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病弱世子的小福妻又甜又飒 > 第422章 大婚二(三更合一)

第422章大婚二(三更合一)

“是啊,早点把新娘子接回去,来年也可以早点生个大胖小子……”

说这话的一看就是军营里出来的。

一句话顿时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谁说他可以轻轻松松带走瑜婉姐姐的。”

众人正起哄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突然带着一群手拿棍棒的仆从走出来。

除去女子身边的一个年轻婢女,其他皆是上了年岁的老仆。

无一例外,所有人都是一脸的严阵以待。

这架势,看得马背上的少年们眼皮一跳。

萧祺睿眼神一闪,翻身下马朝沈易佳拱手:“宋夫人。”

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萧祺睿的伤已经好全了,一生红衣让他脸上少了几分平时的冷峻和严肃。

剑眉星目,不得不说他也算得上是个美男子。

啧,这样貌倒是配得上瑜婉姐姐,怎么偏偏就是个瞎的呢?

沈易佳可惜得摇了摇头,轻咳一声道:“我现在代表的是瑜婉姐姐的娘家人,你既然想娶我家瑜婉姐姐,那就得先通过我这关,你可有意见?”

萧祺睿一愣,扫了一圈对面拿着棍棒的奴仆,摇了摇头:“并无。”

沈易佳满意的点头,谅解人意道:“你既然是个将军,我也不为难你去作诗吟对了,要求很简单……”

她说着一挥手,手持棍棒的奴仆立马站成一排将大门挡住。

“就一个!从这里闯进去就行。”

她才不会说是自己不会那些诗啊词啊的。

萧祺睿还没开口,他身后的接亲团已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小娘子你莫不是在开玩笑?你这条件跟直接放我们进去有何区别?”

“是啊,你还不如出几个对子意思意思得了!”

瞅瞅,那些仆从拿棍棒的手都在抖。

沈易佳挑了挑眉,将萧祺睿身后的接亲团一个个指过去:“你们可以一起上!”

萧祺睿是看过沈易佳和轩辕叶比试的,可因为胜负分得太快,她又没使什么招式,还真看不出实力强弱。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她会点功夫。

萧祺睿也只当她跟萧若水一样的水平。

见沈易佳坚持不换别的,他点了点头:“那便得罪了。”

不过走个形式,他完全可以直接绕过她进去。

“哎,少将军,今日你是新郎官,哪用得着你出手,我来就行了。”一个蓝色锦衣的少年笑嘻嘻拦住他。

说完不等他同意就朝沈易佳冲去,这是想擒贼先擒王了。

萧祺睿蹙眉提醒:“别伤到人……”

不想他的话音还没落下,蓝色锦衣少年已经以一道抛物线飞了回来,萧祺睿出手接住才没让他摔在地上。

蓝衣少年脸上还是蒙圈状态,他眨了眨眼看向沈易佳,后者冲他咧开嘴一笑,少年莫名抖了个激灵。

“哈哈哈,刘牧,你怎么回事,一个小娘子都对付不了。”其他人起哄起来。

刘牧被说的脸一红,他能说方才自己连人家一片衣角都没碰到吗?

那岂不是更丢脸?

哄笑了一阵,又一紫衣少年站出来道:“我来吧。”

他方才一直注意着沈易佳,知道她出手的速度有多快。

所以他并没有没有像其他人那般去笑话刘牧,更没有掉以轻心。

然而他在沈易佳手上依然没有撑过一招就被丢了出来。

其他人不信邪,轮番上阵,结果无一例外……

与萧祺睿这边人的颓靡不同,原本战战兢兢棍棒都拿不稳的奴仆见状一个个挺直了腰板。

仿佛是他们打赢了似的。

萧礼上前提醒道:“少爷,吉时快到了。”

接完新娘子还得去元府走一趟,再绕一圈去萧将军府,再耽搁下去,拜堂的吉时就要过了。

沈易佳翻了个白眼:“我都说让你们一起上了。”

一个个丢出去她也很麻烦得好不好?

