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夫人被拐了 > 第二百零九章 相处

夫人被拐了 第二百零九章 相处

作者:柳叶紫苑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5-30 08:51:56

那两个守卫见这姑娘不晓事,又仔细端详了呼朵雅上下一遍,见这姑娘穿的虽然不错,但发丝凌乱,脸上有浅浅的泪痕。

以他们多年的经验,就算出身大户,估计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但还是又谨慎地问了一句,“你是哪家的,没有拜帖,报上家门我们也可以给你通报。”

呼朵雅一惊,她要是能自报家门就不在这跟他们啰嗦了,想了想又道:“那你们叫来宫主身边的紫儿姑娘也行。”

紫儿?他们虽然是守门的,对几个重要国家的使者身边的人还是知道的,端正了神态,一本正经道:“去去去,哪里来的野丫头,这也是你能乱攀亲戚的地方吗?”

说着就要上前推搡呼朵雅,手还未沾到呼朵雅的衣衫,就被呼朵雅一个闪身避开,脸上还被重重地扇了一个巴掌。

“大胆,你想干什么?”

呼朵雅从小到大哪里对人如此低声下气过,也就在子诺跟前会收敛些许。如今若不是着急寻找莫涵月,又不想暴露身份,才不会和他们如此说话。

此时见那人动粗,心中来气,甩手就是一巴掌,从身后抽出软鞭。

守卫登登登后退几步,捂着红肿的脸,“大胆,来人啊,把这刁民抓住,敢来这里惹事,也不看看什么地方。”

瞬间从里面冲出一队士兵,顺着守卫指的方向冲了过来。

呼朵雅眼睛一缩,一抖软鞭冲进人群,软鞭飞舞,将那些人打的七零八落,哭天喊地。叫喊着又冲出更多的守卫。

呼朵雅越打越痛快,将几日来的郁闷烦恼皆集中在软鞭上发泄出去。

泰晨馆门前的动静惊动了不少围观的人,有好事者已经去通报官府。

越打人越多,呼朵雅渐渐有点不支,手上动作放缓,不一会身上就挨了几下。

一声闷哼差点摔倒,呼朵雅强撑着嘴角却已经有了血迹。这会脑子已经冷静下来,想着是闯进去,还是自己先跑了再说,可是看看周围围着自己的人越来越多,暗自着急。

莫涵月和孟逸本来准备去涵月楼,走到泰晨馆门前见这里已经打做一团,便停了脚步看了看。

那先前被闪了一巴掌的守卫见了他们,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太子,公主,您们这是要出去?”

莫涵月点点头,还是看向站圈中的呼朵雅。

那守卫心里一咯噔,小腿就有点发软,小声试探地问道:“那姑娘好像是来找宫主您的,不知宫主可认识?”

莫涵月摇摇头。

守卫一颗心落在实处,脸上带了笑意,“我就说嘛?像这种来打秋风或是乱攀关系的怎么会认识宫主呢?我这就再叫些人来,好好教训教训他。”

莫涵月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是有点眼熟。”

呃?守卫心又提了上来,马上哭丧着脸道:“我就说嘛?看着姑娘衣着也不想乱攀的人,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当看到呼朵雅被人一脚踹爬下去后,惊愕地张大口,连忙跑上前道:“住手,住手。”

又跑到呼朵雅身边,将累的气喘吁吁,额头磕了一块的呼朵雅搀扶起来,还贴心地给呼朵雅拍打灰尘。

“误会,误会。”

只是呼朵雅看到他那爪子向自己伸来,条件反射地就踹了他一脚。

守卫就地翻滚了一圈,爬起来道:“没事没事,打的好。”

那守卫爬起来喝退看到他被踹,想要一拥而上的人,对呼朵雅道。

“宫主就在这里,我带你去,真是对不住了,我真的不知道您真和宫主认识。求您大人大量饶小的这一次吧。”

呼朵雅呸地一声吐出一口污血,看了守卫一眼,并未过多理论,只是道:“在哪?”

“这里,这里。”守卫在前引路,进了泰晨馆,在边角的一处小亭子里找到孟逸和莫涵月。

“太子,宫主,人我带来了。”守卫忐忑地站在一边唯恐呼朵雅告他的状。

呼朵雅哪里有时间理会他,上前几步走到莫涵月身边,急迫道:“雪参我找到了,怎么医治呢?”

