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萌宝当道:早安,总裁爹地! > 第372章 结局倒计时(终)

方若宁笑道:“德语!”她在欧洲呆了那么多年,很多语言即便不会说也能辨出过度。

“哇,厉害!”

外面,新郎的饶舌继续:“tiamo,tivoglioene.”

方若宁替大家解惑:“意大利语!”

“哇!意大利语听起来就好浪漫啊!”

“사랑해요.”

这个大家都知道,韩语!爱看韩剧的都听过啦!

霍凌霄的会的几门外语已经全都用完,掐指一算,还差四种。

“粤语!东北话!四川话!湖南话!”

“来来来!方言也算!”

智囊团及时出招,霍凌霄也不得不耍诈了,跟着大家学起了方言,可把里里外外的人全都笑惨了。

“你们差不多得了!接个亲还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别说新郎耐心用尽,就连纪南尘都有些按捺不住了。

“急什么!新娘子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接走的吗?放心,还有一关,考核通过了就开门!”

“还有一关?!”

就在大家开始抗议时,房门又打开缝隙,扔出一条条红丝带。

“这些丝带呢,有的系在桌子上,有的系在椅子上,有的系在沙发上,有的系在鞋子上——当然,还有一根系在新娘手腕上,请新郎抽一根吧!抽中了新娘就开门,没抽中的就接受惩罚,或者是发红包。”

红丝带已经递了出来,霍凌霄不接不行,面对眼前五六根红绳,他几度犹豫,实在不知如何下手。

“这有什么难得!赶紧赶紧!抽错了大不了给红包嘛!速战速决!”

其实,女方原定的规矩是抽到什么就要亲什么,可是想着霍凌霄的身份吧,又觉得这个的确有点太损形象了,所以折中了一下,可以用红包代替受罚。

第一次,抽中了沙发,发红包。第二次,抽中了鞋子,又发红包。

第三次要下手时,霍凌渊开口:“哥,红包就剩这些了,你可慎重点选,万一后面还有项目,就不够发了。”

不是霍凌霄抠门,红包准备少了,而是一次二三十个出去,散了几次了,他提了个包里面备了两百个红包,每个里面五百块,这算大气了,可谁知新娘这边太老谋深算了!

霍凌霄看着弟弟手里大概还有五六十个红包了,犹豫了下,还真没下手。

“怕什么!我这儿还有备用红包!”纪南尘豪气地放话。

霍凌霄放心了,又抽了一根,这次一拽,里面的人全都愣了下,顺着绳索看过去,只见大床上新娘的手腕被拽了起来。

这种感觉有点像钓鱼,手感跟前几次完全不同,霍凌霄一下子悟到,俊脸露出神采:“这次抽对了!”

里面没有人说话,可见的确抽对了!伴郎团立刻砸门,“快点快点!这次绝对抽对了,另一头肯定拴着新娘子!赶紧开门!”

屋里,一众小姐妹泄气地你看我我看你,“好了,先让他们进来吧……”

不过,即便是开门,也没那么容易。

门板留出一条缝隙,无数只“魔爪”探出来,索要红包。

霍凌渊想着都要开门了,索性把手伸进缝隙,用力一甩,顿时一阵飘飘洒洒的红包雨!

刚才还“同仇敌忾”的姐妹团们,这会儿全都见钱眼开,嘻嘻哈哈笑闹着去见红包了,谁还管把门的事!

于是,迎亲队伍堂而皇之地全都涌进来。

霍凌霄手里拿着新娘捧花,被大家推着挤着涌进来,一直到达床边。

新娘一身凤冠霞帔,妆容精致,端坐在那里,浑身沐浴着灯光,身上的金丝线熠熠生辉,如同洒满了星星亮闪闪,不止是把霍凌霄看呆了眼,他身后那些家伙,哪个不是如见天仙的模样。

很快,有人调侃开:“新郎傻了?见到媳妇一句话不说!”

