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汉末为尊 > 第四十章 阵前问责

汉末为尊 第四十章 阵前问责

作者:雨霁宸熙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8-02 00:17:00

最新网址:

“哦?让某阵前相商,还不许多带人马。”在信使回来如实叙述在冯翊军的遭遇后,李珏面露深思之色。

众人原本还在想着如何安慰这位满面怒容的信使,可待了解到事情的完整经过后,却都似炸了锅一般,怒气值蹭蹭上涨,纷纷怒骂请战。

君忧则臣辱,主辱则臣死!

李珏伸手压下众人的声音,开口道:“某,倒想一试!”

眼见李珏心动,身旁卫士着急进言道:“主公万万不可,其不但轻视信使,还敢刁难主公,由此观之,冯翊军毫无相商和谈的诚意。”

“就是,主公,敌军最强,可却是疲惫之师。我军虽弱,但胜在人多,又可依托营寨防守,胜负在伯仲之间。”

李珏深深的看了一眼身边之人,能发现敌我双方优缺点,此人若是能培养一二,未来未尝不是一员得力战将。

“嗯,你叫什么?”

“禀主公,属下谭童。”那人抱拳答道。

李珏暗暗记下这个名字,既是有心栽培,又何惜多言:“你说的不错,但我军与冯翊军虽各不统属,却有同州之情谊。若贸然为战,则必将亲者痛,仇者快。”

李珏并未给他们说两方是盟友,这般重要之事,岂能随便透露,因此从不愿破坏两家情谊来说,倒也合理,毕竟在京兆郡兵中也有许多左冯翊的人,而冯翊军中自然也多有京兆人士。

“且对方虽然是疲惫之师,但久习战阵,纵使力有不逮,但实力依旧存在。我军虽多,却都是新招之人,自今日之前,他们都还不过是等待官府振济的灾民而已。若我军优势明显,他们也会成为助力,此时我军势小力微,他们也难以抵挡。”

这些不过是灾民,本就饿得骨瘦如材,全靠官府救济才没有饿死。现在他们的作用更重要在于震慑,而并不是直接冲阵,战场厮杀。

并且,若是我军占优势,他们自然可以“狐假虎威”,协同京兆军奋力拼杀。但如果我军一旦有些许颓势,他们必然会逃跑,一旦一人后退,势必带动全军,届时不论是京兆军还是难民都将成为案板上的遭敌军任意屠宰的肉。

然而就战术来说,谭童说的也并非一无是处,据寨而守却为上计,那么然后呢?

等着敌军来攻?

可若敌军不攻呢?双方对峙于此,我军野战不敌对方,又不敢出来,若要突围,且不先论出得来出不来,无论哪样前面所做的努力将会化作乌有。

若被困住,京兆军一无后援,二无粮草,又该当如何。

“这,主公既然要去,也该多带兵马…”麾下将士见劝不动李珏,有都转移了重心。

“无事,再说,便是多带,又能带多少呢?”李珏坐在马上喃喃自语道,声音虽是不大,然周围没有嘈杂的声音,众人也都听的清清楚楚。

旁边的骑士焦急道:“主公!”

见到众人还要再劝,李珏坚定开口:“我意已决,诸将士莫要再劝。”

但看到众人的失落不甘懊恼表情后,又开口道:“我已知诸位忠义,欲使敌军不敢动,还要靠诸将士用功。”

“遵命!”

仅仅一刻钟,李珏便以安排好了一切。

然后骑着昨夜从张白骑军营中抢的骏马往北面的冯翊军阵而去。

金乌闪耀,骏马飞驰,少年身姿挺拔,身上的甲胄明晃晃的甚是耀眼,仿若天神下凡!

