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心头好 > 第九十四章

心头好 第九十四章

作者:总攻大人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12-26 13:52:38

乐瑶跟温漾回了国。

他们没等温柔,温柔要迁坟,也不需要他们等。

回国的飞机上,温漾给慕云平打了个电话,把所有事情告诉了对方。

电话里的人回答的声音很轻,挂断之前,乐瑶都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她有些好奇,但没主动问,温漾察觉到她的在意,侧目看着她说:“想知道他说了什么?”

乐瑶坦然点头:“他会过来吗?”

温漾抬手轻抚过她的长发,带着点笑意道:“做了结的事,他总会希望到场的。”

“所以他会来。”

“当然。”温漾望向飞机窗外的云层,“他当然会来。他那么爱她,怎么可能真的离开她,不管她。再者……”

后面的话温漾没说。但乐瑶也明白他的未尽之语。

这大概是温柔彻底放下原野的时机,慕云平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他自然不会不出现。

这样也好,原野真的离开了太久太久了,他或许也想得到安息。

等到魂归故里,他应该就能好好长眠了吧。

那毕竟是温漾的生身父亲,乐瑶对他总会抱有一丝期许,所以才给了温柔那样的可能,了解到了之前几十年大家从未知道过的事情。其实她原本也只是猜想,真能挖到什么,既让她觉得意外,又让她觉得“果然如此”。

她始终愿意相信,温漾这样的人的父亲,不会坏到哪里去。

回到国内,没人再提起原野和温柔的事。

温老爷子应该知道这些,但他人在家中休养身体,什么都没说也不打算管,他在这之后唯一的动作就是,把名下的全部股份划给了温漾,决定彻底脱离先成集团,颐养天年去。

乐瑶不太清楚他这么做是真的累了,还是也猜到了原野离开时可能的真正本心,心中存有愧疚,才拿股份来弥补对方的儿子。

总而言之,事情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乐瑶渐渐开始有早孕反应,不太吃得下东西,好在她作为女三号戏份不算多,在彻底兜不住之前杀了青。

林煜亲自切了块蛋糕递给她,乐瑶道了谢接过去,听到他说:“以后有机会再继续合作,你很有拍戏的天赋,不能浪费。”

乐瑶笑着点点头,这会儿气氛正好,实在没必要跟林煜提她并不热衷拍戏的事,等以后他真的找她的话,她再看情况而定好了。

“不过我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再拍戏了。”乐瑶吃了口蛋糕就放下了,她现在不太爱吃甜的。

林煜看了她一眼问:“为什么?要忙新专辑吗?”

乐瑶摇摇头说:“没什么,要去生个孩子而已,这期间应该也会写歌,写歌不耽误安胎,还可以做胎教。”

林煜惊呆了,诧异地看向她的肚子:“你怀孕了?”

乐瑶比了个手势说:“小点声,林导,你再大点声整个剧组都知道了。”

林煜愣了半天才说:“他们早晚得知道。”

乐瑶笑着说:“嗯,但不是现在。”

的确不会是现在。乐瑶决定挑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宣布这个消息,在这之前,她得先回江城,跟自己的哥哥坦白。

乐清最近工作比较忙,身体有些疲惫,乐瑶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他靠在沙发上正睡着。

乐瑶轻手轻脚走过去,刚站定,还没坐下,乐清就醒了。

他按了按额角,看了她一会才说:“你回来了。”

乐瑶点点头,犹豫了一下道:“哥,你得注意身体,你手术才做完一年。”

乐清沉默了一会说:“你也得注意一下你自己了,我听说你和他领证了。”

乐瑶坐下来,抿抿唇道:“对,抱歉没早早告诉你,我只是想着……”

“无所谓了。”乐清靠在沙发上想了想说,“你长大了,我只是你的哥哥,不是父亲,你不告诉我也没什么,你可以为自己的婚姻做主。”

乐清这话让乐瑶心里有些不舒服,她喃喃道:“可长兄如父,我的确有些太冲动了,我该先和你说一声,商量一下再做决定的……”

乐清听了这话才展露出一丝丝笑意,他勾着嘴角道:“你还知道长兄如父?那说明你还有点良心。不过我说无所谓了也不是气话,我心里的确那样想。那个男人之所以能和你认识,也全都是因为我,如今你们可以修成正果,我也算放心了。只是希望,你以后可以幸福。”

乐瑶心中五味陈杂,既觉得开心,又觉得有些心酸。

她眼神复杂地沉默着,手不自觉放在肚子上,这个举动让乐清眯了眯眼。

他沉吟片刻,迟疑道:“你该不会是……”

乐瑶咬了咬下唇,没说话,但这也是一种回答。

乐清扶额:“真怀孕了?”

乐瑶脸色有些苍白地笑了笑,还是没说话。

“我不会怪你,你们都领证了,怀孕也没什么。”乐清观察着妹妹的脸色,终究还是柔和了语气,“好了,不用内疚了,以后和他好好生活就行了。对了,既然结婚了,要搬到一起住了吧?”