霍凌霄回过神来,丰神俊朗的模样带着羞涩与紧张,薄唇紧抿,眸光里爱意流淌。

一朵大红绸带编结的红花递上来,霍凌霄接过,低头看了看,才把丝绸另一端递到新娘手里。

心跳如雷,霍先生单膝半跪,

“老婆,我来了。”

方若宁在他激动又低沉的一声中,心跳如雷,满脸俏红,羞涩地抓住红绸。

摄影师一直跟在霍凌霄身后,这会儿非常尽责地把一对新人见面后腼腆羞涩又爱意朦胧的样子拍了下来。

“亲一个啊!傻愣着干什么?赶紧亲了把人抱走!”

一声起哄,大家立刻跟着吆喝,“亲一个!亲一个!”

霍凌霄当然想亲,而且这肯定是今天必不可少的节目,可是,他才迈步准备走上前,冯雪静再度出现。

“急什么!新娘是那么容易就亲到的吗?”

欢闹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在冯雪静的示意下,伴娘团的姐妹们立刻一字排开,每个人两手里都拿着一张白净的纸巾,上面有一个口红印。

一共八个。

大家一看这架势,明白了!

“这个游戏的规则一看就懂了吧?请新郎说出这里面哪个是新娘的口红印,答对了就可以亲吻新娘了,答错的话——哼哼,这一次可是用红包都不能摆平的了!答错的话,新郎就等着被新娘罚跪搓衣板或榴莲什么的!所以,可得认真观察,仔细做答哦!”冯雪静笑得好不狡猾!

等她话音落定,大家一阵哄笑,哄笑的同时,一个个已经紧紧盯着伴娘手里的口红印了,并且一一同在场妹子对比。

冯雪静见他一脸认真,想到方若宁说他肯定能一眼认出,一次答对,此时不禁含笑地看了看床上的闺蜜,拭目以待。

经过对比,他稍稍犹豫了下,走上前,从冯雪静右手中取下一张纸:“这个。”

他看着手里的纸巾,笃定优雅地浅笑,又把视线移向床上的新娘。

方若宁在他走向冯雪静时,心便提到了嗓子眼,倒不是她知道答案——事实上,她自己都不知道哪个是自己的口红印,冯雪静弄好后就没给她看过了,现在伴娘们又是背对自己站立,她也看不到。

她之所以紧张,只是担心男人会选错。

霍凌霄说完,见方若宁一动不动,浑身紧张,他还一度怀疑自己选错了,于是又回头看了看唇印,皱眉。

冯雪静故意误导他,挑眉询问:“你确定?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霍凌霄原本有点紧张怀疑,可是听她这么一说,反而更加肯定。

“我确定,肯定没错。”他优雅勾唇一笑,将唇印折叠了放进西装口袋里,走向他的新娘。

“没意思,一次就猜中——”冯雪静还没玩够呢,觉得有点扫兴。

可霍凌霄才不管这个,人已经坐上床,拉住了方若宁的手,两人极有默契的凑过去,当众亲吻对方的唇瓣。

兄弟团们这才回过神来,“一次猜中了?”

伴娘们收回手里的唇印,笑着回答:“猜中了啊!”

“哎呀,没玩够没玩够!既然难不倒新郎,那只好为难伴郎了!”

一听这话,伴郎们立刻头皮发紧,“你们要干什么?”

“别紧张嘛。”冯雪静笑得像巫婆,手一招,几个伴娘手里立刻拿出一块类似膏药的东西,同时搬出四把椅子一字排开,“你们几个,坐过去!”

纪南尘看向她,大感不妙,顿时皱眉低声求问:“你们到底要干嘛?大庭广众之下的,你们可别——”

没等他把话说完,人群中突然有人明白过来,“我懂了!这个东西是女生贴在身上撕汗毛的!天啊!她们肯定是要撕你们的腿毛!哈哈哈哈,兄弟们,自求多福啊!”

原本,伴郎们都已经坐下去了,一听这话顿时屁股弹跳而起,就想逃跑,可是肩膀被伴娘们一手按住,又压了回去。

“这个游戏叫做毫发无损!贴腿毛,撕下来,谁的腿毛撕下来最多,就是王者!王者可以随便惩罚在场任何一个人,提出要求,对方照做!怎么样?算不算是变相的福利?”

“你们这招太疯狂了!”

“最毒妇人心啊!何况是这么多妇人加在一起!”

