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何追录 > 无标题章节

何追录 无标题章节

作者:醍弧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7-16 20:01:50

最新网址:

臭不可闻,门外的那条河还是和去年,前年,大前年一样。

没有风。

我独自走在河旁,如果能称之为河。这是一条宽有三四米的水沟,至于长度——我从未走完过,应该也不会有人愿意走完。

当地的孩子们管它叫臭水沟,也算是一个熟称了。

小学的最后一期,和父母刚离开售楼部,去看看“新房”附近环境如何。当时天不算热,很燥。

就在这里,不知蜗居多久的河沟,给我们上了一课——原以为看不见水就干涸了,可床底处总苟活着一些肉眼难察的污秽。原以为这里虽说不上绿树成荫,有着十步一凉亭的悠闲,但依傍在父母以为会整改的河沟旁的确煞了风景。

给我灰头土脸的感受,或许更甚于偷看“新房”工地装修时,被一溜沙扬在脸上。

我们捏着鼻子走了。

那时我们住在城里,楼下也有一条河沟,虽不比臭水沟那般令人窒息,也独有一番风味。

蜿蜿蜒蜒,从楼下慢悠悠地爬到废墟,又可能是从废墟爬到了废墟。

中间有着电梯公寓,有着正在翻新的平房,也有嘈杂的菜市。河底状态好些,或许是常年有人在那里违章杀鱼,有着以为会被晒干的一层水——或者说是苔,长存着。

我曾走完过,因为那条河沟我走了六年。沿途从高楼变为了低洼,从闹市变为了肃杀。尽头是一片乱瓦和高高的土坡。

现在天很阴,和初一将开学刚刚住进来时别无二般差距。那时我并没有捏着鼻子,物业贴心地在离河头十来米处安置了一些漆木长椅。当然,我没坐在上面。

我在远望,似乎想起了小学。

亭子里已经积了许多灰尘,可能因为是第二或第三个,很少有人于此寻求内心的安宁,才显得过厚了些。

又或许是想起了那本比灰尘更加多、厚的同学录,我捏起了鼻子。

我比较喜欢阴天,尤其是才下过小雨或风雨欲来时。

阴天满足了我对一切天气的爱好。没有刺眼,没有酷热,没有冰寒,也没有狼狈。

就像清晨时,毫无存在感的太阳,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体验。我不知道它还要升起多高,是否会有云遮蔽它的辉光,有没有雨在中途拦截?又像傍晚,有着难能快睹的红霞,昭示着夜幕的将至。我爱的阴如同远方清晨的阳般容易被忽略,如同将歇傍晚的夕烧般最为稀有。

我没有捏着鼻子,并非是因为臭水沟失去了它的名头——我在回想这转瞬即逝的三年。但悲哀的是,臭水沟在被房地产业入侵后,失去安稳生活的资格。尽管没有得到父母所期许的整冶,但突然席卷来的人流还是让它残疾了许多肢体。

难道物业老头们,也有着与他们孩子不一样的回忆吗?

或许现在不是阴天,只是清晨罢了。想要有阵微风拂面,可身旁的高高建筑却难以抵挡我看不见的艳阳了。

我曾在高中时期回去过一次,平房已经彻底翻新了,那条河沟也得到了冶理美化。

从前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我甚至迷了路。天旋地转的路口与交叉,编织着新的生活。

没有碰到不那么陌生的面孔,在这里我显得格格不入。

我没有时间和心力再走完这条河,重新去看看已经变成商品房的乱瓦,或者说一直走到那楼下——我早就离开了这里。

应该没有机会见到我家楼下臭水沟翻新的机会了。不仅在于似乎人们已经淡忘了它,最多一个月左右后我也会离开这里了。或许回来时,它会变得更加残缺呢?

我最终停下了,我没有时间和心力走完这条河了,并不是没有捏住鼻子的缘故。因为很久以后回来时,我可能即便有时间,也不会有心力了。。

好的是,现在的太阳还在云中。但,夏日的炎热感已经难以掩盖了。从不知第几个亭子回去,可能要些许时间,那时便不能再称为清晨了吧。

纵使是残缺了,它还是和以前一样有活力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