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游戏 > 恰同学少年 > 第93章 恰同学少年

恰同学少年 第93章 恰同学少年

作者:飞刀叶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1-05-30 09:17:58

三月的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天色晦暗的可怕。

我出门时候的艳阳高照早就不在,换上的是我回家时候的细雨连绵,冰凉冰凉的雨水打在我的脸上、顺着肌肤流淌;冰凉冰凉的液体灌进我的脖颈,却让人毫无感觉……子琛送我回家的路上,我看着车窗外的雨一直下。

“到了,”子琛把车停在楼下看着我说。

我抱着自己的胳膊,一直忍着没有哭出来,觉得心头堵得特别难受。

“到了,”子琛重复了一遍。

我点了点头,轻声细语的和他说,“我知道了。”我的手扣到门上的锁,却不想下车,车里的空间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我能瑟缩在这里永远的躲起来,赵野和廖小姐的电话一个接一个不停的响,我包里的手机震得我的手臂都有些麻木了,可我不想接。

“不然今晚先住宾馆吧?”子琛问我,“明天得早点起,得早点休息。”

“我上去拿点东西,”我转而看着子琛说道。

子琛点了点头,“要我陪你上去吗?”

我摇了摇头,抱着我的包,紧紧的把包裹在怀里推开了车门从车上下来,我朝着电梯间走过去,高跟鞋的声音在楼道里“哒哒”地响个不停,电梯停在了我们住的那一层,发出了“叮”地一声响,电梯门缓缓打开,我迈步走出去就看见家里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赵野看着我愣了一下。

“对不起,”我和赵野说道,仍旧抱着我的包。

“你干什么去了?”赵野问道,“打电话不接,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对不起,”我重复了一遍,朝房间的方向走过去,赵野给我让出了进门的空隙,我将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放在了鞋柜上,把包放在上面从里面把标书抽出来,我和廖小姐说,“对不起,我没把标书送出去。”

“为什么?”廖小姐不解的问道。

“对不起!”我又说了一遍,然后拖着已经僵硬的身体朝着我的房间走过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赵野在我的身后问道,我停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开口,我的嗓子很疼,疼得发不出声来,只能僵硬的朝着我的屋子里慢慢的走,我想拿上我所有的行李从这个地方逃走,尽管那是赵野,尽管昨天我还想和他一生一世,我想到这里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掉下来。

“你不觉得你没去现场至少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吗?”廖小姐在我的身后质问我,“现在这样算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一天联系不上你我们是什么心情,你知不知道赵野几乎把所有的医院都联系过了,生怕你路上遇见什么事儿了!”

“对不起!”我背对着他们两个人说道,“对不起……”除了不断的重复这句话之外,我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赵野加大了自己的嗓音,用低沉却很严肃的声音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收起自己的眼泪,勉强笑着,笑着转过去看着赵野和他艰难的说,“金少去世了。”

屋子里霎时间安静了下来,赵野的脸色苍白,廖小姐的表情也僵在了脸上,他们就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长长的出了口气,这句话说出来,我好像终于能面对这个事实了,从出事到现在我一直竭力的想要让自己从这个噩梦中醒过来,一直竭力的逼迫自己去相信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可这场梦永远都不会醒了。

我的眼泪一颗一颗的从眼眶里掉出来,我捂着自己的嘴深深的吸了口气,金少有先天性的心脏方面的疾病,子琛和我解释了很多,可是我听不懂。我只知道接到子琛的电话,我冲到医院的时候,金少的心电图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我扑在金少的身上,使劲儿的喊着他的名字,使劲儿的咒骂着他,可是他就是那么安静、那么苍白,一言不发。

我在医院里问子琛,“什么时候的事儿?”

子琛说,“前两天就住院了,我知道之后就回北京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抓着子琛的衣服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全世界就我一个人不知道?”

