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浮生为欢几何 > 第一百三十六章、意难平(二)

浮生为欢几何 第一百三十六章、意难平(二)

作者:壶中慢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5-30 08:34:27

潘翠莲听了,连忙望她神色,见她面容红润,精神饱满,这才心下一安,笑道:“听老人说,病人要撑,产妇要睡,你近来多有不适,可是操心过度乃至睡眠不足?”

“应该不是!”陈芸推测着回答,“这一日十二个时辰,我差不多要睡过去一大半了,连瑞云他们都说,我最近懒了许多,还说我再多睡下去,只怕多早晚得勤人睡成懒人、懒人睡成病人!”

“别听他们瞎说,他们才多大,能懂什么?”潘翠莲微微笑着,目光又关注在陈芸肚子上。(第八区 )

陈芸望了她一眼,欲言又止,几番挣扎过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那外来户可还尊敬嫂子?”

潘翠莲猛一回神,往后挺直了背,道:“只要她老实安分,尊不尊敬,倒是其次!”

“嫂子这话可差了,人说脖子再高,高不过头,何况山有山神、庙有庙主,嫂子本是正房,原就该受她孝敬,难不成还要尊卑颠倒?”陈芸话赶话说着,见潘翠莲越发低下头去,顿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于是又靠近一些,问:“莫非那外来户欺负嫂子?”

“没有的事!”潘翠莲一口否定,“如你所说,她不过一个妾室,饶是再泼辣,也掀不了天,不过是我这几日心情总不好,又兼家母染了风寒,心里惦念得紧,才精神倦怠些!”

陈芸依然不信,总觉得潘翠莲有所隐瞒,不愿意让她担心,可她心里早把潘翠莲当做亲姐姐看待,一时见潘翠莲双眉紧锁,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不知如何是好。

正发着愁,忽听外面有人通报,说是郭姨娘来了。陈芸正想会一会这郭姨娘呢,一听人家不请自来了,当即扶着圈椅坐直了,然后定定望向门口,准备一睹郭姨娘真容。

少顷,帘子动了一下,然后就听一缕轻微笑声传了进来。

陈芸心下好奇,举目看时,只见来人面容姣好,肌肤微丰,年岁约在十六上下,头上松松挽着几绺秀发,结一串珍珠作饰,身着一袭柳叶青单面刺绣对襟褙子,恰恰盖住三寸金莲。

“姿色倒是不错,只不知性情如何?”陈芸默默在心里说了几句,有意去看潘翠莲的神情,却见她紧绷着面颊,目光散漫落在地面,一点没有打量这郭姨娘的意思。

郭姨娘低着头,款款走上前来,首先向潘翠莲行了一礼,等抬起头,见陈芸也在旁边坐着,就皱着眉看了几眼,然后才困惑着问:“妾身刚听说府里的三奶奶来了,难道竟是妹妹?”

陈芸平静地点了点头,补充道:“我应该比你大些,以后不要唤我妹妹了,该喊姐姐才是!”

“不怪我眼拙,实在是三奶奶太年轻,即便换了旁人来看,那也会说我比三奶奶大些!”郭姨娘讨好地说着,见陈芸

慢慢低下眼眸,连不发一言的潘翠莲也不欲再听,这才赶忙止了话头,面向潘翠莲问:“姐姐在和三奶奶说什么?妾身也凑趣听听!”

“没什么,只是说些家长里短,你若不嫌聒耳,只管坐下来听着就是!”潘翠莲不太待见地说。

郭姨娘倒不在怀,只是笑了一下,择了潘翠莲下首的梳背椅落座。

陈芸在郭姨娘落座之后又扫了她一眼,问:“听妹妹语音,不像是苏州本地人,敢问妹妹来自哪里?”

郭姨娘颇为讶异,忙忙起身作拜,答:“妾身本是扬州人氏,只因沈大爷感顾,这才一路追随至此!”

潘翠莲听得分明,只是冷嗤一声,装作不闻。

陈芸特意望了潘翠莲一眼,见她嗤之以鼻,明显不愿和郭姨娘共处一室。陈芸心里莫名惆怅,就斜眼看向等待询问的郭姨娘,道:“妹妹本在扬州,因何认识了大哥?”