这下子在场的没人敢小瞧沈易佳了,萧祺睿先是回头叮嘱了一句不可伤人才对沈易佳拱手:“宋夫人,得罪了……”

说罢一群人蜂拥而上。

“干活了。”沈易佳一声令下,带人迎上去。

当然,那些奴仆她根本没指望,她迅速出手揪住人揍几拳就往他们脚下丢,谁爬起来抵抗就让墨鸢补刀。

奴仆们见状先是一愣,回过神来忙拿着棍棒招呼上去。

知道的这是在迎亲,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少年是来抢亲的……

分配完了迎亲团,沈易佳亲自招待起萧祺睿。

她等这一刻,真,的,等,很,久,了!

念着这家伙一会要跟元瑜婉拜堂,若是脸上带伤肯定会给她丢脸,沈易佳这次倒是没对他的脸下手。

但是对其他地方可没一点客气。

拳拳到肉!

萧祺睿痛得闷哼一声,不可思议的看了沈易佳一眼,这感觉,怎么那么熟悉?

沈易佳挑了挑眉:“怎么?还有空发呆,看样子你也不怎么想娶瑜婉姐姐嘛?”

萧祺睿不敢再分神,迅速侧身避开沈易佳的拳头,抿唇道:“宋夫人,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你,但今日是我与元大小姐的大喜之日,还望你手下留情……”

“留情,我当然留情了!”沈易佳笑嘻嘻道。

伴随着她话落的同时,一拳落在萧祺睿的腹部……

让你辜负瑜婉姐姐!

再一个过肩摔……

让你年纪轻轻就瞎眼,识人不清!

……

让你纳妾!

……

让你三心二意!

……

沈易佳没词了,总之打就对了……

这一顿揍是光明正大,比上次偷摸打的痛快多了。

不过沈易佳也没忘记正事,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故意露出个破绽,让萧祺睿得以冲进去。

其他人见状也立马停手退开,迎亲团见鬼似的忙跑到萧祺睿身边。

站在门外时还精神奕奕,丰神俊朗的,只不过过了一个门槛,一个个都变得灰头土脸。

难怪人家新嫁娘没安排家中弟兄堵门,就这一个都够他们喝一壶的。

“你们没事吧。”萧祺睿问。

“嗐,没事,不过我们今日这顿揍都是替你挨的,一会你可要陪我们多喝几杯。”

刘牧痛得龇牙咧嘴的开口:“就是,少将军,要不醉不归……”

话没说完,后脑勺就被拍了一下:“臭小子,说什么不醉不归呢?少将军今日能跟你不醉不归吗?还想挨揍呢!”

刘牧连忙讨扰:“哎哟,我错了,少将军陪媳妇儿,咱们不醉不归行了吧。”

“那还差不多……”

还能嬉笑打闹,看来真的没事,萧祺睿放下心来,低头整理好衣袍,冲沈易佳点了点头:“多谢!”

看着一瘸一拐被人簇拥着进去的人,沈易佳轻嗤一声。

她针对得这么明显都不生气,不得不说萧祺睿心胸还是挺宽广的。

只能再次可惜,怎么偏偏就眼神不太好呢?

幼白方才一直在外面偷看。

看未来姑爷被打得那么惨,她又是解气又是担心,就怕沈易佳下手太重将人打坏了耽误她家小姐拜堂怎么办?

还好总算把人放进来了。

幼白松了口气,忙往回跑,一边喊:“小姐,小姐,姑爷来了。”

正堂摆着元阁老和元瑜婉亲娘的牌位,此时元瑜婉正一脸平静的跪在蒲团上。

闻言她睁开眼,对着上首的牌位端正的磕了三个头。

“祖父,娘,瑜婉今日要出嫁了。”

“瑜婉很好,你们放心吧……”

身后的脚步声愈来愈近,元瑜婉又磕了个头,将盖头重新盖好,在幼白的搀扶下站起身。

方走了几步,入目的是一双男子锦靴,元瑜婉开口提醒:“少将军,可以走了。”

