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与君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臭味相投

与君阕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臭味相投

作者:槐序之辰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2-11-25 02:01:47

最新网址:

谢松照弯下身捡棋子,“拿纸笔来。”

顾明朝矮身蹲下,打开旁边的木箱子取出一沓纸来,“好好说,不许使诈。”

谢松照微微垂下头笑道:“好,不诈你。”

清早的风吹得谢松照缩了缩脖子,垂眸看着笔,“你来写,我来说。这风吹得我冷。”

顾明朝穿着件单衣,套着件皱巴巴的外袍,闻言看了眼谢松照苍白的手,低声道:“好。”

“我这边无忧,你回去了,我就给太子上书,说我教你这么两年,为的就是让你回去当棋子,搅乱临淄的局势,他素来重情,又对我有愧,我都主动上书了,他就不会怪我了。”

顾明朝看着纸上的草书,“不对,燕都表面是太子做主,但殷别尘那些大臣等了太多年了,他们等不下去了,太子的一言一行都被他们给监管着……”

谢松照伸出手沾了点墨在纸上戳,“太子是储君,他这两年逐渐成长了,殷阁老要后世名声,绝不会威逼太子。”

顾明朝摇头,“不,那不是威逼,凡为臣子,皆可死谏,这也是后世名声的一部分,有什么好怕的?”

谢松照叹气,“太子并非阿斗,殷别尘亦非无脑之士,殷别尘绝不会做明面上让太子难堪的事。”

看着顾明朝沉默了,谢松照微微前倾身子,再添一把火,“再多,殷别尘也就是请求太子让我不得上朝罢了,我丁忧在身,本来也就是不能上朝的。”

顾明朝抬起头,“经此一事,太子定会召你回朝。”

谢松照颔首道:“我上书时就会写到这个,说我乃是病弱之躯,不宜上朝,我这身子病弱至此,多为桂阳一行所累,太子岂能不知?”

顾明朝敲着笔头道:“好,这个勉强算是解决了,那你怎么送我出去?这是个大难题。林帅不是因私废公的人。”

谢松照笑着摇头,“明朝,你不了解林浥尘,他狂得很。但我没有想过让他帮忙,他确实是最方便的一条路,我相信只要我开口,他会帮我。”谢松照顿了顿,摸着茶盅继续道,“虽然他能为我两肋插刀,但他既然是我的朋友,我又怎么能置他于险地?”

顾明朝看着他,轻声道:“我现在就是把你架在火炉上烤。”

谢松照道:“明朝,非也。”

顾明朝苦笑,“谢松照,这事本就是我自己的事,可我牵扯了你进来,这……”

谢松照拍了拍他的手腕,“明朝,我收你为徒这两年,给过你什么吗?都是你在帮我。”

顾明朝笑道:“谢松照,你说这话你信吗?”

谢松照微微一愣,“怎么不信?我去瓦塔的时候你没有帮我?在燕都我丁忧在府时,你没有帮我?在这桂阳你没有帮我?”

顾明朝听到他把所以细枝末节都记得,自己反而愣住了,“我……微不足道……”

谢松照叹气,“明朝,我只是你的师父,又不是一座压在你头上的高山,你到了我面前就没有了那股子自信。我听人说,你在燕都时可威风得很。”

顾明朝哂笑,“这不一样,你不在那就只能我上去,我不威风点,别人就骑到头上了。现在你在,旁人都要忌惮三分,用不着我狐假虎威……”

谢松照摇头,敲了敲桌子叹气,“明朝,你回去这一趟也是孤身一人,还没有可倚仗的,你这么一说……我担心得很。”

顾明朝最怕谢松照说他不行,赶忙坐直了身子,“你放心,我一向都很威风,我也能屈能伸。实在不用担心。”

谢松照抿着嘴笑,“好,那你说说看,你此番回去,要做什么,怎么做。”

顾明朝提笔涂写,“我为什么要回去?为的不就是查看那一纸不知真伪的诏书?还有,这个老皇帝我一直都没查明白……”

谢松照看着纸上潦草的字好奇道:“你之前不是喜欢楷书?怎么改写草书了?”

顾明朝轻轻“哦”了一声,“楷书太束缚了,跟我很像,后来我发现这点,就改练草书了。”

谢松照还不放弃自己的字,“明朝,那你为什么不试试我的字?”

顾明朝道:“太锋芒毕露了,那是只有你才能写出的感觉,我……我不行。我挣脱不开条条框框的束缚,草书已经是我最大的努力了。”

谢松照又窝回椅背,“唉,我这字,以后还有谁能写?”

