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草木亦无尘 > 重生 第60章 旖旎纠缠

草木亦无尘 重生 第60章 旖旎纠缠

作者:盐焗小米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9-22 15:31:22

最新网址:

垂死病中惊坐起,禽兽竟是我自己!楚华予默然无语,见白无尘说得那般认真,便知道白无尘绝对没有扯谎。

楚华予现下已经忘了,不过白无尘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在十年前,离楚华予殒身尚有半年之久……

那时,楚华予居于花神塚,还收了几位男性小徒弟,白无尘每日都在暗处见到那楚华予和几位男子谈笑风生,心里好不痛快!虽说那是她收的徒弟白无尘心中也难受得很,很酸……

白无尘心里暗暗发誓,如果他要收徒,定不会收女弟子啊!

白无尘想着想着,醋意油然而生,滴酒不沾的他那天喝了些小酒,随后便去花神塚找楚华予了……

楚华予那日高兴得很,方才带着她的门下大弟子张穹灵去郦城市井逛了个痛快,分别后便回了居所,没多久门口传来敲门声,楚华予以为是张穹灵,便笑着去开门。

“小穹灵!”楚华予张口就道。

可是门外站着的却是白无尘。

“哼,小,穹,灵?”白无尘几乎是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

楚华予有些尴尬,怎么是白无尘?连忙笑道:“呦呦呦,稀客稀客,什么风把白墨哥哥给吹来了!”

楚华予现下不知如何面对白无尘,白无尘怎的来找她了?上一次因为白无尘说她是草木何来感情,两人不欢而散,楚华予气得很,便想着再也不和白无尘说话了!唤白无尘白墨,再者故意逗逗他或许能惹他生气,他也自然就离开了……

白无尘沉默不语,只是双颊通红。

楚华予见状心生一计。

“唉?白墨哥哥,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来来来,快让我摸摸烫不烫!”楚华予笑着说罢便要将手覆上去。

此时白无尘走上前去,单手握住楚华予的两只手腕。

楚华予心中窃喜:生气了吧,快走快走!

可谁知白无尘直接将楚华予拦腰抱起跨进门槛走进屋内,随后又将她抵在墙上,楚华予顿时不得动弹,两人距离之近以至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楚华予闻到白无尘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酒味。

白无尘喝酒了?

“咦?白墨哥哥喝酒啦?”

“嗯!”白无尘点了点头。

楚华予不禁疑惑,滴酒不沾的白无尘今日这是怎么了,竟是喝了酒了,就是不知他是小酌一杯还是豪饮千盏呐!

见白无尘丝毫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又见他的眼神中满是炽热,俊美绝伦的脸上满是深情、楚华予顿时心如火煎,头脑也跟着发热了,冲动间,终于忍不住吻了上去。

和楚华予想的不一样,白无尘并没有推开她,许是酒醉的原故罢……

白无尘也因这突如其来的吻而措手不及,心跳失速,他放开楚华予的手,让楚华予自然地环住他的脖子,随后白无尘又将双手伸入楚华予的长发当中,捧起楚华予的脸用力地回应着,探索者……

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楚华予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被白无尘夺去了,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哈哈哈!白墨哥哥你好生厉害!”楚华予缓了口气竖起大拇指,又悄声道:“我还以为你不行呢!”

白无尘听罢脸色突然有些难堪,脸颊发烫发红得很厉害了,竟是双手又抓住楚华予的手腕将她抵在墙上。

“哈哈哈哈!亲一下就变成一个大红脸,你也忒~嫩了!”楚华予不愿与白无尘多做纠缠,亲一次就足够了,她不愿妄想,便挣扎着要走。

白无尘喉结微动,艰难地开口道:“小鱼儿……别,别动了……”

楚华予还真的不动了,没听错吧,白无尘居然唤自己小鱼儿,真是奇也怪哉!还有,他为何让自己别动,楚华予偏要逆着来!

楚华予想着想着嘴角便勾起一抹坏笑:“我偏要动,你能拿我怎么招?不过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吃酒吃红的……还是……害羞了?”

