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仙梦荡漾 > 168章 洁身而去如白纸,仙梦已醒续姻缘

仙梦荡漾 168章 洁身而去如白纸,仙梦已醒续姻缘

作者:玄哈奥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8-07 18:47:01

最新网址:

看着陈春风青旃留下了眼泪。

青旃说道:“郎君妾身对不住你,我已经无颜再面对郎君,原谅我!我内心也不想再受这折磨。

青旃服用的丹药药力此时已经化开,她用手一托着一小团青色光团。

青旃说道:“我对郎君的这份情意就留给姐姐吧,希望这份爱能和姐姐一起,守护在你身边。”只见她用手一抛这团清光便向着狐真飞来,粉玲珑所化的骷髅戒指,怕这团青光会伤到狐真,伸出脑袋张口便吞了下去。

这团清光进了粉玲珑的口中,被她肚子里面的黑色漩涡卷了进去,化作了她修炼的养分,陈春风和青旃培养起来的感情,就此从世间消失。

而粉玲珑对陈春风从此也也多了一份依恋。

青旃看到这一幕心无波澜,但她的眼角不知不觉中流出一串泪花。

青旃又用另一只手托出一大团清光。

青旃说道:“这是我对乌和的思恋,其中包含有我的一些修为,希望这些能让他来世投胎能托生在富贵人家。”

这团清光随意而飞,飞进了站在轮回通道前的乌和的体内,凭着这团清光和青旃的修为,乌和还真的投胎到了富贵人家,一生的富贵荣华。自不必表述。

青旃做完这两件事只觉身体被一阵白光笼罩,她闭上了眼睛,她做了一个梦,睁开眼时梦里面的一丝一毫都想不起来了。

青旃看着周围的几个人,面孔个个陌生,似乎说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青衣仙女说道:“孩子跟母亲走吧!”青衣仙女拉着青旃登上了云头,红衣仙女抱了天枢宝镜,跟在她们身后。

三人飞走原地只留下二主二仆。

陈春风很失落,狐真知道自家夫君心里不舒服,慢慢的走了过来,牵着有些发呆的陈春风的手走了出去。

原地只剩下了琪娜跟琅玉,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交换眼色。

琅玉说道:“姐姐我去厨房烧一桌好菜,给公子接风压惊。”琪娜本来从不做饭,可是当下的情景她也说不出什么,只能说道:“那好吧!我去帮忙。”

陈春风心里面很是失落,他真的有些不甘心,可是看到青旃那洁净如白纸的纯真,他就算从自己心里再想一下青旃都好像是对她的亵渎。

一夜的折腾,此时日头已经升起来了,陈春风呆呆的任由狐真牵着往前走,经过花园凉亭时,陈春风拉住了狐真,让她坐在石凳上。

陈春风躺在狐真的腿上,微微的闭着双眼眼充满了眼泪好像下一刻就要不由自主的从眼角流向耳边。

陈春风此时他的内心一片空白。

狐真说道:“想哭吗?那就哭吧我不会笑话你的。”说话间还用手轻轻地拍了拍陈春风的胸口像是在哄孩子一样。

陈春风微微的睁开眼,看着狐真的面庞。

陈春风伸出手摸着狐真的脸从下巴一直摸到耳根,手指轻轻捻动着她的耳垂。

陈春风说道:“夫人你想笑我吧?”

狐真说道:“没有我只是想着从琪娜和琅玉两人中再选一个给你做妾。”

陈春风说道:“夫人你还是放过我吧,我有夫人一个就足够了。”

狐真抓过陈春风的手在嘴边亲吻了一下。

之后在手中把玩。

陈春风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感觉。

狐真是那样的温暖,手上传来的感觉是柔弱无骨的体贴,心中一丝对青旃的思念,此时也化作了对狐真的爱意,感受着狐真的爱抚,陈春风闭上了眼睛,从他的眼角,两行情泪,这里面充满了感动安心,别无所求的激动。

而在高空的云头之上,猪刚鬣把这一幕全看在了眼里。

他趁着盘桃大会,天庭人员往来众多混了进去。

猪刚鬣在天河水府中采集了足够多的天河星沙,这次前来是要和陈春风大战一场,可是让他看见了陈春风这失落的样子,他虽说要和陈春风打架,来克服心中的心魔,可是猪刚鬣也是一位修炼万年而得道成仙的大神仙。

猪刚鬣也不愿意趁人之危,看着陈春风夫妻两个打情骂俏,情意浓浓,猪刚鬣想起了自家的娇妻。又看到陈春风腰间的二气降伏斩,心生升起退却之意,不愧为修炼万年的大仙,要走也走得那么洒脱,那么合理。

