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我满级道士,开局被妹妹送去喝茶 > 第112章 精神病人最恐怖的地方

最新网址:

片刻后,张凡手上的动作定格,心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木村道奇。

在逃罪犯,木村拓跋的儿子。

这个人……曾经居然是菊花派的人。

“以卵击石……有点意思。”

张凡脸色微沉,呢喃了一句后便关上了房门。

下一刻,那朵枯萎的菊花瞬间被烧成一团灰烬。

张凡一边朝储物间走去,一边跟张敏提醒道:“可能是谁无意中放到这里的吧,没事,以后出门记得把我送你的项链带上。”

“我知道了……哥。”

张敏点了点头,跟在张凡屁股后问道:“哥,你不是说菊花是给死人送的吗?”

“也不全是,也可以给活人送,祝你前程似锦。”

张凡摇了摇头,而后拉开了储物间的房门,轻车熟路的从里面找出一个小罐子和一个奇形怪状的铜盘。

“哥,你这是要干嘛?”

张敏疑惑的问道,罗盘他见过,但这个盘子并不是罗盘,他的形状……太奇怪了。

“点个蚊香,你睡去吧。”

张凡拍了拍她的肩膀,忽然想到什么,又问道:“你今天看新闻了吗?或者刷短视频呢?”

“看了,哥你真牛。”张敏点了点头,又问道:“木村拓跋真被你打死了吗?”

“嗯,这家伙应该是有心脏病,你猜猜这次发了多少奖金?”

张凡故意卖了个关子,张敏也是直接就往大猜了起来:

“多少钱啊?五万?”

张凡摇了摇头,笑道:“三十万!”

“三十万?真的吗?”

“当然。”

张敏顿时面露惊讶,得到张凡的二次确认后才相信了下来。

欣喜之余,张敏又问道:“哥,现在有这么多钱了,咱们还养狗吗?”

“狗……就先不养了吧。”

张凡面露迟疑,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当年的画面。

那时候自己专心修道,能出去赚钱的功夫少之又少,不过维持二人的生活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突然有一天,家里来了个不速之客,一条瘦小的流浪狗,有着黑红相间的毛发。

张凡知道,这狗子心性狂暴,要么除掉,要么让他继续流浪。

但善良的老妹执意要收留狗子,张凡拗不过她,最终同意了下来。

可这狗子第一天就干掉了二人三天的饭,之后更是一天比一天能吃。

仅一个月,这小狗子就长成了一只大狗,饭量更是疯狂暴涨。

尽管如此,兄妹俩还是养了狗子三年多,虽然花销有点大,但张凡和狗子毕竟也有感情了。

……

那天晚上,张凡以南城冥司的身份夜巡,当晚他在一座大山上,抓到了一只残害野鬼的疯狗。

从那之后,狗子就再也没有在家中出现过,而张凡为了不让妹妹伤心,告诉他养不起了,把狗子交给了外地的一个好人家收养。

再后来,每当张敏问起狗子下落时,张凡就说已经和那家人失联了。

一年前,张凡还去下面看过狗子一次,那时的它便已经有两座平房大小了,实在是不适合在人间喂养。

而那天张凡走后,整个地狱的恶鬼死伤过半,整个十八层的恶鬼都被咬伤了。

而十八层之上的小鬼,也是被狗子的嘶吼声震碎了不少。

为此,张凡还自愿扣除了三个月的月钱,这才将此事平息下来。

可除了狗子之外,其他狗已经入不了自己的眼了。

沉默了片刻,张凡缓缓开口道:“算了吧,你马上就上学走了,我也没精力喂狗,以后再说吧。”

“早点睡吧,今晚可能要下雨。”

“好。”

见张凡心情不好,张敏猜出他是怀念狗子,于是便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回了自己的卧室。

张敏走后,张凡将铜盘放在地上,罐中的粉末自龙口灌入。

“轰!”

下一刻,火光冲天,整个罗盘瞬间被烈火包围。

片刻后,火光消散,罗盘也随之消失不见。

“行了。”

拍了拍手,张凡便也睡下了。

……

凌晨两点,南城下起了倾盆大雨。

一个身披黑衣的青年男子穿梭在昏暗的街道上。

“爷爷,父亲,你们的仇不报,道奇誓不罢休!”