楚华予试探着笑道:“哈哈!哎呀算了算了,看你什么也不懂,要不让我来教教你?”

白无尘又不说话了,还真是金口玉言惜字如金,他只是死死盯着楚华予,目光中有丝火花一闪而过,可依然是无动于衷。

此时的楚华予却再也按捺不住了,发了疯地再次覆上白无尘的唇,而且这次,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两人搂抱着唇齿缠绵地亲了好久,突然,楚华予“嗷”了一声,白无尘便立马停下动作,担忧地看着楚华予,只见楚华予嘴角挂着血丝,原来是方才自己失了理智,不慎将楚华予的唇咬破了。

“白墨,你是狗吗?”楚华予舔了舔伤口咬牙轻斥道。

“汪!”

楚华予哭笑不得,白无尘还真的学了一声狗叫,而且楚华予忽然发现,她今日不知唤了多少次白墨,白无尘丝毫都没有生气的意思,没想到醉酒的白无尘与生了病的白无尘一样可爱!

须臾间,这声狗叫就在上气不接下气的忙乱亲吻中被湮灭了……

“谁说我不懂?哈?谁说我不懂!”白无尘问了一遍又一遍,此时两人的姿势实在暧昧。

“你本来就不懂啊!还不许人说!哈哈哈哈!”楚华予说罢便毫不客气地嘲笑起白无尘来。

“好啊,那你教教我,你教教我好不好?”白无尘语气有些凶狠,竟是咬牙说出来的,随后单手探索了上去。

楚华予有种不好的预感。

“哎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白墨你你你摸哪儿呢!你发什么疯!我方才和你开玩笑呢,你怎么这般经不起逗啊你!你别乱来!你你你放开我!”楚华予大惊失色拼了命挣扎,没想到这白无尘竟和她一样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

此时的白无尘浑身烫得如同火烧,便一手牢牢箍住楚华予的腰,另一手提着楚华予将她扔在了床榻上,动作凶悍至极。

“哎呦!”楚华予撞得闷哼一声:“白墨你这人怎么这般不懂怜香惜玉啊!”楚华予揉着生疼的手腕不悦道。

这才要支起上半身,又立刻被白无尘一手压了回去,楚华予背部撞得一疼又是闷哼一声,白无尘闻之神色一滞。

“唉~嘿嘿!”楚华予乘机翻身而起,露出甜甜的笑来,白无尘见小鱼儿笑魇如花,美得不啻天仙,终是移不开眼了……

“看不出来啊白墨,你这人在床上,竟是这么凶呐!真不要脸!”楚华予笑道。

没等楚华予说完,白无尘又主动覆了上来,随即便是炽烈地吻……

……

“唔……”

一阵撕裂的疼痛,楚华予瞬时疼得泪眼朦胧。

“白墨!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柳下惠呢!没想到,居然做这个坏事!”楚华予已经疼得哭了出来,拼命推着白无尘挣扎着要离开。

白无尘见状便施法用悬丝术将楚华予双手绑住,一手握住楚华予的腰,一手穿过发丝捧起楚华予的后脑。

“好啊白墨!你竟敢偷学我的悬丝术!我不管,那你就是我的第四个小徒弟!我这……”楚华予不悦,随后却说不出话了。

原来白无尘是个话少活好的,片刻后楚华予终于是自尝恶果。

“白墨!我们都没拜天地呢你就做这种坏事,你是要被浸猪笼的!”楚华予怒道。

“有婚约为鉴。”白无尘深情地望着楚华予一字一句道。

“那你是要娶我吗?”楚华予又惊又喜,语气中满满都是有恃无恐,说完,还轻轻地啄了一下白无尘的嘴角。

“娶!”白无尘郑重其事道。

随后楚华予又是说不出其他话了,只是毫无羞耻地求饶。

“呜呜呜,白墨白墨,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说你不懂!我不教你了,我不教你了行不行啊!今日就放我一马饶我一命吧!”楚华予几乎是用毫无尊严的语气哭着说的。

“都是你自己惹得!”白无尘轻笑道。

“什么?”楚华予大惊:“好白墨,错了错了,小鱼儿知错了,今日就放我一马,我我我还是个雏!”