乐瑶有些不舍道:“我不想和你分开。”

他们是彼此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她不想和乐清分开住,一点都不想。

乐清无奈地摸了摸她的头:“你是女孩子,总是要嫁人的,也要组建自己的小家庭,不能老和我待在一起。还是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吧,你那么喜欢他,这段时间为他的事难过伤心我都看在眼里,现在他愿意给你婚礼,和你领证结婚,也算是给了我一个交代。”

乐瑶垂着头缄默不语,乐清想了想还是说:“找机会让我和他正式见一面吧?”

乐瑶点点头,双手交握,不知在想些什么。

乐清猜想了一下,问她:“是怕我一个人生活孤单吗?”

乐瑶抬起头,乐清这才发现她眼睛红了,他有些无奈地叹息道:“别担心我啊,我这么大个人了,还是男人,有什么需要你担心的?”

“可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已经很好了,我保证之后会注意休息和体检,你不用为我担心。我的妹妹现在这么有本事,就算我身体不好,也不用担心治疗问题了对不对?”乐清顿了顿说,“再者,我会尽快给你找个嫂子的,到时候有她照顾,你就更不用担心了。”

想到这一点,乐瑶总算高兴了一点,她慎重点头道:“我也会帮忙找嫂子的。”

乐清闻言有些脸红:“你就别掺和了,这事儿我自己来就行了。”

关于乐清找女朋友这件事,乐瑶当时是满口答应不参与的。但后来还是阴差阳错的参与了。倒不是她特地给他介绍了女朋友,而是……作为她的生活助理,在她搬家离开之后,小诺常常帮乐瑶联络乐清,送东西也好,见面也罢,有时候还会让小诺顺路去乐清公司送饭,反正这么一来二去的,很多事情都不用乐瑶说,小诺就去做了。

一开始乐瑶只以为小诺是举一反三,为她省心,但后来她渐渐发现,好像不是的。

“你说她是认真的吗?”乐瑶问赵彤,“我哥比她大那么多。”

“你不知道年纪大点儿的男人更稳重贴心吗?”赵彤老神在在道,“而且温总也比你大很多啊。”

“……还好吧,他倒是没比我大几岁。”

“清哥比小诺大的年纪也差不多是那么几岁了。”

“……算我没说。”乐瑶决定不替别人操心了,她哥长得英俊,人又聪明,小诺会喜欢上也很正常,她决定还是操心一下乐清和温漾见面的事。

春日的一个夜晚,气温宜人,微风拂面,温漾和乐清在这个夜晚正式见了面。

见面的地点安排在温家老宅,这是温漾的意思,时至今日,乐瑶和温家的关系已经趋向于温和,不仅仅是温柔,温老爷子也不再对她诸多要求。其实若不是乐瑶的家世和职业问题,单纯对她这个人,温思危还是很欣赏的。

乐清是乐瑶在世的唯一长辈,长兄如父,他要求和温家人见面,当然不能只有温漾出面,这对乐瑶来说有些太不尊重了。

所以这次见面安排在温家老宅,温老爷子和温柔都非常给面子地出席了。

乐清来之前就有心理准备,所以到了温家之后也没对这里低调的奢华有多在意。

他只有在见到了温漾的外公和母亲时,才稍稍显露出一丝惊讶。

大概真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江城普普通通的一个家庭养育出了乐瑶和乐清,而温家这样的世家大族,养育出来的温漾也好,温柔也好,都和他们兄妹俩很不一样。

乐清是做金融的,见过的有钱人着实不少,但像温家人这样的,还是独一份。

“拖到今天才见面,实在失礼。”温老爷子态度温和,一改往日话少的模样,侃侃而谈道,“早该在他们结婚的时候,我们就见一面的。”

乐清从善如流地笑着说:“现在也来得及。”

他们寒暄着,气氛十分融洽,乐瑶看在眼里,来之前的忐忑消散,嘴角缓缓挂上了柔和的笑。

温柔也偶尔会说一两句,她现在看上去正常极了,半点过去的歇斯底里都见不到,她甚至还会心平气和地和温漾说两句闲话,看得出来温漾有些不适应,但他还是尽量附和着她。

这样家庭和睦的画面,出现在哪里都是正常的,唯独出现在温家,让人觉得非常难得。

佣人们远远看着这一幕,觉得明天早上太阳应该会从西边出来。

总之,不管别人怎么想,在当事人看来,这场会面还是宾主尽欢的。

乐清当晚住在温家,乐瑶和温漾自然也留宿。

走进温漾的房间,乐瑶看着这里,不禁想起她第一次来老宅的时候。那时的温家对她来说好似一座大山,看上去难以翻越,却让她充满了征服之心。

如今真的得到了一切,还得到了那个人,甚至还为那个人怀了孩子,中间虽然有些波折,但总体来看,还是会有种“竟会如此”、“果然如此”的宿命感。

温漾随手关了门,一边扯领带一边问她:“在想什么?”