萧祺睿看着面前的女子,抿了抿唇:“你等我一下。”

元瑜婉微愣,就见那靴子的主人绕过自己走进去,随即她听到撩衣袍的声音,膝盖碰到蒲团的声音……

“好了,我们走吧。”萧祺睿走回她身边,轻声道。

元瑜婉手指紧了紧,深吸一口气,点头。

盖头被她特意改短了些,并不影响她走路,不想她刚迈出一步,腰间突而搭上一只手。

元瑜婉一惊,整个人已经被拦腰抱起。

她下意识伸手揪住面前人的衣襟,反应过来忙松开手,颤声道:“少将军,这于礼不合。”

她的身体僵硬得不敢动弹分毫。

萧祺睿本就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又感受到怀中人的抗拒,他本该放下的,然这次他却鬼使神差的紧了紧手,沉声反问:“让新嫁娘走出去就合礼数了?”

元瑜婉一愣。

自然是不合礼!

既然都不合礼,又何须纠结这个!

虽然萧祺睿没这么说,可元瑜婉就是理解到了他这层意思……

沈易佳也是离开后才想到还要背新娘子上花轿的,只得让墨鸢将马车赶回来,不成想就看见萧祺睿抱着新娘子出来。

幼白跟在后面小脸激动得红扑扑的,迎亲团的少年们也是一个个挤眉弄眼。

不过看到沈易佳后就立马换上了防备脸……

沈易佳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钻回马车:“墨鸢,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

“小姐,元小姐还要去元府磕头。”墨鸢提醒道。

她怕一会沈易佳突然想起又让她掉头。

沈易佳摆了摆手:“我知道啊,但不是有萧祺睿在吗,如果新娘子交到他手上,他还能让人交换了去,那瑜婉姐姐就真的没必要嫁给他了……”

“大不了到时候我带着幽一去荣伯府把她偷走。”说着沈易佳还有点兴奋。

墨鸢无语:小姐你好像挺希望发生这种事的?

沈易佳:我没有,别胡说。

打了一架身上出了不少汗,沈易佳决定先回家换身衣服再去萧家。

到家才发现宋璟辰还没走。

“相公,你怎么还没去?”沈易佳好奇问。

宋璟辰:“时辰还早。”

“是吗?”沈易佳挠了挠头,没多想,开心道:“那你等我一会,我先去换身衣服,我们一块儿去。”

宋璟辰:“嗯。”

继续低下头看书。

“主子,那这贺礼还要属下去送吗?”南风古怪的问。

就在少夫人回来的前一刻,主子还说不去了,吩咐他将贺礼送去萧将军府的。

宋璟辰凉凉的撇了他一眼:“我刚刚说什么了吗?”

“你刚刚说……”话到一半注意到宋璟辰缓缓勾起的唇角,南风一个激灵,忙改口:“主子刚刚什么都没说。”

“什么都没说?”宋璟辰又问。

所以到底说没说?

南风心里叫苦不迭。

如果可以,他宁愿跟三万和幺鸡换一下去翻泔水桶。

注意到宋璟辰撇了一眼放在一旁的贺礼,电光火石间,南风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一拍额头道:“主子让属下将贺礼放到马车上,一会好出发,属下这就去!”

“他怎么了?”沈易佳换完衣服出来时,便瞧见南风跟被鬼追了似的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宋璟辰言简意赅:“不知。”

“哦,那快走吧,不然就看不到新人拜堂了。”沈易佳催促。

宋璟辰没动,良久才犹豫道:“你……”

沈易佳歪了歪头:“我怎么了?”

宋璟辰叹气:“你最近是不是太关注元大小姐了?”

时不时念叨就算了,既然还丢下他自己跑去元府。

他好不容易有机会带着媳妇儿一起参加宴席的!

沈易佳一愣,眨了眨眼,随即噗呲笑出声,凑上去捧起宋璟辰的脸用力揉了揉。

“放心,我心里眼里永远只有你。”

想当初她想捏一下脸还得趁这人睡着了偷偷的,哪像现在……

想想还真有成就感呢!

