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卓少今天宠妻了吗舒听澜 > 第二部《东土大糖》第228章 失忆东垚

这暴雨下了已有一两个小时,此时才渐渐转小。宋京野的这处四合院不大,院子里铺着一些健身器材,供自己平日锻炼用的,器械上淅淅沥沥地滴着一些雨滴。

耳边监控的警铃刺耳,两人往屋外看,就看到那一身黑色的影子穿过淅沥的雨幕,大步朝他们走来。

那一身黑衣,浑身的戾气,破门而入时,陆垚垚下意识缩在沙发的一角,那人的脸色太难看了,前所未有的难看。

他一进来,直接走到宋京野的身边,拽着他胸襟前的衣服,一拳打在他的脸上,直接把还未反应过来,也或者并不想抵抗的宋京野打倒在地上。

这一拳又狠又力大,宋京野唇角溢出血迹。

但顾阮东并不是一拳就饶过他,按在地上,又是一拳,身后是陆垚垚的惊叫声,她再怕顾阮东,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宋京野被打成这样,顾不得害怕,上前去拉正全身紧绷,一股狠劲要继续打的顾阮东,

“别打了。”她喊。

“你走开!”顾阮东并未回头看她,但被拉住的手,条件反射往后一腿,垚垚跌落在旁边的沙发上,天旋地转,好半天都缓不过来,视线模糊,就看到前面扭打成一团的两个黑影子,甚至分不清,哪个是宋京野,哪个是顾阮东。

顾阮东这几年从不轻易动手,这几次动手皆是因为垚垚。宋京野是从来没被人打过的,谁敢打他?

可是这么被顾阮东打,身体剧痛,心里却舒服了很多。

顾阮东打人很干脆利落,进来暴揍一顿之后,没有对宋京野说任何一句话,起身,回头看呆滞坐在沙发上,显然被吓傻了陆垚垚喊了一声“走!”

非常凶,第一次对她真正的凶,没有克制自己任何的怒火。陆垚垚害怕得缩在那里,被他一把拽起,走出宋京野的家,到门口,一把把她塞进他开来的车里。

外面的积水还深,但已不如她刚才时那么汹涌,浑浊的水里,他黑色的稳稳停在其中,因底盘高,车内毫发无损,而她自己开的车,本来就mini,此时进了大半的水。

顾阮东看到她的车,本来压抑下去的怒火,又蹭地往上冒出来:“给你买的手机为什么不带?”

他很少情绪有这么大波动的时候,这回真给气着了。下了暴雨,到处都是车被淹的新闻,打电话问老爷子,老爷子问司机,才知道她撇开司机,自己单独出去了。打电话又打不通,一看才知道,扔在抽屉里了。

外面那么大的暴雨,她一个人在外面晃荡,还联系不上,谁能淡定不担心,查了半天,才查到她的车所在的位置,再一查,那房子是宋京野的,顾阮东憋着一股气,直接冒着危险过来。

此时看她还穿着宋京野的衣服,衣领太大露出半个酥肩,胸部轮廓若隐若现,一看就是没有穿内衣,这两人刚才在做什么?

顾阮东的大脑嗡嗡响,打宋京野打轻了。

她倒是好,看到他的目光,急忙双手一拢环在胸前,怕被他看见似的,眼睛红红的。

顾阮东今天吼了她两句也就够了,再多,也舍不得。但心里有气,也不想跟她说话,所以沉默地踩着油门,沿着刚才的路往回开。

他不说话,陆垚垚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生气他打宋京野,也不说话。

此时的大街上,几乎没有车辆,只有他们这辆车在慢慢往前挪着,很危险,非常危险。

但顾阮东心里有数,刚才来的时候才是危险,很多地方,他不知水位,现在往回走,能避开水深的地方。

开了好一会儿,他扔过来一个手机:“给爷爷报个平安。”

语气还是很不好。

陆垚垚沉默地接过手机,给爷爷播打过去,一接通,她刚喊了一声爷爷,从来没有对她说过重话的爷爷,这回也在电话那边说:“垚垚,你不是小孩了,你任性也要有个度。”

挂了电话,她不吭声,扭头看着窗外,眼泪止不住一直流。

车窗外浑浊的污水正在慢慢地退散,车渐渐驶入正常的,没有什么积水的主干道,顾阮东这才加快了油门,一路风驰电掣,这次没有送她回陆家,也没有回顾家,而是带到他们以前常住的顾氏的那家酒店。

这酒店里的那间房是他独有的,他压抑在心里的气始终没有消,所以带着她上楼,进房间后,脸色一直就不好,从衣帽间里拿了一件自己黑色的衬衣给她

:“去把衣服换了。”

再看她穿宋京野的衣服,他的血压都要高了。

陆垚垚可能是被爷爷骂了,人也老实了,他说什么是什么,默默接过衣服去浴室换了。

还是那么大件的衣服,能有什么区别?都是黑色,穿在她身上空空荡荡的,只不过露肩和露胸的区别。

她出来,就又缩在沙发角落里,一双黑眼睛乌溜溜看着他转。

但顾阮东现在真没法欣赏,也无法怜香惜玉,担心她安全之外,也知道她最近天天去找宋京野,再晚点发现,他头顶是不是要绿油油一片了?

他不禁要自我怀疑,她是不是潜意识里就对宋京野有好感?所以趁着失忆的机会,为所欲为?

说不生气是假,但其实也没有真气到要跟她吵架的地步,毕竟心里对她纵容多一些。

调整好情绪之后,他状似开玩笑地问:“想嫁给宋京野?”

她眼睛一红,又缩紧了几分。

在顾阮东看来,这就是心虚了。

“真想嫁给他啊?那可能不行,重婚是违法的知道吗?”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压惊,闲散地坐在吧台处,大长腿敞着,一边喝酒,一边打量着她。

陆垚垚今天一是跌宕起伏了,他坐得高,她坐得低,压迫感十足。

想到他刚才打宋京野时的暴戾,她有点害怕,小声说:“我要回家。”

顾阮东仰头又喝了一口酒,“回哪个家?”

失忆了倒是不傻,知道避重就轻,问都不问重婚是什么意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