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毒后惑国 > 第四百七十六回 大结局

毒后惑国 第四百七十六回 大结局

作者:浣羽轻纱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5-30 09:16:07

南雪钰抿‘唇’,她就知道自己说出来,这帮人都不会相信的好不好,其实连她自己也吓到了,不然也不会问贤妃,这孩子到底是不是皇上的了。-叔哈哈-“回母后,儿臣不会看错的,贤妃确实有了身孕。”

“哈,哈哈,哈哈哈!”慕容俊是才反应过来好不好,狂喜的他如果不是因为‘腿’还站不起来,早把贤妃抱起来狂转圈了,现在只能猛捶桌子,放声daxiao“有了身孕!心屏了朕的骨‘肉’!哈哈哈,朕有后了,朕有后了!”

贤妃的脸更红,但神情却是骄傲而欢愉的,‘摸’上自己还没有鼓起来的小腹,太好了,她能替皇上生个一儿半‘女’,也不枉跟皇上忠情这一回,太好了!

太后都高兴的手直接发抖了,“雪钰,快、快再给贤妃kankan要瞧的真真儿的,别让哀家白高兴一场,快!”

“是,母后,”南雪钰颇为无奈,母后这是在“质疑”她的医术啦,她已经看的很真啦,不过为了让母后安心,她还是装模作样地替贤妃诊了一会儿脉,肯定地点头,“母后,贤妃确实有了身孕,如果儿臣看错了,就以死谢罪。”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太后脸一沉,却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之‘色’,“哀家只是想确定一下,人老了,眼‘花’耳背,怕听岔了!”

“母后才不老呢,母后能长命百岁!”南雪钰过去抱着她的胳膊撒娇,“母后放心吧,到时候贤妃娘娘的孩子生下来,一定第一个给母后抱,还要母后帮着教导呢,是不是,娘娘?”

贤妃几乎要喜极而泣,闻言忙不迭点头,“公主说的是!只要太后不嫌弃,愿意替妾身教导孩儿,妾身感‘激’不尽!”

“又一个不会说话的!”太后笑骂道,“你生的是哀家的皇孙,哀家怎么会嫌弃?都是些小丫头,说话没个轻重,看来贤妃生产这事儿,哀家得‘操’心啦!来人,哀家要回去好生算计算计,雪钰,快,一起!”

“是,母后。”南雪钰吐吐舌头,赶紧扶起她,“不过儿臣什么都不懂,母后要教儿臣。”

“是啊,母后,你多教教雪钰,”慕容夜也由衷地替皇兄高兴,闻言提醒太后,“以后雪钰怀了身孕,也省得手忙脚‘乱’。”

南雪钰顿时红透了脸,“夜,你胡说什么!谁、谁手忙脚‘乱’了?”不是在说贤妃吗,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

慕容夜耸耸肩膀,“还不是早晚的事?”

南雪钰冲他吐舌,懒得理你。

太后呵呵笑,回头见贤妃还站着呢,赶紧道,“贤妃,这头三个月最要紧,你可千万不能再劳累了,要好好养着!哀家就说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呢,这都两个月了,自己还不知道,整夜那么辛苦,太危险了!”

贤妃不安地道,“多谢太后,臣妾没事,没那么娇贵。”太后对她这样好,她都觉得消受不起了。

“要得要得!”太后一本正经地点头,“头三个月是最要紧的时候,你赶快回宫歇着,别再管俊儿啦,让旁人‘侍’候他,还有,等会让雪钰好好给你kankan得多吃些补品,补补身子,你太瘦啦,看着就让人担心。”

慕容俊哑然:母后这是有了孙子,就不管他这个儿子了吗?好狠心。

“多谢太后,”贤妃感动莫名,“妾身会注意的,请太后放心。”

“别多说了,安心养好身体,”太后慈爱地笑笑,即让宫‘女’过来,扶贤妃回去休息,再转头郑重嘱咐慕容俊,“俊儿,以后别再让贤妃给你按摩,也别跟她睡一处,免得压着她,听到没有?”

慕容俊老老实实点头,“是,母后,儿臣知道了。”

“雪钰,走吧。”太后这才回身,与南雪钰一边商量着一边chuqu。

慕容俊耸一下肩膀,“母后也真是,心屏不过是怀了身孕而已,母后太紧张了。”

慕容夜凉凉看他一眼,“无情”地揭破他,“难道皇兄就不紧张?”其实皇兄才是最紧张的那一个吧,装的什么无事。

“臭小子,才回来就挤兑朕,胆子大了啊,”慕容俊脸上一红,拍着桌子叫嚷,“当心朕打你屁股哦?”

