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御龙之龙女吉祥上 > 五、试炼前奏

御龙之龙女吉祥上 五、试炼前奏

作者:梦三生著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5-30 08:44:23

之后再见到关思言,灰衣少年已经连看都不想再看她一眼了,他知道关思言的那点龌龊心思,正是因为知道,才更觉恶心。

这一日传承堂的课业结束之后,灰衣少年没有和龙女一起回去,而是留在了传承堂的修炼室中练*长老给的雷系术法。

他跟大长老一样是雷系灵根,这件事情是大长老发现的,许是因为龙女跟大长老说他是为了救她才会身受重伤,大长老对他的态度十分和蔼,不但亲自测了他的灵根,私下里也常常会教导他一些东西,这种有针对性的指导让他受益匪浅,比在传承堂学到的东西还要有用得多。

将体内的灵气循环了一番,他轻吐一口气,这个步骤很容易做到,他感觉体内的灵气是他想象不到的饱满,然后“噗”的一声轻响,仿佛有什么满溢了出来,有种壁障被打破的轻松感。

他试着在指尖凝出一道细细的雷电,紫黑色的雷电跳跃着出现在他的指尖,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团,但感觉威力惊人。

摸了摸胸口的链子,感觉到链子传递来的令他舒服的气息,他继续闭目修炼。

距离试炼之日已经越来越近,这是他唯一、也是最后的机会,如果没有通过试炼的话,那他就必须回到俗世去了。

这样的话……以后他就会像个凡人一样庸庸碌碌地过一辈子,跟龙女彻底成为了两个世界的人吧。

所以,哪怕是为了能够再靠近龙女一些,他都必须努力修炼才是。

走出修炼室的时候,天边晚霞正是明媚,灰衣少年一眼便望见了正等在外头的龙凝秋。

见到灰衣少年出来,龙凝秋走了过来:“我等你两天了。”

……已经过去两天了吗。

灰衣少年看向他:“找我有事?”

“我想再观察一下你的手臂。”龙凝秋看了一眼他的手臂,直白地提出要求。

灰衣少年想起那日他用狂热的眼神端详他手臂的模样,下意识打了个哆嗦,便坚定地拒绝了。

龙凝秋的表情有些失望,但到底没有强求。

看着龙凝秋转身走了,灰衣少年正打算离开的时候,龙陵和龙泰正好经过,龙泰的表情有些不大好看。

“好不容易捡到了个东西,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结果屁用没有。”龙泰看都没有看灰衣少年一眼,抱怨道。

“不过是随手捡的,有什么好抱怨。”龙陵淡淡地道。

“这酒可是在神魔之地里捡的耶,难道不应该是什么了不起的灵酒才对嘛!”

“你不是已经找五长老看过了么,这只是普通的凡酒,唯一有点价值的也只是那个装酒的瓶子,用了内里乾坤术,但也不过比普通的酒瓶容量大些,没什么其他的了。”

“……你说五长老会不会看走眼啊?”龙泰不死心地问。

“族里还有比五长老更懂酒的?”龙陵斜了他一眼,反问。

“虽然是凡酒,但也算陈年佳酿。”龙泰学着五长老的口气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然后表情更沮丧了,“我管这凡酒是不是陈年佳酿啊!你说好不容易去了一趟九幽大陆,结果就捡回来这么瓶破酒,枉我还当什么宝贝似的藏着回来了,真是太憋屈了。”

看着龙陵和龙泰慢慢走远,灰衣少年拔腿便追了上去,他追的是龙凝秋。

龙凝秋看到灰衣少年追上来,不由得有些惊讶:“你改变主意了?”

“嗯,不过有个条件。”灰衣少年道。

“你说。”

“我听说龙泰手上有瓶从神魔之地带回来的凡酒,我要那瓶酒。”

“据我所知,那瓶酒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龙凝秋表情有些疑惑。

“我有个爱喝酒的朋友。”

龙凝秋挑了一下眉,爱喝酒的朋友?这影子一般没有存在感的灰衣少年还有朋友?然后不知怎的,他想起了在九幽大陆安福酒楼里点了一坛子红尘醉的龙女。

按下心底莫名涌上的一点不悦,龙凝秋点点头,转身去寻龙泰。

那厢,龙泰还在跟龙陵喋喋不休地抱怨。

“那瓶酒换给我吧,一枚上品回灵丹。”龙凝秋直截了当地道。

龙泰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即脸上染了喜色,怕他反悔似的立刻将那小玉瓶塞到他手里:“成交!”