于是他从袖子里面拿出笔墨写了一封约战书,让陈春风恢复状态之后到福陵山云栈洞一战,落款是猪刚鬣,写完越战书,猪刚鬣用袖子一卷一阵神风卷着这封越战书,落到了陈春风他们所在的凉亭地面上,做完这些猪刚鬣一卷云头回福陵山云栈洞去了。

亭子里面突然落下一张纸,陈春风翻身坐起来,伸手一招,这张纸飞到他的手里面,上面几个字很是简单,落款也清楚。

狐真说道:“夫君这猪刚鬣什么意思?”

陈春风说道:“让他等着去吧!我才懒得和他去打架。”

狐真说道:“夫君说的对,咱们才没时间去搭理他呢!”

陈春风说道:“就是!”

狐真说道:“就是!”夫妻两相视,少许的沉默之后,又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

良久陈春风说道:“夫人我饿了。”

狐真说道:“我听琅玉说她们去做饭了,想必此时也做得差不多了,我们回房吧!”

陈春风说道:“好吧!”狐真站起身准备要走,陈春风却撒起娇来。

陈春风说道::“夫人去我要你抱抱我去吃饭。”要是搁到平时狐真就会嬉笑着跑开了,可是她知道陈春风此时心情不是很好。

狐真说道:“还让我抱你,你都几百岁的人了。真是老不羞!”说着话狐真做势弯腰要抱起陈春风。

陈春风看着自家夫人如此的贴心,那舍得让她出力,一转身把一个公主抱,把狐真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去。

此时琪娜和琅玉早在屋子里的的方桌上摆了几个小菜,和两碗白米粥,旁边还有刚刚烙好的葱花油饼散发着香味。

陈春风坐在桌旁吃饭,看看眼前的狐真,满心的知足。

几年之后,狐真极力劝说,让陈春风从琪娜和琅玉二人中挑选一个收做小妾,或者两个是把两人全收了。

陈春风极力反对,最后这事不了了之,两个丫鬟都很失望很伤心。

琪娜回到西域老家,由于性格的原因,在当地行侠仗义,被她帮助过的人,见过她长出翅膀的人,都称她为天空使者。

琅玉跟着来拜访陈春风的良辰美景姐弟两人到莲花山修炼,最后白日飞升,做了仙女,到瑶池和青旃一起侍奉王母。

陈春风和狐真男耕女织,逍遥度日。

过得百年时光。

这天陈春风心血来潮,牵着着狐的手真驾云而走,来到一座大山,陈春风指着下面说道:“真儿你看那个猪妖拿着耙子像不像我当年第一次背着你的时候?”

狐真顺着陈春风指的方向看去,说道:“猪八戒背媳妇。”

陈春风说道:“是啊!猪八戒背媳妇。”

狐真说道:“我说你当年坏笑没安好心。”

“啊!”狐真惊讶。

狐真说道:“夫君你也是……?”

陈春风说道:“真儿怎么知道猪八戒背媳妇的,难道你也是穿越到这个仙侠世界的?”

此时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召唤,陈春风的如意云纹金刀,小葫芦,二气降伏斩,狐真的法宝鸡毛掸,都离体而去,遁入了虚空,陈春风见到出了变故牵着狐真的手握的又紧了些,由于二人牵手的缘故,穿心锁没有遁走。

下一刻陈春风和狐真身体周围开始发出白色的光芒,慢慢的一直将两人淹没在一片白茫茫之中。

感到眼前白茫茫的意识回归,陈春风下意识的用手擦去了头上担心的汗水和留眼角的泪痕。

陈春风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之上,原来这一切都是他昏迷之后做的一个梦。

陈春风感觉自己做了一个真实的梦,梦里面他最不舍得人是狐真,牵挂的人也是狐真,最疼爱的人依然是狐真。

这个梦就这样醒了,陈春风心里有些沮丧,看着手往上的输液吊瓶,和粘在手腕上的胶带,只能心凉的闭上了眼睛,想要入睡,重温旧梦,无奈的是他已经在这里睡了半个月,哪里还能睡得着。

睡不着就胡思乱想,刚才在梦里还信口拈来的法决咒语法术,却一丝也想不起来,还是越想越想不起来的那种,他懊恼自己,该一醒来就用笔把一些简单的咒语记下来,就算是没用,也算是对这次一场仙梦的纪念。