木村道奇按照约定,来到了师门报给他的地点。

这是一家寿司店,门店不大,店门上的锈迹清晰可见,看起来平时没什么生意。

“咚咚。”

木村道奇敲了敲门,小声道:

“前辈,菊花派木村道奇请见。”

“嘎吱~”

片刻后,生锈的铁门缓缓张开。

透过朦胧的月光,一道黑影自门内缓缓浮现。

“前辈,方便进去说吗?”木村道奇恭敬的问道。

“嗯,进来吧。”

一道无比嘶哑的响起,光是这道声音,就听得小木村汗毛林立。

“咔嚓!”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在雷光的照应下,小木村看清了门内黑影的面容。

这是一个面部松弛的老者,但他那颗瞎掉的眼睛和脸上的刀痕,却是让木村道奇惊恐万分。

他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鬼手……您是鬼手前辈?”

“哈哈,没想到如今还有人听过老夫的名号。”

瞎眼老头笑了笑,而后转身朝屋内走去:“先进来吧。”

“你真是鬼手前辈!”

小木村面露惊讶,连忙跟上老者的脚步。

“嘎吱~”

铁门再次关闭,烛光摇曳,木村道奇怯声问道:“鬼手前辈……您不是已经……”

“已经死了对吗?”

老者双眼微眯,沉声道:“几个毛头小子就想杀我?哪有那么容易!”

“那鬼手先生,既然您身体无恙,为什么不回去复仇呢?”木村道奇疑惑道。

老者摆了摆手,摇头道:“仇恨……这么多年我早就看淡了。”

“不报仇,那您也不应该留在这里啊,您这一身忍术如果失传,将是整个忍界的损失啊!”木村道奇有些着急的说道。

“额……”

老者面露迟疑,自己其实也是有苦衷的,只是不方便告诉别人。

难道要我说我爱上了这里的软件硬化工程师,想学点外语?

见鬼手这幅反应,木村道奇连忙弯腰道:“抱歉,鬼手前辈,是我话多了,多有得罪!”

“无妨。”

老者摆了摆手,问道:“说事吧,我答应那边帮你除掉一个人,他叫什么名字,现在身处何处?”

“张凡!”

一提到张凡的名字,木村道奇的脸色就瞬间沉了下来,咬牙道:“他是北区的一名御安,今早……我爷爷木村拓跋被他杀害了。”

“张凡?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神算子吗?”鬼手追问道。

虽然他平时很少上网,但他和别人交流外语的时候,没少听到这个名字。

女人的原话是:“你如果还是起不来的话,我劝你去找张道长算算咋回事。”

“没错,鬼手前辈,就是这个张凡。”木村道奇点了点头,皱眉道:“前辈,这件事咱们还得从长计议,因为张凡……只用了一根手指头,就把我爷爷给斩杀了,而且……这家伙还会遁地术,咱们不能轻举妄动。”

“遁地术?”

鬼手双眼微眯,不屑道:

“小儿科罢了,至于你说的一指杀人,老夫早在十几年前就做到了。”

“取他狗命,不过弹指间!”

“这……”木村道奇面露迟疑,好心劝道:“鬼手前辈,我爷爷和他交手连一回合都没撑过就暴毙了,这次您真的不能大意。”

鬼手瞅了他一眼,不满道:“别和我废话,你爷爷算个什么东西?想杀这个人,就别在我面前指指点点!”

“我……是!”

木村道奇心生不满,但并不敢表露出来,因为现在自己想报仇,就必须借用鬼手的力量。

最主要的是……鬼手说出这句话完全没有问题,在他眼中自己爷爷真不算个什么。

听爷爷说,自己还没出生的时候,鬼手就已经是忍界中的佼佼者了。

但由于鬼手的忍术过于诡异,所以他被禁止参加忍者大会。

可实际上鬼手对这忍界大会并不感兴趣,但忍者们的这一举动却是彻底激怒了他。

在一次忍者大会上,鬼手悄无声息的入场,将那个年代年轻的优秀忍者斩杀殆尽!

从此以后,鬼手便被全忍界的忍者追杀。

传闻说鬼手已经死了,没想到能在今天重新见到这号传奇人物。

这时,鬼手忽然开口问道:“身上还有钱吗?拿点给我用用。”

“奥……有有有。”

木村道奇愣了一下,而后迅速从兜里掏出一把现金。

“在这里等我,我这里绝对安全。”

鬼手接过现金,叮嘱了一声后。

“pen!”

一团黑雾瞬间弥漫而出,迷的木村睁不开眼睛。

待黑雾消散时,房间内便只剩下自己一人了。

“鬼手前辈?鬼手前辈?”