这无用的东西……换得一枚上品回灵丹,简直意外之喜。

也算这趟九幽大陆没白去了。

而这个时候,西门龙锦正试着用秘银在炼制一个眼罩,这是在藏天阁的一枚玉简中找到的方子,是说将五百年份的天母草、夏枯草和玉灵花的汁液加入秘银之中炼制成眼罩,戴着对眼睛极有益处。

恰好炼制这眼罩的材料她的芥子空间中都齐全,她一时又没有找到可以彻底治愈的法子,便琢磨着先弄一个眼罩给他戴着,她依着方子所言,仔细将秘银凝炼后,又从芥子空间中取出了所需的灵草,用灵识慢慢将那灵草分解成灵液,一点一点添加到秘银之中,那秘银发出吱吱的声响。

渐渐的,那眼罩已经初具雏形。

蹲在她脚边的阿晴见她久久不搭理它,有些不甘寂寞地拿大脑袋顶了顶她的胳膊。

“嘘,阿晴不要捣乱。”西门龙锦说着,又仔细在那眼罩之上刻了一个养护蕴灵的阵法,这才轻轻吁了一口气,仔细端详了一番,倒颇觉满意。

将眼罩放在一旁,西门龙锦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怎么了阿晴,是不是该回空间了?”

阿晴闻言,一下子伸出爪子,牢牢地扒着她的衣袖,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不想去空间里待着?”西门龙锦扬眉。

阿晴点点大脑袋,坚定地扒着她的衣袖,瞪大眼睛看着她。

西门龙锦有些无奈地看着阿晴赖在她脚边,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好笑。

自从九幽大陆回来之后,因着有神仙饮的滋养,阿晴的状态一日日好了起来,虽然神智还是尚未完全恢复,但精神眼见着好了,然后……它就再不肯待在芥子空间里了。

“好吧好吧,你乐意待在外头就待在外头吧。”西门龙锦妥协。

阿晴得了允诺,眼睛亮亮的,看起来十分的得意。

“……可见你是真的快好了。”西门龙锦有些无语地道。

正和阿晴逗趣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西门龙锦神识扫了一下,来的是灰衣少年,不由得有些惊讶,自那一日她复述了关思言的占有性宣言之后,灰衣少年便一直躲着她,这两天又因着试炼快开始的缘故,一直在闭关修炼,连传承堂的课都很少去了。

“进来。”

灰衣少年推门进来,看到阿晴的时候愣了一下。

阿晴的个头很大,如今它为了在屋里行动方便,已经将身体缩小了些,可那也几乎有龙女大半人高,乍一看还是颇有些吓人的,灰衣少年只稍稍一愣,便认出来从九幽大陆归来那一日,龙女正是乘着它从天而降的。

虽然看起来小了些,但模样是一样的。

“它叫阿晴,是我的契约兽,不用怕,它不伤人。”西门龙锦解释。

灰衣少年闻言有些惊讶:“我还以为只有人类修士才会养契约兽呢。”

西门龙锦笑道:“我同阿晴是平等契约,互相帮助而已。”

人类修士最喜欢的是奴隶契约,把妖兽灵兽当奴隶使唤,有一半人类血统被作为人类的慕容云实养大的半妖慕容霜便是因为觊觎阿晴,下手灭了阿晴的神魂。

灰衣少年点点头,表示受教。

“你来得正好,我刚好有东西给你。”西门龙锦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将搁置在一旁刚刚炼制好的眼罩递给了他。

“这是……眼罩?”灰衣少年看着手中模样精巧漂亮的眼罩,有些疑惑地看向龙女。

“嗯,我炼制的,添了些灵草进去,你先戴着吧。”

灰衣少年道了一声“多谢”,便依言戴上了眼罩,待戴上那眼罩之后,他才觉出这眼罩的不凡来,竟有种生机缘缘不断汇入眼中的感觉。

他心下感动,却没有多言,只将刘海放下遮住那眼罩,然后伸手将从龙凝秋那里换来的那瓶酒递给了她:“我也有东西给你。”

那是一个外形不甚起眼的小玉瓶。

“这是什么?”西门龙锦接过,好奇地拨了塞子一闻,随即面露喜色,“这酒哪来的?”

