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逍遥记 > 第三章(2) 从师冲虚

:逍遥记 第三章(2) 从师冲虚

作者:乐游z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2-07-29 18:16:51

最新网址:

春花酒馆一隅,屈宾就喜欢在僻静的地方饮酒。今日也不例外,他喃喃道:“这小子怎么去了这么久,晚饭的时间都要过了。”

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屈宾才看见姬非蹒跚着,提着药包走了进来,浑身是灰,胸口还有一大滩血迹,然后垂头丧气地坐在屈宾边上。

屈宾缓缓放下手中的耳杯:“去打架了?”

“算是吧,你和四师哥都说过我性子冲动,但我这次还是……”

“性子的养成都得慢慢来的。怎么输的,你跟我说说。”

姬非顿时来了精神,将打斗的细节一五一十地详细讲出,屈宾“哼”一声道:“我九渊剑法招招强悍无比,就算是最基本的寂然杜机也不至于会被对方一马鞭就给破了,你真是丢脸!”

姬非听得默不作声。

屈宾又道:“你虽对剑招的理解精辟,但不能熟悉应用,不会变通。从今天起你给我天天加练。”

“好吧,”姬非叹了口气,“师父您说我碰到的那个黑衣人身材瘦弱,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气?我好歹也是兼修过两大心法的人,内功也是有点底子的,怎么会剑都被打飞掉?”

屈宾白了他一眼,道:“你平时就知道死读书和死练剑,几时出去真正运动过,你自是缺少自然力量的锻炼。都说内外兼修,内为心法,外为锻身。心法修习得再好,早年都不会有多阴显的优势,你趁年轻多锻炼锻炼体质,会有很显著的改变。至于那个黑衣人的力量,要么是他有独家的心法修习,要么是他长期的锻炼练武,要么就是家族遗传了,这谁能说得准。”

姬非又只得默不作声。

屈宾安慰道:“好了,咱们先回房养伤,你多喝些淬寒酒,对伤口愈合也是有好处的。”

数日后,在屈宾的鼓励下,姬非坚持早起六更练剑,白天在春花酒馆做工,晚上挑灯苦读《列御寇》。

他自觉进步神速,但高兴的同时他也有所不安——胸闷不仅未见好转,似乎还有更加严重的趋势。

仲春时节,北海城冰雪消融,人们也从新年的欢庆中走出来,投身新的一年。草长莺飞,一片复苏的景象。

城内的春花酒馆还是同去年一样热闹,姬非此刻正在酒馆门口搬酒坛子。新的一年姬非似乎也长高了,成了一个八尺男儿,手臂上似乎也有肌肉隐隐浮现,唯一不变的是肋下仍配着那把破木剑。

一阵“咯哒咯哒”的马蹄声由远到近传来,姬非知道有客人来了。他把酒坛放好,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准备过去牵马接客。

映入眼帘的是一匹黄鬃马,成色似乎变好了一点,随后他便看见了马上的人——那个似曾相识的黑衣人。

屈宾正躺在藤椅上享受正午的阳光。姬非惊异之下赶紧告诉了屈宾。

屈宾斜眼看了一下远处来的黑衣人,道:“来都来了,来即是客,还不快去招待?”

姬非点点头,走过去牵起了黑衣人的坐骑的缰绳,瞥了一眼,黑衣人仍如那日一般潇洒俊美。

一阵熟悉的粗声传来:“你且住。”盯了姬非一会,似乎终于记起来这个小伙子究竟是何人,不禁笑出了声,继而换了一副凶恶的表情,道:“不用牵马了,我在你这拿一坛酒边走。”

姬非和气地行一礼,道:“这位客官,我只是个搬酒的,私自售卖店主会罚我的。”

黑衣人不耐烦道:“小爷就是要在你这里买。”说罢,提起一坛酒便走。数十斤的酒坛子在他左手单手提起,仿佛毫不费力。

姬非在后面追赶道:“你这人怎么如此不讲理。”

黑衣人听得身后脚步愈来愈近,猛然将酒坛向身后掷去。

姬非见一硕物飞来,不及暇想,闪身躲开。酒坛登时砸碎在地。

姬非心头一惊,刚想理论一番,又听得风声骤起,姬非本能地翻身跳开,抬头见黑衣人操鞭在手,想是刚才他挥鞭击来。

就在姬非惊魂未定的同时,黑衣人也吃惊不小——上次看到这小子还笨手笨脚,甚至连普通的一鞭都接不住。而就在方才,自己在掷酒坛时力道不小、准度不差且距离很近了,却能被他躲开。而后面跟进的一招“金蛇出洞”,自以为肯定能击中,居然又被他躲开了。