“少废话,赶紧坐下!”

有的伴郎卖萌撒娇:“姐……姐,手下留情。”

“放心吧,姐不会害你的。”

等伴郎们一字排开后,几位伴娘在他们腿上贴了除毛贴。

大床上,一对新人恩恩爱爱地搂在一起,含笑看着眼前一幕,也是乐不开支。

胶袋贴贴好,冯雪静左右看了看,给姐妹们递眼色,“好了,要准备开撕了!”

“啊!轻点啊!求求你们了!”

“预备——三、二——”

大家都以为她们倒计时三二一才会下手,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要么是紧闭双眼,要么是转过头去,要么是一手咬在唇边,那副模样……真是要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然而,等最后一声“一”已经过去,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

大家一愣,全都回头看向伴娘,又看向自己的腿,正在他们以为这些女孩子还没有残忍到丧心病狂的地步而暗自庆幸时,却听冯雪静干脆利落的一声“撕”!

“哧啦——”一声,声音异常整齐,同时伴随男人们杀猪般的惨叫,一个个表情各异,堪称经典!

全场爆发出杀猪般的惨笑,有的人抖得手机都拿不住,摔在地上,又是一声呼天抢地的哀嚎。

伴郎们抱着腿原地打跳,各个面红耳赤,又不能发火,那副隐忍的模样,惹来宾客第二轮爆笑。

伴娘们将撕下来的胶袋贴放在一起一比,胜负一目了然!

“看来是纪少爷成了最后的赢家。”冯雪静笑着宣布。

纪南尘看着自己的腿,眉头都皱成川字,“是不是我可以任意提要求?”

冯雪静点头,“那当然,我们说话算话。”

纪南尘想着来做个伴郎还要被这样欺负,只好把气撒在“罪魁祸首”的身上:“那就——罚新郎做俯卧撑亲吻新娘一百次!”

“啊!”

“哈!哈哈哈哈!”

霍凌霄一个凌厉的眼神杀过来,纪南尘顿时殃了,但又故作镇定:“凌霄,我这是给你谋福利呢!”

冯雪静笑得肚子都疼了,没想到伴郎也是个不靠谱的,成了她们伴娘团的神助攻了。

“快点快点!新郎,这可是你们自己人提出来的要求!”

方若宁还没明白这个惩罚是什么意思,只见大家已经立刻让出位置,冯雪静催促着让她躺下。

她突然明白了!!!

原来,是她躺在地上,霍凌霄在她上面趴着,做一个俯卧撑下来,亲她一次!!!

要亲一百次!!!

“快点快点!”

方若宁被大家怂恿着,无措地看向新郎:“你都请的什么人啊,这是来害你的吧?一百个啊!”

“放心,难不倒你老公!”

看着他优雅邪魅的笑,方若宁无语了,“是不是正中你下怀?”

男人笑而不语。

看着方若宁躺下,霍凌霄也摆好姿势,全场再次沸腾,从一开始数数,还有无数手机全方位对准聚焦。

整整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吻!

做完起来后,霍凌霄英俊的额头都冒着汗水了。

怕再闹下去,大家都要笑瘫了,迎亲小游戏终于结束。

房间里的人散出去一些,化妆师赶紧过来帮方若宁补妆,霍凌霄耐心地站在一边,温柔地看着妻子。

方若宁睨他一眼,嗔怒:“看什么看!”

谁知霍先生四平八稳地回复:“看我老婆。”

“……”真不要脸。

新郎抱着新娘出门时,等在走廊里的兄弟团们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花筒,“砰砰”几声,整个世界都沐浴在五颜六色当中。

方若宁躲在霍凌霄怀里,脸上笑意灿烂,浑身的细胞都被幸福喜悦填满。

虽然早已经在楼上看到了迎亲车队的豪华阵容,可当出门瞧见时,方若宁还是不免咋舌,睨了那人一眼:“你到底请了多少车?”

霍凌霄显然明白妻子的意思,微微蹙眉,清雅的笑有点无奈:“大概是六十六?他们说这个数字吉利。”

方若宁闷笑,六六大顺,可不是吉利?!