莫涵月平静地坐着,静默了许久才道,“你伤痕累累地闯泰晨馆就是为了这事?”

呼朵雅抚了抚乱糟糟的发丝奇怪道:“不然还能为了什么?”等着那双大眼睛,仿佛莫涵月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

莫涵月挑挑眉道:“你和他什么关系?”

呼朵雅见问,自然不好像以前那样说是夫妻,红了脸想了想一咬牙道:“我喜欢他。”

“喜欢他就可以为了他不顾一切吗?”莫涵月挑挑眉,不可理解。

呼朵雅见她总是问来问去,就是不动地方焦急道:“宫主,他们,他们怎么说也是因为给你办事才伤了的,你不能不管。你不去也行,让紫离跟我去吧。”

说完就上前拉扯紫离。

紫离后退几步,淡淡道:“呼小姐,你不用着急,即使有了雪参我也得再找齐其他几味药材才行。”

“那是什么药,你告诉我我去找!”呼朵雅急急道。

紫离看了下莫涵月,莫涵月点点头,说道:“紫离,你去带呼小姐换身衣服,具体需要什么,你们商量下吧。

我们在涵月楼,你办完事直接来找我们就行。”

“是。”紫离点点头,领着呼朵雅去了祥云院。

涵月楼中,乐柳和诗柳站在一边,看着言忆瑶盯着那幅少女独弈图发呆。

咚咚咚......

几声敲门声响起,乐柳喊了声:“谁。”走到门边打开房门。“咦,怎么是你们,你,你是?”

乐柳先看到孟逸,知道他是那天替小姐解围的人很是惊奇。再看到他身后的莫涵月时,更是睁大了眼睛。

言忆瑶收回目光看向门口,看到孟逸和莫涵月后,起身道:“原来是昊喧太子和月宫宫主,请进。”

在祈福节上,她可是见过两人的,尤其对莫涵月掀起面纱露出真容那一幕记忆犹新。

孟逸拱手一礼,“言小姐失礼了,我那日见了这画就像让宫主来鉴赏一番,只是怕打扰小姐,所以并未来访。

近日又有人说此画像极了宫主,宫主好奇,我便带她来一观,打扰之处还望海涵。”

言忆瑶点点头,“无妨。”

让出那张靠近画卷的座椅,走到方桌的另一边,看着面前的棋盘发起呆来。

莫涵月走到画轴边,手指虚抚画面中的小少女。那脸上恬静调皮的笑容如此命令,动人心魄,那梅花开的真艳,漫天的花瓣轻飘飘地落下,有在少女发丝的,有在少女衣襟上的。

少女手中捏着白子,似是下了一个不错的地方,又捻起一枚得意地看向一个方向,好像她的对面坐了人。

身边的柳叶白宛摇曳着,小小的碎花和少女青袄衣摆处的绣花相映成趣。

莫涵月仿佛走进画中,自己成了那个少女,而他的面前坐着一个青衣公子,那人淡淡一笑,冷淡的面容因这一笑瞬间生动起来。

看着他笑她也格格地笑出声。

“公子,我又赢了,这次你赏我什么呢?”少女站起身,身上的花瓣随着她的走动飞舞着落下。

坐在青衣公子的身边,头轻轻靠在他的肩头。

“你想要什么?”青衣公子扭头将一瓣落在秀发上的梅花花瓣替她拿下,宠溺地道:“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呢?”少女想了想,高兴地道:“我不要泡温泉了。”

泡温泉?

莫涵月一惊,神思从画中抽离,回头看到孟逸不知何时已经与言忆瑶下起棋来。两个丫鬟静静站立言忆瑶身后,眼睛直盯着两个下棋的人,并未注意她这里。

莫涵月揉揉额头,将心中烦躁压下,“那种情景怎么会出现在她的脑海,更何况那个青衣公子还是明玉!”

