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清水田园 > 39. 那个叫权景的少年

清水田园 39. 那个叫权景的少年

作者:想往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5-30 08:26:05

时间流淌,慢慢他与秦思安越来越熟,偶尔还会跟秦思安说起他以往的事,至于是谁针对,是谁压迫,他一直闭口不谈,只提以往的趣事。

“有时我在想,能在这里认识你,已经是上天的好生之德了。”权景依着树干望着天空,“如果没有你,也许我的娘亲早就不在了,而我可能.........”他没有再说下去。

有时秦思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觉得他心中装了太多叫仇恨的东西。

“你受伤了?”秦思安有一次来找他,却见他前胸有着斑斑血迹,不禁紧张的问。是那群胖小子打的吗?

不,应该不是,一连好几个月他们都不曾见过那群欺负权景的孩子了,毕竟到了年岁,要么读书,要么当学徒,要么跟着自家人学手艺,在那个时候,游手好闲的人还是不多的。

“没事。”权景避开了秦思安的目光,他目光游移了一下,“砍材时,从山上滚了下来,无碍,你该走了。”

“哦。”秦思安点了点头,背起箩筐,朝他挥了挥手,便离开了。

权景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落寞,她竟然真的走了,也好。他沿着田埂,走到了小溪旁,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在溪水里仔仔细细的搓了搓,刚才从山坡上滚下来,前胸被划了一个大口子,他濯水洗了洗伤口,将衣服拧干,铺在草地上晒着,自己躺在一旁。

也不知躺了多久,迷迷糊糊听见脚步声,他才睁眼四顾,她怎么又回来了?见来人是秦思安,他连忙起身要将上衣披上。

“我都看见了,好大的口子。”

“没事。”权景淡定的披上衣服,衣服还只是半干,他也不在意。

“会留疤的,脱掉。”秦思安拧了拧眉,“我带了药。”。

“说了不用。”权景撇开脸,坐在一旁,直接拒绝,“你刚才回去就是为了买药?”

“嗯。”

秦思安趁他不看自己,将他推到,自己直接坐在他身上,腾的一声,少年便红了脸,红晕荡起涟漪,脖子也被染红。

“下来。”他别开脸,面色微冷。

“就不”秦思安看着他泛着红晕的脸,墨发微垂的模样,一时兴起玩味,低头对着他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身下的少年身体一颤,瞬间僵硬,他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那脸上一对仿佛藏着浩瀚星空的眼睛,正晶亮亮的看着他,眉眼弯弯,满是趣味和笑意,那刚刚亲了他面颊的嘴唇柔柔软软,粉粉嫩嫩。

权景被她的笑容晃了一下,只觉得心中一片柔软,他停止了挣扎,垂下眼眸遮住了心中暗涌的思绪,在睁眼时,冷意已去,面色郑重,“你亲了我。”

“我知道呀。”秦思安笑盈盈的看着他,看他不动了,便拿起已经准备好的药给他上药。

“我会负责的。”

“啊?”秦思安手未停,面上不解,“负责?”

“我以后会娶你的,嘶——”权景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不起,手重了。”秦思安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的继续上药,嘴上却说道,“因为我亲了你,你就要娶我?”

“......是。”

秦思安盯着他,直看的他有些发毛。权景心中有些紧张,他从未对女子说过这种话,也不知道妥当与否,又怕对方觉得自己轻浮草率,反而衬的自己不稳重,不可靠,于是又正了正神色,结结巴巴解释道,“也......也不仅仅是这样。”

“哦?”秦思安看着他的侧脸,忽然玩心大起,故作郑重其事的看着他道,“不行,轮不到你。”

“什么?”权景有些错愕,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长这么大,亲过不少男孩子的。”秦思安一本正经的看着他道,“我来数数:有我的哥哥,堂哥们,堂弟们,家附近的王二宝,张大宁,丁奉安,张小天.......”

“够了。”权景越听面色越沉,直到面色铁青才出言阻止。

“不够的”秦思安干脆放下了药瓶,继续掰着手指头数道,“隔壁村的李阳,他家旁边的陶行......”

“我说够了!你——”他突然坐起身来,将秦思安扶到一旁,双手撑地,胸前起伏,显然被气的不轻,他想说她举止轻浮,想说她怎么如此不避讳男女大防,想说她怎能、怎能随便亲别人,怎能像刚才对待自己这般的对待别人?可是,到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他分不清,分不清她到底说的几分真假。

他叹了口气,抚了抚额,语气听起来仿佛有些脱力,显然是不想再说刚才的话题了,“天色不早了,你快回吧,我自己上药就行。”

他单手支地,站了起来,身形微晃了下,才缓缓的沿着田埂往回走。

还真是气的不轻呀,秦思安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先开玩笑的不是你么?哎。

想到此,秦思安笑了笑,记得好像,那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秦思安依然记得他,充满怒意的脸,涨的通红的脸,无奈的脸,颓然的脸,失落的脸..........