慕容夜赧然,“皇兄,臣弟都多大了,你还来这一招。”从小到大,皇兄借着长他几岁,每次说不过他了,就用打屁股来吓唬他,直到后来皇兄中毒,渐渐痴傻,他已经多久没听到皇兄这么说了,如今经过这么多事,再骤然听到,还真是百样滋味在心头。

“多大也是朕的弟弟,你呀,也是给朕丢脸,”慕容俊白他一眼,“朕都要当爹了,你呢,到现在也没能把南雪钰拿下,活该被她压一辈子!”说着话,他那个得意,想着以后还能跟心屏多生几个龙子龙‘女’,真是令人期待。

慕容夜挑挑眉,凑上前,虚心请教,“皇兄,你怎么做到的?”

慕容俊得意地抖眉‘毛’,“朕天生威猛,哈哈哈!五弟,你羡慕了吧?”

“皇兄传臣弟两招,”慕容夜脸上发热,到现在他还是童身好不好,这些方面不太懂,当然要好好学习了,“臣弟这就跟雪钰成亲了,到时候也让雪钰给臣弟生三五个的,最好。”

慕容俊冲他勾勾手指,“过来。”

慕容夜赶紧把耳朵凑过去,xiongdi俩一脸严肃,叽叽咕咕,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商谈什么军国大事呢。

——一天之后,贤妃怀了龙胎之事即传遍皇宫每一个人角落,所有人都没想到,原来皇上不但双‘腿’有了知觉,还能人道了,这是大燕皇室之福也是大燕百姓之福,令人大为振奋。

而更让他们高兴的是,越王与公主也终于要成亲了,不管知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经历了多少事,但有情人终成眷属总是令人开心的事,所以这些天他们谈论的,都是这件事,等待着两人大婚之日的到来。

莫‘弄’影和蓝玥等人当然是义不容辞地帮着‘操’办两人的大婚事宜,同时也要准备好给两人的礼物。慕容夜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当然要借着办喜事,冲一冲晦气。

大婚这天,太后早早就来替南雪钰梳发,一边嘱咐她一些话,虽然劳累了这几天,但近来诸事顺心,她‘精’神却很好,越来越有劲头了。

梳妆完毕之后,她仔细看了一会,满意地点头,“我家雪钰真是倾国倾城,无与伦比,夜儿那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讨到你这样好的媳‘妇’,做梦都该笑醒了。”

紫和在旁笑着,也是忍不住想要赞叹,世上还有这样‘精’致的‘女’人吗?简直就像一件绝世瓷器,需要人小心呵护,哪怕碰伤一点点,也会心疼万分!这一身大红嫁衣穿在南雪钰身上,怎么就那么合适,衬托的她莹白的脸粉嫩可爱,‘精’心修饰过的妆容简直没有一点瑕疵,像剥了皮的‘鸡’蛋,让人忍不住就想咬上一口,这样的绝‘色’佳人,别说男人了,她看了都心痒难耐呢。

南雪钰羞红了脸,“母后,你也取笑儿臣!”心里却暗道一声惭愧,上辈子如果不是她欠了夜的,这辈子也不会一心偿还,直到现在与夜心心相印,最终要相守一生了。

“哀家说的是事实,怎么能是取笑呢?”太后‘摸’着她的小脸,笑道,“好啦,你跟夜儿成了亲,哀家的心愿也就了了大半了,就等着你和贤妃都给哀家生个皇孙,哀家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啦!”

“母后,儿臣要无地自容啦,”南雪钰拽着她的衣角不依,“儿臣知道啦,母后不要说了,紫和姑姑要笑话死儿臣了。”

紫和笑道,“好好,不笑啦,太后,时辰差不多了,该上‘花’轿啦。”

其实南雪钰出嫁,应该是从丞相府出‘门’才行,不过她现在已经极少回南家,也不想再麻烦已经快要临盆的穆姨娘,太后也说,就当她是嫁‘女’儿和娶媳‘妇’一起,让她从太后寝宫这里上‘花’轿,到越王府去,就有了双重的喜气,所有人当然都不会反对,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好,好,上‘花’轿啦。”太后亲手替南雪钰盖上红盖头,由喜娘搀扶着chuqu。

一身喜服的慕容夜满面红光,早已在外等候多时,看到南雪钰出来,立刻亮了眼睛,上前将她接过,“雪钰。”

“夜。”南雪钰轻声叫,只看得见他红衣的一角,心里早欢喜万发,羞涩地不敢抬头了。

慕容夜也不知该说什么,千言万语,都堵在喉咙口了。

喜娘高声叫道时辰到,“上‘花’轿啦,吹起来!”

