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狩猎在1986 > 140木耳,两棵人参

狩猎在1986 140木耳,两棵人参

作者:日更二万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2-09-23 19:47:33

最新网址:

窗外的雨一直下着,噼里啪啦~慢慢的风向开始改变,大雨不拍打窗户了屋内就安静了许多。

王远盖着大衣躺在炕上睡着觉,许久之后听到一阵杂乱的说话声,不由迷迷湖湖的醒了过来。

原来是弟媳妇张倩过来了。

她有着利落的短发,脸颊瘦长,目光很是明亮,已经怀孕好几个月的她,肚子却并不怎么大。

“大哥睡醒了,不认识我了?”张倩笑起来很漂亮。

漂亮归漂亮,但是打起架来也老狠了,因为两家就隔着一道板杖子,所以张倩和王勐每次打架他们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嗷嗷的,和打狼的一样。

“你啥时候过来的?”

“刚过来一会儿,还是你家的彩电好看啊,人儿都是彩色的,不像俺家的灰白电视一样啥玩意儿都是一片灰。”

李艳和张倩两个人捡豆子,便捡的相当快了,很快一簸箕的豆子就捡完了。

随意的唠着家常,王远还把大衣盖在旁边熟睡的小丫头身上,然后伸手撸了两把卧在李艳腿上的大白猫。

“喵~”

肥肥的大白猫看上去就非常的暖和,她轻叫一声后站起来伸个懒腰,然后跳到窗台上,蹲在那里看着窗外的雨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勐子还在林场那边儿上工呢?”

“是啊,他说他们领导挺看好他的,过一段时间可能会往上提一提,到时候一个月能多拿十几块钱呢。”

张倩的语气中都透着开心,每个月多拿十几块钱,就能多做不少事情了。

“挺好的,对了勐子现在每个月挣多少钱啊?”

“72块5,逢年过节的还发点东西,有时候还给钱,这不去年过年的时候发了100块钱,哎呀他级别低,有的老工人得了200多块钱呢。”

“那也算是相当好了。”

张倩玩了一个多小时后才离开,离开的时候李艳还让她带走了一些豆子,可以回去生豆芽。

由于有乌云,所以天黑的格外的早。

李艳去厨房里做饭,王远则叫醒了熟睡的小丫头:“小丫头醒一醒,吃完饭再睡,现在睡的太多等吃完饭又不困了。”

“哦,天都黑了?”

小丫头从炕上爬起来,大白猫用大脑袋蹭蹭她。

王远去了厨房和李艳一起做饭,叮叮当当~偶尔还响起热油的声音,小丫头自己则在炕上和大白猫玩耍,不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不久之后就做好了晚饭,叫上小丫头一起端饭,很快三人就围坐在炕桌旁边吃起来。

“木耳炒肉好吃。”

小丫头大口的吃着木耳炒肉,嘴边沾着点点油渍。

“这些木耳还是上回下雨之后找到的,明天早点起,咱们一起去找木耳啊。”李艳笑着给小丫头夹菜。

“找木耳?好啊好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小丫头果然醒的很早,醒来就各种闹腾要去找木耳,王远起床气上来了,伸手就要弹她脑瓜崩。

小丫头吓了一跳,连忙躲到李艳的身后寻求保护:“嫂子,救我!”

“好了好了一大早上的就闹腾,别闹了,穿好衣服咱们去找木耳。”

李艳给小丫头穿好衣服,然后三人离开了屋子,直接从自家的板杖子开始找起。

三人顺着板杖子的一边开始找,很快就发现了大片的木耳。

野生木耳呈褐色,有点透明,层层叠叠就像是一片片小耳朵一样,又大又小,三人只捡着大的摘。

“二哥二哥,快来快来,这边儿还有大木耳。”

“来了来了,椴木上就爱长这些玩意儿。”

“真不少啊,这些就够做一大盘木耳炒肉的了。”

三人找完自己家的,直接去老妈那院儿开找,老爹披着衣服走了出来也帮着他们摘。

老妈在做饭呢,呼啦呼啦~拉动风箱的声音在外边都听的清清楚楚,烟筒冒出鸟鸟的炊烟,被冷风一吹便飘满了整个村子。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烟火儿味儿。

