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重生七零军婚似火 > 第三百八十一章大结局

重生七零军婚似火 第三百八十一章大结局

作者:桃渔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5-31 01:51:35

街对面。

被妻子冯梅梅甩了一巴掌,冯谦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捂着脸不敢抬头,更不敢回头。

他刚才看见的那个女人,真的是林子矜吗?

那么美丽,那么优雅动人,她身边跟着的高大男人面目英俊刚毅,行动看着很是随意,身上自然而然地带着久居高位者身上那种杀伐果断的气势。

县里的几个主要领导众星捧月地跟在他们身边,冯谦依稀听到有人叫那个男子首长。

林子矜,她嫁了部队的首长?

冯谦呆呆地望向招待所那边,只隔着一条街,他和她却象隔着一个时代,或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你还看!人都进去还死盯着看!”

又是一记耳光甩了上来,冯梅梅厉声骂道:“好的不学,跟你那婊.子娘一个个德行,看见长得好看点的女人就走不动路,眼珠子都吸在人家身上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这德行,就算给人家提鞋,人家还不要你呢,也就是老娘年轻时不懂事,傻乎乎的相信你的甜言蜜语,反倒被你连累……”

冯谦怔怔地站着,既不回嘴,也没生气。

“梅梅,别说了,这是大街上,注意影响。”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来,冯父走过来,手放在女儿的肩上,略带几分警告地说。

冯梅梅气得都快哭了:“爸,你不知道,他……他每次见着年轻漂亮的女人就这样,不,只要是个女人,他就喜欢,你说我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咱家为了他付出多少,连你的工作都被他影响了……”

“算了,算了啊,在马路上哭起来,人家要笑话的。”冯父打断了女儿的哭诉,有些不满地看向冯谦,见冯谦仍是怔怔地看着对面,便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林家亮恰好从招待所走出来,开了林子维的车门,取出一个双肩小书包,拉开拉链翻了翻里面的东西,又拉上拉链,拿着包包进去了。

冯谦的目光一直在林家亮的身上,直到他的身影隐没在门里,才慢慢地黯淡了下去,晦涩难明。

如果他当初不知道林子矜是前世的妻子穿回来的,他就不会弃林子佼而去找林子矜,导到最终西瓜和芝麻都丢了,一个也没得手。

或者他表演得再好些,不要用林子佼去威胁林子矜,而是跟林子佼认真地交往下去,现在这辆车,还有林家的产业,不就都是他的?

冯父也认出了对面的人是谁,忽然就来了兴趣,喊了冯谦一声。

冯谦如梦初醒般地抬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爸。”

“你认识刚才那个人?”冯父问。

冯谦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是罗布村的大队长林家亮,你家就是罗布村的,你和他熟吗,能不能说得上话?”冯父心里一阵激动,问道。

近几年来,因为受了冯谦这个女婿的连累,他的日子不太好过。

当年冯谦他娘郭翠花的事闹得太大,在县里影响很不好,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女婿就是那个开着供销社的冯谦的亲儿子。

很多人都说他缺乏识人之明,唯一的女儿左挑右选,最终却选了这么个家庭出身的女婿。

而冯谦在婚后,也慢慢地暴露出了他的本性。

结婚头一两年还好,从第三年开始,冯梅梅就发现,冯谦几乎对所有的女人都有兴趣,不论那些女人年老年少,高矮胖瘦,容貌美丑,他就像一个辛勤的农民,极力地想把自己的种子撒到所有的地里。

不管能不能开花结果,也不管那是块什么地。

这个时候社会上正兴起一股集邮的风潮,冯梅梅被冯谦气得快要发疯,哭着回家告状,说冯谦有收集女人的嗜好,就像集邮有瘾一样。

因为冯谦的行为,冯父也是脸上无光,偏偏冯谦这人认错态度极好,勇于接受任何批评,但是……

就是不改。

或者他其实也想改,看他跪在地上认错时那痛哭流涕,真心实意的态度,谁都相信他会改。

只不过,只要再有任何机会,他还是会不遗余力地勾搭任何可能上手的女人。

难得他这次看的不是女人,而是个男人,林家亮还是个很热门,在县里很吃得开的人物,开着规模很大的养殖场和农机厂,是县里竖起来的发家致富典型,冯父立刻就心动了。

他受了这女婿这么多的连累,是不是也该让他跟着沾点光了。

今天县里的主要领导都在里面,据说是迎接京都来的大人物,这位大人物是林家亮的亲戚,还带了一笔不菲的投资,准备在县里建一个大型的奶制品厂,如果他能和林家亮搭得上关系,说不定能负责其中一个项目……

冯父的目光热切,露出满脸和蔼的笑容:“冯谦,你和林家亮能说得上话不,咱们过去找他聊聊?”