好像随着他们的越来越熟悉,他的表情越来越生动,再也不是她当初见到了那个,看不出喜怒哀乐的人了。明明还是个孩子,却仿佛尝尽了人间冷暖滋味。

“为何总是叹气?”思平看着自家妹妹自刚才就开始,面上悲伤又惆怅,不禁有些担心。

“没事,哥,我有点累了,咱们回去吧。”秦思安心不在焉的看着四周,之前感觉还热闹的天地,现在仿佛跟自己隔了一层玻璃,热闹是他们的,落寞是自己的。她看了看手中姚慕辰买的笑脸面具,跟之前见到的那个人戴的一模一样。

江临城待了几天,姚慕辰和自家哥哥就直叫没趣,不如早早赶去书院。他们应酬的也够了,结交的也结交了,两人累的再没有初初来时的英姿飒爽,神采奕奕。

“昨儿那些个名门贵族们,一个个眼高于顶,说话都爱理不理的,眼睛恨不得长到头顶上,看着都倒胃口。”姚慕辰半靠着依着,秦岭儿在给他扇扇子,他一边葛优瘫,一边抱怨,“我可是真真儿的应付不下去了。”

“慕辰兄,我倒觉得他们那才是名门子弟该有的样子,你看前儿个那批人,一个个一边对相同地位或更高的门第阿谀逢迎,一边又向门第低的出言讥讽,恶言相向,岂不是更倒胃口?”秦思平也摇了摇扇子发表意见。

“说的也是,听你这么说,我觉得那群名门望族好像也没想象中的那么难以忍受了。”姚慕辰若有所思道,“那温国公家的几个公子看着倒还算顺眼。”

“听闻温国公为人温良谦恭,刚正不阿,府中几位公子小姐均教的博学多识,尤以温二公子最为人熟知。听闻他自幼体弱在乡野居住了一段时间,为人诚实聪明,十分懂事,深得温国公喜爱,每逢出游或同僚交谈,总会将其带在身边,耳濡目染,使得他无论知识,还是见识都十分突出。听闻这几年他随同温国公走过很多地方,社会阅历也十分丰富。”姚慕辰称赞道。

“传闻确实如此,听说温二公子年纪轻轻便受到了很多大臣、名士的赏识。此次出现是要去拜在王大儒门下。”秦思平也频频点头。

“温大公子也是早有才名,上届参加会试,高中进士,已入仕林,如今任吴州判官。也是前途无量”姚慕辰接过姚岭儿手中的扇子摇了摇道。“看来马上要变成同窗了呀。”

书院入口,车水马龙,人头涌动。放眼望去,那叫一个人山人海,挤都挤不透。

“人好多呀。”秦思安感慨。

“可不是,这也算是这里的盛景了,虽然岳麓书院的门槛高,但每年招收人才时,还是有大量的人潮赶来。”姚慕辰解释道。

到了专门给人停靠马车的地儿,才发现广场这边人虽多,却安排的井然有序。下了车来,姚岭儿便朝大门走去,那里已经排了好几个长龙,正在门口设立的桌案处领取签号。

“劳烦秦公子将录取证明给我,我好领通行门牌。”秦岭儿去桌案处沟通了一阵,便折返回来对秦思平道。

秦思平连忙将早早备好的录取书简取出,递给他,姚岭儿又回到桌案处,不一会便领了门牌回来。

秦思平刚接过门牌,便有好事者踱过来问,“公子怎的有录取书简?”

秦思平不好作答,姚慕辰走了两步上前,恰巧将秦思平的身形遮了,才笑嘻嘻对那人说道,“那是他代我保管的,之前的门牌丢了,故只得再厚着脸皮去登记一番,怎的,这位兄台也是来参试的吗?”

接着巴拉巴拉,两人说了一大堆,还别说,姚慕辰不愧是商家出身,口才绝对是一流的,不仅成功转移话题,而且不到一会儿就将人家的家底摸的清清楚楚。

看着他笑的人畜无害的模样,秦思安嘴巴抽了抽,抚了抚额,默默在心中给那人插了柱香。

“权景哥哥,我们到了。”一个绿裙少女,提着裙摆下了马车,一边四处打量着,一边催促轿中的人。

权景?秦思安的身形一顿,整个心都跳动的厉害,是幻听吗?她甚至不敢回头看。

“升平,安分点。”一道微沉的男音想起,秦思安身体抑制不住颤抖了一下,猛然转身,便见那轿中的人缓缓伸出白玉的手指,拉开车帘,一身素雅的青色长袍,头上系着玉冠,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秦思安瞳孔微缩,难以置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