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狩猎在1986 > 202钱顺,密云野猪

狩猎在1986 202钱顺,密云野猪

作者:日更二万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2-11-15 23:56:53

最新网址:

林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王远满怀期待的带着李艳走了进去,挂号,开单,检查,最后是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焦急的等待着检查结果。

与后世的医院相比,90年代的市级医院要简陋的多,墙裙儿是蓝色的,墙壁也不是那么白反而有一点儿灰黄灰黄的。

“燕子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点儿肉包子来吃。”

“行,你去吧。”

李艳看着王远跑开的背影感觉一阵甜蜜,但很快又皱起了秀眉,摸摸自己的肚子轻轻叹息着。

王远离开医院,顺着马路往北走很快来到一家卖肉包子的小店。

小店正好在十字路口人流量很大就是面积非常小,只有十来平米没办法堂食,只能外带。

远远的就闻到了肉包子的香味儿,客人已经围成了一堆显然生意很好。

“远哥!

店主叫“钱顺”之前是一个帮着王远卖衣服的小弟,王远现在不倒腾衣服了,钱顺就和很多小弟一样选择自谋生路了。

虽然钱顺只是个非常普通的散货小弟,加入的也比较晚,但干活儿挺踏实的所以也赚了万把块钱。

现在娶了老婆,买了摩托车和房子,开了小店,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也强过很多人了。

“嗯,老早我就注意到这家店了,原来是你开的啊,给我拿二十个肉包子。”

一个肉包子挺小的,恐怕只有两个饺子般大,二十个肉包子不算多。

“好嘞~好长时间没见着远哥你了啊,我还记得上回一起喝酒……”

大家挤在一起没有排队,满脸麻子的钱顺便先给王远装了包子,一个包子4分钱总共就是8毛钱。

两人唠着嗑,王远还看了一眼旁边儿和面包包子的钱顺的老婆,女人个子很高,虽然没怎么打扮但还是挺漂亮的。

小屋里边儿太热了,女人的额头上都是汗珠儿,手上都是面粉便用袖子一抹额头看的出来女人也是个利索儿能干的。

“钱顺你小子捞着了啊,娶了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远哥,小芳是我表妹我姥姥给我介绍的。”

女人抿嘴笑着,钱顺也是一脸傻笑:“远哥你就别夸她了,现在天天就给我扎刺儿呢,天天管我这不让干那也不让干。”

女人拿着擀面杖作势要怼钱顺,其他食客们瞬间也笑起来,天空阴沉沉的,压抑的空气都变的欢乐了不少。

王远接过钱顺递给他的包子,好奇道:“亲表妹啊?”

“是啊,我亲二姨家的。”

王远有些惊讶,那钱顺和他老婆算是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啊,算是近亲。这要是在后世是接不了婚的,不过这个年代就宽松多了。

钱顺死活不要包子钱,王远也没和他掰扯那点儿钱,抽出1块钱扔进窗口里就离开了。

钱顺打开侧门儿,拿着那一块钱还追了出来,但是王远已经没影了。

“没追上啊?”钱顺老婆问了一句。

“是啊,远哥这个人啊做事很敞亮的,从来不会让兄弟们吃亏,说实话我都有点想继续跟着远哥混了。”

……

王远回到医院,又去接了一些热水回来,和李艳边吃肉包子边聊天。

李艳还是有些担心检测结果,王远也只能尽力安慰着,结果下午的时候检测结果出来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道:“没有怀孕,肠胃有点不好多注意饮食啊。”

轰!

瞬间就像是有一道晴天霹雳轰在了王远的头顶上,所有的希望全都落空了。

李艳摇摇晃晃的要摔倒,幸好王远回过了神,眼疾手快的扶了她一把,李艳委屈的有点想哭,那么多苦药汤子都白喝了吗?罪也白受了吗?