很快妹妹王晴也从屋内走出来,再开学她就念高三了,自己也紧张起来,所以虽然是放暑假但也每天学习到很晚。

早上起来后还顶着黑黑的大眼圈。

王远站在板杖子旁边和她聊天:“小晴你也别太累了,该休息就休息,身体要是累垮了那就考不好了。”

“俺知道的。”

王晴感觉自己高一高二的时候还是不够努力,所以有点后悔了。

可惜过去的时间就像是流过的水一样,再也回不来了,她只能努力再努力争取真的能考上个好大学。

早上老妈在锅里煮了一些嫩包米,正好给了王远两口子一些,提着捡回来的木耳回到家,两口子赶紧做饭吃饭。

昨天晚上剩下一些米饭,正好做成蛋炒饭。

吃完饭之后,王远拿着一个金黄的玉米啃着:

“燕子你尝尝这玉米,真香!越嚼越香!”

“嗯嗯,俺吃半个尝尝吧。”

李艳直接把一个玉米掰成两半,然后吃尖儿那一部分。

“确实挺好吃,咱也去削点儿玉米吧?煮一锅吃呗。”

“也行,要不咱还是改天再削吧,这一下雨山上肯定有很多蘑孤冒头,咱们去采山吧。”

王远卡卡卡~很快就把一根玉米啃完了,然后玉米瓤子扔给狗子。

大狼一探嘴巴就接住了玉米瓤子,然后锋利的狗牙把瓤子咬碎,吃的可起劲儿了。

野生鲜蘑孤非常好吃,而且多余的蘑孤还可以晒成蘑孤干儿,等到降雪后就是非常好的食材。

李艳也点头同意,所以吃完饭之后,两人就换好衣服,背着筐带着猎枪,锁上门后出发了。

山上树枝子特别多,刮刮蹭蹭的没准儿还会把衣服扯个口子,所以没必要穿特别好的衣服。

三只狗子蹦蹦跳跳的跟随,他们最喜欢进山了。

一路上去捡蘑孤的人真不少,先后遇见了三叔和三婶,月婶儿两口子以及冯辉两口子。

不过大家目的地不一样,所以也没往一块凑,而且对于采山来说还是人员分散一些比较好,毕竟一片的地方的山珍是很少的。

“啾啾啾啾~”

进了林子以后,鸟鸣声便不绝于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一股空灵与悠远感荡漾开来。

李艳非常喜欢采山,因为有一种不用花钱,白捡宝贝的感觉:

“鸟儿是真多啊,小时候我们还用气门芯儿制过弹弓子去打鸟儿,一打能打好多。”

“哟~你小时候还打鸟儿呢?”

王远夫妻俩在林子里边走着,边走边唠嗑,说是采山其实也带着半游玩性质的。

“那可不,打回来的鸟就喂猫,把俺家那只大黄猫喂的老肥老肥的了。”

李艳回忆起小时候的趣事,满脸都是笑容,不过很快俏脸上又浮现出一抹落寞:

“可惜也不知道那只大黄猫在外边儿吃了啥玩意儿,可能是让别人药死的老鼠,回来就倒沫子,没过半天呢就死了。

我弟哭的老惨了,让我爹狠狠的揍了他一顿。”

说到她弟弟挨揍,李艳差点笑出了声,好吧真的是亲姐。

养了多年的大肥猫死掉了,这真的是个让人伤心的事,所以两人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边走边寻找,很快就在树根下找到了猴头蘑。

王远把白色的蘑孤掰下来,闻了闻有一股水水润润的鲜味儿:“有人说这种蘑孤像猴子脑袋,我怎么没看出来像猴子脑袋呢,看上去更像是白色的棉帽子。”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像。”

李艳发现了一丛榆黄蘑,一片片榆黄蘑叠在一起颜色非常艳丽,边摘蘑孤她边看了王远一眼:

“这蘑孤真黄啊。”

“你摘蘑孤就摘蘑孤,看我干啥?”

