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穿越夫君要从良 > 202 凤佩引缘缘又始

穿越夫君要从良 202 凤佩引缘缘又始

作者:灵竹子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5-30 08:29:15

照片上的女人,很像梁晚雪!前世的陈弘峤,娶了她,却不爱她,怎么今生又纠缠?

盯着照片看了很久,张云雷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叶小竹,说了,她肯定伤心,不说,她还被蒙在鼓里。

怎么可以!绝对不能允许陈顷远继续欺骗她!

今天是叶爸爸的生日,叶小竹买了蛋糕来庆祝,张云雷有幸蹭了块她亲手切的蛋糕,感觉很荣幸,奈何心里装着事儿,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叶爸爸还问她,“怎么小陈没过来?”

“他呀!说今天有个很重要的客户要陪,所以不能来陪您过生日,还让我替他给您致歉呢!不过礼物他倒是备了。”

看着叶小竹说起陈顷远时,那幸福甜蜜的样子,张云雷就觉得,把照片给她看的举动太残忍,可若不给,她还会继续被陈顷远耍弄,这样岂不是更不·厚道?

最终,张云雷在叶小竹去洗手间的时候,冲了上去,叶小竹吓一跳,告诉他男厕在那边。

“我不是来上厕所的,我是来上你!”

“啊?”一句话把叶小竹吓得连连后退三步,拿出手机就要报警!

意识到口误,张云雷赶紧改口,“啊不是!我是来找你的!给你看张照片。”

说着就把手机打开递给她,然后忐忑地观察着她的反应!

果然,看到照片的一瞬间,叶小竹脸色顿变!“这是……”

“陈顷远的订婚典礼!”

订婚!他在订婚!那么她,又算什么?

那一刻,叶小竹感觉自己好像个笑话!她还一直把自己当做他的女朋友,哪怕陈妈妈不喜欢她,她也认为,只要陈顷远对她好就足够,然而,所有的自信都在这一刻被狠狠打脸!

重要客户!就是他的未婚妻!重要的事,就是他的订婚典礼!

一时间难以接受的叶小竹突然问他,“你怎么会有这照片?”

呃……她的重点是不是放错了?但是她既然问,他不能不答,当然不能说他老姐在跟踪!

于是张云雷犹豫了三秒钟之后,镇定地编出了一个理由,说他姐的男朋友认识陈顷远,参加了典礼,

“我姐也同行,看到那人是你男朋友,就发了照片给我。”

听他说完,叶小竹没有再看他,只是神色黯然,张云雷暗自松了口气,又心疼不已。

刚想问她打算怎么办,她已经先开口,问他地点在哪儿!

想干嘛?“你要去抢人?”

“抢什么?”叶小竹苦笑连连,“不属于自己的心,抢来有什么用?”

张云雷有一瞬的心虚,她到底是在说她自己,还是在说他?这一世,叶小竹的心属于他吗?他应该去抢吗?可他也没用什么卑鄙手段吧?只是把事实呈现给她而已!

苍蝇不叮无缝蛋,陈弘峤如果行得端坐得正,他也找不到什么乱七八糟的照片来给她看啊!

这么想着,张云雷又好受多了!

可是,叶小竹过去又能怎样?“你不是想,当面给他一耳光吧?”

“看多了吧?”叶小竹自嘲地笑笑,“我倒是想,就是没有那样的勇气,变心这种事,怨不了谁,也是我自己蠢,他都在订婚了,我居然没察觉!”

张云雷心说:你要是不写,我们也没得看啊!

但她既然要去,他就义不容辞的跟着,偷偷潜出院,叶小竹不让他去,他却说想呼吸新鲜空气!

“医生不许你出院,待会儿阿姨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我早已完全康复,要不是因为你……爸爸也认识的那个医生,说我症状奇特,让我留院观察,我早卷铺盖回家了!”

说错了话的张云雷立马改了过来,暗赞自己鸡汁!

自己都心乱如麻理不清,叶小竹也懒得管他,随他跟着。

坐车的路上,她回想起陈顷远最近的状态,其实仔细想想,的确是有些异状的,但她也只当他是工作太忙,完全没有去扣那些细节,她也不喜欢去翻人手机,总觉得男女朋友要信任对方,也得给对方留有空间,所以根本没有怀疑,他会有异心。

张云雷的那张照片里,那个女人挽着他,笑得从容大方,而陈顷远,也是笑对宾客。

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个男人,早上还在给她打电话说着情话,中午居然就跟别的女人订婚!他是怎么做到如此从容不迫的?果然是花丛老手吗?

猛然想起,早上的电话里,他突然说了一句话,

“小竹,你要相信我,不管我做什么,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希望你能理解我,不要怪我。”

在这句之前,两人探讨的是,他不能来给她爸过生日的事,叶小竹就以为,他是为这事儿愧疚,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还安慰他不要放在心上,

“反正我们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今年过不了,明年再陪他啊!放心,我爸不会生气的。”

现在再回想那句话,她才惊觉,他应该是在提醒她什么吗?只可惜,她太迟钝,根本就没明白,他的暗示。

他们的将来?呵!他都订婚了,与她还有什么将来可言?