黑衣人开始收起轻视之心。

姬非率先开口道:“你把酒砸碎了,请你赔了钱再走。”

黑衣人笑道:“钱就在小爷的荷包里,有本事就拔你的破木剑来拿啊。”

姬非强忍怒火道:“那就失礼了。”当下挥剑刺去,黑衣人见他运剑比之前更加沉稳,心中暗暗吃惊,挥鞭击去。姬非知他力大,身形一晃,游走到侧面,一招盈虚剑法中的“临川流芳”横扫而去。黑衣人见剑势宏大,也不敢硬接,后退了几步。姬非顺着横扫之势,又用一招“虚而委蛇”,虽是阴招,却借横扫有了顺流而下的奔腾之势,势不可挡。

这么巧妙的招式本能让他占据上风,但姬非在用虚而委蛇之时,剑发至一半,突然感到膻中一阵剧痛,后劲便也递不上去。

黑衣人眼见有机可乘,长鞭击出,又是一招“金蛇出洞”,打在姬非手腕上,使得他木剑脱手,再度落败。

黑衣人得意道:“小子,谢谢你请的酒了。”说罢将方才的酒再度提起,飞身上马,而那坛酒稳稳当当,在他手中似乎轻若无物。看得围观的人群共喝了一声彩。

眼巴巴地看着黑衣人打马远去,姬非艰难地爬了起来,见屈宾仍在藤椅上半躺着,翘腿眯眼,惬意十分,不禁生气道:“师父,您刚才为什么不来帮我。”

屈宾笑道:“你若看到两个小屁孩打架,你会去帮他们其中一个人吗?”

姬非刚欲反驳,却又感到膻中隐隐作痛,连忙摸到酒葫芦,给自己灌了两口淬寒酒。

淬寒酒很有功效,下肚后不仅膻中,连手腕上的伤口似乎都不那么痛了。姬非叹了口气,这淬寒酒他仿佛已经离不开了。

待舒坦一些后,姬非道:“您说我小孩子,我认了。但你也看到了刚刚那人武艺如此强悍,简直是力大无穷。”

“我说的小孩子是指在临敌经验上面,他或许自身练的武艺高超,甚至可以赶超为师,但任他武艺再高,在我眼里还是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屈宾坐了起来,盯着姬非道:“他出手时便露出了两三处破绽,而他丝毫不在意,你出手时更是有七八处破绽,他却也不想去把握住,最后还要等到你身体出问题才击败你。你说这样不在乎自己破绽和敌人破绽的人,任他武艺再高,依然只是街头匹夫罢了。”

姬非若有所思点点头。

一个人要出招、要进攻甚至是要动一下,必然会暴露出破绽,或轻微或阴显。高手之所以为高手,不仅在他自身的武艺过硬,还在于他能敏锐地洞察对手的破绽并抓住机会。

高手的对决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很简单。他们无论过了多少招,成败都只在一招之间。

“你们师徒还要续住吗?”

姬非正小心翼翼地将几块小银子收进荷包,这是他这个月所剩的工钱,有将近一半的工钱赔了今天白天砸碎的那一大坛子酒。

姬非正心疼着,突然听老板娘这么一问,不由得奇怪道:“啊?”

“你师父两个月前给点店钱刚好到这个月完,今天是最后一天,你问问你师父还续住不。”

姬非感觉有点恍惚,点了点头。

上楼到房间,屈宾似乎也没了白天那副悠闲的模样,眉头微锁,似有心事。

“师父,楼下老板娘叫我们续住了。”

“不用管她,我们不续住了。”

姬非惊讶道:“啊,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听为师讲,你先坐。”屈宾拉来一条凳子给姬非坐下。“你拜入我冲虚门有多久了?”

“这……”姬非愣了一下,道:“应该两个月多了吧。”

“还记得你当初为什么要拜师进来吗?”

“当然,”姬非点点头,“为我四师哥和盈虚堂满堂报仇。”

“所幸你还记得。要知道,一个人最可悲的,就是在安稳中丧失了斗志,忘记自己该干嘛。”

姬非不由得想起那日的门变,师哥师嫂惨死,其他人相互勾结,心中顿时波澜不止。

记忆可以遥远,但仇恨很难消磨。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和逍遥堂有渊源吗?”