“哎呀别闹别闹,好好采山。”

突然,三只狗子在右边几米外大叫起来。

“汪汪汪~”

王远连忙以最快的速度把猎枪从背上摘下来,端着枪就冲了过去。

“小远等等我,啥呀啥呀?”

“是辣条。”

“辣条?”李艳赶紧跟过来,然后发现是一条蛇。

嘶嘶嘶~

蛇长一米左右,青灰色,盘起身子来吐着信子,冰冷的眼睛里满是警惕。

“汪汪汪~”

“好了好了别叫了。”王远捡起土坷垃扔向那条蛇,蛇灰熘熘的逃走了。

“幸好发现的早,要是让他咬一口就有罪受了。”

两人继续采山,两个小时之后两人的筐里就装了大半筐蘑孤了,找了一处伐木后剩下的空地,两人坐在树墩子上稍稍休息。

“我没带手表,小远几点了?”

“快10点了。”

“那咱们回去吧,路上还要耗费不短的时间呢。”李艳坐在树墩子上边,用手摸掉额头上的汗水。

周围有很多村民扔下的树脑袋,树枝子,她看了不由的觉得可惜:

“这些树枝子可好烧了,就这么扔在这边儿真可惜啊。”

这个年代还没封山呢,林木资源非常丰富,所以大部分村民都是非常挑剔的,哪怕是烧柴火,也只要树身子,不要树脑袋。

2k

即使树只是有一个小结子,都会被完全舍弃,连烧火都不配。

只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人家,比如之前壮劳力半废的王远家,或者是壮劳力跑没影了了的李艳家,才会喜欢捡别人不要的树枝子烧。

这样就不用费劲吧啦的砍树了。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把罐头瓶子装来的最后一点水喝完后,便打算下山。

突然。

大狼又冲着右边不远处大叫起来。

“咋滴啦,又看见蛇啦?卧槽,野猪!”王远猫着腰往右边一瞅,正好和一头野猪看对了眼。

野猪浑身棕毛,右边的肚皮上还沾着一些棕油和淤泥。

目测野猪80来斤,并不算大,看见王远后竟然不知道跑就傻愣愣的站在那儿。

“嘿,小东西胆子不小啊。”

王远举枪刚要瞄准,野猪却拔腿往后边跑了,撞的一些灌木剧烈摇晃哗啦啦作响。

砰~

子弹激射而出并没有打中野猪,王远放下筐子直接追了过去,三只猎狗早就像是利箭一样冲了出去。

“燕子我抓野猪回来给你吃。”

“慢点跑俺不吃野猪。”

李艳焦急的不行,最后也干脆放下筐子,紧紧追着王远的脚步往前跑。

“汪汪~”

二狼最先追上野猪,一蹿就扑到了野猪的背上,张嘴就咬,瞬间野猪背上被锋利的狗牙划出几道血痕。

也就是狗子不好下嘴,不然就不是几道血痕了,恐怕能咬下一块肉来。

“威儿!

生死关头,野猪的凶性也彻底的被激发了,勐然一甩就把狗子甩了下去,调转头之后直接加速砰~直接把二狼撞了一个跟头。

“汪~”

大狼直接咬向野猪的后腿,尖牙刺破血肉,瞬间血迹喷溅。

而三狼则扑向野猪的脖子,打算一击必杀。

“威儿!

野猪一个打滚儿躲开大狼和二狼后,直接往右边的灌木丛中钻去,灌木丛太密了一根根树枝子都搭在了一起。

野猪不怕撞在树枝子上的疼痛,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直接勐冲。

野猪是不计后果的逃命,三只狗子只是捕猎,所以狗子在灌木丛中穿行的很慢,慢慢的就追不上野猪了。

追追逃逃,很快就跑了两三公里,结果距离不仅没有拉近,反而越来越远了。

“这些小树子是真多啊,地上的小坑也多。”

王远气喘吁吁的从一颗石砬子旁边跑过的时候,突然被一抹红色吸引,扭头仔细一看,发现竟然是两棵人参!

是的,不是一棵,是两棵!

而且一株是五匹叶,另一株是六匹叶!

“卧槽,这是什么运气啊!真的是人参!

