。

只能任人摆弄。

也不过是四年过去。

昔日那个不能独立生活的女孩子,好像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掉了。

陆晚已然成为一个坚强、独立的人。

有着自己幸福的家庭。

有聪明可爱的儿子,有疼她爱她的老公。

也活成了旁人眼中的人生赢家。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

在这条幸福的康庄大道上,她有多遗憾。

她遗憾的是,打从她小时候起,便将一切最好的东西捧到她面前来的爸爸妈妈,却连一个见证她结婚的机会都没有。

甚至,他们从未见过自己女儿托付终身的男人。

也没见过他们这个可爱的外孙。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很多人都会犯这样一个错误。

当你轻而易举拥有一样东西的时候,你便会肆无忌惮地去使用它,根本不会去考虑,它可能什么时候会消失。

许多许多人对待自己的父母亲人也是这样。

总觉得自己年纪还不大,父母的年纪还不大,以后有的是机会孝敬。

总是不会顾及自己在父母面前说的话,不会顾及自己说的话会不会伤害了他们。

因为知道,他们永远会无条件地包容你。

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周遭雨滴落地的声音渐渐止住,地上的雨水也不再因为新落下来的雨水冲刷,而四处涌流。

天好像在放晴了。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