“说来也是因缘际会,沈大爷去岁到扬州送贺礼,途径我所在的妓院,撞见我在挨妈妈的打。两位奶奶怕不知道,我那妈妈笑在面上、狠在心里,是当地出了名的辣手摧花,每逢动手打人,一掴一掌血、一鞭一道痕,从来不会因为谁而手轻。”

郭姨娘回忆说着,眼眶忽然红了。

“当时,我那妈妈就是拿鞭子抽我,抽得我伤痕累累、痛不欲生。我记得,我痛得满地打滚,几乎起了要死的念头,可我那妈妈还不肯罢手。我真是心灰意冷了,就想扯了龙袍是死、打死太子也是死,横竖不过一死,就也抄了家伙,和我妈妈对峙起来。”

郭姨娘说至此处,面上几分得意,可还没一眨眼的功夫,她脸上又浮现不堪回首的表情。

“可惜,我那妈妈软硬不吃,一见我有反抗之心,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三两下就夺了我手里的家伙,然后打我打得更凶。我简直要痛死了,哭声喊得一整条街都听见了,可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来往路人只会揣着手看笑话,哪有人会施援助之手?”

“可巧沈大爷经过门口,听见我哭得撕心裂肺,就勒令手下问我妈妈情由!我妈妈敬衣裳,一看沈大爷穿着不凡,立马住了手,将我不愿意接客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沈大爷。沈大爷听了前因后果,就问我为何不愿接客,我当时想也没想,张口说:‘不想就是不想’!”

“沈大爷一听,反而笑了,说;‘你既入了娼门,怎不认命?’我不顾一身狼狈,抬头笑看着他,说:‘蝼蚁、蚍蜉尚且偷生,我一活人,难道就不能想着往高处去、往好处活?’兴许是这句话打动了沈大爷吧,他比了个手势唤了手下靠近,又从袖子里取了几张银票,交给手下。”

潘翠莲听了来龙去脉,面上毫无风波,只

是一种十分平和的语气说:“他一向这般大方!”

郭姨娘坐得近,听得十分清楚,不禁心下认可,口中附和:“是啊,当今之世,物欲横流,人无不自私自利,似沈大爷这般救人之难、解人之困的英雄可不多见了!”

陈芸瞟了她一眼,继续问:“这之后,大哥就收了你?”

“那倒没有!”郭姨娘惋惜地说,“沈大爷是正派人,原只是打算救我出了水火窝就罢手,不想我双亲早亡、无枝可依,身上又负了重伤、走不动路。沈大爷见我实在可怜,就收留我在身边养伤。这一养,五六日过去了。等我伤好得差不多了,马上向沈大爷磕头,叩谢救命之恩,还对他说:‘大爷大恩大德,妾身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方能酬答一二!’”

“沈大爷听后连连摆手,说当初救我不过举手之劳,从未指望我会报答他什么。可我惯经人情,哪能那么不懂事?即便沈大爷拒绝了我的心意,我仍旧涎皮涎脸追随于他。”郭姨娘说至此处,忽然苦笑一声,“最后,沈大爷不耐烦了,终于松了口。”

潘翠莲实在听不下去了,插嘴道:“没人关心这些,你不必从头说得这样仔细!”

郭姨娘见她平静面色下浮动不悦,忙起身作拜,道:“我说得这般仔细,并没有要恶心奶奶的意思,只是想让奶奶明白,沈大爷并不是三心二意贪图女色的登徒子,实实在在是我轻浮,专爱勾搭有妇之夫,今日告知奶奶,还望奶奶从此不要误会沈大爷!”

“你倒是心思细腻得很,我这当事人还没觉得起了误会呢,却从你嘴里漏了出来,这让旁人听了,究竟真呢假呢?”潘翠莲目不转睛瞪着郭姨娘,眼底的蔑视之色完全流露。

郭姨娘入门几日,除却头一日因为心底畏惧没去好好打量潘翠莲,其余几次见面无不感受到潘翠莲的退让,可今日鸡蛋碰在石头上,她的一确二看出潘翠莲骨子里的傲气,不由心内一惊,连连低下头去,道:“是我口无遮拦,不会说话,奶奶莫怪!”

潘翠莲冷视她一眼,道:“我怪你做什么?从你进门那一刻起,咱们就是一屋子人了,一旦别人说你没规矩,那就不是打你一个人的脸,连带着我也刮上去了,所以啊,我今日当面说你,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让你知道咱们之间的关系,从此更加谨言慎行,既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大爷!”

郭姨娘听了这话,更加低下头去:“大爷救我一命,已让我万死难报,还请奶奶放心,从今往后,妾身一定守命安分,顺时听天,绝不胡乱生事,为大爷和奶奶招麻烦!”

“如此,甚好!”潘翠莲简短说了,再不出腔,只是一门心思端着茶盏,默默啜茗。

芸讪讪坐在一边,渐渐觉得尴尬,正想起身告辞,却被郭姨娘抢了一步,柔声道:“大爷今早出门前,点名让妾身制藕粉桂花糕,眼下天色也不早了,奶奶若没有其他吩咐,妾身就告辞了!”

潘翠莲眼睫低垂,轻轻嗯了一声,表示允许。

郭姨娘察言观色,默默福了福身,直往外退了几步,然后才转过身去,跨门而出。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