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公主只想苟着活 > 第八章 和亲求和

公主只想苟着活 第八章 和亲求和

作者:寰路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09-06 09:16:34

最新网址:

西伦比亚皇庭,此时大臣们面色凝重,气氛紧张。国君融宇洋在最前方的椅子上正襟危坐,面露紧张之色。

灭国之灾的阴影笼罩下,他们这些国家的核心,必须做最后的决定。

“我已向齐天国君发送求和信,但愿他能绕过西伦比亚的子民。”融宇洋轻轻叹息,终于开口。

大臣们面面相觑,纷纷露出犹豫紧张的表情,似乎都想发言,却又有些犹豫。

“不知……可否需要筹码啊?”其中一个大臣踌躇着问道,他有一头荧光蓝色的长发,看起来25岁左右。

“可即便需要,又有谁愿意出呢?”旁边的一位女子揉了揉眉心,面露不忍,“他们可都是西伦比亚的未来啊。”

向大国投诚,寻求庇护,一般都需要“筹码”,即重要势力的重要后人。

他们携带者家族的重任,出使大国,或为质臣,或为皇妻,做些底层官员的事物。

出使者在本国地位越重要,“筹码”就越有价值,大国予取予求,给予的庇护也会越多。

但是,在本国地位越高的新一代,越是本国未来的栋梁,除非其个人意愿如此,否则本国一般是不会派遣“筹码”出使的。

因为去了,基本就回不来了。

“傲雪,现在已经国难当头了,没有也得有啊!”

女子身边的男子重重叹了口气,面色犹豫,看了看旁边的一个少年。

那少年十一二岁的样子,和男子相同的蓝黑色长发,正襟危坐。

此时感受到父亲的目光,他顿时一愣,惊讶地看了看父亲,但下一刻,却低下了头,攥紧双拳,面色坚定。

父亲别过头,不忍心看到儿子的反应,被称为傲雪的女子也面色惊讶,随后,面露不忍,死死咬住下唇,忍耐着情绪。

危急存亡之秋,这种事情,总要有人去做。

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希望,也不能放弃。

“那个……”就在此时,作为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女音,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莹蓝色长发,十六七岁的少女正弱弱地举手。

“我去吧,我是女生,比较有优势!”她故作镇定,紧张地笑着,仿佛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不行!”她旁边的男性顿时大怒,“你是我们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你怎么能去呢!”

少女顿时没了声音,低下了头,面色犹豫。

“爹,现在国家都快没了,家族还算得了什么呢?”她弱弱地问着,仿佛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要不还是我去吧,我是旁系,在家族位置不是很重要。”一个少年举手,面色坚定。

“你的地位不足以担当筹码。”另一个家族的长老摇头叹息,觉得不妥。

少年一愣,随即低下了头,似乎有些气馁。

但随即,他却面色坚定,直接站起了身,语气笃定地道:

“地位高的不让去,地位低的不能去,那到底谁去!我们现在已经国难当头了,还在犹豫自己家族的利益吗?”

此话一出,全场愣怔,家族的长辈们都低下了头,面色愧疚。

融宇洋愣怔地看着少年,心中汹涌澎湃。

“让我去吧,我能做到!”少年语气激扬,表情真挚,仿佛这件事,他义不容辞。

“还是我去吧。”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门缓缓打开,一头乌青色长发的年轻人推门而入。他面色白皙,头发凌乱,风尘仆仆中带着一丝清冷的气质。

众人见状,皆愣怔在原地,忘记了思考。

坐在王位上的融宇洋看着那年轻人一步一步,走到近前,不由得面色惊愕,缓缓站起身来。

记忆中稚嫩的小脸,与如今俊逸的脸庞逐渐融合为一,心口处,一阵强烈的情感正在翻涌,席卷,裹挟着融宇洋。

“朔儿?”融宇洋愣怔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缓缓吐出他的名字。

融朔,是他的儿子,年幼时为躲避黎域的威胁,被他送到文宇仙学院。

距今日,已有千年。

融宇洋原本以为,最后一次送别之后,他们父子二人便相隔天涯,再也不会见面。那稚嫩的,带着恨意的脸庞,永远是他心中的痛。

但此时,他竟回来了。

在灭国之灾临头的阴影下,回到了他的身边。

“朔儿……你真的是朔儿?”

融宇洋面色惊愕,泪水已经涌出眼眶,顺着脸颊流淌,他匆匆走下王座,迈着紧张的步子来到融朔的面前,轻轻捧着他的脸颊,仔细地端详。

融朔轻轻点头,冷清的面庞上多了一丝久违的感慨。

身后的大臣们也面色震惊,看着融朔熟悉却陌生的身影,面面相觑,随后,皆面色惊异,惊喜中带着担忧。

“是殿下啊!皇子殿下!”

“皇子殿下回来了!”