姬非点点头。

屈宾脱掉上衣,指着自己脸上的、身上的伤疤道:“这些、这些都是。”

姬非心中一惊。

“要不是那天门变你看到那些道貌岸然的人的真面目,恐怕你现在也不会相信我。”屈宾喝了一口酒,叹了口气,道:“九年前,那时天下还在凉城冶下,我当时年轻游历天下。那时到了北海,我素来听说三山有一个逍遥门,在江湖上都能排的上号,于是我便想着去拜访一下。于是我便见到了袁朗和魏贝。”

袁朗和魏贝,姬非肯定是知道的。袁朗是上一代的戾鸢使,逍遥堂失火后,成为了逍遥门门主,号拾厄子,平生温润尔雅,彬彬有礼,为门内众弟子所仰慕;魏贝是魏宣的父亲,是上一代逍遥堂堂主,号褚叶子,平生仗义豪爽,豁达开朗,为门内众弟子所欢迎。当时不仅在门内,江湖上都对他们赞誉有加,有传言道:莫道杨正无人继,一出袁魏定乾坤。

屈宾继续道:“正如传言般,我当时心中也认为他们是真英雄,心中素来就十分敬佩。相见的第一天晚上,他们在堂内设宴款待我,他们确实待人处事非常老道,我同他们喝着喝着就称兄道弟、酒兴上头。

等到我半醉的时候,他们叫我展示一下冲虚门的绝学,当时我还心里有所谨慎,就把本门基础的流电剑法展示给他们看,他们看了后说什么他们见过,这是之前杨门主的岩下电剑法?

他们也礼尚往来,把逍遥门的三大剑法全部展示给我看了,但是问题就是出在最后他们展示了逍遥门自己的九渊剑法。我当时半醉上头,就嘲笑逍遥门的九渊剑法未得真经、只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然后一时兴起,把自家的九渊剑法使了出来。他们都笑着说原来我还藏了这么厉害的一手,真是武艺高绝、年少有为。我在他们的夸奖中就不知不觉醉倒了。”

“然后呢?”姬非追问道。

“然后?然后我醒来便发现我手脚加锁,被关在一间石屋里面。起初他们还跟我说我酒后乱舞剑,怕伤到人给我拿下了,然后就问我愿不愿意把给他们传授两套剑法。我自是断然拒绝。后来他们也不装了,隔几天袁朗就进来拷问我两套剑法,有几天是姓魏的畜生来的,他用刑还要狠得多。他们两人都不是什么好鸟,我身上的伤痕全都是他们给我留下的!”

姬非听得不禁有点毛骨悚然,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曾经敬爱的两位师叔竟是这样的人,他还是有点将信将疑,问道:“那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被打得遍体鳞伤,衣衫褴褛,胸前挂着一块玉玦也露了出来,他们起初并不在意,后来有一天突然冲进来把我的玉玦抢走,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出现过。后面当时九渊堂的堂主伍什知道了这件事,他买通道卫跟我说只要传给他九渊剑法,他可以救我出来。我当时急于脱身,便和他约了一个晚上的时间。

他当天想独吞九渊剑法,让所有的道卫和他的弟子屏却,这倒帮我一个大忙。我在和他附耳交谈时一把把锁链扣上去,直接把他勒死。”

姬非越听越心惊肉跳,回想了一下道:“据你所说的,你被困的时候我应该十二岁,而那一年袁门主也是有一天突然宣布伍堂主暴毙。”

“杀了伍什后,我便拿起他的剑杀了出去。所幸他们没挑我的手筋,功夫都还在身上。当时也真是幸运,天无绝人之路,我找到了一条密道,也是那天我救你出来那条密道,这才逃了出来。”

姬非此时心中不得不相信了,他安慰屈宾道:“师父您平安归来已经是最好了,剑法也未外流,总算是万幸。”

“万幸?”屈宾凄怆道,指着自己满身的伤痕和半头白发道:“我年纪还未至不惑,如今已经是衰老得好似五六十岁的老人,我时常还在梦中梦到当时受刑的痛苦。”

姬非不说话了,他为师父感到可怜,也为逍遥门一杆子人感到可恨。

忽然,屈宾却怪笑起来:“看你一脸悲伤,你觉得我失去面容、忍受痛苦很可悲,可我觉得这一点都不可悲。”

姬非不由得对师父心生敬佩,受到如此重大的痛苦和打击,仍能不为所动、心中不生波澜,必是境界很高的高人。。

但是他好像搞错了方向。

只听屈宾继续道:“我所可悲的不是这些,就算那两大剑法全部流失我也不带可惜的。我可恨的是那个最重要的东西被抢走,他们好像知道了冲虚门秘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