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嘘,凶夜将至 > 第186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嘘,凶夜将至 第186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作者:匿名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12-25 08:10:05

第186章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清晨,天际灰蒙蒙,城市的高楼建筑宛如被烟雾笼罩的栾山叠峰,只看到一个头尖;初秋的第一场雨如约而来,滴滴答答打在屋檐上、窗台上。

沈剑一夜未眠,坐在床上面朝钢丝铁窗,眼神涣散,眼底发紫;从窗户朝外看去本来能看到耸立在城市中的高楼建筑,此时只能看到建筑楼的虚影和头尖。

狱警端着饭菜朝他走来,恍珰恍珰的开锁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朝门口看去,看到狱警手里丰盛的饭菜什么都明白了。

这是他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顿饭,是要吃的丰盛一点。

———

徐冉自从苏醒过来之后就变的特别粘姚瑶,她一动脚步他就立刻紧绷,问她干什么去。弄的姚瑶也是哭笑不得,只能好言好语的跟他说明去向,只有这样徐冉才会放她离开自己视线。

而且还会反复叮嘱她快点回来,不许在外逗留,更不许去看望刘蛊。姚瑶事后明白刘蛊用心良苦之后,心里一直对跟他发脾气的事愧疚,确实想找机会去看看他。何况他还因公伤了腿,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瘸掉。

徐冉每次阻止她离开视线时话也不多,一副病娇样的吐出简明扼要的三个字——干嘛去,姚瑶说了干嘛去之后,他又病娇样的说‘不行。’

姚瑶如果多说两句,他就会摆出一副苦僧样,可怜的像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小娃娃,姚瑶是又好气又好笑,只能任由他作,谁让人家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这么一说,徐冉又不高兴了,直接就上手要拔掉点滴出院。说不要她管,不是她的救命恩人,他那么做只是因为自己的职责所在。跟她没关系,她也不需要在这里陪他,反正他是个从小就没人要的孩子,就让他独自可怜好了。

“没完没了,”一般这时候姚瑶都会突然冷下脸,然后徐冉的病娇病马上就好了,换成一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清冷之态。

每每这时姚瑶就会想起他刚到她家来时的样子,那时候的徐冉鲜衣怒马,不负韶华,整天埋头苦读;他在跟自己较劲,也在跟他父亲较劲。

警察是徐冉从小的梦想,来到姚瑶家之后他更加笃定这个选择是正确的。父母都是军人,从小就鲜少有时间陪伴徐冉,徐冉从来不曾怪过他们;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父亲为了救一个同事险些丧命的新闻时,父亲就成了他心中最坚硬的底牌。

父母给他的陪伴太少,但是爱一点没少,所以养成了现如今这般温润清冷性子。曾经他也想过长大后做一名像父母那样守卫祖国领土的军人,后来才改变主意做警察。

军人能给妻儿的陪伴太少,他不忍心让将来的另一半和自己未来的孩子受苦,他不想他的孩子跟他一样被迫快速懂事,去理解父母的伟大,虽然他们确实伟大。做一名人民警察为人民做主,一点不比军人的贡献少,他这样说服自己。

现在姚瑶的卧底工作已经彻底结束,他故意佯装病娇,阻止她与刘蛊接触与同事接触,是真的憷突然又冒出离奇案件让她去做,他想让她转文职。等能出院了,他第一时间就要跟师傅说明一切,然后紧紧抓住她,再也不放手。

姚瑶办完出院手术过来病房,看见徐冉像一尊佛一样腰杆挺得笔直端坐在椅子上,今天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不在素白,稍微有了一些血色。

“累吗?”

姚瑶的脸迎着光生动光泽,徐冉心头荡了一下,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说:“不累,都办完了?”