“跟龙凝秋交换来的。”灰衣少年微微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西门龙锦看了他一眼,便了然了。

八成是龙凝秋那个医痴要仔细观察研究他的手臂,然后他提出用酒交换吧……

还真是一桩好生意。

“这酒统共就一瓶,是龙秦在神魔之地里捡的,当时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回来找了最懂酒的五长老看了,说只是普通的凡酒,并非灵酒,唯一有价值的是这个装酒的瓶子,用了内里乾坤术,但也只比普通的酒瓶容量大些,所以他们也没有太看重,我就跟龙凝秋提出了交换,龙凝秋用一枚上品回灵丹换了这酒给我。”灰衣少年有些赧然,“我听说这酒虽是凡酒,但也是陈年佳酿,便想着你会喜欢。”

西门龙换已经将小玉瓶放到唇边,饮了一口,通体舒泰:“喜欢,太喜欢了。”她眉开眼笑。

这酒她在月望那儿喝过,不过当年月望那小气鬼只肯给她一小盅,把她馋得不行,这酒虽是凡酒,但却是绝美的佳酿,出自一个叫酒鬼的凡人之手,可惜凡人寿命有限,酒鬼死后,他生前酿的酒便是喝一点少一点,都成了珍藏。

这酒是月望的私藏无疑,却不知怎的被龙秦捡到了,如今竟是便宜了她,可见是老天有眼,月望借着她的名头诓了灰衣少年的宝贝,如今可不一报还一报了。

“你喜欢便好。”见她是真的高兴,灰衣少年便放下心来,他支吾了一下,又道,“关思言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跟她也只是在关家大宅见过一面而已,并不是很熟悉。”

西门龙锦笑盈盈地看着他:“美好的人或物,总是容易惹人觊觎,你不必挂怀。”

灰衣少年听了这话,说不出的别扭,忍不住烧红了脸。

西门龙锦却不管他如何窘迫,笑眯眯地又饮了一口酒,正饮着酒,神识却扫到天冬抱着一盘子灵果来敲门了,她轻咳一声,将那小玉瓶掩在袖中,藏入了储物镯里。

灰衣少年正因她突然的举动有些惊讶,还未开口便听到了外头传来了敲门声。

见来的是天冬,灰衣少年忍了笑,垂下头。

想来龙女是不想让天冬和大长老知道她馋酒的。

天冬推门进来,便看到了正绕着西门龙锦走来走去的阿晴,顿时瞪大眼睛僵在原地。

“啊别怕,阿晴不伤人……”到底天冬是女孩,西门龙锦担心吓着了她,忙开口道。

她安抚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天冬两眼亮晶晶一脸痴迷地看着那歪着脑袋一脸好奇地看着她的避水问晴兽,用温柔得能掐出水的声音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阿晴似乎也被她满脸呼之欲出的热情吓到,居然缩到了西门龙锦身后。

“……它叫阿晴。”西门龙锦抽抽嘴角,替它回答。

“阿晴啊,真是好名字。”天冬慢慢蹭到它面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我能摸摸你吗……”

话音未落,便见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摸阿晴毛茸茸的耳朵,然后脸颊红扑扑一脸满足的样子。

阿晴默默往后退了退,试图将整个身子都缩进西门龙锦的身后,奈何他太大主人太小,竟然挡不住它,眼见着那怪女人又伸手来摸,阿晴慌忙缩小了身子,跳进了西门龙锦怀里。

天冬捧着脸颊,看着那个幻化成猫仔一样大小,躲进龙女怀里,只探出一个小脑袋一脸谨慎地看着自己的小东西,萌得心肝都快化了。

西门龙锦也甚是无语,阿晴自伤了神魂之后,便愈发的活泼了……

要知道,以前它总是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是绝对不肯幻化成这副模样的。

九幽大陆的酒楼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大型的、未开化的兽宠是不允许进入酒楼的,怕影响到其他的客人,所以已有灵智的妖族一般都会化成人形,无法化形的,也会缩小身体由主人带着。

当年有一回,她带着幻化成猫仔大小的阿晴去酒楼,结果被一位美貌的女修看中,那女修并不知道阿晴的来历,只以为是观赏性的幼兽,当下便提出要买下它,还一迭连声地夸它可爱,结果惹毛了阿晴,怒吼一声变出了本体大小,差点将整个酒楼掀翻了。

结果把那女修吓得泪奔而去。

……而作为主人,她不得不赔偿了酒楼损失,还被赶了出来。

从那以后,阿晴便拒绝再幻化成幼仔的模样。

它觉得被一个蠢女人夸可爱简直是耻辱……

“呐,要吃灵果吗?”天冬拿了一个灵果递到它面前,用哄小孩一样的表情道,“很新鲜很好吃的灵果哦,只有龙族的地盘才产的灵果哦!”

