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请仙长道消于此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佛意真炎盏

请仙长道消于此 第一百六十八章 佛意真炎盏

作者:猫唬鱼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2-07-31 22:30:31

最新网址:

忘却沙海之中突然多出一座即使是在云端之上也可以看到漆黑巨坑之中,叶馗和姜止瑾还在这里继续从探寻着。

“按你这么说,那个白瓷碗可是妙若寺的至宝之一,那么到底怎么落到那头僵尸的手上的?妙若寺的那位真佛或者说其他僧人没有试着去寻找吗?”

叶馗认为发生这种事情之后,妙若寺应该会第一时间并且不计代价从那头僵尸手中夺回那个白瓷碗才对。

那白瓷碗不仅仅是蕴含神圣佛意的法宝,而且是天阙大陆首位佛的伴身法宝,怎么能说丢就丢?还被用来当成饮血酒的器具,有些太过讽刺了。

“叶馗,如果是妙若寺鼎盛的时期倒是没得说,那样的话根本就不用妙若寺的僧人出手,那头僵尸已经吓得直接跪着把白瓷碗送到妙若山的妙若寺里了,要是真佛在世谁不惧呢?是吧?”

姜止瑾说罢又抬起双手做着一个托举的姿势。

“衰落的妙若寺不行,那么禅心寺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有损佛教声誉的发生?那头僵尸不仅杀人以饮阴阳血酒,还特意用那个白瓷碗来喝。”

“妙若寺自己拉不下面子去求人罢了,不过禅心寺也试着主动杀到那头僵尸所在的天阙大陆东北方向,不过最后还是失败而归。

毕竟那时候那头僵尸已经强大距离旱魃只差那么一个台阶的距离,再加上那会北方妖族正好杀向南方,禅心寺的主持以及部分实力强劲的僧人不可能把精力全部都聚集到那头僵尸身上。

况且,那头僵尸身边还有近十万头大小僵尸手下,正在对抗北方妖族的我们也不希望真的惹怒算是暂时中立的家伙,所以在禅心寺第一次从那头僵尸手上败退的时候就没有继续下去的打算了。

谁叫事情都有个轻重?万一北方妖族赢了那场战争,那么现在我们这些修士都只能龟缩在天阙大陆最南方的角落里了。”

姜止瑾说这些的时候也是十分的同情妙若寺的遭遇,还有就是对北方妖族的大举南下入侵表示无奈。

“止瑾,你似乎没有说最关键的事情,那个白瓷碗到底是怎么落到那头僵尸手上的?”

“还能怎么落啊,妙若寺的那些和尚自己做的,与妖修战斗的时候不间断的使用那个白瓷碗,也不知道收敛一些,为的是想在这次战争之中压过禅心寺一头,这才让几天后路过的僵尸抢了去。

其他仙门的都只是偶尔使用一下门内或者是宗内法宝,用完之后还会收起来,并且还会让自己家修士注意周围。”

“还有这种事?”

叶馗终于知道那妙若寺为什么会逐渐不如禅心寺,甚至妙若寺在天阙大陆上的也渐渐被禅心寺取代了。

僧人本该清净无六欲的,可这妙若寺却开始有了利欲心,还想用这种方式争回原本属于妙若寺的地位。

“姜止瑾,你实话实话,刚才你与我说的这些真假各含几成?不是我相信你,而是我有些接受不了这件因为有些荒唐的理由才发生的事,妙若寺的那白瓷碗丢的也太不应该了。”

叶馗开始觉得之前悬镜宗的宗主云宿子去求妙若寺,似乎是个错误的选择,现在看来那妙若寺可能有些不靠谱。

“叶馗,一开始我就已经告诉过你了,不要外传,反正是真假掺半,你愿意信就信,不信就罢了,另外,就算现在找到那个白瓷碗也不用想着那个白瓷碗还和以前那般是个法器。

我估摸着那碗里的佛意已经被那些带着不甘怨念的血酒给脏没了,成为了一个破烂又普通的白瓷碗,甚至那白瓷碗里已经沉积了不少死者留下的诅咒。”

“止瑾,或许真如你所说的那般,而且还有可能那个白瓷碗已经碎了大半,看看这里就知道了。”

现在叶馗只希望可以找到比较完整的白瓷碗,鸿烽阁所给的条件上还说了,找到那个外边镶着银层的白瓷碗时可以有缺口,有裂纹。

但是将那个白瓷碗倒立拿着的时候不能碎开,而且最好不能漏,也就是还能用来装水之类的。

“鬼知道,慢慢找吧,而且我也不确定深度对不对,万一挖得太深或者是太浅了,都有可能找不到你叶馗要的那个白瓷碗。”

“你怎么不早说?”

