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墨爷专宠:小作精甜炸了 > 第八十二章 打电话回家

墨爷专宠:小作精甜炸了 第八十二章 打电话回家

作者:一只朵朵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2-15 21:15:47

最新网址:

他以为自己会死在那里,可几个老家伙却突然出现,冒着弹雨把他救了出去。

只是,在他醒过来后,他才知道,平时对他极严苛的老酒鬼和老烟鬼,一个帮他挡了子弹,一个在手雷爆炸时扑在了他的身上。

在失去了亲人后,他再次失去了两个对他好的人。

“后.....后来....呢?”

九儿呆呆的看着黑暗中左倾川的身影。

“后来?”左倾川顿了一下,

“后来我就把他们全都葬在了我妈妈最喜欢的地方,然后养伤,再然后加入了军队。”

他淡淡的回答。

再后来,就是他计划着干掉了剩下的仇人。

那两个小头目被他吊在树林里折磨了整整一个月。

找来的士兵也被他在林子里玩得团团转,一个比一个死得凄惨。那些尸体,血腥到让看到的人几天吃不下饭。

直至最后,他被人追到了行踪,全力搜捕,期间他受了一次重伤,那个叫琦婆婆的老太婆在他躲追兵的时候收留过他一夜。

伤好后,他加入了和政府军对抗的军队,在这里他叫左倾川,出去他是墨臣逸。

那一年,他不过九岁。

但自那个时候开始,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枪法一流,杀人不眨眼,手段狠辣的孩子叫左倾川。

不过他的小白兔,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了,再说下去,她的眼睛都会哭瞎。

“怎么这么爱哭,被子都快被你哭湿了。”

左倾川收回望向窗外的寂然眼神,转向泪流满面的九儿。

九儿松开被子,伸出手,想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珠。

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却不听她使唤,一颗又一颗,不停的从眼睛里而下,滴入棉被中,滴落到左倾川的手臂上。

“有什么好哭的?都过去好多年了。”左倾川看着女孩的小脸,笑着说道。

可他的两手却微微用力,温柔无比地将她收紧在了怀中。

九儿泣不成声的靠在他胸口,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

女孩的眼泪从他的肩头滚落,沿着肩胛,烫过他的胸口。

“别哭了。”他伸手轻拍她的背。

“只要你陪在我身边,我就会永远对你好,像我爸爸对我妈妈那样好。”

等九儿的姨妈结束之后,没那么难受后,左倾川就带着她离开了。

这次突发的冲突,让samurai总司令找到了一个久候的开战理由。

作为金沙萨愈来愈强大的一只武装独立军,他们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清洗敌对势力,顺便扩张地盘。

金沙萨,即将重新燃起战火。

九儿并不知道这些。

她只是肿着两只红肿的眼睛,抱着阿姨,许久都没撒手。

老人家身上温暖气息让她,哽咽到没有办法说出再见两个字,此时她想到了她的奶奶。

车子开出村口,阿姨停在了村口不再跟着。

“妹妹要和阿川好好的,要乖呦。”阿姨远远的叮嘱。

九儿伸出头,拼命的朝着越来越小的瘦小身影挥手。

车子转弯,再也看不见小村,九儿难过无比的收回手,慢慢坐回车里。

左倾川从后视镜看她一眼,微微笑了一下。

坐在副驾位上的倾拎,却一点也没有被她的难过感染,

他手臂上,额头上,都缠着绷带,怀里抱着一只沉甸甸的狙击枪,挺直背,略带紧张的直视着前方。

那神情,仿佛一只刚刚出笼的小狼崽。

一夜的小雨使整片山区都笼罩在团团的云雾里。

山上云雾缭绕、空气湿润,连立在公路边上简易公路界桩,都从涂着油漆,像新生的小草一般。

狭窄的石头两边,布满着杂灌木混交林,一片片竹林和芭蕉树。

在颠簸的山路上行驶,修好后勉强能上路的越野车,抖得像一艘大浪中的船,左倾川和倾拎还好,后面的九儿却被颠簸的东倒西歪的。

到最后,九儿已经难受到浑身酸痛,脸色发白了,她好想吐。

转出大山,车子渐渐进入比较平稳的大路,下午时分,他们到了自己辖区内的一个小镇上。

虽然浑身难受,但数日来一直被迫呆在原始森林中的九儿还是激动不已的趴在车窗处看向外面。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小镇。

