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诓宋 > 第19章 听说契丹皇帝的儿子很聪慧?

诓宋 第19章 听说契丹皇帝的儿子很聪慧?

作者:一二三石头人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6-26 03:15:47

最新网址:

霸州故人?

萧特末绞尽脑汁在回想自己是否在霸州有朋友。

一旁的刘六符眼珠子突然瞪得老大:“你是徐浩?”

别说刘六符了,就是亭内的一干官员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晏殊年龄有些大,听不清楚几十步外的声音,朝富弼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却发现自家女婿的脸使劲在抽搐。

徐浩脸上挂起一幅佩服的夸张笑容,“这位便是刘六符使君吧?果然聪敏,可惜事了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您不怕你家祖坟里躺着的先人们的棺材板盖不住?”

“哼!”

刘六符自然知道徐浩所指,冷哼一声,“自古良禽择木而栖!”

屁!

你那是卖国求荣!

只是,徐浩做实不太想和汉奸说话,转头看向了萧特末,“宣徽使?”

呵呵!

萧特末有些干笑,他搞不清楚徐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这样被个小子弄去喝茶,有些没面子,可不去......

指不定会传出一句“辽使萧特末怕了宋人的一个小娃娃!”

这茶,喝还是不喝,这是一个问题!

徐浩冷冷一笑,“宣徽使不敢?”

“哼!”

萧特末冷冷一笑,中了激将法,“契丹勇士有何不敢?”

翻身下马,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萧特末跟着徐浩走进了长亭。

两人相向而坐,徐浩将清澈的茶水给萧特末倒上。

萧特末眉头一皱,“你既请我喝茶,为何毫无诚意?难道,这就是徐知州教你的待客之道?”

说老子没教养么?

徐浩耸了耸肩,“宣徽使可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刀’?”

你不是老子的朋友,没用猎枪对付你就算好了!

萧特末不怒反笑,“好一个口舌凌厉的家伙。不过,这世上最没用的就是口角之争!”

“多谢宣徽使提醒!”

徐浩认真一笑,“下次您来,一定用猎刀欢迎!”

“呵呵!宋人?”

萧特末冷冷一笑,让亭内一众官员觉得耳根子有些发烫,那是羞愧。他淡淡道:“茶,我也喝了,这就告辞!”

“且慢!”

徐浩屁股都没抬一下!

刚刚起身的萧特末顿了一下,转身道:“徐小郎君还有指教?”

徐浩淡淡道:“指教不敢当,不过,听说宣徽使和皇太弟关系挺不错?”

“哼,契丹上下谁不知道某和皇太弟是安达?”

安达,也就是拜把子的兄弟。

徐浩哦了一声,“原来关系还真的那么好!那就告诉宣徽使个事儿,也算徐某为你送行的礼物了!听说贵国梁王聪慧,宣徽使还是少和皇太弟亲近为好。啧,当然,宣徽使非要站队,徐某也管不着,只是当皇太弟变成了皇太叔,宣徽使跟着受牵连可别怪徐某没有提醒。”

萧特末冷笑转身就走,只丢下一句话,“蹩脚的离间之计!”

富弼终于有机会插嘴,他三两步走了过来,一脸责怪,“不是让你在家安生待着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去刺激萧特末!”

“没啥!”

徐浩挠了挠头,“家里有些沉闷,出来瞎逛逛,顺便......”

顺便看看要杀自己的人长什么样子!

富弼没好气道:“胆大妄为,也不怕他跋扈动手?”

“他不敢!”

徐浩摇了摇头,“契丹人不想给西夏人做嫁衣,不然不会仅仅打了一下霸州便让人议和!”

富弼张了张嘴,没说话。

一旁的晏殊眼珠子一亮,他是真没想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竟然有如此眼界。

徒孙啊!

若是雕琢一下......

晏殊还在幻想,徐浩抱起侄女就往外走,临走的时候还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

富弼发誓,这位师侄看向茶壶和火炉的时候,眼神里是吝啬鬼一般的不舍,仿佛在说“啧,好几贯啊,可惜了!”,而看向萧特末喝过的那个茶杯时,眼神里是浓浓的恶心。

抱着芸芸的徐浩没有丝毫阻碍便走出了亭子。

这得益于亭子里其他文官听到他是徐青的儿子时那避若蛇蝎的动作。

这些动作徐浩看在眼里,更加加深了对文官群体的坏印象。

富弼伸了伸手,想叫住徐浩,却被一旁的老丈人打断。

“彦国,徐小子住哪儿?”

“袜子巷!”

富弼大抵猜出了老丈人的心思,犹犹豫豫劝说,“岳父,徐师兄......”

“我心里有数!”

晏殊摆了摆手打断富弼,“你该启辰了,此去万不可弱了我大宋的威名!”

咱大宋还有威名?

也就徐浩没听说这句话,不然真的要欺师灭祖地对晏殊嗤之以鼻。

富彦国倒是拍了胸脯,“这是必然。”

随即离去。

回城的徐浩脚步轻快,心情也十分舒坦。

他问侄女道:“芸芸,咱们去逛街如何?”

“好!”

芸芸开心地回答:“糖葫芦,两串!”

“哈哈哈!好!”

徐浩朗声大笑,“两串就两串,让你的牙齿全部被小虫子吃掉!”

芸芸脸色大变,赶紧捂住了嘴巴,“叔叔,坏蛋!”

“叔叔是大坏蛋!”

徐浩张牙咧嘴,“要吃掉小芸芸咯!”

怀里的芸芸双手努力推着坏叔叔的头,嘴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呵呵呵呵呵!”

叔侄二人一路闲逛,走完了高头街,路过了有着汴梁最好饭店之称的潘楼,在小田水巷吃了午饭。

徐浩还准备继续逛逛,可背上已经传来了湿润的感觉,那是来自一张熟睡了的小嘴。

臭丫头!

徐浩笑着骂了一句,朝着袜子厢走去。

还没到得胜桥,一大群人好像在围观什么,挡住了回家的道路。

“啥情况?”

背着孩子的徐浩挤不进去,只能问问和他一样的现在外围的人。

“说是有人要跳河!”

“男的女的?”

“不知道!”

这还真是稀罕事儿,居然有人跳汴河。

作为一个资深看客,焉能不认真考察一下古代跳河和新世纪跳河的共性与非供性?

“麻烦让让,里面是我朋友!”

徐浩一边忽悠一边往里面挤,废了九六二虎之力,才堪堪看到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坐在桥墩子上,一把鼻涕一把泪。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