“天哪,他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

“殿下,您回来做什么,您快回去!”

融宇洋面色激动,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双眼。无奈,他只得用袖子抹了把脸,大概擦一下脸上的泪水,一把将融朔紧紧拥在怀里。

“我的朔儿啊……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融朔沉默,神色有些恍惚,又似乎有些难过。

“父亲……”他沙哑着声音轻轻呼唤,肩膀在微微地颤抖,“老师告诉我西伦比亚有难,我就回来了。”

“你这孩子,这不是胡闹吗?”融宇洋攒紧了拳头,一拳砸向融朔的背,却只用了极轻的力道,生怕伤了他一直放在心尖上的儿子。

他知道融朔回来是为了什么,但此时,他又能说什么呢?

他们是西伦比亚的皇族,便是西伦比亚的天塌了,他们也要第一个顶上去,保护西伦比亚的子民。

这是他们的责任。

父子相拥,大臣们面面相觑,有的想要劝阻,却欲言又止,最终保持了沉默。

融朔是西伦比亚王位唯一的继承人,地位之重,没有任何一个世家天骄能够堪比。

此时,他去是最好的选择,但也是最坏的选择。

他主动请缨,天骄们的积极,便黯然失色。

相拥过后,融宇洋也回归了理智,松开自己多年未见的儿子,俊逸的脸庞痛惜而不忍。

“父亲,诸位爱卿,您们无需担忧。”融朔深吸一口气,向融宇洋和屋中大臣们作揖一礼,“儿臣与齐天国皇子皇女有旧,即便以质子之身前往,也不会太过艰难。”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该说什么。

“我的孩子。”融宇洋叹息一声,轻拍了拍融朔的肩膀,“千年时间,你也成长不少,此事其中的利害得失,我不信你不清楚。你若执意要去,父亲也拦不住你。”

融朔沉默,面色有些不忍。

他看得到父亲紧紧攥住的拳头,颤抖的肩膀,银牙紧咬不愿吐露心中的不忍。

千年时间,云游四海,时间早已冲淡了年幼时被抛弃的憎恨,或许融朔对西伦比亚没有太大的归属感,但即便作为一个旁观者,他也愿意置身其中换百姓太平,而不是隔岸观火。

他选择回到西伦比亚,不是因为他是什么王子,需要肩负什么责任。

仅仅是因为心中的善念,和对亲人的牵挂。

他不想父亲成为罪人。

力之所及,所以义无反顾。

尘缘牵绊,所以作茧自缚。

皇城依旧人声鼎沸,出使齐天的队伍很快组织,很快行进,西伦比亚皇城万人空巷,百姓齐齐悲愤游行,在菲尔曼神像前忏悔。

除了悲愤,除了因为悲愤而进行的游行示威,平头百姓只有自己那么一亩三分地,什么都做不了。

弱国无外交,灭国之灾在即,没有了黎域作靠山,他们只能向齐天国妥协。

虽然,他们其实并不知道,齐天国的军队,已经不知何时,班师回朝了。

齐天国从未想置西伦比亚于死地,就是在齐天国的在历史上,齐天国内部打成一团,也从未有过任何势力,以任何一种名义,将任何一个势力或小国逼上绝路。

便是扩张,也只是在皇帝的带领下,去其他星域吃点土特产,顺着本源流动溜达一圈,然后就回家。

初代皇帝沈昱就曾干过这样的事情,带着一众精锐往黎域进军,把黎域王都掀了个底朝天,虚空老祖都气得牙痒痒,拿他没招,也没说占领什么领地。

吃了点烤蚂蚱,穿了会儿黎域的衣服,就带着人回齐天大陆了。

原本为了防止沈昱扩张领地,做好了万全准备的宇宙各大国度,见了这情况直接傻眼。

一时间,打齐天国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欠揍到极点,还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揍他。

-

齐天国皇城,沈烨莲领军回朝,人声鼎沸,百姓夹道相迎。

悬浮的机械岛屿,天空楼阁的天台,无一不挤满了年轻的男男女女,他们为了一窥皇女的真容,恨不得多挤出二斤油来,好能让自己纤细如风,飞到皇女身边。

红色的绣球飞向沈烨莲的怀中,沈烨莲没接住,传到其他百姓手里,在百姓的头上跳来跳去。

穆雷乐语早就回自己的基层干活去了,此番没有跟随,不然,他也要被绣球砸得晕头转向。

沈怀陵在皇家教园老师的护送下,已经暗中回到皇宫。

虽然他御驾亲征的消息早就不胫而走,但做戏要做全套,他还是暗中去往曼阿宫,看了已经病卧在床,骨瘦如柴的舞妃一眼,才从曼阿宫出来。

当年风光靓丽的舞姬,因为夺运之法的反噬,此时已风烛残年,满头花白,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普切尔来齐天国夺齐天国运,结果国运没夺到,反而把自己搭了进去。