于是沈易佳又用力扯了扯,凑上去吧唧两口:“我最爱你啦~”

宋璟辰:……

倒……倒不必说得这么直接!

……

被某只口是心非的狼崽摁着狠亲了一会。

沈易佳走出大门时,小脸还红扑扑的,再加上那红得滴血的唇瓣,说两人没干点啥都没人信。

可是……主子的时间会不会太短了些?

难怪这么久少夫人的肚子都没动静。

南风觉得自己真相了。

他看一眼旁边的墨鸢:你不是会医术吗?你瞅瞅主子还有没有救?

治疗要趁早!

小主子的性命就交给你了!

墨鸢面无表情的撇开头不搭理他。

“听闻茗香居的茶不错,南风,最近你也辛苦了,今日就放你一天假去尝尝那里的茶吧。”

宋璟辰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南风心里一个咯噔,惊恐的回头,宋璟辰已经带着沈易佳钻进了马车。

墨鸢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蹬上马车一挥马鞭绝尘而去……

姑爷还在就敢盯着小姐的唇看,蠢不可及!

不过,确实可以考虑给姑爷准备点药了。

墨鸢现场演示了一番面瘫的好处。

独留下面如死灰的南风在原地久久才不过神来……

他竟然在墨鸢脸上看到了鄙夷?

不对,主子是叫他去喝茶吗?重点应该在“一天”这两个字上面吧!

还有,茗香居的茶可不是一般人喝得起的,那他这是算公费吗?给报销吗?

哦,主子说给他放假,所以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南风再次羡慕起翻泔水桶的三万和幺鸡来了。

马车径直朝玄武大街的萧将军府而去,同一时间,冯蔓蔓一袭粉衣也在喜娘的搀扶下坐上了元瑜婉帮她订好的轿子。

轿子由四人抬着,旁边跟着不停吆喝着吉祥话的喜娘,若是忽略她身上的粉色嫁衣,平民嫁女的规格也不过如此了。

“冯姑娘这是被贵人看上了?”听到动静出来看得邻里好奇问。

一妇人扭了扭腰艳羡的接话:“你出来的晚不晓得,方才那喜娘都给我们透露了,冯丫头这是要去萧将军府给萧少将军当贵妾哩……”

妇人说着抚了抚发鬓。

冯丫头脸被毁成那样少将军都不嫌弃,她虽然年纪大了点,可当年怎么说也是城南一枝花,也不知道萧少将军看不看得上她。

实在不行给萧将军当妾她也是愿意的。

有熟悉她的妇人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在做什么春秋大梦,不客气的嘲讽道:“我说枝花啊,你就别想了,我可听说了,冯丫头的脸就是为了救少将军毁的,人家少将军这是报恩呢。”

“不是吧,我怎么没听过这事。”有人问。

大家只知道冯蔓蔓救人毁容,却不知道她救的是谁,乍然听到这个,一个个连花轿也不看了,都好奇的凑到说这话的妇人身边。

“嗐,反正我就是知道。”妇人摆了摆手不愿多说,可又享受被大家捧着的感觉,眼珠子一转道:“不止如此呢,少将军重情重义,与冯丫头互生情愫,原本是想娶冯丫头为正妻的。可是吧,他身上有从小订下的娃娃亲,无奈只能纳为贵妾,这不又不想委屈了冯丫头,才会在娶妻这天将冯丫头接进府,你们瞧着吧,冯丫头以后的福气啊,大着呢。”

“哎哟喂,我说怎么不声不响就出门子了,王家那边怕是要悔的肠子都青了吧,你说这当初要是不退亲,那救命之恩不就得算上他们家一份?”

