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 > 第160章 老不正经与小不正经【4.4K】

最新网址:

“你喜欢张卜寿?”

街道上人来人往,没有人会特别关注三个小孩。易阳、骆落月和周粥三个人,正在友好地交谈着。

“我……没有!”周粥红着脸说。只是这声反驳,怎么听都不像很有底气的样子。

当然没什么可信度。

易阳也感觉自己有一些失态了。细细一想,其实早就有一些端倪可以预见这个结果,只是没有将周粥体现出来的小心思当做一回事。

这说明了一个人间道理:如果长得不好看,你连成为八卦的资格都没有。

挺残忍的。

但这倒不是在嘲笑周粥。易阳觉得周粥是一个很不错的姑娘。小姑娘除了胖一点,其他各方面都挺好的。

周粥人如其名,是一个软软糯糯的女孩儿,胆子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怕……”做事情慢条斯理,说话慢条斯理。

人很善良,没有许多富家女刁蛮任性的毛病,有一回大家一起在家里看录像电影,女配角死了,大家都只是觉得心情有些沉重,一瞥周粥,只有她一个人都着嘴,在那儿偷偷地抹眼泪。

不过,不能算是很自信的女生。

明明家庭很好,但或许是因为胖吧,总能感受到她在很多时候说话呀,做事什么的没有什么底气。

然后,是骆落月最好的朋友。

周粥人很大方,当然也有一个原因是家里挺“有”,偶尔他们一伙儿的需要出钱做什么事,她都是那个最康慨的。当然,也因此班上有些人会占一下她的便宜,让她带东西的时候贴钱啊,她的零食总会被要一点走啊什么的……骆落月对此当然是愤怒的,也和班上其他人吵过架,周粥只是弱弱地说:“其实……没什么关系。”

周粥不害怕吃亏。她说:“爸爸说做人要大方一些,要多交朋友,别让别人觉得你是个小家子气的人。”

骆落月曾经反对周粥,说:“你对那些人大方有什么用?大家只是……嗯,利用你,图你兜里的钱。”

周粥却说:“我觉得爸爸说的对。”他爸爸做生意的哲学是,许多人占了你的便宜,你的确是亏的,但是换个角度想想,总有人会因为这个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只要因为这个交到了一两个真心的朋友,你就是赚的。别人为什么跟你老子我做生意?就是因为合作伙伴都知道我为人耿直,不掺假,不小气,比如,吃饭结个账,多小的一件事,好像吃亏了,但隐藏的收获不是一顿饭钱能衡量的,因为这些印象慢慢形成了,某一天签了一单生意,就什么都赚回来了。人啊,不能只看眼前一点点利益的。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骆落月说:“那是生意场上的事……不能这么套的……”

周粥则说:“不啊……我觉得,比如,我不怕吃亏,才能交到你这么好的朋友。”

骆落月就没法反驳了。

人总是相互的。

所以,骆落月对周粥的事情特别上心。

她呀,当然不会劝什么“这个年纪要学习啊”之类的话。周粥不开心,她也会难过。

一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骆落月也觉得很离谱。那个……那个,死胖子,有什么好的?

也劝过了,她觉得以周粥的条件,张卜寿他配不上。

但是却被周粥教育了。

周粥说:“张卜寿啊……是挺胖的,也有一些缺点,但是他有好多好多优点呢。”

“他有什么优点!”

“不是啊……比如,嗯,他很讲义气,以前大家都不喜欢易阳,他也不离不弃,跟他在一起的女生,应该不用担心背叛吧?然后人也很单纯,没什么坏心眼,很踏实,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憨憨的,但我们那次不是去他们家了嘛,有些又脏又累的活,他老爸让干他就干,一点都不打折扣。人很温柔,感觉他肯定不会欺负老婆……嗯,还有,还有,他很勇敢啊……我觉得,假如是他喜欢的女孩子被欺负了,他会站在前面保护的……”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脸也越烫了。

骆落月目瞪口呆,久久无言。

“你……算了……唉,那,你打算怎么样?”

“不知道啊……”

“我的意思是……总要有一个方向。”

“方向?”