这人,居然也信这些。

车队浩浩荡荡出发。

秉承不走回头路的风速,车队也无需调头,直接由另一条柏油马路下山。

到达国际展览中心时已经快十一点。

宴会大厅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方若宁下车后,一对新人各自进了休息室,需要换上婚纱和晚礼服。

当新娘换上那条大拖尾缀满钻石的主婚纱时,伴娘团的小姐妹再次被惊叹的瞠目结舌。

“若宁,我估计你老公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搬来献给你——”一条婚纱而已,就穿一天,准确来说,就穿几个小时而已……也要花费如此代价,这花式宠妻,简直无人能敌了!

方若宁也很无奈,“我事先也不知道,等婚纱坐好了空运过来,我直接去试的。”

其实,她也觉得没必要。

幸福是自己的,他们乐在其中就行,干嘛要这么高调弄得天下皆知?

以她对霍凌霄的了解,他不是这种高调炫耀的人,可不知为什么,这一次婚礼却极尽奢华,迷乱人眼。

仪式开始,冯雪静陪同在侧,提醒她基本环节。

婚礼现场经过婚庆团队长达半个月紧锣密鼓的布置,早已看不出原会场的模样。

几十万朵娇艳欲滴的鲜花装饰了整个大厅和舞台,所有宾客踏进来时误以为闯进了瑶池仙台,天庭九宫。

这场婚礼考究到每一个细节都无可挑剔。

纵然来宾非富即贵,早已经见惯了各种奢华场所,可也被这场婚礼开了眼界,不管男宾女宾,都控制不住地拿出手机拍照,发在各自的朋友圈。

当仪式快要开始,方若宁出现在红毯一头,看着整个会场如仙境花海般的布置,同样震撼的无以复加。

原谅她词汇贫乏,看着眼前唯美浪漫到极致的场景,她竟想不到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只觉得眼睛都快看不过来,每一处都透着用心,每一处都溢满温馨。

她不敢想,霍凌霄到底花了多少心思在这场婚礼上。

庄重磅礴的婚礼进行曲隆重奏响——

不是音响放出来的音乐,而是一支高规格的交响乐团现场演奏!

伴郎伴娘们准备就绪,当音乐奏响,五对俊男靓女携手,从会场不同的方向走向中心舞台。

而后,五对伴郎伴娘围着中心舞台站立,如众星拱月一般。

当所有灯光聚焦,只见中心舞台上一处高台缓缓升起,新娘被白纱蒙着头面,拖着一身曳地长摆婚纱渐渐出现在众人眼前,上面星星点点的光亮好似驮着整个星辰银河。

全场灯光晦暗,只有那一处光亮闪烁着所有宾客的眼睛,好似仙女下凡,又似凡人登仙。

“哇……太美了!太震撼了!”

“天啊……简直就像仙女!”

“我的眼睛都要花了,这是人么?仙女也不过如此吧?”

“太美了……真得像在幻境里!”

无数宾客被震撼了,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如同仙境的一幕,拿着手机都忘了要拍照。

这无疑是他们见过,此生最美最浪漫最撼动人心的婚礼!

当升降台停住,从中心舞台到主舞台的一条琉璃栈道突然发出淡淡的光亮,如同鹊桥一般连接两边,连接着新娘与新郎。

方若宁压抑着怦怦乱跳的心脏,微微深呼吸,继而,缓缓迈着步伐,朝她的新郎走去。

两人执手,缓缓转身,面对台下座无虚席的宾客,微微鞠躬以示谢意。

顿时,雷鸣般的掌声响彻大厅。

今天的感动太多,方若宁站在舞台上,看着满目绮美浪漫的景致,整个脑子都是晕晕乎乎的。

那位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著名主持人说了什么,她根本没听进去,只是当霍凌霄揭开她的头纱时,她才微微回过神来,盈盈水眸望着他笑了笑,又羞涩低头。

等回过神来,话筒已经到了霍凌霄手中。

“谢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参加我跟若宁的婚礼。”霍凌霄先是跟宾客道谢,而后在缓缓转身,面对妻子,牵起她的手。

方若宁心跳如雷,耳边全都是脑子里的嗡嗡声和心脏砰咚砰咚的声音,脸上肌肉不受控制地颤抖,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一步之隔的丈夫。

霍凌霄显然也紧张了,握着话筒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微微笑了笑,尴尬主动地道:“抱歉,有些激动,突然忘了要说什么。”

他一开口,台下立刻传来笑声,还有宾客风趣地建议:“新郎也可以什么都不说,直接吻新娘就好了!”