“哼!”白无尘轻轻一笑,随后便俯身堵住楚华予喋喋不休地嘴……

整夜……

旖旎缠绵……

翌日清晨,白无尘做了件让他悔恨终生的事。如果当时他承认自己的心意,或许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或许他和楚华予就不会走到那种地步……

第二日是白无尘先醒来的,白无尘只感觉头痛欲裂,有些许疲惫,身旁躺着还在酣睡的楚华予,白无尘低头望去,只见楚华予肌肤上覆满了吻痕,牙印,还有一块一块地淤青,以及鲜红的指印……

白无尘心中一窒,这全都是他做的?

不会的不会的……

他怎可能会做这种事情,哦对了,昨日是他第一次饮酒,一定是酒的缘故,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可这楚华予明知他酒醉不受控制还那般撩拨他,真是太……

不知羞耻……

不知天高地厚……

不知……

白无尘头痛欲裂。

“楚,华,予!”白无尘狠声道。

“让我再睡会儿……”楚华予轻声呢喃着。

“不知廉耻!”白无尘一字一句道,语气中满是冰冷。

楚华予闻之心中一颤,瞬间就清醒了。

“白墨,你……你酒醒了?”楚华予说罢缓缓坐起身,手臂上的朱砂痣已经消散了,她背对着白无尘穿起衣衫,自始至终不敢看白无尘一眼。

“明知我酒醉不受控制,却还趁人之危,楚华予,你好手段!”白无尘苛刻道。

什么手段?楚华予疑惑。

“呵,我好手段?”楚华予反问道:“昨日明明是你来花神塚找我的,怎么就成我的不是了?”

“我……”白无尘说不出话来,半晌:“那你为何……不反抗?”

反抗?楚华予心想,昨日她的确可以反抗,但她确实是自愿的……

“你不是……也喜欢那样吗?”楚华予低声说道。

“楚华予,你实在是太恶心了……”白无尘毫无感情地丢下这句话,说罢不愿再去看楚华予一眼。

白无尘的话像盆冰冷的水,将楚华予淋得全身都凉透了……失望,愤恨,空洞,噬心的疼,一刻光芒也不想有,楚华予实在受不住了……

“对不起啊,我这种人,让您觉得脏了……”楚华予自嘲道,声音看似平静,却是颤抖得说出来的。

白无尘不愿多说一句,穿好衣衫便逃也似地离开了花神塚。

楚华予无精打采地呆坐着,久久不能回神。

“哈哈哈!楚华予,你真恶心!”楚华予自嘲着笑道,可她明明是在笑,眼里却空洞无光,明明是在笑,却满是绝望……

是了是了,她楚华予烂命一条,怎可与尊贵的扶光仙尊有瓜葛?

随即痛苦蔓延难以自抑,似是心疼如刀绞,也似是身体经脉尽裂,楚华予这才知道,原来一夕之间就能将不曾有过的感觉全都尝个遍。

眼泪终于如断了线的珠子一粒一粒往下掉,楚华予不愿去擦,也不愿停止哭泣。终是呕出一口鲜血便不省人事了,随即下半身竟也流出汩汩鲜血,将床榻染得血红……

对抗魔族的那场战役之后,楚华予本就内伤不浅,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昨日那般放纵,现下又郁结于心便伤得更重了,好在半个时辰内周期昀及时赶来,用外袍将楚华予裹得严严实实的便抱着她去寻医了。

再后来,楚华予高烧不退,在花神塚调养了一个多月都养不回精神……

好在这些事小鱼儿都不记得了,白无尘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白无尘越想越心痛,曾经他都做了些什么?若是小鱼儿记起从前种种,一定不会原谅他,一定会恨他入骨,可他不想失去她,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了……

讽刺的是,他只有在失去后才懂得何为珍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