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二婚女人的百年岁月 > 第四章一场械斗(3)

二婚女人的百年岁月 第四章一场械斗(3)

作者:黄发胜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8-11 08:46:11

最新网址:

晏灿一的话,宛如一根根锋芒,深深地刺在陈家坊人的心头,他们何时受过这等欺负,几个年轻点的后生咆哮着就想动手,这时,只见陈江万大吼一声:“都给我闭嘴”。然后跨出己方人群,面对着晏灿一,不急不慢地说道:“你们不就是仗着人多势众,想用武力解决问题吗?”。

“是又怎么样!”晏灿一根本不把陈江万放在眼里,十分自信地回答了一句。

“好!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陪你们好好玩一玩。”陈江万也硬邦邦地回了一句。

“废话少说,那就动手吧”!晏灿一向己方发出了动手打的号令。

“且慢,我还有一个条件”!陈江万又说了一句。

“有什么条件?”晏灿一一边瞪着陈江万,一边快速地反问了一句。

“既然是用武力解决问题,那就以武力说话,我们认为:今天你们打赢了我们,这块山就归你们,要是你们打输了,立即给我滚蛋;从今往后不得再惹是生非!”陈江万提出的这一条件,好像有些出乎晏灿一的意料之外。

“好,我们同意!”晏灿一一边不假思索地回答,一边想:难道我七十多个人还打赢不了你们五十几个人?你们也大小看我们晏家塘人了,大高估自己了吧!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你以为天下就你们陈家坊人能打呀!

“是单打独斗,还是一起上?”晏灿一接着又问了一句。他不想落下以多胜少的话柄,他想以车轮战术打垮陈家坊人。

“我们是主,你们是客,主随客便,这是我们的待客之礼。”陈江万十分自信地回答。

晏灿一奸笑了一声说:“好,那就单打独斗,一对一。三场定输赢,最后站着的为赢,躺下的为输!免得你们说我们以多欺少,胜之不武。”说完,扫了一眼身边的一个大胖子说道:“晏天霸,你上!”

见对方点了将,陈江万也大声说道:“陈增二,你准备!”

双方家长公都点了己方最好的打手第一个登场,都想开个好头,鼓舞士气,达到获得最后的胜利。

晏天霸,三十多岁年纪,身高与陈增二不相上下,但身上的横肉就多得多,且天生一副穷凶极恶的相貌,一般人见了,都会产生几分胆怯。从身躯块头角度看,现场的许多陈家坊人都在为陈增二捏一把汗,觉得晏家塘的这个大胖子肯定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家伙,担心陈增二未必打得赢他。

外行看热闹,行家看门道。陈增二用眼瞟了瞟向自己走来的这个大胖子,心里就有几分数了。练武之人,哪有这样肥头大耳,满身横肉。看他步伐轻浮,眼光迟钝,一点都不像习武之人应有的稳健和机敏,最多就是一个只懂得花拳绣腿和几下三脚猫功夫的莽汉,这样的人对他来说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说话间,晏霸天已跳出了己方人群,来到了陈家坊人跟前。按照比武习惯和规定,双方在开打之前,彼此间应当抱拳打拱,以示对对方的基本尊重。可这个晏天霸,一点武规都不讲,一上来就高高举起手中的木棍朝着陈增二的脑袋狠狠地劈了下来。他想在陈增二没准备的情况下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地把他置于死地。

陈增二见晏霸天一上来就把自己往死里打,心头一怒骂道:“卑鄙小人,无耻流氓,今天让爷来教教你怎样做人。”同时他深知,晏霸天这一棍恐怕使出了吃奶之力,硬接肯定是下策,搞不好会伤着自己。于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侧身一跳,躲过了这一棍子。

“碰”的一声,晏霸天的木棍重重地打在草地上,顿时草碎泥陷,一条深深的棍痕突现在众人的眼前。好大的力呀!要是陈增二挨到了这一棍,必死无疑。由于用力过猛,晏霸天这一棍打下去,人的整个重心前倾,头也低着,腰也弯着,一个圆滚滚的屁股完全暴露在陈增二的眼前。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陈增二侧身一跳的瞬间,顺势将手中的耙子重重地推向晏霸天屁股,晏霸天那笨拙的躯体宛如一个大南瓜“扑通”一声滚倒在地上,来了个标准的狗吃屎。他还没来得及爬起来,陈增二的那把铁木做的木耙犹如千斤巨石,重重地压在他的背上,他挣扎着妄想爬起来,但始终没有成功。