这不但是左冯翊太守衡农及身旁青年文士心中的想法,亦是两军阵前看到这一幕将士心中的想法。

“好一个英武的少年郎!”衡农右手轻抚下巴下的胡须,轻轻点头赞叹到。

青年文士翻了个白眼,他也在惊叹,只是关注点不同,虽然有那么一瞬间,他也被李珏搞出来的那一幕整的有点恍惚,但仅是两息便已恢复如初。

“此人竟是单骑而来,胆量竟如此之大,难怪敢直面西凉军,但这少年昔日行径颇为冒失,今日观之,却颇具章法,嗯,且细细打量一番,看此人是不是一介莽夫。”青年文士眯眼感叹道,他在惊讶于对方竟是一个人来,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他没有忘刚才对对方信使的苛刻,也没忘众人的调笑,更没忘信使那张布满阴云的黑脸。

他相信这名信使回去后,必将添油加醋的将刚才遭遇的那一幕告诉对方,尤其是对方的君主。

可,这人还是来了,而且并未带一兵一卒。

“敢问,可是左冯翊衡伯父当面?”李珏在据对方军阵还有一箭之地的地方勒马停住,在马上欠身施礼:“小侄李珏,这厢有礼了!”

“这人倒是礼仪周全。”青年文士暗暗道,等了会发现自己这边没有丝毫动作,因此抬起了头。

“哼!”结果就看到己方的一应人马皆目光呆滞的望着眼前之人。当然,其余众将也不敢答话。

一是此人上来便套近乎,打的是感情牌,套的是众人直属上司,又没与在场其他人说话,众人自是不能开口。

二嘛,所谓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嘛,先不论其他,若是搭了话,答对了倒还好,可若答错了,失了太守的脸面,到时少不了一顿埋怨。

三,便是内心中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此人风采难以相抗尔。

眼见无人应答,这般拖下去,不但失了礼数怠慢了人家,还可能折了己方的威风。

于是抬手往身旁捅了捅,轻声唤了声:“明公。”

“嗯?”衡农不明所以,只是眼中神光闪动,似是在回忆:“此子类我啊!”

青年文士听闻此话,眼神不住上翻,即便甚感无语,他依旧没忘自己的职责:“明公,此贼,咳,此小郎君邀您阵前答话。”

“啥?答甚话?”衡农扭头眼神中充满疑惑。

得,合着您刚才真就看这眼前之人回忆过去了呗。文士今天翻的白眼比往昔一年都多。

“此人向您问好。”文士皱着眉提醒。

“唔,还是个有礼的好孩子。”衡农点点头,接着转过头扬声道:“怎么称呼?”

文士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李珏也甚感奇怪,但并未多想,只是在马上再次自报家门:“小侄李珏见过衡伯父,父亲让小侄带他向您问好。”

“哦,原来是李贤弟之子。”衡农眼含笑意,像看自家子侄那般看这李珏。

文士望着自家太守又将陷入沉思之中,不由大急。数千将士严阵以待,阵前答话,岂能这般儿戏。

“早闻公子大名,今日有幸一睹风采。既不才,有几问困于心中,还望公子解惑。”

“哦?珏洗耳恭听!”

“那既便直言了,请问公子,西凉军劫掠三辅,百姓流离失所,京兆府不能保全百姓也就罢了,又怎能逼反百姓?”

“二贼军猖獗,北窥冯翊郡,南扰京兆郡,公子身为京兆府尹之子,不为父分忧,不去讨贼以安百姓,拥兵居于此间,是为用意?”

“三,公子既无讨贼之心,我家太守顺应民意,率军南下平贼,公子领军挡我于前,我太守念及两家之好,不忍怪罪,可家国大事,岂能因私废公。公子认为我军该当如何?”

呦!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

夺命三连问啊。

此人一问比一问狠,不仅骂了京兆郡,还映射了其他郡县,包括对方所处的左冯翊。嘿,没看后面他们自己的军官都在怒目而视了么。

再到后来,语气已有愤怒,甚至有了兴师问罪的威胁之意。

李珏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暗自思索。

文士也并未催促,他真的想看看眼前这少年郎如何回答。

只是左冯翊衡农的脸上带有不忍之意,其正要开口,便被青年文士揪住,摇头示意。

“哼,这那是待客之道。”衡农气的下巴的胡须上下飞舞。

“明公勿怪,既并非是要问罪,只是观此人行为,是个不甘于下的,贼军势大,非一家能抗,如若合军则需分主次,方可制胜,如此打压一二,对其与我,皆好!”

“唉!”衡农不在说话,只是心中暗自下了决定,日后定要好好赔偿这位李家侄儿一二。他已是认定这位侄儿了。

众人皆在沉默,等着李珏开口,偌大的地方,数千之众,除了风声,竟再无其他声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