想不通便不再多想,走到孟逸身边看他下棋。

孟逸棋风光正,没有过多的弯弯绕绕,总是有进有退,很让人舒服。而言忆瑶的戚风却谨慎多筹,每一步都会想到后面的很多步,给人一种步步为营的感觉。

这盘棋已经下了一半,孟逸黑子,言忆瑶白子,但此时两者下得如火如荼,不分彼此,几乎成了平局。

呼朵雅从小到大哪里对人如此低声下气过,也就在子诺跟前会收敛些许。如今若不是着急寻找莫涵月,又不想暴露身份,才不会和他们如此说话。

此时见那人动粗,心中来气,甩手就是一巴掌,从身后抽出软鞭。

守卫登登登后退几步,捂着红肿的脸,“大胆,来人啊,把这刁民抓住,敢来这里惹事,也不看看什么地方。”

瞬间从里面冲出一队士兵,顺着守卫指的方向冲了过来。

呼朵雅眼睛一缩,一抖软鞭冲进人群,软鞭飞舞,将那些人打的七零八落,哭天喊地。叫喊着又冲出更多的守卫。

呼朵雅越打越痛快,将几日来的郁闷烦恼皆集中在软鞭上发泄出去。

泰晨馆门前的动静惊动了不少围观的人,有好事者已经去通报官府。

越打人越多,呼朵雅渐渐有点不支,手上动作放缓,不一会身上就挨了几下。

一声闷哼差点摔倒,呼朵雅强撑着嘴角却已经有了血迹。这会脑子已经冷静下来,想着是闯进去,还是自己先跑了再说,可是看看周围围着自己的人越来越多,暗自着急。

莫涵月和孟逸本来准备去涵月楼,走到泰晨馆门前见这里已经打做一团,便停了脚步看了看。

...............................

那先前被闪了一巴掌的守卫见了他们,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太子,公主,您们这是要出去?”

莫涵月点点头,还是看向站圈中的呼朵雅。

那守卫心里一咯噔,小腿就有点发软,小声试探地问道:“那姑娘好像是来找宫主您的,不知宫主可认识?”

莫涵月摇摇头。

守卫一颗心落在实处,脸上带了笑意,“我就说嘛?像这种来打秋风或是乱攀关系的怎么会认识宫主呢?我这就再叫些人来,好好教训教训他。”

莫涵月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是有点眼熟。”

呃?守卫心又提了上来,马上哭丧着脸道:“我就说嘛?看着姑娘衣着也不想乱攀的人,只是,只是......”

呼朵雅从小到大哪里对人如此低声下气过,也就在子诺跟前会收敛些许。如今若不是着急寻找莫涵月,又不想暴露身份,才不会和他们如此说话。

此时见那人动粗,心中来气,甩手就是一巴掌,从身后抽出软鞭。

守卫登登登后退几步,捂着红肿的脸,“大胆,来人啊,把这刁民抓住,敢来这里惹事,也不看看什么地方。”

瞬间从里面冲出一队士兵,顺着守卫指的方向冲了过来。

呼朵雅眼睛一缩,一抖软鞭冲进人群,软鞭飞舞,将那些人打的七零八落,哭天喊地。叫喊着又冲出更多的守卫。

呼朵雅越打越痛快,将几日来的郁闷烦恼皆集中在软鞭上发泄出去。

泰晨馆门前的动静惊动了不少围观的人,有好事者已经去通报官府。

越打人越多,呼朵雅渐渐有点不支,手上动作放缓,不一会身上就挨了几下。

一声闷哼差点摔倒,呼朵雅强撑着嘴角却已经有了血迹。这会脑子已经冷静下来,想着是闯进去,还是自己先跑了再说,可是看看周围围着自己的人越来越多,暗自着急。

莫涵月和孟逸本来准备去涵月楼,走到泰晨馆门前见这里已经打做一团,便停了脚步看了看。

...............................

那先前被闪了一巴掌的守卫见了他们,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太子,公主,您们这是要出去?”

莫涵月点点头,还是看向站圈中的呼朵雅。

那守卫心里一咯噔,小腿就有点发软,小声试探地问道:“那姑娘好像是来找宫主您的,不知宫主可认识?”

莫涵月摇摇头。

守卫一颗心落在实处,脸上带了笑意,“我就说嘛?像这种来打秋风或是乱攀关系的怎么会认识宫主呢?我这就再叫些人来,好好教训教训他。”

莫涵月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是有点眼熟。”

呃?守卫心又提了上来,马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