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谋家 > 246 新元十年(大结局)

谋家 246 新元十年(大结局)

作者:林木儿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5-30 08:41:34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大秦新元十年, 四海升平, 百姓安康。

做了皇后的五娘怀里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同样的绷着一张的小脸的小小子。

小小子是个淘小子,一个看不住就把伺候的人甩了,也不知道他一个小屁孩甩了伺候的人到底想干啥。这要不是龙刺跟着, 都不知道叫他得逞多少回了。

每次一跑, 五娘就罚这小子去田边帮着沤肥,可饶是如此,也是掰不过这脾气。

他叫宋金恩,今年五岁了。他是他娘二十岁的时候生下来的,那时候他爹已经当了皇帝第五个年头了。五年里后宫没添一个, 偏皇后肚子怎么也不鼓起来, 不知道多少人上折子叫皇上纳后妃。宋承明一句没银子,就把人给撅回去了。但对亲信的臣子, 他还是说了, 不是皇后不生, 是他不叫皇后在没长成之前生孩子。愣是过了十九岁了, 才叫怀上了。皇后的肚子鼓起来, 在多少人期盼和不期盼中, 这个大皇子还是呱呱落地了。

大皇子三岁的时候,皇后的肚子又鼓了一回,生下了一个更漂亮的二皇子。

得!这下都消停了。两个嫡皇子确立了皇后更加不可撼动的地位, 对着宫里使劲也没用的。

宋承明从外面回来的时候, 瞧见母子三人就这么僵持着, 他的表情不由的更加柔和了:“好了!你跟这小子生气,多少气都不够生的!舅兄来了,这次叫就直接把这小子给岳母和老叔带去吧。”

啊?

“哥哥来了?”

“舅舅来了?”

母子俩异口同声,怀里那个小的还咿呀呀两声,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来了!”宋承明把小的接过来,“这小子精力旺盛,就不如把他丢给老叔。岳母和老叔你还放心不下?”

那倒是没有!

只是在眼前的时候瞧着烦人,真送走的话又舍不得。

可这小子却全然不懂爹妈的心,一听能跟着舅舅去浪去,顿时就欢呼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跑:“舅舅呢?舅舅呢?我找舅舅去!”

宋承明和五娘瞧着他一双笑短腿后面跟着一群人,也就由着他去了。

五娘这才腾出工夫问宋承明:“大哥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能为什么?还不是岳母逼婚逼的紧吗?”宋承明便笑:“遇不到合适的,岳母着急,大舅兄也遭罪。这回啊,舅兄的意思也是接了孩子过去,好叫岳母转移转移注意里。”

哦!就说嘛!

“今儿叫大哥进宫来吃饭。我亲自下厨。”五娘说着就想起什么:“国书都送达了吧。”

“嗯!”宋承明点头:“贸易互通的事,是大事。也是解决争端的好办法……之前尝试着开了两年,如今也都获利了。只怕这次,一个不落的,都会来。”说完,他就看五娘“你是想你三姐和六妹了吧。”

嗯!想了!太想了。

原本以为很快就会见面,可是……一年一年又一年,各自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反而是再没机会见面了。

明王这些年忙着统一乌蒙的事,三娘哪里得闲?每次来信,都是有正事,不是想买点盐巴,就是想换点别的。如今她都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了,三个儿子一个闺女,一个孩子接着一个孩子的生,想出一趟门,何其艰难?

至于六娘,突浑想肃清内政,也非一朝一夕之功。小皇帝的年纪小,又不曾料理过政务,扶持他的势力,又是早被边缘化的百夷诸部落。因为民族的不融合性,各自为了利益,且是一番龙争虎斗。哪怕是五娘这边给予支持,她那边也是左支右拙,很是狼狈。直到三年前,杨相国一场疾病,死的有点急,段鲲鹏才算是抓住了机会占据了主导,紧跟着又是三年,这才肃清朝廷,一切步入正轨。六娘如今也是一女一儿了,先生了个女儿,要不是段鲲鹏按照百夷的规矩,坚持只娶一妻,六娘的处境只怕会更难。四年前,又生了个儿子,这才算是把皇后的位子给坐稳了。

这次,也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回来,毕竟孩子都不大。

这边她正想着这事呢,双娘和四娘就一块递了牌子,要进宫。

来了就进来吧。

这两人果然是为了三娘和六娘的事来的。

四娘摇着手里的扇子:“咱们姐妹可都十多年没聚齐了,说起来,咱们家出了四位皇后一个王妃,早该聚一聚了。错过这个时间,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呢。你给她们写信,问问她们,还认不认娘家,这是真打算一辈子不回来了?”