最怕的就是有了希望,结果希望还破灭了,刚离开医院李艳就大哭了起来,王远叹息着也只能抱着她离开了。

经过好长时间的劝解之后李艳才看开了许多,不过等到了家她又装作没事人的样子,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脆弱。

小丫头在门口熘达了好几圈儿了,看到王远两口子回来了,她也赶紧迈着小短腿跟了进来:

“二哥,二哥,你们嘎哈去了?我等了你们好久哎。”

“你别像个跟屁虫一样的跟着我行不行,又去哪儿闹腾去了,看你这脸和小花猫一样。”

“和小花,小鱼她们跳皮筋儿来着。”

王远先给自己洗了把脸,又洗了洗毛巾给小丫头擦擦脸,小丫头用力闭着眼睛就像是受刑一样的让王远给她擦脸。

“行了擦干净了,去玩儿去吧。”

小丫头跑出了屋门,很快她的大喊声从院子里传来,原来她之前在菜畦地头儿上种下的西瓜籽都发芽了。

王远走到地头儿上,只见一丛丛的西瓜苗子长的还挺喜人,有几棵长的很快,已经有将近半米长的瓜蔓子了。

“长的太密了,养分不够间间苗吧。”

“别拔,别拔~哇~”

看着王远弯腰就要拔她的西瓜苗儿,小丫头瞬间急的直跺脚,最后哇的一下子哭出来了。

“你这小丫头啊又欠揍了是不是?给我憋回去,不许哭。”

李艳这时候快步从屋里走出来,扒拉开王远把小丫头抱屋里去了。

王远烦躁的揉揉头发,最后干脆也不在家待着了,出门儿去养鸡场抓了两只飞龙,去柱子家找柱子喝酒去了。

又在家待了两天,王远辞别老婆李艳去了省城,找到管理养鸡合作社的孙大刚,把近期养鸡合作社收上来的鸡蛋都带走了。

黑省农村养鸡的太多了,鸡蛋价格大跌现在收购价是4毛8分钱一斤,而燕京那边儿的零售价已经达到了9毛8分钱一斤。

王远知道自己是拿不到9毛8分钱的价格的,但肯定要比4毛8分钱高的多,所以把养鸡合作社收上来的50万斤鸡蛋都带走了。

办公楼内。

王远拍拍孙大刚的肩膀,后者穿着灰色的中山装,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少了几分匪气多了几分文化人的样子。

“这段时间你干的很好嘛,我做主这2万块钱是给你的奖金,这3万给下边儿的其他员工分一分,剩下这3万带着兄弟们吃吃饭,跳跳舞,或者是组织一些小活动买买奖品之类的吧。”

王远打开皮包,把一摞摞的现金拿了出来,兄弟情义也不能当饭吃,大家辛苦的工作就是为了钱。

王远自己赚大钱了也会让跟着他的兄弟们喝口汤。

孙大刚很高兴,眼睛放光他感觉自己没有跟错人。

进入九十年代后各种大哥都开始冒头,但是很多大哥根本不给小弟钱,甚至还要从小弟们那儿扣钱花——小弟们跟着这样的大哥混几年,最后都是一场空,像梦一样。

“对了小远,有几件事儿我要和你说一下。”孙大刚认真的道:“亚运会咱们要不要捐钱?有人过来了明里暗里的都想让咱们捐钱。

还有就是鸡西那边儿有个屯子都在养兔子,一个屯子养了不少兔子啊,我想去那边儿看看去,合适的话就和他们签合同。他们只管养咱们只管卖。

还有绥化那边儿养狍子的,规模很小,我寻思着可以和养殖户谈谈,他们放心大胆的养就行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

把所有事情说了一遍,孙大刚点了一根烟后吸了一口道:

“前几天我去了dq市一趟,那边儿捐款热情更高,有颤颤巍巍的老太太把好不容易攒的几十块钱都捐出去了,还有很多小孩子把一毛两毛,甚至几分钱的钢镚儿都捐出去了。

说实话,我这心里边儿挺不得劲儿的,也挺震撼的,捐款现场的人啊乌央乌央的,哎~”

亚运会这事儿真的是举国关注,但是亚组委的钱不够。

王远打听到的消息是,中央财政只给了亚组委8.5亿人民币,但是想把亚运会办好了,预计花费是20亿人民币。

缺口太大了。

发行体育奖券,银行贷款,地方财政投入,募捐等等,把各种能搞钱的招儿都用上了。

所以亚运会的争议是非常大的,不仅仅是民间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就连亚运会主席陪着一些老干部看新建的体育场馆时,都有老干部直接说:

“有这么多钱还不如好好改善人民的生活呢,盖这么大的体育馆有啥用啊?”