阿晴似乎是被果香吸引,犹犹豫豫地伸出小爪子,然后猛地用爪子一戳,顺利取到果子,便缩回西门龙锦的衣襟里,开始啃果子。

天冬一脸痴迷地围观它啃果子,完全忘记了她还在跟龙女生气这件事,看得西门龙锦忍俊不禁。

见它慢吞吞地啃完了一个,天冬眼睛一亮,又举起一个果子:“还要吃吗?”

阿晴摇摇头。

“那这种呢?不同口味的哦。”天冬继续诱哄。

阿晴已经缩回了自家主人的怀里,再不肯露面了。

“唔,它嘴比较挑。”西门龙锦抬手按了按它的脑袋,失笑。

“这样啊……”天冬直起腰,一脸失望,然后忽然嗅了嗅鼻子,疑惑道,“怎么会有酒味?”

西门龙锦语塞了一下,淡定道:“阿晴爱喝酒。”

一旁的灰衣少年听得忍俊不禁,却见龙女一眼扫了过来,他忙瞥开眼睛,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当真?”天冬一脸怀疑的样子。

爱喝酒的异兽……阿晴是什么品种?

“谁还骗你不成?”西门龙锦笑眯眯地说着,伸手倒出一盏神仙饮放在阿晴面前。

这些时日阿晴早已经喝惯了这个,闻到味道便凑上前舔食起来。

天冬这才信了,一脸叹服的样子,当下便拍着胸脯道:“我还酿了好些梨花白,已经有些年头了,等会儿我就回去搬过来,都给阿晴。”

“哎呀,那可真是谢谢天冬了。”西门龙锦弯了弯眼睛,笑得很有诚意。

“谢什么呀,阿晴喜欢就成。”天冬也是很高兴的样子。

西门龙锦见她一脸热情,但笑不语。

自她那日私自去了秘境回来之后,天冬便一直恼着她,当她透明人一般不肯跟她说话,如今这会儿,可算忘记这茬了。

躲在西门龙锦怀里的阿晴见她们聊得开心,懵懂地抬起湿漉漉的眸子看了看自家主人,又看了看天冬,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完全不知道自家主人正拿它的名头诓酒喝呢。

看得天冬愈发喜欢得不行,当下扭头就回去拿酒了。

一旁坐着的灰衣少年着实忍笑忍得辛苦,看着天冬兴冲冲地走了,他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龙女这随手找的借口可真是一箭双雕,不但往后都有了光明正大喝酒的理由,而且谁料天冬竟然还藏着好酒,这可谓意外之喜了。

“笑什么?”西门龙锦回头看向一直在旁边看热闹却被天冬彻底无视了的灰衣少年。

……他这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本事,真是越发的炉火纯青了。

“恭喜龙女今日有口福啊,一个两个都来给你送酒喝。”灰衣少年忍住笑,一本正经地拱了拱手道。

西门龙锦自然知道他在笑什么,她也很苦恼啊,当龙女什么都好,可就是总有人管着……想喝口酒都得绞尽脑汁。

“再过几天就是试炼之日了,我记得你说过,今年是最后的机会了,准备得如何了?”轻咳一声,西门龙锦换了个话题。

“嗯。”灰衣少年敛去了脸上的笑意,表情添了几分沉重,“有大长老的教导,我对雷系术法的掌控也有几分把握。”

“关于试炼的事情,我了解得不多,可以跟我讲讲吗?”西门龙锦见他一脸沉重,便笑道。

灰衣少年一愣:“你也要参加吗?”