姜止瑾的这番话听得叶馗小愣了一会,原先看姜止瑾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就差直接当着叶馗面说那白瓷碗就在大沙坑下边,花些时间随便找找就能看到了。

“额...你叶馗也没问啊,我只是说会帮你找到,但是没说一定,你也不看看这个地方有多大,我施法在忘却沙海掏出的这个大坑也也只有后旱之地那座绿洲的四成大小。”

“那你我岂不是有的忙了?”

“那是肯定的,你叶馗自己做了不少鸿烽阁里的悬赏或者是任务,总不可能每个悬赏、任务都是这么简单的吧?”

“算了,慢慢来吧。”

原本叶馗还想着在一两天内就可以找到那个白瓷碗,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不对,这可不能慢慢来啊,叶馗你别忘了我们之后还要去抓那个邪修,万一在这里耽搁太多时间,那个邪修可能都溜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了。”

“那这样好了,你现在先走出这个大沙坑,然后在上边找那个邪修的线索,等你找到线索准备离开忘却沙海之前你记得告诉我那邪修的具体位置,之后我也找到白瓷碗之后再去那边和你碰头。”

叶馗看到姜止瑾也挺着急,于是也不想让姜止瑾和自己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怎么又成这样了?我那卦象不会有错的,我可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是先帮你找到那个白瓷碗再忙其他。”

姜止瑾又想到在叶馗没有来到忘却沙海的那会,自己给自己算的那一卦应该不会出问题才对。

“那随你了,我们先把说明白了,事后我如果真的没有帮你抓到那个邪修,你姜止瑾可不能全赖我,毕竟我已经说过你可以一个人先忙你的事。”

“好,我保证不怪你,现在我们继续找你那白瓷碗吧。”

姜止瑾也算是认命了,与其犹豫不决,倒不如狠狠的下注,况且这次自己压的还是这个运气好得不行的叶馗。

“有人来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多少?境界如何?”

“三人,结丹镜到化神镜,不过他们的气息很奇怪,应该说是冲突?”

叶馗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大沙坑明亮的上方。

在沙坑外边的几丈远处,有三个走路左右摇晃的修士正朝着叶馗和姜止瑾所在的沙坑旁边走过。

只不过这三个境界不高的修士看着却有些怪异,原来,他们双腿的关节是比正常人多了一个,而且类似膝盖的主关节还是朝着身后凸去,类似动物的后肢。

“不是妖修、邪修之类的就行了,我们还行继续找那个白瓷碗吧,之前我好像没有跟你说那个白瓷碗叫什么来着,那本是佛教至宝的白瓷碗原叫妙佛真炎盏。”

姜止瑾听到叶馗说只是有修士经过之后,心里并不是很在意,但倒是再次说起那个白瓷碗的事情。

“也是,不过那个白瓷碗原本不是用来盛灯油的碗怎么又成了盏了?还有,那妙佛真炎盏的厉害之处在哪?从名字上看,那妙佛真炎盏是与火焰相关的法宝。”

经姜止瑾提示之后,叶馗也把注意力从大沙坑外边收了回来。

“在一般情况下,那妙佛真炎盏看着确实只是一个外边写着几个字以及‘卍’字佛印的白瓷碗。

可是,当以专门的心法去使用那个白瓷碗的时候,空荡荡的白瓷碗里边的中心区域就会溢出灯油。

然后那灯油就会开始燃烧,当整个白瓷碗都被那不会伤到持有者的璀璨金炎完全包裹之后,那白瓷碗就会变成一盏鎏金色的半透明灯盏。

那妙佛真炎盏之中存蕴含无数佛意真炎,叶馗,你是否知道那早经从妙若寺枯萎,但又从禅心寺长出佛意真莲?

听我师傅说,那佛意真莲结出佛意莲子真莲的时候,用的是人间对佛教的信奉香火炼化禅心寺里的佛意才结成的莲子。”

姜止瑾突然提起了禅心寺的佛意真莲只是想用那些汇聚到禅心寺之中的人间香火和妙佛真炎盏里的佛意真火做个比较。

“有幸看到过禅心寺里的佛意真莲结出莲子的过程,不过止瑾你提起这个难道只是想说那妙佛真炎盏里的佛意真炎只是比那些用来催炼佛意莲子的人间香火厉害一些?”