……

“捐一万块钱吧,意思意思算了。”王远笑着道:“与其捐那么多钱,我感觉还不如给和咱们合作社签合同的农户们多分点儿钱呢。”

“哈哈,小远你说的也有道理。”

王远临走时又交代了孙大刚一句:“去下边儿收鸡鸭鹅也好,牛羊猪也罢,不要死命儿的压价儿,价格儿适当的给高一点儿。

很多村民确实嘴笨不怎么会说话,也不会谈价儿,但是把价格压的太低的话,他们可以直接撂挑子不养了。”

“不养了?”

“对啊,养殖户们儿又不是死傻瓜,合不着他就不养了啊,到时候咱们也跟着吃亏。”

“我明白了。”

为了赶火车王远都没和孙大刚一起吃饭,坐上火车眯了一会儿就睡不着了,煎熬了许久最后在燕京火车站下车。

“燕京大街上的车又多了啊,那边儿是新建的小区啊,燕京的房价是不是也要慢慢的开始腾飞了?”

王远走在大街上,与记忆中几年前的燕京相比变化太大了,大街上跑着的汽车中,黄色的津门大发多了起来。

看着还挺鲜艳的。

很多时髦的女人已经开始烫头,穿短裙,高跟鞋逛街了,一双双大白腿颇为吸引人的目光。

而有一些小贩的打扮和民国的时候差不多,黑色软帽,对襟灰布衣裳,王远不由的想到了电视剧里民国时期乔装打扮的特务。

“改革开放,新旧交替,其实变的不仅仅是人们的衣裳,还有思想观念,以及虚无缥缈的命运啊。”

王远打车去了郑廉家,郑廉的老婆也烫了卷发,正拿着自制的小喷壶在院子里浇花儿呢。

郑廉有钱了就自己出钱买了一套四合院儿,两进的院子除了他自己一家之外,还请了两个老嫂子帮着做做饭,洗洗衣服,打扫卫生之类的。

“郑廉和几个朋友去密云那边儿打猎去了,你先坐一会儿吧,喝茶不我去给你倒茶。”郑廉老婆做事周到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对王远还是挺热情的。

“嫂子你别忙了,我刚喝了不少水现在根本不渴……密云那边儿有啥猎物啊?”

“有野猪,好多好多野猪啊,俺娘家的棒子都让他们快祸祸完了。”

郑廉老婆坐在王远右边儿,他们都在院子里,阳光撒在脸上暖洋洋的感觉很舒服。

快晌午的时候,郑廉带着几个人终于回来了,风尘仆仆,未见人先听到了笑声。

“小远来了!啥时候到的啊?看我们打回来的野猪!”

大野猪有200来斤,灰色的猪毛上沾着不少泥巴,猪牙洁白而锋利,双眼怒瞪,脑袋和身上有好几个血窟窿现在已经死透了。

“厉害!在密云哪儿打到的啊?”

“云蒙山南边儿,本来还能打到一只野猪,结果那只野猪受了伤了却没死,跑没影儿了。”

郑廉感觉非常可惜,带着王远几人进屋,相互介绍后很快就聊了起来。

王远和其他几个人没什么交情所以聊的都不深,吃过饭之后已经下午2点了,其他人都告辞离开了。

喝的醉醺醺的王远和郑廉都睡了一觉,等醒来时已经下午4点了。

郑廉老婆在烧火做饭,王远和郑廉在院子里熘达,水缸里的荷花开的正艳,不远处鸟笼子里的画眉鸟也在啾啾的叫着。

郑廉这段儿时间往日本倒腾化妆品,女包,女鞋等等,赚了不少。

不过日本房地产泡沫要破裂了,很多日本人一贫如洗连吃饭都是问题,郑廉整的一些东西不怎么好买了他也不打算干了。

“我从内蒙草原运来了一些屠宰好的羊肉,还有一些从黑省运来的鸡蛋,能不能想办法在燕京卖出去?”

“小意思啊,包在我身上,只要质量没问题那就不愁卖。”郑廉眼睛放光:“羊肉可是好东西啊,还是内蒙草原那边儿的羊肉。”

合作很多次了所以郑廉很信任王远,王远说是从内蒙草原运来的,那肯定就是了,郑廉也不想探寻王远到底是怎么运来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