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被谋害后我飞升成神 > 第六十一章

被谋害后我飞升成神 第六十一章

作者:猫憩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10-28 01:37:12

最新网址:

在他眼里,简从安唯一的女儿才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他一定要替简家夫妻照顾好简念曦。

成旭想到为了救他出火海,而被柳寒清害死的简从安夫妇,不自觉捏紧手掌,简念曦感受到他捏住她手臂传来的力量,眉头一皱,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属下曾经同前任魔王一道去刑山,无意发现刑山深处满地枯枝,周围没有任何活物。”

听到这里,成旭打断了他:“刑山那样的地方,没有活物也不奇怪吧?”他刚收回魔族大权的时候亲自押送目森的手下去过刑山,放眼望去几乎整座山都是红土,焦红干裂的红土,别说动物了,枯树枝都没一个,尽是黑灰了。

成放笑了一下:“您从出生就被柳寒清带走,是以并不知晓,刑山的名字看着凶恶,其实原先的刑山鸟语花香,到处都是山石水流,景色别致。魔王总说这么好的地方不能叫别人发现了,名字要取个狠的。”

“那如今......”简念曦想象不出一座巍峨巨山遭遇了一场多大的火,又在刑山上烧了几天几夜,最终才会变成枯山、空山。

“烧光了,用的是麒麟一族的应火,足足烧了一月有余,”成放躲在暗处亲眼见证了美丽和安逸的消失,他恨得咬牙切齿:“烧掉了柳寒清所有的罪孽!”就算迄今为止已经过去了两百年,刑山依旧没有长出一丝绿意,永远保持在应火刚被收回时的样子。

“一开始属下只把它当成普通枯枝,魔王想要烤野味吃,属下误将它混了进去,还是魔王告诉属下,这东西飘出点烟尘,都会让普通灵体彻底变为凡人。”

差一点,差一点,他就为了口吃的,害了成曦。

成放避开两人视线低下头拢了一把衣袖,里面掩着的是香炉中残留的一截枯枝,暗褐色枯枝上冒出一抹绿意。

早在成旭将香炉带给他的那天,成放便发现了它。此后百年他被派出去寻找目森,难得回来也只能用香炉中燃尽的灰屑研制解药,一直没有进展。

谁知此次回来,不见生机的枯枝竟然长出新芽,成放觉得,也许这就是生机。

不过很可惜,枯枝上的嫩芽刚冒出鼓包,他想抠出片叶子试着研究解药都不能。

“那你们说的香炉又是哪里来的?”简念曦略带鼻音,追问道:“既然你们知道这种毒,为何不能解呢?!”

“香炉的事,我过会和你说。”

成旭认识的时清,是害死简家夫妻,从降生开始便坐拥了三界所有生灵敬仰朝拜,不知人心险恶的准上神。

可就是这样一种人,绝对不能出事,尤其不能在魔族出事。

他迫切需要突破口,如果这件事解决不了,盛礼神尊决计不会放过他们。千年前的四位神尊,到如今已是千疮百孔、分崩离析,但无论他们落到何种境地,只要有人开口,威压犹在。

不行!时清不能出事!绝对不能!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毒素?”只要能让她减缓内丹爆裂的时间,等他们找到盛礼神尊,一切就还有转换的余地。

可惜成放摇头了,希望落空,成旭心中已经开始暗暗盘算,如何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月儿谷,让神尊信任他,放过魔族。

就在这时,成放又开口了:“不过鲜血枯只能毁人修为,不会害死人,只要她不再运气,便会一直保持现在的状态。”

成旭一口气刚提上去,默的又松了下来,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反倒简念曦微微颤抖着肩膀,眉头微蹙道:“就算三界时间还在正常运转,时清的内丹毁了,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您既然说鲜血枯是成旭父亲发现的,那对它定然比旁人更加熟悉、了解。”

简念曦才不管眼前两人的花花肠子,经历了那么多事,她已经真心将时清当朋友,在简念曦眼中,时清不是高高在上的神,只是会给她送铃铛,不顾她成日的冷脸,无论风雨陪伴在她左右的人。

“您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问到最后,简念曦声音都颤抖起来,越说越低,越说越没有底气。

她知道,但凡成放有办法,都不会跟他们说那么多。

“抱歉,简姑娘,属下无能为力。”最怕有心无力的拒绝,简念曦无所适从。

成放接下来的话更是彻底摧毁了简念曦全部骐骥。

“鲜血枯是在刑山上,的的确确是前任魔王发现的,但早在柳寒清剿灭魔族,烧光刑山生灵之前,鲜血枯便从刑山上彻底消失了。”

“消失了?”成旭联想到带回来的香炉,追问道:“会不会在柳寒清手上?”