其实她对两人的以后也没什么信心,毕竟,悬殊太大,他的家人又反对,他很有可能迫于压力,最终跟她分手,这些她都想过,也不怕什么后果,只是心已经动了,就想勇敢的爱一场而已!

而她早就跟他说过,如果哪天他要放弃,请明确告诉她,她会安静离开,不会再打扰他的生活。

好聚好散,是她对爱情的态度,她诚实,也希望他能坦然,却没想到,他会瞒着她,在没有正式跟她分手的情况下,悄悄订婚!

他究竟,把她当什么了?玩物吗?

车停时,看到张云雷在掏钱,她就没再争抢,想着回去再还他,径直下了车。

她跑得这么急,张云雷真怕她一个人看到那一幕,hold不住啊!

偏偏这司机零钱不够,翻来覆去的找,急死个人!

来到六楼大厅时,叶小竹正好看到他们在一桌桌的敬酒,一个黑色正装,一个紫色晚礼服,看起来郎才女貌,再般配不过!

千金的气质,怎么是她比得了的呢?这一刻,叶小竹自己都觉得好没意思,而陈顷远,也看到了她!

目光里有一瞬的吃惊,而后又忙着应酬客人,没再看她,仿佛不认识她一般!

叶小竹的泪,在倾刻间汹涌而至!明知道他骗她,那么渣的男人,为什么要为他流泪呢?没骨气!

而张云雷,着急忙慌赶上来时,正撞见落泪连连的叶小竹!

那是他最珍爱的女人啊!

陈顷远既然和她恋爱,又为什么要辜负她?惹她伤心难过,实在可恶至极!联想到上一世,若不是陈弘峤从中威胁阻挠,他和叶箫竺,定然儿女成群,长相厮守,至于那么悲惨吗?

新仇旧恨,碰撞出愤怒的火焰!张云雷一气之下,才不管什么订婚宴,冲上前去,对准陈顷远就是一拳头!又狠又快!令人猝不及防!

叶小竹也吓傻了眼!完全没料到,这个张云雷,居然会这么冲动!比她反应还大!

今天的男主角被打,大厅里顿时炸了,都开始窃窃私语,甚至凑过来围观!

打完之后,张云雷也有点儿懵,玛蛋!待会儿问起来怎么说?总不能说,是陈顷远背叛了叶小竹,而他为她讨个公道吧?这样的话,小竹也很难堪啊!

焦急的张云雷急中生智,破口大骂,“你这个没良心的!居然背着我跟别人订婚?你不是说最爱的人是我吗?昨晚劳资艹得你不够爽?告诉我你忙,结果居然是订婚!你特么真有种!”

这话在别人听来,应该是骂今天的女主角才对,但是,这个闹事的男人为什么直直逼问男主角!

吃瓜群众表示,原来陈顷远是负心汉啊!如果是个女人来质问,这老掉牙的桥段也没什么看头,但闹事的居然是个男人!这就匪夷所思了!

哎吆!到底谁是0?

擦着唇角的血,陈顷远也是莫名其妙!谁认识他!居然把他说得那么不堪?非得好好收拾他不可!

就在他们的人拦着张云雷不放时,叶小竹冲了上去,难为情的跟大伙儿致歉,

“不好意思啊!我哥他曾经被一个男人背叛了,精神上有些问题,看到男的订婚就容易发病!是我没看好他,很抱歉!”

原来是神经病啊!众人不禁唏嘘!

张云雷也一脸懵逼,叶小竹想救他,他很感激这份用心,但是,能不能换个理由?这个太挫了!丢人呐!

陈家人却是不肯罢休,不信她的话,让她拿出证明,叶小竹当然没有,

“没有就是胡说八道,故意闹事!好好的订婚典礼,被你们破坏,扫了大家的兴,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陈妈妈认识叶小竹,看她联合别的男人来破坏自己儿子的订婚,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当下叫来了人,定要把他们送到局里去,好好审问!

就在此时,一个中年男人站了出来,

“他是我儿子,我可以证明,他有病,我儿子拍戏受伤,昏迷了一年才醒,当时伤了脑袋,所以脑子不大正常,破坏了顷远的订婚,我很抱歉,希望陈董能给我个面子。”

“张董?”两家公司都有业务来往,陈爸爸当然认识张敖,却不知道他还有个儿子!“他是……您的儿子?”

“是,”看了张云雷一眼,张敖的眼神有些不自在,“他一直跟着我前妻,所以圈里人不认识。”

前妻?原来他的父母离异了?叶小竹好奇看向张云雷,却见他的脸色很不好,也不理他爸,拉着她转身就走。

既有人给他解围,陈爸爸也不好再拦,只能让他们走。

而陈顷远,倒也没在意被打的憋屈,只是看着叶小竹的背影,惴惴难安。

闹了这么一出,叶小竹竟然忍不住笑了,一向只会写的她,居然会陪他一起演戏!连她都忍不住佩服自己,

张云雷也对她笑笑,“演技很好,我给一百分!不怕你骄傲!”