乐瑶坐到床边,看着这间温漾从小住到大的房间,轻声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以前。”

“想起第一次来的时候?”他问了一声,这个问题让乐瑶看向了他。

他这会儿已经脱了外套,领带也扯掉了,衬衣领口松着,灯光下可以看见漂亮的锁骨和一小片胸膛。乐瑶看着他,有些出神,温漾被她这么看着,也难得有点不自在。

他摸了摸脸说:“这么一直看着我,是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乐瑶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没有,之所以看着你,是因为……”

“什么?”他坐到她身边,虚心求教。

乐瑶认认真真地说:“因为你好看。”

温漾微微一怔,半晌才回过神来,嘴角牵起,带着些细微的笑意。

他缓缓站起来,走到书架边,从上面取出相册,随后回到她身边重新坐下。

“这是什么?”乐瑶靠在他身上问。

温漾轻声道:“相册,我自己的相册。”

乐瑶没说话,因为温漾已经打开了相册,这相册的内容,让她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自己的相册”是个精确的形容。整个相册里的照片,全都只有温漾一个人。从他很小的时候,穿着白衬衣和黑色长裤的孩子,到长大一些,穿着校袍面色冷淡却英俊极了的少年,再到年长一些,已经变成了总是温柔随和、谦谦君子的温漾。

他这三十多年来的转变,全都在这本相册里。

乐瑶一张张看过去,仿佛跟着他一起走过了那些年头。

“我习惯每年拍一张照片。”温漾淡淡道,“今年的还没有拍。”

乐瑶不解其意,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了——他倾身从抽屉里取出了相机,回眸看着她说:“今年我们一起拍吧。”

这个邀请,他们都默契地知道代表着什么。

乐瑶当然不会拒绝,她站起来,和温漾一起,郑重地拍了一张照片。

温漾透过相机看了看那张照片,笑着说:“你好严肃。”

乐瑶干巴巴道:“有些紧张。”

温漾讶异地看向她:“你是女明星,拍个照片怎么还会紧张?”

“……因为这张照片意义不一样。”乐瑶很认真地看着他说。

温漾心中一动,他缓缓放下相机,将她抱在怀里,脸埋进她的劲窝,低低地说:“不用紧张,往后每一年,我们都一起拍照片。等以后我们的孩子出生,我们三个一起拍。”

乐瑶缓缓环住他的腰,轻轻地“嗯”了一声,明明是好像羽毛一样轻薄的声音,仿佛没有重量,却让温漾情不自禁地将她抱得更紧。

很久很久以前,在这间屋子里,年幼的温漾、少年的温漾、青年的温漾,都觉得它是个牢笼。

它见证了他最惨烈的时刻,令他不堪回首,备受侵扰,但如今,它也见证了他最幸福的时刻。

在这个房间里,温漾虽然没再说什么,却在心中和过去的自己彻底做了了断。

现世如意,曾经渴求过的,得不到的,爱过的也好,恨过的也罢,全都不会再记得了。

从今晚后的每一天,都是有她陪伴的新的一天。

这之后的春末夏初,先成集团官方微博发布了乐瑶怀孕的喜讯。

微博瞬间炸开,乐瑶和温漾再次被热烈讨论起来,乐瑶被冠上了各种人生赢家、灰姑娘的名号,而温漾在所有的猜测和故事中,似乎都是王子的角色。

唯独私下里认识他们的人知道,他们真正的相处模式其实很普通,就像所有恋爱结婚的男女朋友一样。不过这份普通,也正是他们最不普通的地方。

向云收起手机,叹了口气正要走,赵彤就拉住了他的衣袖:“干嘛去啊?我还没吃完呢?”

“回去上班,时间到了。”向云无奈地想要扯回衣袖,但被赵彤瞪了一眼。

“等我吃完再回去。”赵彤不满道。

向云严肃地说:“温总不会喜欢上班迟到的助理的。”

赵彤不高兴地说:“我也不会喜欢把我一个人丢下的男朋友的。”

向云微微一怔,半晌才耳尖发红地“你”来“你”去,但就是“你”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赵彤瞟了他一眼,拿出手机飞快地发了条微信,得到回复之后就十分淡定道:“现在你可以不用急着上班了,你的老板也会迟到。”

向云:“……”

毫无疑问,赵小姐联系了乐瑶,而乐瑶也的确是收到了她的微信。

坐在颐园的琴房里,乐瑶笑着对听她弹琴的温漾说:“你晚点去上班吧,彤彤跟我借一会你的助理。”

温漾挑挑眉,没说话,但弯下腰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听你的。”

乐瑶嘴角勾起,眯起眼望向琴房窗外,此刻春夏交替,气候温暖,阳光正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