沈怀陵可怜远在天边的沈烨文,但对普切尔,他没有丝毫愧疚。

晶域乾派的账,也该算一算了。

“参见陛下。”

朝堂会议,朝臣们齐齐向沈怀陵行礼,朝中有男有女,相貌皆25岁左右的定型期,只有少数,在二十一二岁,是齐天国的新一代。

慕容风尔已经正襟危坐,在玄色的凤椅上,颇显母仪天下之尊。

齐天国皇后的地位与皇帝平齐,只是权利没有皇帝大,所以慕容风尔是整个齐天国中,唯一不用对沈怀陵行礼的人。

沈怀陵面色慵懒随意,嘴角上扬起无所谓的弧度,大步流星地走向自玄色的龙椅,坐在上面。

“平身。”

“谢陛下。”朝臣齐声回应后,便纷纷落座。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沈怀陵随手打开手环,莹蓝色屏幕浮现,上面是大臣们上传的折子文件,文件的内容和沈怀陵的手环实时同步,包括里面的各种笔划和演算等。

沈怀陵没等朝臣说什么,便打开了第一个折子,抄起笔便开始批阅。

“陛下,安罗河水闸已完成80%,百姓就业率已经达到77.25%,创齐天国历史新高。”

“继续进行,拨款自有朝廷。”沈怀陵一边说着,一边在文件上写了一个“阅”。

“陛下,西部联产田已经建设完毕,预计明年可以开始种植。”

“让务农司将数据解析的结果提交上来,拟定详细计划,择日提交。”

“陛下,莉莉塔河又遭水患,堤坝差一点就完成了,请陛下责罚!”

“让他们继续建,等堤坝建完了再回来领罚,另外,拨款给附近百姓,保证其温饱。”

……

沈怀陵负责审查文案,慕容风尔负责整理和分发文件,大臣们则负责启奏分内之事,若无事,有的朝臣甚至可以不用来早朝,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大臣们有条不紊,依次陈列自己分内的事情,没有抢话,也没有停顿,仿佛这种高效率,有秩序的早朝方式已经成为了习惯。

沈烨莲看着自己手环上的文件,心中有些紧张。

她是嫡出的大皇女,按照常理,是齐天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可她真的能做到,像父皇这般有条不紊地组织朝堂吗?

早朝有条不紊地进行,效率极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几乎进行到了尾声。

“陛下,西伦比亚王国的和亲事宜,不知该如何处理啊?”直到最后,礼外司的执事突然站起,提及西伦比亚之事。

“噗!”

沈怀陵正喝着旁边的灵水解渴,听了这话,顿时喷了一桌子。

“什么玩意?”他愣怔抬头,看向礼外司执事,面色诡异。

一众大臣面面相觑,大多数将目光投向安静坐好的沈烨莲。

沈烨莲也是一脸震惊,显然不知道这件事,她看着父皇母后,俊俏的脸上,甚至带了一丝愠怒。

“西伦比亚的和亲队伍,王子和亲,三天前已经到皇城了。”没等礼外司执事继续说话,慕容风尔便接着说道,“此事我已接下,就等你的决定了。”

此话一出,沈怀陵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看了看慕容风尔,又看了看沈烨莲,面色诡异。

新一代皇嗣之中,只有沈烨莲的年龄适婚,且性别合适。

而且,即便不论性别,二皇子、四公主和六公主都已归于天道,三皇子被流放,五皇子窝在文宇仙学院不回来,七公主才10岁,八皇子和九公主才9岁,而且都不在皇城……

若沈烨莲拒婚,那西伦比亚王子便只能嫁给沈怀陵。

“不是,你们这……”沈怀陵揉了揉眉心,俊逸的面容扭曲成一团。

他是不想娶的,后宫的妃嫔他都恨不得往外送呢,更不用说再往里进了。

看沈烨莲的面色,肯定也不想娶这个王子。

但慕容风尔已经接了这个事,此番他和沈烨莲回城,她甚至只是通知他们,完全不给反驳的机会。

“你安排一下吧,择日进行婚礼。”慕容风尔轻品了一口茶,一脸无所谓地道,“虽然西伦比亚王国总是骚扰我们齐天国边境,但接受他们的投诚,并给予庇佑,也有助于齐天国建立大国威望。”

“执事,你联系一下,让那王子现在过来。”沈怀陵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俊逸的脸上也染了些怒色。

“是。”执事回答,随即便划动手指,手环的屏幕瞬间多出了一个,他迅速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了出去。

“诸位爱卿,还有事吗?”沈怀陵打开屏幕中最后一个文件,抬头问道,“如果无事,可先行退朝。”

此话一出,大臣们纷纷动了起来,向沈怀陵行礼,先行退朝。

“臣告退。”

“那微臣也告退了。”

“臣也告退啦,我们司最近忙得很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