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寒门重生女 > 第九十六章 收网(1)

寒门重生女 第九十六章 收网(1)

作者:金陵小财迷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8-06 22:46:57

最新网址:

左右早有人追了上去,都已没入黑暗不可见了。

曹开河打量着女儿,脸色瞬间更阴沉,却仍安抚地拍了拍曹青媛的脊背,“先回府。”

“爹爹,明叔死得冤枉,你将这些人抓住,带到理刑大堂,定能将明叔带出来。”曹青媛泪流满面,抓着曹开河的袖子抽噎不停。

此时,有搜查宅子的人过来,将一物递给曹开河,立刻便有左右将灯举高了些,方便曹开河看清。

曹开河却猛地推开灯杆,将手中那物握进袖中,脸色铁青,转身道:“回府!”

曹青媛还扯着他的衣袖,不防被拽得一个趔趄,吃了一惊。

她不敢多问,乖乖跟着返程,脑中却使劲地回想着,那一块腰牌,究竟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

大约是爹爹态度大变的不同吧。

曹青媛一番惊吓、满腹委屈,本等着向曹开河哭诉,不成想自曹开河看到那块腰牌之后,对她就开启了并春寒更料峭的冰冷。

进到临清伯府后,竟直接吩咐将她关进闺房,“寸步都不准出!”

“爹爹!”

曹青媛震惊得无以复加,没有错过曹开河甩袖而去前那一丝嫌恶的神情。

她怔怔地,扒着门缝,目送。

到门上锒铛上锁,到窗户被钉上拴木,她都没再动。

那个曾经将她视若掌上明珠的爹爹,好像突然之间,就变得极其陌生了……

这一夜,临清伯府的书房,灯火彻夜,天亮时,几个幕僚脸色灰败地从书房出来,一个亲随捧着拜帖,跟随而出,又匆匆越过众人,出府而去。

出门时,有个衙役与他擦肩而过,对门房道:“理刑衙门办事,速去通禀。”

那亲随脚下一滞,犹豫片刻,才又远去了。

理刑今日再审刺杀案,这速度快的出乎意料,区区一日过去,竟已有新进展了吗?

“是漕督大人的回信已加急送到,兹事体大,不容耽搁,着理刑再审。”

衙役恭谨地回道,心中叫苦不迭,自己真是倒霉,前日伺候这总兵官半宿,今日又被遣来报信,眼见着这位大人的脸色又已比前日更黑了,各路神明保佑,他可切莫要为难自己这小小衙役啊。

神明听到了,曹开河什么都没再问,挥手让他退出。

小衙役脚下轻松,低头往外疾行,忽听得露墙外有人在说话——

“真关起来了?”

“那还有假?全钉上了,只留个贴身伺候的。”

“那两个亲随,也真的都被打死了?”

“至少半死总有的。哎,你回去跟七姨娘提个醒,这两日务必警醒些……”

衙役停步,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再往前走,这高门大户里的隐秘事情,就不能更避着些说吗?谁想听啊!

看来,这总兵府里,不太平哦。

真不太平,被迫改了行程的曹开河此时心气儿十分不好描述。

被伺候着用热毛巾搓过一把脸,又沉着脸用过早膳,他心中一时以喜——今日理刑堂上,为邱奈成埋的网可以收了;一时又以忧——不肖蠢女为了徐明意气用事,在这节骨眼上为他惹上了不该惹的麻烦,本想一早去收拾残局的,现在也不得不改期。

罢了,抓大放小,先捡要紧的收。

与此同时,沈淮也在笑眯眯地喝粥。

颜氏的手艺是真好,浓浓的香粥,入腹妥帖得要命,不枉他一早赶过来捧场。

苏芽看着他,怎么瞧怎么觉得此人越发显出狐狸的面相。

她本想找个空档问问情况,奈何颜氏如今不比往常,只要沈淮过来,她就总是在场。

苏芽疑心颜氏是故意的,却又不好明着问,只好给刘三点打眼色。可是刘三点闷头吃饭,压根儿就忽略不见。

只沈淮若无其事地,待颜氏一如既往。

“沈大人,”她放下筷子,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相问:“今日理刑又升堂,你不去吗?”

“还早,赶得及。”

沈淮夹起一片葱油饼,又欣赏地端详过,才咬进口中。

鲜嫩的小葱裹在面团中,被小火煎得橙黄,那扑鼻的香气,平易,却舒服。

“这么快就再审,不仓促吗?”苏芽忍不住担忧,“不是说他们联手挖了坑?漕督不回来,刘云能撑得住吗?”

“担心?”沈淮吃得真香,竟又添一碗,便嚼边聊,竟然还能保持着风度。

苏芽翻了个白眼儿,孙婆变成了宋瑾之后,这一两日总躲着她,若他还在,这会儿肯定要开始怼了。

她能不担心吗?

曹开河那拨人为了找沈淮,可是已经把自己划到了沈淮的阵营,加上昨夜给曹青媛挖的坑,她如今可是恨不得曹家倒霉的。

若让那心狠手毒的徐明死后还能得到个因公殉职的好名,她估计要堵得心塞个半死。

而且,昨日刚从袁驭涛那里得知了生铁暗器的来历,这才过了一夜,他拿到证据了吗?

苏芽忧心得眉毛都攒起来了,无奈地看着沈淮吃得喷香,这厮是不是没心没肺?

沈淮沐浴着苏芽关爱的目光,只觉得浑身舒坦,高峻蹲在隔壁小桌旁,眼角把这边的情形瞄得分明,心道原来这就是主子的动情,瞧着又坏又憨,陪伴多年,如今才终于觉得主子像个普通人。

凌晨邱奈成走后,许远又回来汇报了曹开河营救曹青媛那边的动静,当时沈淮就笑言:“杂造局那边,恐怕是真的不必再追查了。”

他好奇追问,沈淮似乎心情甚好,不吝啬提点:“你以为漕督深夜过来,为的是什么?”

“不是联盟?”

“他凭什么找我联盟?那边曹开河已经给他挖好了一个私造兵器、训养私兵的大坑,我却已经到了安全的明面,他凭什么以为我会接受?”

高峻哑口,拼命回想沈淮和邱奈成的对话,那一番来来往往的推拉,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难不成另有玄机?

徐远在一旁已经露出了八分嫌弃,对沈淮道:“公子,不如你再留意培养几个机灵的吧,我看这木头实在是点化不通。”

然后又在高峻听见心碎声时,终于送出了一点爱心:“漕督是不是在摆出生铁暗器的时候,就说明了杂造局所有?”

“昂,说了。他不是挑拨公子,要留意理刑那边无人提醒?”

“这只是其一,漕督真正的意思,是告诉公子:曹开河挖的坑,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7017k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