鼓乐手们立刻卯足了劲儿开始吹吹打打,乐声震天,好不热闹。鼓乐声中,‘花’轿抬起,晃晃悠悠,往越王府而去。

蓝玥等人也早在越王府等候,好闹闹新娘子。

‘花’轿到来,南雪钰下了轿,慕容夜领着她直入喜堂,一大串繁琐的仪式过后,终于将一对新人送进了‘洞’房,之后慕容夜chuqu招呼客人,南雪钰就坐在房中等候。

直到华灯初上,喝的微醉的慕容夜才在蓝玥等人的嬉闹声中,来到‘洞’房,他们才要跟着jinqu凑热闹,结果这家伙一到‘洞’房‘门’口,眼眸就瞬间清醒,双臂一伸,把一帮不怀好意的xiongdi们拦下,“雪钰胆子小,不准你们jinqu吓她。”

众人顿时不乐意了,“怎么这样,不够义气呀!”

“就是,有了媳‘妇’就不管xiongdi们了,夜,你等着!”

慕容夜才不管他们,把‘门’打开一条缝,侧身挤jinqu“彭”把‘门’关起来,得意地哈哈daxiao。

‘门’外一帮xiongdi吵闹一阵,都意犹未尽地离去,“走走,继续喝酒去!”

听到慕容夜的笑声,南雪钰好笑莫名,“夜,他们都走了?”

“走了,不让他们进来坏咱们好事,”慕容夜挑眉,也不管那么多礼数,打赏了妈子和丫环,让她们全都退xiaqu之后,直接过去一把将南雪钰的红盖头掀掉,‘露’出她绝世的容颜来,欣喜地道,“雪钰,我终于娶到你了!”

南雪钰好笑莫名,脸儿红的像苹果,打趣道,“哎哟,瞧你说的,好像你娶我费了多大劲儿一样!”

“可不就是,”慕容夜深以为然地点头,“不过算啦,以前的事都过去了,重要的是,今晚我们,”他凑过去,咬了咬南雪钰雪白的耳垂,低声道,“‘洞’房。”

南雪钰咬着嘴‘唇’羞涩难言,但神情却是温顺而满足的,她对夜早已没有半点怀疑,愿意将自己全身心地‘交’给他,现在他们已经是夫妻,还有什么悄悄话是不能说的呢?“嗯。”

慕容夜顿时豪情万丈,有皇兄教他的“秘术”,今晚真是让人期待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别耽搁了,来,雪钰,把这些都摘了,戴着重。”这凤冠他看着都难受,赶紧摘了去,让雪钰轻松轻松。

“好。”南雪钰即让他帮忙,将凤冠摘下来,外服也脱去,只穿着月白内服,轻声道,“咱们还没有喝……”

“不用喝了,酒不醉人人自醉,”慕容夜一刻都等不得了,喝什么酒啊,先办正事要紧,跟着一个狼扑,把心爱的人压倒在铺着大红鸳鸯锦被的‘床’上,“我要你……”

“啊,对了,”南雪钰突然想起一件事,“你有没有对皇兄说大梁静安公主的事?”

慕容夜哭笑不得,‘洞’房‘花’烛夜,雪钰怎么问别人的事!“问了,皇兄早跟母后商议过后,将静安公主和楚公子安然送走了,大夏那边也让人送了信,说是静安公主病重不治,撒手人寰,你不用担心。”再压倒,细细‘吻’shangqu。

“哦,那就好,”南雪钰红着脸,闭着眼睛感受他的温柔,忽然又道,“哦,对了,小舅舅有没有什么消息?他说我跟你若是成亲,他会送礼物来。”

慕容夜咬着牙道,“送、了,说是他一切安好,让你不用担心,雪钰,你忘了吗?”

“哦,是,我记起来了。”南雪钰感受到夫君‘欲’求不满的怒气,尴尬地笑笑,“没、没事了。”

‘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慕容夜狠狠‘吻’xiaqu再不赶紧‘洞’房,他就憋坏啦!

纱帐落下来,其后的一切如梦如幻,如诗如歌……

几个月后,贤妃生下一子,慕容俊与太后皆欣喜若狂,立刻将此子立为太子,以承载着大燕未来的希望。之后即将贤妃立为皇后,丞相唐皓轩也得以封为国公,越加jinli辅佐慕容俊,教导太子,朝臣们也都死心塌地忠于朝廷,无人敢逾矩半分。

而慕容夜终其一生,实践了对南雪钰的诺言,只得她一人,未立一个侧妃妾室,也算得上是大燕开国以来,皇室的奇迹吧。

而南雪钰也不负他的深情,为他生了三儿两‘女’,在其后的几十年里,与之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从未闹过半点的不快与误会,成就了大燕的一段佳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