王家便是跟冯蔓蔓订过亲后又因她毁容退亲的人家。

“哎,你别说,还真是这么个理。”

“我当初就说过冯丫头是个有福的。”

“那少将军正妻以后的日子不是就难过了?”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难得有人想起了同一天进萧家门的另外一个女人来。

“嗐,你瞎操什么心,人家能跟少将军订婚,能是没点家世的吗?肯定要啥有啥,不像冯丫头,以后可就指望着丈夫的宠爱过日子了。”

原先提起正妻的妇人不太认同的蹙了蹙眉,不过也没再多说。

“小娘子,你听听,大家都夸你是个有福气的呢,你的这好日子啊,才刚开始呢。”喜娘听众人的议论,也凑到娇边吹捧了一句。

盖头下的冯蔓蔓娇羞的垂下眸子,眼中满是幸福之色。

然不过一息,她的脸色一变,颤着手从怀中摸出一粒药丸,连上面的蜂蜡也来不及捏开,就将药丸塞进了口中……

外面的喜娘只当新媳妇害羞,只一个劲说着好话,就念着娇中小娘子到时候能给她多封点红封。

根本不知道轿中人此时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

两台花轿一前一后进入玄武大街,元瑜婉的花轿提前出发,原本该是她先到了,可因为他们绕去了元府,在那里继夫人母女又作了点妖,遂耽误了不少时间,导致走在前面的成了冯蔓蔓。

幼白走在花轿边上,看着这一幕,气得眼都红了。

想跟自家小姐抱怨两句,又怕她难过,只能自己将自己气成了球。

“怎么回事?”萧祺睿蹙眉问。

萧礼张了张嘴,嗫嚅道:“是冯姑娘,昨日元大小姐派了人来府上商量这事,你不在,是老爷应下的。”

这事自然是指在今日将冯姑娘接进门一事。

他还以为老爷会跟少爷说呢,所以没多嘴。

原来少爷根本不知情吗?

说来也奇怪,以前将军一口一个决不让那女人进门,少爷宁愿跪死都要求娶。

现在倒好,将军轻易同意,可他总觉得少爷对冯姑娘就……

萧礼叹气,这父子两,可能天生就是互相唱反调的吧!

萧祺睿确实不知情,听闻是元瑜婉安排的,他回头看了身后的花轿一眼,垂下眸子。

须弥,他轻拍马腹,马儿得到主人的命令扬起前蹄加速跑到前面的粉色花轿旁。

迎亲队伍整体停了一瞬。

萧礼错愕过后自扇一巴掌,为什么他会认为少爷不在意冯姑娘?

早知他会这么不管不顾,方才自己就不该多话。

幼白更是直接哭了出来。

她……她家小姐怎么这么命苦啊!

呜呜呜~

她小声抽泣着,不敢让轿中人听到……

一只纤细的手从花轿的窗户中伸出来,随即传来元瑜婉那温和的声音:“把眼泪擦擦,今日可不兴哭。”

“小姐……”幼白接过手帕哽咽。

“好了,没事的……”元瑜婉安慰道。

只是不知这句“没事的”是安慰幼白还是在安慰自己。

看到后面的花轿拐进来,喜娘原本还纠结要不要让开路,不想就看到一袭红衣的新郎官打马过来了。

想到在面馆前听到的,喜娘瞬间挺直了腰板,她送的是个妾又如何,人家正妻还得排后面呢。

得意完也没忘记提醒轿中之人:“冯娘子,少将军亲自过来了呢,奴家说什么来着,冯娘子的好日子啊,才刚开始呢……”

“什么?萧大哥过来了?”冯蔓蔓又惊又喜,话说出口连忙捂住嘴。

虽然她看不到外面是个什么情形,可后面敲锣打鼓的声音却是能听到的,她自然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原本因为能走在元瑜婉前面的窃喜一下子从三分高涨到七分。

至于剩下的三分……

冯蔓蔓垂下头看了眼身上的粉色嫁衣。

可惜了……

————

三更奉上,熬夜写到现在,我其实真的不是不想多更点,也不是想吊大家的胃口,实在是我手速太慢了。

加上字数多了要开始收尾,考虑得也多,所以…

看在我一晚上没睡的份上,跪求月票。

然后可能虫有点多,如果发现了可以评论一下,等我睡醒改,辛苦大家了,么么。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