此时护士给拔掉了吊瓶。

陈春风活动着手腕。

他就感觉自己的左手手腕上有东西,自己从没有代手表的习惯,这左手腕上哪里来的手表,这是什么,难道是穿心锁。

他不敢看,怕看了万一不是之后,自己会失望,又想看,要是真的,那该有多好,也算是自己做一场神仙春梦的留念和见证,他突然抬手睁眼看向自己的左手手腕,用力有些猛,他感到一阵头晕,又晕了过去,在他晕过去的前一刻,他还是看清楚了,手腕带的正是穿心锁。

又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医生给出的结论是贫血,压还有些低。

他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以前从没晕倒过,这次才出现的这次意外。

陈春风出了院本打算家休养一段时间,可是他在家闲不住,又回到单位,考古队说他身体素质不适合野外工作,就给他换了一个看大门的工作,意思还是是让他修养一段时间。

本来是一天两班倒的门卫工作,为了他改成一天三班倒,每班两个人。

和陈春风一起的是一位退休的老同志,资格老经验足单位不舍得撒手,退休之后又把老爷子聘请回来,六十多岁,看起来也就是四十刚出头的样子。

大概是老同志懂得养生,保养的还不错。

也是想让陈春风趁这个机会想前辈多学习学习。

单位有食堂,中午饭陈春风还是喜欢到单位不远的一家面馆面吃面,宽宽的手擀面,配上一碟海带丝,再加一勺羊肉,陈春风就喜欢这个味道。

陈春风又一次来到这家手擀面馆吃面,吃饭的人很多,他要了一碗手擀面一碟海带丝外加一勺羊肉。

陈春风坐在位子上等着。

不一会儿一个二十来岁的服务员过来给他端来一碗面,这女服务员他没见过,模样和狐真长得有九分九的相似,陈春风从看见女服务员的第一眼就一直盯着人家没眨眼,一直到他看着这位给他端面的女服务员的背影进了厨房,陈春风愣住了片刻,毕竟吃饭的人这么多,陈春风不好一直盯着人家女孩子看。

陈春风经常来这吃面跟切面的阿姨很熟,他边吃面和一边吃着面一边跟阿姨说话。

陈春风说道:“阿姨,什么时候新来了一个服务员?”切面阿姨一边忙着切面,一边回答陈春风。

王阿姨说道:“你说刚才那个?”

陈春风说道:“是啊!”

王阿姨说道:“他是我们老板的女儿胡真,刚上完学回来,姑娘很纯洁我看着她从小长大的,介绍你们认识啊!”

陈春风很腼腆,对处对象这事儿一提起来就脸红。

只是笑笑,继续埋头吃着自己的面条。

还不时的回望厨房门口看上一眼,想再看看那个叫做胡真的女服务员。

吃完面条去付账,这时候给他端面条的服务员胡真走过来,手里面拿着一枚戒指,伸到陈春风面前。

胡真说道:“你认识这枚戒指吗?”胡真张开手,在她手心里面躺着一枚白骨骷髅戒指,骷髅头眉心一个血色的红点。

陈春风对这枚戒指太认识了,这枚戒指正是粉玲珑所变,自从琪娜和琅玉走后,粉玲珑所变化的这戒指一直在狐真手上戴了一百多年。

陈春风此时心情很激动,说道:“怎么了?”

胡真也是急切的说道:“就问你认识不认识。”

陈春风没有说话,用手拉开衣袖,露出手链穿心锁。

陈春风说道:“你认识这个吗?”

看到陈春风的手链穿心锁。

陈春风胡真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原来狐真在之前也做了同样的一个梦,在梦里她正是狐真。

胡真说道:“你跟我来!。”

陈春风胡真手牵着手就往外就走。

来到门口,面馆老板说道:“真真你去哪呀?”

胡真说道:“我们出去逛街。”还顺手把围裙放到她老爸手里。

两人出了门。

胡老板,知道陈春风一的情况,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胡老板对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嘴角带着丝丝笑意,看着陈春风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女儿。

觉着两个年轻人很般配。

胡老板说道:“早点回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胡真说道:“知道了爸。”两人走得远了。

胡老板喊道:“路上慢点儿。”

“知道了,真烦人!”一句话说完,胡真有些害羞,偷偷看向陈春风。

陈春风紧了劲抓住胡真的手。

两人有说有笑顺着满是树荫的便道慢慢走远……

胡老板看着树荫下两人走远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很久还在脸上没有褪去。

切面的阿姨切了几刀,用手把切好的面条抖散。

阿姨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金童玉女天生的一对!”

阿姨目光深邃仿佛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美好的时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