“不是说只有通过试炼才有取名的资格吗。”西门龙锦弯了弯唇,“正好我也想要有一个名字了呢。”

灰衣少年眼睛亮亮的:“嗯,通过试炼我们就能交换名字了。”

见他一脸兴奋的样子,西门龙锦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只是,那张堪称完美的脸上,因为缺了一只眼睛,让人分外的心痛。

美好的东西,不应该有瑕疵的。

她软软的小手落在他的脑袋上时,他有一瞬间的不自在,本想避开她的手,却在注意到她眼中的黯然时顿住,任她抚了抚脑袋,然后微微垂了头,让刘海将那只戴着眼罩的眼睛整个盖住,道:“我跟你讲讲试炼的情况吧,那试炼之地平日是被视作禁地的,只有试炼之日才开放,通常龙族的孩子只有通过了试炼才能进传承堂学习,不过关家姐妹和我因为是俗世来的,所以是例外,只是……若想在传承堂站稳脚根,还是必须要通过试炼才行。”

西门龙锦挠挠下巴,心道原来我果然还是因为大长老才能直接进传承堂的啊,难怪那么多人看我不顺眼了。

“试炼之地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却没有人说得清,只说是处灵气异常浓郁之处,但却不能久待,因为那灵气异常暴戾,不适宜修炼之用,超过一日便会有爆体而亡的危险,禁地里有一株自上古便存活下来的灵木,能够顺利在禁地中找到灵木,并且摘取一枚灵木上生产的灵果,便算是通过试炼。”灰衣少年说到这里,也略有些忧心的样子,“不过这个试炼是可以中途弃权的,若是实在没有办法通过,明年再试也是一样,所以万不可逞强,毕竟龙女入传承堂才一年,以后机会有的是,没必要太勉强。”

“嗯好,多谢你提醒。”西门龙锦收到他的心意,一脸认真地道谢。

她认真起来的表情很温柔。

……明明不过是个小女孩,为什么会有这样温柔的样子。

灰衣少年感觉自己的心鼓噪起来,他站起身,有些不自在地道:“我想起来还有功课没做,先回房了。”说着,便急急地走了。

西门龙锦失笑。

哎呀,这是害羞了呢。

灰衣少年刚走,西门龙锦便感觉一直躲在她怀中的阿晴忽然跳了出来,猛地扑向桌角的方向。

那里,一条白胖的毛毛虫正扭着身子愤怒地大叫:“大胆狂徒休得无礼!”

“阿晴回来!”西门龙锦冷汗了一下,忙道。

好在阿晴还算听话……它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那白胖的毛毛虫,跑回了西门龙锦身边。

“对不住,玉蝶,吓到你了。”西门龙锦一脸歉意地道。

这条愤怒的毛毛虫,正是那日在传承堂见的那条会说话的毛毛虫玉蝶。

毛毛虫冷不丁听到她竟然记得它的名字,不由得一愣,随即不屑地冷哼一声:“一只连神智都没有的避水问晴兽,简直太放肆了!”

西门龙锦摸了摸因为饱受打击一头扑进她怀里的阿晴:“阿晴是因为遭到毒手被灭了神魂才会有如此失礼的举动,作为主人,我向你道歉。”

毛毛虫听了缘由,沉默了一下。

“你找我有事吗?”西门龙锦又道。

自那一日在传承堂见过它之后,它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现在出现得如此突然,必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我想去龙族的禁地。”毛毛虫抬头看向她。

龙族的禁地?西门龙锦微微讶异了一下,随即了然,是试炼之地吧,它是因为听了她和灰衣少年的谈话,才会现身的啊。

“……你一直跟着我?”

若非一举一动都在它眼中,它如何那么巧便知道他们聊到了试炼之地?

“整个龙族只有你能听到我说话。”它看起来有些沮丧。

而且,它也无法相信别人。

这一句它有些傲娇地没有说出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小姑娘的确给了它一种相当可靠的感觉。

“唔,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想去龙族的禁地吗?”西门龙锦问。

“……我怀疑,那里是我虫族的遗址。”毛毛虫犹豫了一下,才道。

虫族的遗址?

西门龙锦想起那一日这小东西很愤怒地说过一句“这里本来就是虫族的地盘”。

“我可以和你签订平等契约,虽然我看起来很弱,可是我出自上古虫族,也颇有些手段的,我可以帮到你。”见西门龙锦不说话,毛毛虫以为她在犹豫,忙加大了筹码,“而且如果那秘境真的是我虫族的遗址,你带上我一定会得到想不到的好处。”

说着,它果真凝出精血,欲与西门龙锦签订契约。

西门龙锦依言与它签订了平等契约,契约完成,西门龙锦便觉一股庞大而精纯的灵力涌入身体,不由得略有些惊讶,毛毛虫那小小的身体里,竟然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如何,你并不吃亏吧。”毛毛虫道。

“嗯,玉蝶很了不起呢。”西门龙锦微笑着夸奖。

得了夸奖的毛毛虫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钻入她的袖中,径自寻了个地方安家。

倒是自觉得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