立刻传来更大的笑声。

霍凌霄也笑,方若宁紧张的整个身子都止不住颤抖。

沉定了片刻,他冷静下来,幽深黢黑的眼眸在灯光下闪烁着激动的光,深情地凝望着他的妻。

“若宁,我们认识,源于一场乌龙,可我无比庆幸,那场乌龙把你送到我身边。我们相识算不上太长时间,可我们在这段时光里,经历了太多太多。每一次流言,每一次阻碍,每一次陷阱,每一次遇险,非但没把我们拆开,反而让我们更加相信彼此。霍氏经历了很多,能支撑我坚持到今天的,是你。遇到你,我的人生才完整,每一天才快乐……”

盛大的场面鸦雀无声,台下满座宾客,有人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也有人不知道,但不知道的那些人,也被霍凌霄虔诚的语气感动。

时间,从来不是衡量感情的标尺。

有情侣,相恋七八年,经历了漫长的爱情长跑,最终没有走近婚姻的殿堂,反而分道扬镳。

有夫妻,相处几十年,经历了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考验,却在家庭富裕儿女成材之后,结成了怨偶,最后放手婚姻。

遇到错的人,生活每一天都是煎熬,点滴摩擦也能点燃愤怒的火苗。

而遇到对的人,生活处处都充满诗情画意,遇事不埋怨,挫折不放弃,因为有最爱的人并肩作战,加油打气,即便世界末日,也能从容对待。

霍凌霄似乎在整理情绪,短暂停顿了片刻,拉着方若宁的手攥紧了些,继而转身看向台下:“得此佳人,是我三生有幸。我霍凌霄在此请所有人作证——方若宁,往后余生,我会竭尽所能给你幸福,以报答这场美好的相遇。”

霍凌霄话音落定,手里捏着戒指,拉起她的手,郑重虔诚地将他亲手设计的结婚对戒戴上她指间。

方若宁原本不想哭的,可忍不住,眼泪不受控制地滚落脸颊,她又哭又笑,不断地用手背抹泪。

霍凌霄把戒指戴好之后,大拇指温柔地帮她拭去眼泪。

方若宁对他笑了下,转身取了男戒,同样郑重地为新郎戴上。

台下掌声经久不息,好多女宾都被感动了。主持人不忍心打断这对恩爱夫妻,留着他们静静地相视了好一会儿,才将话筒递到方若宁手中:“新娘很感动,都流下了幸福的眼泪,我们请新娘也说几句吧。”

方若宁深呼吸,接过话筒后对主持人道谢,继而低头整理情绪,又抬眸看着眼前英俊温柔的男人。

“我……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心里有点乱,太……太激动了。”她笑着开口,嗓音嘶哑,起伏抽搐。

平复了一会儿,她才继续:“从小的境遇,让我认定凡事只能靠自己,再苦再累,也要咬牙硬撑。

可是,遇到你,是你……用极大的耐心与温柔,深情与包容,融化了我身上坚硬成壳的堡垒,让我变得柔软起来,活得不用那么坚强,那么累。

往后余生,我希望我们能继续并肩作战,同舟共济。希望,你也能在我面前卸下坚强的铠甲,当你累了,我也能成为你休憩的港湾。

老公……你不用给我承诺太多,我相信你。我们的幸福,需要彼此共同经营,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做到!”

幸福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单方面的付出与贡献不可能维持长久的繁荣恩爱。这一点,方若宁深知。

她从来没幻想过让老公把自己宠成孩子,宠成白痴,她的恋爱观婚姻观从来不曾改变——她要做并肩而立的战友,做男人近旁的那株木棉!

台下,霍夫人怀里的霍小少爷正举着萌萌粉嫩的小拳头,嘴里咿咿呀呀地发出声音,像是在为父母祝福着。

仪式结束,然而,属于有情人的幸福,才刚刚开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