四娘嫁给于忠河之后,过的越发的随心所欲的。于家就没什么规矩,她的话就是规矩。她说什么,于忠河听什么。于忠河被封了侯爵,府邸宽大的很,全由着四娘折腾。成亲十年,两口子只生个一个,还是个丫头。说什么的都有,连庄氏都要撑不下去了,可于忠河人家却说了,我本就是草莽出身,什么家族传承,我一个人就是家,就是族,我说了算。要是姑娘能继承爵位,我就叫我姑娘继承侯爵。

宋承明还起哄,就说当然能了。金家都能,别人家也能。

这话很是得五娘的心。那边于忠河越发把她闺女纵的不成样子,七八岁的年纪了,整日里带着在船上飘着呢,晒的黑不溜秋,四娘一看见她闺女,就捂着心口直嚷心头疼。

倒是双娘,十年前,五娘给双娘赐了别院,对外只说是叫养身体的。双娘就从简亲王府给搬出来了,简亲王自然而然的就跟着住到别院里了。宋承明又承诺说了,再有嫡子另外赏爵位,这也算是对简亲王的奖赏。如此一来,就解了双娘在府里的尴尬,化解了矛盾。只要没有爵位的争夺,就好相处多了。双娘生了两女一子,俩闺女都给了县主的封号,儿子被封了安郡王。这将来再有功劳,也不会封无可封。简亲王对此满意的不得了,宗室的事情,基本是不用宋承明操心的。

姐妹三个说了一起的话,五娘保证一定去信,两人这才满意。

临走的时候,双娘就问:“大姐呢?大姐肯出来吗?”

当年,元娘差点丧了命。但到底是把命给救回来了。人活了,可这说话到底是受了些影响,声带受损了。简单的能说,说多了嗓子就会难受。伤好了之后,她还是愿意跟着天元帝去住常乐园。常乐园是一处修建的不错的行宫,就在京郊。那地方是圈禁天元帝的地方,元娘一直陪着天元帝住在里面。五娘隔三差五的就打发人去看,她在里面过的还不错。两人在里面也不怎么说话,刚好,那么多事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那倒不如说干脆不要说好了。两人在园子里转转,种花种树,琴瑟相和,倒像是过出了几分意境一般。

想起元娘的状态,五娘点头:“大姐会出来的,我打发去接她。”

晚上云家远才过来吃饭,舅甥二人一整天都在外面晃荡。

五娘也问云家远:“哥想找个什么样的?”

“这上哪知道的,碰到了觉得对,那就是那样的。没找到之前谁知道?!”云家远摇头,“横竖有这俩小子了,金家的血脉也算是传下去了。”

五娘一怔,愣愣的看着云家远:“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想叫子孙重复金家的命运,所以才不成亲的。他说金家的后辈,就是自家的俩小子,这是什么意思?是说金家的血脉融到皇家的血脉里,才是阻止悲剧发生的唯一办法吗?

“哥!”你这么想,未免太悲观。

“想哪去了?”云家远不肯承认,“你现在越来越会瞎想了。跟娘一样!你说说娘,以前跟老叔多好的,现在对着老叔,那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整日的两人拌嘴……”

拌嘴了才是夫妻。

这么一说,她反倒是放心了!

“这次多留几个月吧,各国的使团都来,难得的一次热闹,错过了可惜。”五娘想留云家远些日子,有些话,兄妹俩慢慢唠。

云家远也没急着要走的意思,临走的时候突然问了五娘一句:“听说云顺恭……不大好了!”

这十年里,没人惩戒云顺恭,但也没人搭理云顺恭。

肃国公的爵位,给云顺谨继承了。二房的几个,资质都平平,看着五娘的面子,几个都领着子爵的爵位,但却不世袭。也就是管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以全了五娘跟他们的情分,至于子孙后代,全靠自己。

云顺恭是没人搭理的,颜氏生的那个儿子到底不是长寿之人,勉强维持了几年,夭折了。颜氏去了庙里,吃斋念佛,在家庙里跟白氏作伴去了。

本是皇后的父亲,结果沦落到那个地步,他的处境谁都知道。家里家里没人待见,外面外面没有交际,近两年身体就不好,如今更是传出不大好的话。

“他有那么多儿子,还用咱们操心?”五娘就道。

“不是操心。”云家远就说:“该给娘去个信,有些心结了了的好。死了死了,一死百了。”