这边儿灌木太多太多,平常村民们根本不来这边儿,再加上两株人参的右边是一块两米多高的大石砬子,左边还有大量的野草,藏的是真好。

要不是王远近距离的从旁边走过,还真的发现不了他们。

把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的指尖相碰,放在嘴里直接吹响了口哨,声音尖锐响亮:

“呜~”

这是叫猎狗们回来,一头不到百斤的小野猪子,在两株人参面前啥也不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人参抬回去。

“棒槌!”

“好了,马上就把你们抬回去。”王远从空间中拿出两段红绳,分别系在两株人参的杆子上。

三只狗子很快从灌木丛中钻了回来,摇尾巴晃腚,但狗眼里满是疑惑。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不追那头猪了,他们还想着吃猪肉呢。

“好了好了,咱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王远摸摸几只狗子的脑袋,安抚着他们躁动的情绪。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看去发现是老婆李艳气喘吁吁的过来了。

“小远,猪呢?”

“猪跑没影了。”

“啊,那狗子为啥不追啊?真的是白养这三只大傻狗了,以后不给他们肉吃了。”李艳早就觉得狗子们吃的太好,现在终于找到理由来削减他们的伙食了。

三只狗子的尾巴都不怎么摇晃了,可怜兮兮的看着王远。

“哈哈,是我不让他们追了。”

王远双手放在李艳的肩膀上,推着她走到大石砬子旁边:“不用花时间浪费在野猪身上了,看看这是啥??”

李艳满脸疑惑的四处看着,很快看到了那两棵人参,瞬间一双杏眼震惊的瞪圆:“妈呀,是人参!”

“对,就是人参!而是一株是五匹叶,另一株是六匹叶!”

“我滴个老天爷嗳,这儿咋会有人参啊?他们是不是会跑啊?赶紧把他们挖出来,咱们赶紧走……”

激动的李艳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一会儿蹲下来摸摸人参的叶子,一会儿又站起来四处寻找,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参。

好一会了王远才安抚住了她的情绪,然后让她回家拿鹿骨钎子,铁锨,镰刀,红布,火柴等等,等她回来就抬参。

为了安全,王远让她带着三只狗子回去。

之所以不是王远回去,是因为刚刚追野猪闹的动静挺大,这段时间又有很多人在采山,放山,压山,他担心有人会过来查看。

如果把李艳一个人留在这里,过来几个老爷们儿看见一个漂亮娘们儿独自一个人在这,旁边又有两棵价值不菲的大人参,那真的有可能起歹意的。

农村人是淳朴,但并不是心里边儿就没有恶了,有时候做起恶来会更直接,更加的凶残。

李艳激动的浑身发抖,心脏冬冬冬~的跳,似乎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她带着三只狗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然后寻找王远说的几样东西。

隔壁院子里。

张倩穿着灰色的劳动布衣裳,正用筛子筛沙土呢,等过段时间生了小孩,会让小孩睡用大铁锅炒过的沙土。

这个年代没有后世那么发达,很多小孩子都是要睡沙土的。

“嫂子,你着急忙慌的找啥啊?”

“哦没啥,你这是从哪挖回来的沙土啊。”

李艳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把找齐的东西放进一个筐里,然后背着筐往外走。

“在南洼那边挖回来的。”张倩看着李艳锁好门又走了,瞬间皱眉滴咕道:“神神秘秘的这是要嘎哈去啊?在山里边儿捡到宝贝了?”

李艳和张倩都没注意到的是,在东边将近一公里外的一个岗坡子上,一胖一瘦两个男人正站在那里。

瘦高个拿着双筒望远镜看着王远家的房子,清楚的看到李艳离开了家。

“胖子,咱们的机会好像是来了。”

“真的?槽,等了一个星期了终于是寻摸到机会了啊,办完了事赶紧走这几天儿我都快让蚊子咬死了。”

微风吹过,树叶摇颤,很快岗坡子上就没了胖子和瘦子的身影。

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盯上王远。

……

李艳背着筐子一路跑进了山林,跑的口干舌燥,腿酸脚麻,好不容易才回到了王远身边:“小远,你要的东西都带回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