“他不想让你为他操心!”子琛任凭我扯着他胸口的衣服很平静的回答,对今时今日好像早就做足了准备。

“他得病的事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我看着子琛问道。

子琛说,“上大学的时候就知道了,他说他很小的时候医生就说过他的寿命最长不会超过三十岁……”他说着说着就哽咽了,深深的吸了口气,仰头看着医院的天花板,半天没能接上自己的话茬,“我真的以为他在开玩笑,真的以为他就是吓唬我,得个病也要向我们炫耀他的与众不同……”他说着哭了出来,用手捂着自己的嘴,靠在医院过道的墙上慢慢的蹲了下去,“他就是这样,什么都要与众不同!”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我蹲在了子琛的面前使劲儿的打着他。

子琛问我,“早点告诉你有什么用,你是医生,你能救他吗?金少这一辈子最想看见的一件事儿,就是你能风风光光的出嫁,这个家伙……”子琛说着笑了一下,带着眼泪和我说,“真的把你当做他女儿了!真的是……”他说着摇了摇头。

我一屁股坐在了医院的过道里,“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我告诉他了你会来,我以为他至少会撑到见你最后一面,可是……”子琛摇了摇头,他也没有想到金少会那么快的离开我们,或许是不知道再见我的时候说些什么,或许是不想在我的面前离开,我怎么就那么后知后觉,我还嘲笑金少的身体不好,说金少不能喝酒,我为什么不能早一点觉察到金少的病情,“如果能陪着他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多好。”

“金少不想你陪着他,就是因为不想,所以什么都不告诉你!”子琛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人在死的前一刻想要的是尊严,不是同情和怜悯,他想让你记住的是他这一辈子最辉煌的时代,不想让你看见他最狼狈的时候,身上插着各种关系,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这不是他对生命的理解。”

病房里,医生确认了死亡,和家属交涉过后,金少的哥哥金大少走到我和子琛的面前,我坐在地上只看见了他一双黑亮黑亮的皮鞋,他的声音从头顶飘过来,还是那种颐指气使的命令式,“准备三天之后下葬,这两天你们过来帮忙吧?”

子琛从地上站了起来,“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

“他爸爸可能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消息,我得去安抚一下他爸爸,家里来往的生意伙伴这两天可能会接踵而至,我们还得安排下葬的事情。去火葬场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吧?”金大少说道。

“让我再看看他!”我拉住金大少的裤腿,仰头看着这个冷冰冰的男人。

金大少的目光顺着他的裤子看到了我的脸,然后点了点头,他转过身和身边的秘书交代了两声,让秘书去和医院交涉,暂时不要将金少的尸体送进太平间,我看着他说了一声“谢谢”,松开了金大少的裤腿,他转身越走越远,我坐在地上失魂落魄。

人死和老死不相往来,是两件事情。就算是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金少,我也希望他能活的好好的,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可现在,这一切因为金少的撒手人寰,已经化为了泡影,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不会和我吵架,不会骂我,不会帮我,不会在我需要的时候接我的电话……

“起来吧?”子琛伸出手看着我。

我把手搭在他的手上,他猛地用了些力气将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我坐在金少的床边,看着他的容貌,还是那个熟悉的样子,还是那副满面骄傲的姿态,我拉着他的手,坐在他的身边,他的手越来越冷,他的人越来越僵硬。我坐在床边什么话都没说,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看着,从中午一直坐到傍晚,从艳阳天一直坐到细雨蒙蒙。

医院的人来和子琛交涉,要将金少送进太平间了。

子琛来劝我,把我带离了这间病房,把我送回了家。我坐在床上把行李箱取下来,我大多数的行李其实都已经收拾好了,廖小姐的新房客下周就会过来,我拎着笨重的箱子从屋子里走出来,走到廖小姐的面前和她说,“这一年多的时间打扰你了,应该给你带来了不少的麻烦!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的照顾。”

廖小姐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拎着箱子,从鞋柜上拿过我的包,拿过我的外衣,往门外走,赵野想过来接手,我避开了他,我和赵野说,“我们分手吧,对不起……”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痛的就像是被刀割,我多舍不得赵野,可是赵野就是那个在错误的时间遇到的对的人,金少的离开会永远横埂在我们之间,成为一个永远都愈合不了的伤口,我不想一辈子活在这样的阴霾当中,更不想把这样不完美的爱情和婚姻带给赵野。

子琛纵然没有明说,我也能明白这些多年承蒙金少庇佑的原因,这份感情变成了我心头没办法放下的伤,放不下过去就没有未来。

“沛沛……”赵野皱着眉头叫着我的名字。

我从我的手指上取下了戒指,“我真的……真的超想嫁给你,从小就想,”说到这里我不能自已的哭了出来,哭着、抽泣着,仍旧勉力撑着自己颤抖的身体,“但是现在不能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说完就转了身,朝着电梯的方向低头猛走,使劲儿的按着电梯的按钮,只想快一点离开现场,我从这栋楼里冲出去,子琛从车上下来帮我把行李箱塞进了后备箱,让我先上车坐着,他放好行李,转身回到驾驶位上开门,坐下,“怎么拿了那么多东西?”