顾明朝捏着笔杆,沉默了好一会儿,“等我有空了,我就学。学你的恣意潇洒。”

谢松照摇头,“写字要符合心境,跟谁性格,你愿意写那个就写那个,不要因为我想要什么你就去做什么。”

顾明朝一向不与他争辩,话说得好听不如做得漂亮。谢松照口头这么说,可等他捧着跟谢松照喜欢的字去时,谢松照就不是这副模样了。

顾明朝用笔杆指着纸上的第一个问题道:“这个诏书,咱们肯定不是第一个看到的。”

谢松照有意逗逗他,“对,肯定不是第一个,毕竟写的人就是第一个看过的。”

顾明朝:……

顾明朝轻轻说了句,“闲的你。”又指着纸道,“这临淄有两尊大佛坐镇,下面小鬼众多,我就不信一个消失多年的老皇帝突然出现了,他们不惊讶,不害怕,不会控制住他,他还能送出这么一封惊天动地的信来。”

谢松照颔首,“对,这不合理,这就是一个局,但现在你将将扬名,他们的心思还不好说。”

顾明朝转笔的时候不慎把笔扔了出去,刚好在自己脸上留了一道风景,谢松照偏头笑起来。

顾明朝胡乱拎着袖子擦了擦,“没事没事……待会儿去洗。”

谢松照笑着道:“好,你就顶着这张花脸,我也多笑笑。”

顾明朝:……

顾明朝微微挪动垫子,好让谢松照能看全他那半张花脸,“他们的心思?他们还会在意我?我一个早年送出的侄子,对他们根本没有用,也没有威胁。”

谢松照听着他的分析道:“以前可以说他们没有这个心思,你对他们而言也确实没有威胁。但今时不同往日。”谢松照指着他手边皱巴巴的信道,“明朝,这个,就是证据。如果不在意,没有心思,这个就不会送到你的手上。”

顾明朝把信又展开,“这口吻很有上位者的感觉。”

谢松照道:“这不能说明什么。”

顾明朝指着第二个问题道:“他们是相通的,我之前一直记得是我父皇把我送来的燕都,但后来我一直听人说,陈国现在就是一黄口小儿当皇帝……这跟我记的差太多了。”

谢松照看着他疑惑道:“你这不是记得差太多了,是根本就没有对的。”

顾明朝:……

顾明朝深吸一口气,“后来我到了你府上,开始了解和查那些事,发现老皇帝死在承德元年末,那他是怎么下旨把送我来燕都的?”

谢松照:“鬼下的旨。”

顾明朝:……

顾明朝头大,“谢松照,你正经点。”

谢松照连连点头,“好好好,我正经点。承德元年末的时候,陈国乱的很,那时候杨云阔和顾长堪都还只是陪衬。”

顾明朝坐直了身子,“你知道?!我查了好多东西,陈国这一段时间里的东西很多都是相悖的。”

谢松照指尖轻轻敲着茶几,“了解,那时候我还没入仕,都是父亲和林伯伯把那边事情讲给我们听,然后叫我们写策论。”

顾明朝赶忙吮墨舐毫,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谢松照。

谢松照微微眯眼笑起来,“给你写信的,陈国的老皇帝,你的父皇叫永祚帝,这个知道吧。”

顾明朝点头回应,谢松照道:“永祚帝晏驾的原因不明。他消失了数日,据说是翻遍了陈国的皇宫,都没有找到他。”

顾明朝疑惑道:“一国之君,这不应该是身边时时刻刻都跟着有人吗?”

谢松照颔首,“对,此为第一个疑点,但当时的杨皇后却突然向天下发讣告,说是永祚帝太思念早逝的贵妃,孤身在贵妃生前的寝宫悼念,不慎摔倒,后驾崩了。”

顾明朝道:“肯定有人跳出来反驳。”

谢松照抿了口凉掉的茶,“顾明朝,你可以不用说话。群臣当然不信,但帝后素来伉俪情深,后又有太医查验伤口属实,尸身却系永祚帝。所以永祚帝就成了众人口中的先帝。”

顾明朝摸了摸鼻子,默不作声的给他把昨夜的陈茶倒掉,又瞪了眼站在谢松照身后的归鸿。

归鸿:???

顾明朝心里叹气,还是尤达好。

谢松照没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一心盯着纸看,“顾明朝,下次要写东西给我看的时候,还是别写草书了。我看着费眼睛。”

顾明朝看了眼纸上龙飞凤舞的字,“好,我下次写好看点。”

谢松照端起茶盅抿了一口,发现没茶,看了眼茶壶,顾明朝赶紧把茶壶拎起来塞给归鸿,“快去厨房弄点茶来。”

谢松照捏着茶盅转了转,“所以你被送来燕都时,不可能是永祚帝下的旨。最有可能的,只能是杨云阔。”

顾明朝有些难以置信,“她不是向来以仁慈著称,她在临淄乃至陈国境内都倍受爱戴。”

谢松照哭笑不得,“那只是现在罢了,她长得乖巧,当时的大臣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她当时就是以笑里藏刀,背后捅刀的方式镇压了临淄的高官显贵,后来金盆洗手了,就有了慈盈太后之称。”

顾明朝咂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那她怎么没解决掉顾长堪?”

谢松照嗤笑,“这两人据说从未对对方下过毒手,从顾长堪屠了代北后,顾长堪的名声就传遍了九洲,有人上书要惩治顾长堪,杨云阔驳回了。”

顾明朝写下四个字,“臭味相投”,谢松照笑道:“后来顾长堪知道了,千里送酒回临淄给杨云阔。等顾长堪回朝,杨云阔更是直接封他做摄政王,领天下兵马大元帅之职。可见信任。至此,陈国的局势明朗起来。”

顾明朝还是好奇,“他们就没有人想问鼎大宝?”

谢松照摇头,“没有,他们就像是真的贤臣良将,辅政大臣,两方也没有掐架,这就很耐人寻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