叶馗下意识这么想到。

“当然不是,我还没说完,那些汇聚到禅心寺的人间香火顶多只能用来催炼佛意真莲,不能伤人或者妖。

而那妙佛真炎盏之中的佛意真炎则是可以在一定范围内焚烬那些对持盏者拥有敌意的人或者物,当然也包括妖,并且这种焚是直接从被焚者的体内开始的,根本防无可防。

而且妙佛真炎盏里的佛意真炎是完全没有温度的,叶馗,现在你觉得那妙佛真炎盏到底厉不厉害?以前我是真想亲眼看看,可惜结果你也知道了。”

姜止瑾说着说着就有些兴奋起来,但是姜止瑾脸上兴奋很快就被失落取代。

“止瑾,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可以理解那时候禅心寺的僧人为什么会一直使用那妙佛真炎盏对付北方妖族了,或许他们只是想尽快打败对面。”

在了解了那佛意真炎盏之后,叶馗足以想象到那幅景象了,成百上千穷凶极恶的妖修同时杀向一位手持宝盏的僧人,但是还没等那些妖修来到那位僧人面前就莫名其妙的被焚烧成灰烬。

“叶馗,那是你没有了解到更多的内情,不过我是肯定不会告诉你这些的,师傅都警告我严禁外传,我可以与你说那么多也算是够朋友了。”

“那我真的是谢谢你了,下次请你喝酒。”

看着姜止瑾那副强忍住不继续说下去的样子,叶馗差点就笑出声来,这么看来,之前姜止瑾确实真的活得像个道士。

毕竟姜止瑾都是自称“小道”、“贫道”,很少说“我”,但是现在却放开了许多。

“喝酒这种事情还是私下说的好,在虔曦观的时候你可不能当着观里的其他道士面说,要不然我铁定会被师傅、师伯他们抓去受罚。”

“知道,我会注意,不过我听说不是有些道士是可以喝酒的吗?你们虔曦观又是怎么一回事?”

叶馗好奇的问到。

“戒酒色断财气,持斋以诚诵经,又或者是注意五荤三厌四不食,以上种种不仅仅适用于我们道教的道士,对那些佛教僧人也一样适用。

特别是我们虔曦观还有禅心寺这种身为道教、佛教代表的大型仙门就更得遵守了,若是犯错,必须严惩。”

姜止瑾认真的向叶馗说明着,好像刚才的姜止瑾没有和叶馗说过喝酒的事一样。

“我知道了,那姜道长您是否破过戒?我说的就是酒色财气荤腥这些。”

“那个带刀的没碰过了,其他的多多少少也沾点,但是这都是意外,况且还是师叔他们...额...差点说漏嘴了,叶馗你就当没听见。”

姜止瑾显得有些尴尬。

“我只是在和好友聊天罢了,什么道长我可不认识,你说是吧?”

“哈哈哈,没错是这个理,叶馗,我告诉你得了我师叔和他的剑修好友也是这般,那次我和师叔下山斩妖除魔的时候,师叔就在路上告诉我。

他本来是不喝酒吃肉的,事后都是他和他那位剑修好友打赌输了才迫不得已学会了这些。”

“那你呢?”

“和师叔比起来,我就有些惭愧了,我是被师叔忽悠着沾上酒肉的。”

“那你师傅肯定也知道了吧?”

叶馗感觉自己这个好友做道士做的有些随意了。

“没事,反正我出事了我那师叔也别想跑,对了,我说的那个师叔就是之前你来到虔曦观里的院子里看到的那个因为强行给你算了一卦差点驾鹤西去的那位。”

“呵呵,这倒是有点意外了。”

“反正我那师叔对我挺好的,为人也不错,就是有时候有些激进,说到这里,我有个师弟来着,他活的才像个真正的道士,可以说是堪比我师傅,也就是我们虔曦观的观主。”

姜止瑾说到这就差把羡慕写在脸上了。

“你师弟的事情以后有空再聊,你看看前边那是什么。”

“怎么,难不成这就找到那个佛意真炎盏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或许是的。”

叶馗说罢就加快步伐朝着前边走去。

“果然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叶馗走到一堆反着光的位置,然后挖出一沓叠放到一块的普通白瓷碗。

“白高兴一场,这应该是沙漠骆驼商队的东西,估计是那些商队来到后旱之地这片绿洲里歇息,谁料到会遇到这事,最后直接被卖在里地下。”

姜止瑾视线看向其他地方,然后看到了一些半掩埋着的骆驼以及商人的尸体。

“不对,好像真的在这里,止瑾你过来看看这个碗。”

在叶馗继续挖开沙子之后,摸到了一个椭圆形边缘的铁器并且快速挖了出来。

“这个我也不清楚啊,不过从表面上来看也算是对上了,里边是白瓷碗,外边镶着一层银。”

姜止瑾半蹲下看着叶馗拿着的那个沾了不少湿沙的白瓷碗。

“没错,我也觉得从外表上看是差不多,不过你先等会。”

叶馗说完就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水袋把那刚从沙子下挖出白瓷碗冲洗干净。

“止瑾,这碗里待着裂纹的部分已经被红色的痕迹钻进去了,根本洗不干净。”

“拿给我看看。”

听叶馗这么一说,姜止瑾伸手拿过那个白瓷碗。

“是这样的,叶馗,你的意思是这些裂纹里边就是那些血酒?”