晏家塘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尤其是家长晏灿一,本想派晏霸天上去来个开面红,怎奈技不如人,一招下来,便倒地不起。他想:如继续按照这种规则比下去,今天的这场比武己方必输无疑。与其这样屈辱地躺在地上,还不如利用人多势众,来个乱中取胜。那些武林道义,郑重承诺此时在他脑海里早已被忘得一干二净了。

于是,他手一挥,大声喊道:“都给我上。”紧接着,晏家塘的几十个人便不约而同向陈家坊人扑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陈增二挥舞着手中的耙子,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向前,时而向后,时而来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时而来个上天揽月,时而来个海底捞鱼……

“不好,他们疯了,陈增二有危险,你们都快给我上!”陈江万一见对方不讲武林道义,一窝蜂似的扑向陈增二,也急速地发出号令。其实还未等他发令,陈家坊的后生们早就操起手中的家伙迎了上去。

“打你咯贼古!”

“打你咯畜牲养的!”

“打你这个二百五!”

“打死你!”

“哎哟!我的妈呀。”

“注意后面。”

“快跑。”

“不得了哇,打死人啦!”

……

打斗声,咒骂声,哭喊声交错一起,彼此起伏,响彻山峦,场面甚为热闹。

晏家塘的那些后生虽说身壮力强,但个个都是几下三脚猫功夫,中看不中用,那里是陈增二的对手。待陈增二把几套陈式耙子功夫打完后,只见扑上来的晏家塘人,东倒西歪躺下了一大片。

械斗毕竟不是你死我活的敌对战争,谁都不想为了族人一块山,几棵茶树以命相搏,何况彼此又都是邻里乡村的熟人,今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打斗了一会儿,晏家塘的很多人胆怯了,退缩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不想断手断脚,头破血流,更不愿为此而丢了自己的性命,家里还有父母妻儿等着自己照顾呢!

陈增二也不想伤太多的人,只有开初几下是实招,使出了真功夫,后来打的都是虚招,没有伤着人,但他的招式一点也没有减弱,有种得理不饶人,不达目的不罢休势头。其实他最怕晏家塘人采取近身肉搏战术,如这样的话,他武艺再高,也施展不开手脚,最后定会被他们拖垮。

半炷香的时间过后,晏家塘人终于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举手投降了。

这场械斗,以出乎晏家塘人意料之外、陈家坊人的意料之中的结果草草地结束了。

这场械斗,陈家坊人重伤了两人,轻伤五人,收回油茶桃七担,缴获箩筐五只,篾茶籽篓十七只。

这场械斗,晏家塘伤重伤五人,轻伤八人,颜面尽失,大败而归。

乱世出英雄,这话一点都不假,陈增二通过这场“械斗”,名声大振,尤其是在陈家坊,更是把他视作英雄,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晏家塘人在这场械斗中赔了夫人又折兵,心有不甘,不久便一纸诉状把陈家坊人人告到了县衙,开始,元州县的县长并未受案。次年,换了个县长。晏家塘人通过多方打点,这桩与陈家坊人的争山纠纷才算立了案。

一九二三年腊月廿四日,按农村习惯,家家都在过小年,可这日,元州县的县长张大人偏偏选择这个日子亲临大布上,察看现场。

这天,老天爷像是故意与这位张县长作对似的,一大清早,就刮起了呼啦啦的北风。早饭过后,四个轿夫抬着张县长从新水街上出发,一路向西,晌午时分,他们总算进入了大布上地界。这时张县长肚饥身寒,他喊停轿子,吃了些零食,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身躯后继续起轿西行。这时,刺骨的寒风,一阵强过一阵,昏暗的天空里时不时地飘来几片雪花。弯曲不平的山道上,轿夫们抬着张县长,吃力地走呀走呀,走了近半个时辰,张县长认为已经走了很远很远了,就喊停轿子,并以此为界判定油茶山的归属。山的东头归陈家坊人所有,山的西头归晏家塘人所有。

冤呀!陈家坊人实在是太冤了!这位张县长哪晓得这块油茶山是一个长方形,长的一向纵深有三里多路,他所走过去的里程只到达这块油茶山的一半多点,剩下的还有一小半,恐怕还有一里多路程远呢!

这一判决,陈家坊人只占到大布上油茶山的五分之三,而晏家塘人却占到了大布上油茶山的五分之二。陈家坊人不服,提出上诉。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陈家坊人尽管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官场并非武场,他们有劲使不上,有力无处出,陈坷三兄弟三人只好含泪接受这个不合理的判决。

一场因油茶山引起的械斗就这样结束了。

从此,在新水镇、背桥乡的四乡八邻便有了“陈家坊人讲打,晏家塘人讲写”之说。意为:陈家坊人会武功,晏家人会写状、告状。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