这话是说金氏的,又何尝不是说给五娘听的。

又是一年金秋,京城里别样的繁华。

三娘坐在马车上,靠在男人的身上,怀里抱着一身奶香味儿的孩子,隔着窗帘看着外面的风景,嘴角露出几分笑来。打从慈恩山下过,孩子指着山上的寺庙:“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慈恩寺,她们姐妹的命运转盘,就是在慈恩寺被转起来的。

她揉了揉孩子的脑袋:“等有空了,娘带你去看看。”

孩子摇头:“我不喜欢。我不要像大秦人一样跪什么神啊佛啊菩萨……”

明王哈哈大笑:“对!这才是我的儿子!”

三娘皱眉瞪眼:“可我是大秦人,我是大秦的公主……”

“可你也是我的女人……”

“还是我的亲娘……”

这话叫三娘一怔,愣愣的看着窗外:故乡还是故乡,可当真是物是人非了。变的不止是别人,也是自己吧。当年,自己身上烙着大秦的烙印,而今,她的身上同样也烙上了属于乌蒙的烙印。任何一个烙印都从她的身上去不掉了。

若是战争再来,便如同自己的左手再打自己的右手……她郑重的看着孩子的眼睛:“答应娘,在娘活着的时候,不要跟大秦起冲突,好吗?”

孩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听阿娘的。”

明王攥着三娘的手,久久没有说话。

而另一边,眼看着那个魂牵梦绕的京城出现在眼前,六娘还是忍不住的哭了出来:“我回来!我回来了!”第一次这么真切的感觉到,她回家了!

她的一边依偎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那边一个还小的孩子被一个容颜有些苍老的妇人抱着,就听那妇人也道:“是啊!回来了!”

“怡姑!”六娘回头看怡姑:“当日,你会想到还会回来吗?”

怡姑摇摇头:“不会!也不敢想。”

六娘嘴角露出几分笑意,是啊!不敢想。

骑在马上的段鲲鹏打马到车跟前,问她:“不怕晒吗?把帘子放下吧。”

六娘摸了摸脸,“也是!本就是大秦人,回来反而是不适应气候了,以前觉得突浑湿漉漉的不舒服,现在觉得大秦干燥的一样不舒服……”她扭脸又问怡姑:“你说咱们现在说是哪里的人?”

怡姑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京城:“咱们……是云家人。”

云家,今儿特别忙。因为今儿几位姑奶奶都回门了。四娘和双娘早早的就回来帮忙了,一遍又一遍的打发人去看。

不大工夫,五娘扶着元娘进了门。那姐俩又拉着元娘看,少不得见面有落了一回泪。

直到门外喊着:“三姑奶奶回来了……刘姑奶奶回来了……”几个人才动了起来。

提着裙摆跟个孩子似的跑到门口,看着熟悉中又带着几分陌生的脸,姐妹几人,就这么站着,却不知道话该从何说起。

“园子比以前修整的好多了。”三娘坐在亭子里,看着五娘又在那里喂鱼,鱼还是肥嘟嘟的,都游不动的样子,她就问:“你常回来喂鱼吗?”

“没!”五娘摇头:“也是顾不上。这是四姐家的那个小祖宗喂的。喂的比我还狠!”

三娘不由的莞尔一笑,然后才低声说了一声:“谢谢。”

“谢什么?”五娘一时没明白。

“谢你给平王的安排。”三娘目光真挚,“真的谢谢了。”

平王的封地没收回,但也没圈着他。一生不离开封地就行。而他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他的生母颜贵妃。这些年,他并无出格之举,但也不曾娶妻生子。

五娘没想到,三娘的谢谢会因为他。

六娘就看三娘:“三姐,这些年,在乌蒙过的苦吗?”

三娘愣了一下:“有他,不苦!”

六娘紧跟着便释然一笑:“也是!”由他,还有孩子,苦也是乐。

元娘伸手摸了摸三娘略带粗糙的脸,这是风沙留下的痕迹。又看看六娘扎的满是耳洞的耳坠,这是入乡随俗吧,当时这得有多疼呢。

“甜,也是你们用苦换来的!”她艰难的这么说了一句。

一句话叫几个人都红了眼圈。

可看着姐妹们眼底的笑意,温柔里都带着几分缱眷,那笑里分明就写着:为了那个人,再苦也甘之如饴。

五娘看着姐妹几人脸上的笑意,她不由就想:老天到底是眷顾着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