“谁知道,我鼻子又没有灵敏到那种程度。”

“现在这碗里全是湿沙子的闷腥味,谁能闻出来到底是不是人血,不过现在还有个方法可以试试。”

“别卖关子,直接再露一手。”

看到姜止瑾拖拖拉拉的,何况开始催促到。

“简单来说就是捻一捻这碗里是否有先前我说的那种怨气怨念仇恨或者残余的诅咒之类的,一般情况下我也是可以直接感受出来的,不过这次情况有些不同。”

姜止瑾说完就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黄色的符箓。

这会,叶馗看到姜止瑾先是把那张符箓盖在白瓷碗口上,然后在姜止瑾动了动嘴唇含糊不清的念了几句话,最后那原本是黄色的符箓边缘开始迅速卷曲并且那些卷曲的部分立即变得漆黑了起来。

“叶馗,这下错不了了,这张捻灵显怨符箓已经全部变黑了,这说明这白瓷碗上曾经确实和许许多多的死者有关,只不过这白瓷碗里已经没有了死者的残念。

这么一来只有可能是有其他道士或者是僧人为这个白瓷碗做过法事将白瓷碗里的种种怨念彻底的清除掉了,要不然我肯定可以直接发现白瓷碗里的情况。”

姜止瑾肯定解释着白瓷碗上可能发生过的事情。

“是这样的么?怪不得我也不能像在石丽县后山的地下洞穴之下感受到那石棺上的怨念一样感受到这白瓷碗里的怨念。”

叶馗若有所思的回应到。

“什么?叶馗你的意思是说你应该也可以感应到碗里的怨念?那你学的法术倒是和我一样多啊。”

姜止瑾略显吃惊的看向叶馗。

“只是正常情况下稍微可以感应到一些,并没有你想那么厉害。”

“当真?”

“比真金白银还真。”

“算了,拿着这已经废了的佛意真炎盏走吧,正好上去找找线索,事后就能去逮那个邪修了。”

姜止瑾说完就把手中的白瓷碗还给叶馗,那张已经全部变黑的符箓则是被姜止瑾随手丢到半空中燃烧起来化作灰烬。

当叶馗和姜止瑾回到大沙坑上边的时候,那三个行动怪异的修士已经不知道走到了哪里,随后姜止瑾再次施法把那个巨大的沙坑重新填满。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叶馗、姜止瑾找到一个悬挂在仙人掌那的破烂长袍,并且还真的在这件破烂的长袍上找到了那个邪修的可能会在的具体位置。

“探壶山寨?这名字听着好像是一个凡间土匪们居住的地方,那个邪修该不会躲在那里吧?”

姜止瑾看着那张从破烂长袍里搜出来的褶皱纸条上写着的“探壶山寨”四字。

“止瑾,你怎么确定这件衣服上的纸条里的内容和那个邪修有关?”

“因为那个邪修的老巢里也有一件类似的衣服,那时我记得很清楚,还有这个字迹确实也和那邪修老巢里散落的纸张上的字迹一模一样。”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该动身了,要不然那个邪修可能会逃到其他地方。”

听到姜止瑾那么肯定,于是叶馗就决定让姜止瑾现在就动身前往那个叫做探壶山寨的地方。

“叶馗,其实还有一件挺关键的事情。”

“你是想说别伤到探壶山寨里的凡人?这你可以放心,我自有分寸。”

“不对,我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这个探壶山寨在哪个地方?”

“姜道长,这你问我?”

叶馗才反应过来,好嘛,这姜止瑾还不知道路。

“要是一些大地方或者说是和修士、妖修有关的地方倒是好说,可是这个叫做探壶山寨的地方一听就是凡间里某个偏僻山头里的山匪们的老巢,这天阙大陆里类似的地方太多了,我怎么可能知道这地在哪?”

姜止瑾也是挺郁闷的,那邪修倒是会躲,这下又要绕一些弯子了。

“那么只能先去凡间城池之中慢慢打听了,要不姜道长你直接再算一卦,看看这探壶山寨或者是那个邪修躲哪里去了?”

“害,我要是可以直接算出来就不会来到这忘却沙海里找什么乱七八糟的线索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还是我那师叔说的有道理,师叔说天机这种东西不是我们这些修士想看什么就能看到什么的,而是得看这老天爷愿意拿出多少、放在多高的地方摆着。

之后我们这些修士才会试着蹦上去瞄一上一眼,最后一口一个天机不可泄露对其他修士炫耀着和警告着,但是又忍不住暗中捣成碎片甚至是切成臊子慢慢的倒给其他修士。”

这次姜止瑾又把自己的那位师叔搬出来说事了。

叶馗听了之后倒是觉得挺有道理的,毕竟那些擅长推演或者是卜卦的修士确实确实都是这

(本章完)

7017k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