因距离p省很近,这里街面上的招牌,汉字还很多。

车子行动中,九儿竟然看到了一家国内的银行。

贴着银行标志的玻璃窗上还写着“自动存款,货币通兑”。

路边竟还有大大的国内的招牌。

九儿伸手贴在玻璃上,鼻子一酸,几乎掉下泪来。

如果不是因为前面坐着左倾川和倾拎,她真以为自己是在国内的某个偏僻小镇。

她很快用力把眼泪憋了回去。

继续随着车子,进入马路两边。

这里来往的人大都皮肤很黑,男人们背着小筐,佩着腰刀,女人们穿着色彩鲜艳的裙子。

商业街以外,一些建筑物外墙上写着部队的口号,让人猛一看以为是到了兵营。

路上不时有车子开过,而这些车几乎每辆都是进口的世界名牌越野车,巨大又威猛。

开车的大都是穿着迷彩服的军人,坐在车上的,都是和倾拎差不多大小的孩子,穿着军装,手里拿着枪。

九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外面,直到车子转出了小镇,开到了距离小镇十几公里外,藏在树林中的一处别墅里。

“现在还难受吗?”左倾川慢慢把车开到极为僻静的一处被高墙围绕,看上去十分普通的小别墅外,然后下车打开车门把九儿抱下车。

九儿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觉得头晕目眩,还是有些想吐。

倾拎也扛着枪从车上利落的跳了下来,一言不发的跟在两人身后。

左倾川抱着九儿直接走了进去。

大门内走出一个士兵,把车子开到了别墅后面隐蔽的停车场,大门口很快又恢复了安静。

外表朴素的别墅内部却是奢华无比。

花园,泳池,喷泉,

处处精致。

沿着别墅内,花园里的小路,左倾川把九儿直接抱上了别墅的主卧中。

将九儿轻轻放到卧房中那张巨大无比的大床上,用薄被盖好后,他赤脚走到整面的落地窗前拉上窗帘,然后把房间的灯光调暗。

宽大的床上,九儿沉沉睡去,盖着被子的身形娇小无比,左倾川看了看她,然后轻轻的关上房门走出房间。

他心情十分愉悦。

他的小白兔还是比较适合这种精致的地方。

九儿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什么处境,是好还是坏。

左倾川第二天就离开了,只说叫她乖乖的呆在这里,不要乱跑,等他回来。

花园里,随时能见到沿着围墙走动的全副武装的士兵。

她连别墅的大门都没办法靠近。

她住在奢华的别墅里,但是只有她一个人。

两个本地的女人负责照顾她的吃穿,但她们只敢跟她说些普通的话题,一些比较敏感的话,她们都支支吾吾的敷衍而过。

别墅里什么都不缺,她可以看电视,可以看书,可以玩游戏,可以吃到她最喜欢的草莓和车里子。

但她完全不知道别墅以外的情况。

床头留下的手机只能拨通左倾川的电话。

左倾川把她和外界完完全全的隔绝了起来。

每隔几天,他会开车回来一次。

但每次都是风尘仆仆,来去匆匆,仿佛回来只是为了陪她吃个饭。

倾拎在她的追问下,只抓着头说,两边现在已经开战,左倾川带着手下的精锐部队已经击杀了敌人无数。

九儿听完后,看着窗外夜色发了一整夜的呆。

战争,离她曾经的世界太遥远,但现在,却每天发生在她所处的这片土地上,她一直都认为战争离她很远很远。

在这里,象牙花代表财富,武器代表权势。

拥有这两样东西意味着拥有了一切。

战争是和平的守护神,是他们的口号。

他的世界,终究跟她的不一样。

别墅的日子是精致而无聊的,初云每日每日的坐在花园里发呆,比她在小渔村的时候还要无聊,在小渔村她最起码可以每天都出去玩,可是现在她就只能待在别墅里面,哪里都不能去。

但乏味的生活,也阻挡不了女孩的成长。

偶尔回来的左倾川见到她时,眼神都幽深得见不到底。

连她自己,都觉得镜子里的自己,似乎每隔几日就会有点不一样。

脸还是那张脸,但却越来越精致,越来越美丽。

她就像一朵晨间凝露待放的花苞。

一旦“萌芽”,就蓓蕾怒张,鲜花盛放,美得令人窒息。

几个月后,九儿终于拿起了床头的电话,拨了过去。

带着人再次扫平了敌军又一个据点的左倾川,皱着眉头,掏出了手机。

用枪口指了指几个角落,叫人继续搜查是否有活口后,

他扛着枪,坐在军车,车盖上按下了通话键。

在他周围,全都是烧焦后的房子。

断墙边,石块后,处处还能看见残缺不全的人体。

听到九儿请求能不能出去逛街,陆进眉头一蹙就想拒绝。

但他想起了半月前回去时,九儿虽美丽但没什么活力的样子。

这让他隐隐不安。

虽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但好像小兔子已经被闷坏了。

他开口刚想说,这几天扫清战场后就会回去好好陪她。

但九儿已在那头,娇娇软软的说明天是她的生日,她只想出去逛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