就这么普通的一句话,现代流行语而已,可是从他口中说出,那神色,那笑容,叶小竹竟有种很强烈的似曾相识之感!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跟我说过这句话?在某一年,某一天……”

叶小竹认真的模样,惊了张云雷,她……有印象的吗?

喜不自禁的他点头连连!“的确是说过,是我第一次见你时,跟你说的第一句话!想起来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怎么认识?病房认识的呗!“不就是那天你昏迷醒来吗?”

卧槽?她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张云雷趁热打铁,赶紧给她提醒,“对呀对呀!然后你正在教训那个侧妃,我就……”

话没说完,就听叶箫竺说,“醒来你和你姐讨论我的,我才和你们说话的。”

……原来她说的只是现代啊!他还以为她想起古代时,他遇刺醒来的场景了呢!唉!空欢喜一场!

不过,让叶小竹看清了陈顷远的真面目,也是好的!

“伤心是人之常情,但也不要太伤心,爱情只是生活的调节剂,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说完这些话,张云雷自己都怀疑,这种心灵鸡汤怎么会出自他口?听起来好装逼!不知道叶小竹会不会想吐?还好,她只是笑了笑,

“看到照片那会儿,我的确很难过,觉得我和他之间,必然会有一场撕心裂肺的争吵,伤心欲绝的流泪,仿佛这才应该是被背叛的女人的样子,可我没想到,你会闹那么一出,我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伤心了!”

听她这么说,张云雷心下大慰,能带给她快乐,消散她的悲伤,于他而言,是莫大的荣幸。

跟这个张云雷在一起时,她的确,难过不起来,可一回到家,她又想起两人曾经的甜蜜,对比之下,更觉心酸。

而这个时候,门铃响了,从猫眼看到是他,叶小竹不想开门,他就一直按门铃,算了,说清楚也好!

然而门一打开,陈顷远就抱住了她,一直跟她道歉,“对不起,小竹,请你原谅我,我这么做,是有苦衷的!”

平静地推开了他,叶小竹冷冷地看着他,准备听听他如何圆这个谎,

“我和她订婚,只是为了两家的利益,我们都对彼此没有感情,我也跟她说过,我有爱的女人,而她也有她喜欢的人,

但如果不订婚,她爸就不会同意启动那个项目,我筹备了很久,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于是我们就商量,先订婚,让两家父母安心。等过个一年半载,再找借口把婚退了就好。”讲明因由,陈顷远一再跟她表态,

“小竹,你相信我,我不爱她,我爱的只是你,没有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了会痛苦,我跟她有协议,只是订婚,订完后,谁也不会干涉对方的生活。

所以她不会扰乱我们的感情,等我半年,等这个项目能自主运转了,我就跟她退婚,跟你结婚。”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单单这一件事,叶小竹就将他看透了,告诫自己不要心软!

“在你眼里,工作永远比我重要,父母也比爱情重要,你现在会妥协,以后也不敢抗争!

你妈妈私下里跟我说的话有多难听,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以为只要你有勇气就足够,可是你居然背着我订婚……

从那一刻起,我对你……再无任何信任可言,不管你们的订婚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想把自己再掺和进去,我的爱情里,容不下利益的沙子。”

无论陈顷远再怎么劝说解释,叶小竹也不愿再理他,正式跟他分手!

他知道,她对感情很专一,也不想强迫她,只好就此离开,打算等自己正式退婚后,再来重新追求她。

而张云雷,细心的发现,现代的叶小竹并没有戴那块白玉凤佩,就百度了一下,想看看能不能查到凤佩的下落,网上的信息杂乱,有很多相似的玉佩,但是有一条拍卖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点开那张图,仔细一看,正是叶箫竺当年的那块白玉凤佩,那雕工,线条,一模一样!甚至那红点都在!明明红点已经消失,留在了叶箫竺身上啊!

难道叶箫竺去世后,红点又回到了玉佩上?真特么诡异!

看了看时间,这场拍卖会是在五天之后,张云雷暗下决心,一定要得到这块玉佩!说不定将它戴在叶小竹身上,她就能想起他们跨越千年的缘分来!

就算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反正她现在单身,他相信,凭借自己的真心实意,一定能打动她,和她再续前缘!

而这玉佩,他总觉得它应该属于她!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它!

只因它见证过,他们前世的爱情,他便想让它,继续守护今生!

——全文完——

张云雷和叶小竹就在我们身边,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也许以后会在其他故事里出现!

感谢小仙女们陪伴!新文《瑜真传》已开半月,是我第一本完结文【安得明珠福无泪】的前传,讲述福康安的父母,乾隆朝最得宠的重臣,傅恒及其夫人的传奇,有缘我们继续相约!

——灵竹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