“嗯,办完了,终于可以出院了。这段时间哪是你在住院,简直就像我在住院,想念外面的阳光啊,想念那带着泥土香气的大自然的气息,再这样窝在病房里,我都要发霉了。”

姚瑶一边整理着衣物,一边随便的跟他聊着。徐冉乌黑沉黯的眸里浅浅生辉,以前那个爱闹他损他的小丫头又回来了,她的眼里不再冰冷,目光也不再冷漠,那里面有了温度。

他的小丫头这些年吃了太多不是常人能想象的苦,他理解她的清冷淡漠,理解她的狠戾鹰隼。以后他就是她的后盾,他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再受一丁点苦。

———

这些日子来丁远一直陪在刘蛊身边照顾他,医生说他的腿要好好养,不然以后会留下后遗症,没想到刘蛊淡定地念起聂鲁达的诗: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后遗症怕什么,那是我的功勋章,我骄傲。

把医生和护士都逗乐了,只有丁远站在一边无表情地看着他,心头一阵甘苦。

医生和护士走后,刘蛊眸色沉沉地看向丁远,她现在已经恢复了白辰希的身份,郑宇也回家了。只是看着她迟钝呆滞的样子,刘蛊不明有些担心起来,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却跟着他们经历了历长五年的卧底工作,前几天差点被炸弹炸死,如果不是姚瑶和徐冉赶到的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白辰希,你没事吧?”他看着她涣散的眼睛问。

白辰希飘走的思绪立刻回来,她笑着走到他的病床前面,帮他把被子盖在身上说:“我能有什么事,好的很,只是因为我你和徐冉逗受伤住院,我心里过意不去。”

“别担心我们,不是都还好好的活着。我的腿问题不大,军人的身躯你以为说的玩的,已经能自己下床了。”

白辰希不语,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地滴在地上,这些年已经把她的勇敢坚强都用光,现在剩下的只有一身的疲惫和满心荒芜,她想一直缠着他,但是她知道他伤一好就会马上归队。

她的疲惫和荒芜不会再有人懂,那卸下的硬壳再也穿不回去,软弱的心房谁来填补?

———

刑场上,狙击手在狙击之前被告知先读一封信再行刑。沈剑脸色惨白,目光在人群里游来游去,他想看到的人都来了,不舍的、可笑的、不甘的、决绝的,都来了。

虽然他知道有些人并不想来,但是还是在狱警的陪同下来到了这里,来见他最后一面,来听狙击手读他写的信。

狙击手展开信纸,鹰隼的目光盯着在场的所有人一一扫过,即时才说:“犯人沈剑临刑有几句话想说给在座的大家听一听,下面就有我代劳念出来。

大家好,我是罪人沈剑,活在世上寥寥二十几载匆匆忙忙。几岁的时候父母离婚,我成了娘不要爹不疼的孩子,他们都极致的活在自己的感情生活里,我就是个意外。后来父亲郁郁而终,我去母亲身边,可我已经不是她唯一的儿子,本来得到的爱就少的可怜,那之后就更是没有了,于是为了得到爱我拼命的在他们面前表现,母亲为了爱也甘愿让我去做所有违法的事。

我那时候大概是疯了,有时候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变态,看着那些残骸在我手里的鲜活生命,心里居然会荡起无限快感,兴奋不已。现如今回头再看,我简直禽兽不如,死一百回都不足为惜,感谢你们来陪我这最后一层。

今天我主要想说的有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如果不爱就请不要祸害下一代,孩子有什么罪啊?第二句是,妈妈,你看到现在站在这里的我有何感想?有为我难过吗?我的今天全是你的错,我做鬼都会缠着你索要爱。”

所有人都震惊了,读到最后一句就连狙击手的脸部肌肉都抖了一下,石红霞更是直接瘫软在地。

徐冉和姚瑶默默转身离开人群,沈剑最后倒下的一瞬眼睛看着姚瑶的背影,两滴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倒地时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徐冉:“我的选择是对的。”

姚瑶:“什么?”

徐冉:“放弃军人做警察。”

姚瑶:“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最真挚的爱。”

两人相视一笑,手挽手走在阳光下,地下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他们追着影子在跑。

大结局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