“要么就是暗恋,要么就跟他在一起了嘛。”

“呀……害羞。”

“唉……”

……

此时易阳摸着下巴,看了看骆落月,又看了看周粥……挺好的。

************************

骆正伟请易阳和周粥坐下,又倒了水,随意问了几句学习的事。

周粥不好意思地说:“嗯……全年级300多名……”

骆正伟说:“还是很不错了。”

易阳正要回答,听到骆落月不满地对骆正伟说:“爸,你问这个干嘛啊。”

易阳现在排名在她前面,很不爽啊。

易阳笑了笑:“比前面进步了一点。”

“那挺好的……”

骆正伟往旁边坐了坐,点燃一枝烟。骆落月皱起眉头:“爸,你又抽烟!”

骆正伟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烟掐灭了。又问易阳:“小易抽烟吗?”

易阳笑笑:“不抽。”

“嘿,别学这个,比如我,沾上了就不好戒了。”

骆落月进去帮妈妈做饭了,周粥在骆正伟和易阳中间待得不自在,也跟着进去了。骆正伟见状,又将那支熄灭的烟捡起来点上了。

两人随意聊了聊天。话题是骆正伟找的,说上次的那个《孤勇者》,随着歌曲引起的波澜越来越大,骆正伟不得不收起了前面一点时间的轻视……

其实说轻视也不太妥帖。骆正伟还是挺佩服易阳的,尽管他不懂音乐,或是说,正是因为不懂音乐,才会觉得。这首歌不会是什么很厉害的歌。顺耳,听起来朗朗上口,但是那些儿歌也很朗朗上口啊,不能说那些儿歌就很厉害吧?现在想来,佩服易阳的运气好,同时觉得自己基于人家年龄的判断……低了。

他制作的宣传片,配合上那首背景音乐,效果显然不错。省上的法制频道连续播放了很长时间,也顺利拿到了这一次比赛的金奖,除此之外,还让县上的宣传部也收获了不少政治资本……当然,某种层面上也是属于他的,尽管他不追求这些东西,但有总比没有好。

都是意外之喜。

这首歌,也是有功劳的。

从某种层面上看,易阳算是他的一个贵人。

此时,骆正伟一边和易阳聊天,一面也在默默观察他。类似这样的观察,其实在他们第一次交谈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方面是因为职业习惯,一方面则是好奇。

哪怕接触了好几次,但还是对这个少年感到好奇。尤其是随着了解加深,一点一点地,易阳的形象轮廓清晰起来,这种好奇就越多。

会写歌,会弹吉他,会唱歌,会打篮球,成绩也很不错……拿出来一项,就是一个不小的闪光点了,但最难得是,有这么多优点,为人却很低调,不显山不露水,这样说显得有些古怪,但确实如此。一般这种岁数的小孩子,有一点点优点,大人们夸奖一两句,就会兴奋得不得了,哪怕嘴上谦虚,其实神态早就出卖了内心的兴奋。而更多的少年更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身上的一两个闪光点。

但是易阳就是不同,跟他聊天,夸奖的时候只是笑笑就过去了,如果你不主动问他,他也绝对不会拿那些闪光点出来说,就算说,也只是“嗯,就是会一点点的,其实,不怎么务正业了……”

只有谈到学习的时候,易阳的眼中会出现一些其他的东西。骆正伟还发现,跟他说自己当年考政法大学的事情时,他会很佩服,“得考不少分数吧……骆叔叔你真厉害。”

反而是,和学习没有关系,但在这个岁数的少年应该感到很酷的那些东西,这小子不怎么感冒。

怪少年。

但,挺好。

骆正伟没有在女儿那里问过易阳的信息,聊天便会问一些他家庭的事情,也了解到几个关键词,孤儿……心里不由得有一些,佩服。

从易阳这个少年身上,其实颇能看到当年自己的影子。早熟,性格沉静。骆正伟说:“有空多来我们家坐坐课,你和落月的成绩都很不错,可以交流交流学习上的经验。”

并不怎么害怕易阳和自己的女儿早恋……其实他的思维是比较开放的,当年考上政法大学,骆正伟的成绩当然很好,学习能力很强,也能接受很多新鲜的思想。在他的认知中,其实没有“早恋”这种说法,恋爱就是恋爱,无所谓早或者不早。