木村道奇叫喊了几声,确定鬼手已经离开后,顿时面露凶狠。

“侮辱我爷爷……那就付出代价吧!”

呢喃了一句,木村道奇在身上摸索了一阵后,一个又一个道具摆放在了地上。

……

十五分钟后,鬼手重新回到了寿司店。

敏锐的嗅觉让他察觉到了一丝反常,皱眉道:“你烧香了?”

“是的前辈,我祭奠了一下我的爷爷。”木村道奇搪塞了一句,而后转移话题道:“前辈,您打算如何去对付张凡?”

鬼手与木村道奇对视了一眼,见其神色正定,便没有把香味放在心上,淡淡道:

“我自有办法,你只需要把张凡工作的位置告诉我就行。”

“这个没问题。”木村道奇点了点头,对鬼手的计划有了几分猜测,迟疑道:“前辈……张凡还有一个妹妹,我想让他在死之前,先尝尝和亲人阴阳两隔的滋味。”

“我只能帮你杀一个,这是你们菊花派特地嘱咐的。”

……

第二天早上。

张凡和往常一样,洗漱过后优哉游哉的朝御安所赶去。

刘军办公室内,张凡和严宽把昨晚的发现汇报了上去。

“比狠大赛?”

听完二人的说辞,刘军顿时面露诧异。

居然还有这种奇葩的比赛,这李虎……到底搞什么鬼。

座山雕……好熟悉的一个名字,老对头了。

迟疑了片刻,刘军开口道:“今晚,座山雕会出现在三河租车吗?”

“刘所,这个不好说,你要是想联合总局,在今天制定今晚抓捕行动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打算吧。”张凡摇头道。

“放弃打算?为什么?”刘军疑惑道。

别说比狠大赛了,光三河公司这些年的奇怪账目,就足够查他一次了。

张凡双眼微眯,解释道:“因为这比狠大赛挑选出来的人,并不是潜伏江城那么简单。”

“这……你是又算出什么其他东西了吗?”刘军迟疑道。

张凡摇头道:“没有,所以我才说,今天晚上先别急着行动,万一赵三河今天晚上不出现,那可就打草惊蛇了。”

沉默了片刻,刘军点头道:“行,那我先和萧局汇报一下,你们忙去吧。”

离开刘军的办公室后,严宽问道:“张凡兄弟,今天晚上你干什么可提前和我说一下啊,要是……”

“张道长!”

不等严宽把话说完,一个女人忽然拦在了二人身前。

张凡问道:“秦医生,您怎么又来了?”

“张道长……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秦沫支支吾吾的说道。

“你说呗,有空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张凡不假思索道。

“这……”

秦沫左右张望了一番,看着不断往来的御安,有些不敢开口。

“要不你俩去我办公室吧。”严宽提议道。

“谢谢严主人。”秦沫点了点头,而后在没有询问张凡意见的情况下就强拉着他走进了一间办公室。

对此,张凡倒是没放在心上,问道:“秦医生,你到底什么事啊?”

秦沫面露愁容,咬牙道:“我妹妹死了。”

张凡皱了皱眉头,接连问道:“你妹妹?什么时候的事?死在哪里?死因是什么?报案了吗?”

秦沫摇了摇头,神情有些痛苦的说道:“昨天晚上,就死在家,死因是……他杀,但是这件事……不能报案。 ”

“不能报案?为什么,人是你杀的吗?”张凡疑惑道。

秦沫犹豫了片刻,决然道:“不是我杀的……是我……是我妈干的。”

张凡也是有些意外,又问道:“为什么呢,是母女俩有什么仇恨吗?”

“都不是。”

秦沫摇了摇头,自问自答道:

“张道长,您知道我为什么要做心理医生吗?”

“多年前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我爸妈就离婚了,从那之后,我妈的心理就出现了问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已经无法和她正常对话了,后来我妈就被亲戚送到了精神病医院。”

“所以我才选择了这个专业,毕业后我的第一个病人就是我妈,就是上个月,我妈病情好转,我把她接回了家里。”

“但从那以后,家里就怪事频发!而昨天晚上,事情终于爆发了,我怀疑……母亲身上有脏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我恐惧大过悲痛的原因。”

秦沫镇定的说着,虽然事情很离奇,但毕竟他是心理医生,心理承受能力非常强。

然而,张凡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一下子慌了神。

“你知道精神病人恐怖的地方在哪吗?”

“恐怖就恐怖在……他们说的话都是真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