“先住几天酒店吧,我要重新找房子住了。”我看着子琛惨淡的笑了笑。

三天之后的葬礼,我又一次见到了可妮,可妮走到我的面前,满眼都是嘲讽的目光,“你现在知道你有多蠢了吧?”

我看着可妮,没有回答。

可妮转过身去将自己手里的那支菊花放在了金少的墓碑前,她静默的哀悼之后,转过来看了我最后一眼,从退席的方向离开了葬礼的现场。我站在子琛的身边,深深的吸了口气,“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金少的病是吗?”

子琛说,“他有意想瞒住你一个人。”

我说,“我有的时候真的很希望自己是个男人,这样子,我就可以和你们祸福与共了,而不是只能同富贵,不能共贫穷。”

子琛说,“你还记得上大学的时候,金少帮你报三千米跑步那次吗?”

我点了点头。

子琛说,“当时你总是埋怨他,说他故意整你的,其实是因为那时候你减肥减的自己整个免疫系统都崩溃了,三天两头的生病。金少舍不得,才借着跑步的名义,强迫你锻炼身体,希望你能好起来。”

我说,“我知道。”

子琛说,“有一年期末考试的时候,你说你自己都快复习不完了,金少还强迫你帮他复习给他讲解,其实是他害怕你死记硬背,上了考场什么都忘了,他想用这种办法帮你加强印象,不想你考试的时候敷衍了事!”

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看不清楚远处的景色,可我还是执拗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

子琛继续说,“他开酒吧,不是他贪图享乐。是因为你工作的第一年,每周和我们吃饭都要大哭一场,说工作压力太大干不下去了!金少怂恿你辞职,你说你要是辞了职就得去街头要饭,你腰板不硬,在公司也就硬不起来,只能被人欺负。金少开酒吧就是想给你说不的权利,想你以后被人欺负的时候能走的痛痛快快的。”

我的眼泪顺着面颊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我使劲儿的点头说,“我知道!”

子琛说,“金少和他的每一个女朋友都处不长,不是因为金少不会和人相处,是因为那些女人最后都会发现金少的心里住着一个你。”

我点头,哭泣。

子琛说,“金少帮你追八爷,是因为他自己给不了你未来,给不了你幸福。”

“别说了……”我拉着子琛的胳膊,几乎要崩溃了,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奔涌而来,我忽然开始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后知后觉、痛恨自己的冷漠无情、痛恨自己的自私、痛恨自己的绝情,我多希望时光能回到过去,回到金少还在的时候,我们还能一起通宵熬夜画海报,一起考试复习背功课,一起聊天聊地聊八卦,一起在辩论赛上唇枪舌剑战群儒,一起熬夜准备程序大赛……

那时候的我们多年轻,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全文完)

几年之后,赵野结婚了,我去他的婚礼上悄悄的看了一眼,那个新娘有一张娃娃脸,看着就特别招人疼。我没有勇气当面祝福赵野,没有勇气出现在婚礼的现场,我躲在角落里,远远的看着他,看着他幸福的表情,看着新娘子紧紧挽住赵野的手,我满怀欣慰地从宴会大厅离开了。

我给赵野发了一条短信,祝他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恭喜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对的人。

赵野说,“谢谢,你也会有这一天的。”

关掉赵野的短信,老陈的电话就急急忙忙的打了过来,“你人呢?”

“我……”我猛然想起来今天还得替市场部的人招待客户,罗二都走了很多年了,市场部的人还是那么没用,去竞标不懂我们产品的技术指标,去给客户做演示不会用我们的产品,售前做不了、售后又不会,每次遇见考察团来公司,只能拉我们设计人员上。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市场部的同仁连酒都喝不成了!

不会喝酒做什么市场啊?

我和老陈被叫来陪酒,一场局下来我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整个人飘飘然地走不动道儿,在地上画着大S,老陈打了车送我到我新租的房子楼下,我跌跌撞撞的上楼,跌跌撞撞的拧门,钥匙怎么往钥匙孔里面戳都打不开这扇门,我急了眼,又踹又叫。

门轰然一开,我朝着屋子里扑了两步,醉意朦胧的看着手里的钥匙说了句,“真奇怪!”我拖着自己马上就要坍塌的身体,拖拖踏踏地朝着床边走,拉过被子合上眼呼呼大睡,等我一觉醒来,身边竟然有个陌生男人。

“啊……”那天早晨,整个楼道里回荡的都是我歇斯底里的叫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