他觉得骆落月还不懂什么叫喜欢,但在引导下,她有正确的爱情观,所以他并不担心现在她会因为早恋这种事情耽误学习,后面等她慢慢长大了,顺其自然吧。

“嗯,然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也可以找我。”骆正伟说。

易阳犹豫了一下,说:“还真有一件事……”

骆正伟微微一怔,笑着掐灭了快要燃尽的烟头:“说说看吧。”

易阳想了想,说:“想咨询一下关于版权的事情……”

骆正伟眉梢微微一挑。

……

“音乐版权主要分为词曲版权与录音版权。这两个要分开来说,词曲版权归词、曲作者所有,录音版权获益方包括唱片公司、歌手、词曲编曲等。”

骆正伟正在给易阳科普一些关于音乐版权的事情。他过了司法考试A证,一些理论上的东西当然是懂的,但是毕竟不是律师,在操作的层面,没有什么经验。但作为警察有一个优势是,能够接触到律师圈。一个律师,尤其是刑辩律师,如果要过得舒服,不可避免要和公检法处好关系,一来二去,骆正伟也能认识很多律师朋友。

易阳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所以,你准备把这首歌的版权卖出去了?”

“嗯……”

“急吗?”

“嗯……有点。”

骆正伟说,“那这样吧,我打个电话帮你问一下。”

说着,就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很快,就和电话那头的人聊了起来。寒暄几句,切入正题,“老胡啊,跟你咨询几个关于版权上的问题,你经常和那些娱乐公司打交道,是这方面的专家……”

“哟,出书了?”

“少来。是这样的……”

问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

“但很遗憾的是,一首歌真正赚钱的,还是音乐制作和出品两个主体。当然,这个也比较好接受,一首歌如果要制作精良,可能花费上百万!宣传发行也是个大头支出,成本高意味着风险高,但只是卖词曲版权,其实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风险的,所以一首歌能让词曲创作人赚到的钱,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

“当然,如果是自己录出来的话,卖录音版权,就能赚得多一些了。这么说吧,一首录好的唱片,就好比是电影公司拍好的成品电影,出品方,就像是院线,分成自然高一点。”

“一首歌的词曲版权能卖多少钱,主要还是看这首歌的火热程度,便宜的几千也有,贵的也能到几十万,不过几十万那个层面,比较少见了,周杰伦当时帮尹能静写的那首歌,也才不过50万,但你要知道,光是周杰伦这三个字,就值40万!一般没什么名气的创作者,能卖几万已经很不错了。”

此时骆正伟已经是开着免提状态了,望向了易阳,见他大多数疑惑已经被解开了,便拿起电话跟那头寒暄一下,约好了下次见面一起吃饭。

放下电话,骆正伟笑了笑:“我一个大学同学,现在当律师。”

易阳点点头,说:“谢谢你啊骆叔叔。”

骆正伟摇摇头:“这个没什么。”又想了想,说:“等那边的人过来签合同的时候,给我说一声吧,我在县里找两个律师朋友帮你看看合同。”

易阳心里微微一喜,这样一来心里便踏实了很多,目的达成,连声说感谢。

“呵呵,不用谢。举手之劳……”

此时骆落月端着菜从厨房出来了,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疑惑地问:“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高兴?”

骆正伟笑了笑:“我们在聊,你上课不认真听讲,看漫画的事情。”

易阳顿时瞪大了双眼。

骆落月脸色一变,生气地瞪着易阳:“你……你连这个也跟我爸讲啊!你……”

易阳看了一眼骆正伟,嘴角微微一抽。

骆正伟哈哈大笑,大有深意地看了看骆落月。

片刻后,骆落月意识到自己被诈了。脸上的红晕像是从诗歌上剪下来的诗句。

“你们……讨厌!”骆落月气呼呼地转身回了厨房。

易阳默默一叹,关我什么事……对着老骆说“你讨厌”就行了嘛。

骆正伟拍拍易阳的肩膀:“敢怒不敢言?”

“那倒不是……压根不敢怒。”

“哈哈哈哈……”

客厅里传出了骆正伟爽郎的笑声。厨房里骆落月的妈妈疑惑地说:“你爸和小易还聊的挺来嘛……”

“老不正经配小不正经……绝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