“含有鲜血枯的香炉,就是在柳寒清送给时清姑娘游山玩水的马车里放着的,那这件事会不会和柳寒清有关?”即使柳寒清剿灭魔族,害死成旭父母,他也从未把意图毁掉时清的人和柳寒清联系到一起。

说着,他又摇头自我否定道:“不可能啊,柳寒清怎么可能暗害时清呢?!他可是上一任时间之神的首徒啊!是前世的时清把他从人人厌弃的境地里解救出来的,若是他想阻止时清飞升,那他还配掌管三界吗?!”

柳寒清明明知道时清的存在,对三界众生来讲,意味着什么,如今他身为三界至尊,仅在一人之下,于情于理都不该做出如此寡薄的事情。

“不可能,”半座山的鲜血枯一夕之间全部消失,如果是柳寒清干的,作为唯二知晓其毒性的成曦,怎会平静如常:“属下反而觉得,鲜血枯是被前任魔王藏起来了,具体位置还需要魔王仔细搜寻。”

“而且......”成放看了一眼时清苍白的脸,说:“您还是快些将她送走,万一出现闪失,魔族承担不起,也给了柳寒清再次发兵的理由。”

时清刚恢复意识,就听到床边有个人,想着如何将她送走,甫一开口说话便被自己嗓子中的干涩刺痛,仿佛刀片划过脖颈,忍不住咳嗽起来。

“你醒了!”

其实她动静不大,奈何现场过于安静,几人的视线皆集中在她身上,稍微发出点声音直接被发现了。

简念曦眼眶通红,惊喜之情溢于言表,扑倒在时清床前。

时清嗓子干涩,声音清哑:“那个小书生呢?”晕倒前,简念曦闯到陈家,逼着陈显姨娘交出解药,她和陈显留在木屋。

结果,不等简念曦带着解药回来,他们的木屋来了一堆人,时清强行运气击退众人,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撑不住,彻底昏死过去。

那群人显然是冲着陈显来的,也不知他一个文弱书生有没有事?!

“你还念着那个混蛋,你拼死帮他,他却丢下你跑了!”简念曦把陈府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解药,正准备把陈显姨娘的儿子拉起来打一顿,便突然感到心神一震。

有人打开了结界!

时清的身子很糟,她担心出事,离开前施法封住了整间屋子,除非有人从里面打开房门,不然凭着凡人的力量,根本进不去。

“是不是那个王八蛋打开了房门,不然那群人哪里进得了屋子。”简念曦赶回,屋内一片狼藉,地上多了一堆已然没了气息的陌生凡人。

而时清躺在平日看书的竹椅上,脸色几近透明,内丹不断抖动,发出剧烈光芒。除此之外,屋内根本没有人气。

很明显,这个死书生丢下救命恩人跑了!

就这样,时清醒过来第一个关心的还是他?!

“别给我机会再见到他,不然我亲手宰了他,替你报仇!”

简念曦忿忿不平,时清见状,干裂的嘴唇微微勾起,道:“想必是遇到什么事了吧?他不像这样的人,而且......”

“他也挺可怜的,家中不喜,来我们这儿叩门的亦是他曾经的友人,结果......哎——”时清没说的下去,轻声叹了口气。

凡人能活成陈显一般模样,也是蛮倒霉的。

时清不想再提这事,权当没遇见过陈显,她挣扎两下没能起身,随即捏紧简念曦,紧张问道:“我的内丹怎么了?”都不能运功疗伤,更无法排除毒素。

反倒有一种,越是运气调息,刺痛越是强烈的感觉。

此话一出,其余三人的气氛些许凝滞,他们面面相觑,就是没人先开口。时清看向眼皮微微下垂,避开她视线的简念曦:“你莫告诉我,凡间的毒素能轻易毁了我们的修为?!”

一开始,她去了陈府,试着帮陈显调和一番。原先她和陈家姨娘聊得很好,甚至觉得此人并没有陈显说的那般面目可憎,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她离开后,陈家姨娘暗地里派人跟踪她,意图伺机杀了陈显。

其心可诛!

时清假装没发现,她多年来陪伴简念曦在人间行走,始终坚信再坏的人,心底也一定秉持一丝善念,可是越来越多的凡人总能超出她的预料。

陈家姨娘为了自己的儿子苦心筹谋,只为能够得到陈家全部家产,一点点被利益冲昏头脑,任由**裹挟全身,到如今可谓是蛇蝎枯骨。

她突然顿住脚步,轻声叹了口气,随后使了个障眼法,让跟来的人迷失在原地,自己飞身而去。

谁知还未飞出多远,她的脑中似是听到内丹发出“吱吱”哀嚎,她心下一凛浑身一颤,不等她收力,内丹剧烈抖动起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