只要能凑到领导们面前,不,哪怕能让林家亮把他引荐给那位大人物呢……

“爸,我和林家亮不熟。”

冯谦的话像一盆凉水兜头泼了下来,冯父立即就蔫了。

“他是罗布村的队长,你也是罗布村出来的,怎么会不熟?”

冯谦:“……”

他当然不能说他先是引诱林家亮的女儿,被揭穿后又觊觎林家亮的侄女儿,林家亮恨他恨得要命。

垂下眼皮,冯谦说:“我家是后来才搬去罗布村的,我只在家里呆了一年就离开了,那一年里,多数时间也在学校上学,很少回村的。”

冯梅梅气愤地插嘴:“爸你就别问了,他除了找女人,还有什么本事啊?!该认识的一个不认识,那些乱七八糟的贱女人,他倒都能说得上话!跟他那不要脸的娘一个样!”

冯谦抬眼看她。

可不是嘛,我都和你这贱女人结婚了,应该是我老婆的林子矜和林子佼却都嫁给了别人。

前世和你结婚的那个姓冯的,这时候已经在县里当了人事局的局长,怎么轮到我,同样是姓冯的,我就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

而且,也别拿我和我娘比,我娘找男人是为了钱,我找女人,是发自内心地喜爱她们。

冯父看得出冯谦眼里的微妙的不甘心,叹了口气:“回家吧,别在街上吵。”

冯谦低头,微不可察地撇了撇嘴。

死老头子这话说的,意思街上不能吵,回家就能吵了?

冯谦心里骂着,脸上却露出顺从的微笑:“好,爸,我听您的。”

他又去挽冯梅梅的胳膊:“梅梅,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咱回家吧。”

冯梅梅气哼哼地甩开他,径自走了。

当她没看出来,冯谦明明就是看那个外地女人,都看得傻了,他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就他那德行,能和人家说得上话吗?

冯梅梅只顾着生气,没有看到,但冯父老于世故,冯谦眼底阴冷的神情和脸上和煦的笑容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中年人脸上不露声色,心里却是叹了口气,也幸好他没有想办法给冯谦安排工作,如果这个白眼狼有了工作,凭他这钻门觅缝,溜须拍马的本事,万一当个小官,女儿更要被他欺负死。

他问过女儿的意思,冯梅梅尽管跟冯谦过得不开心,两人也没有孩子,可还是不愿意离婚,宁愿就这么凑合着。

冯父在心底叹了口气:先就这么着吧,不论女儿要不要离婚,总之不能让冯谦有出头的机会。

这个人的心思,实在太龌龊,也太歹毒了。

林子矜可没想到有人为了她两口子吵架,她可忙着呢。

和县里领导们吃完饭,把孩子托给林子维先带回罗布村,她和景坚就去郊区看了县里给奶制品厂准备的几片地。

县里的意思是这几片地随便她选其中一片或两片都行,建奶制品厂,再建一批奶站,发动农牧民大量地养殖奶牛,以供应厂子的需要。

地片的位置都很不错,听县里主管经济的副县长讲了可能会有优惠政策,林子矜心里大概就有了数儿。

她也没当场拍板,只说先回罗布村办私事,顺便考虑一下,等私事办完后再回来决定这事。

县里的领导们也没指望着一见面就能定下来,毕竟几百万的投资呢,人家多考虑多考察也是应该的。

能理解,谁的钱也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林子矜回到罗布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林家新起的二层小洋楼里灯火通明,欢声笑语。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程清歌小朋友身上。

看着她给弟弟换尿布,喂奶喂水,教弟弟说话,指着家里的亲戚一个个地给弟弟介绍,哎呀真是,心都被她给萌化了。

小程曦也很争气,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他一声都没哭,眼睛滴溜溜地跟着姐姐转,姐姐走到哪儿,他的目光就跟到哪儿,咿咿呀呀地用小胖手指着姐姐。

一见林子矜,小程曦的嘴扁了扁,好像马上就要哭的样子,却被姐姐一声不哭给哄住了,只是扁着嘴,泪汪汪地看着妈妈。

妈妈你把我扔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还有这么多人看着我,我好怕怕啊。

众人都笑了,原来小家伙的坚强是装出来的,见了亲妈立即就露馅了。

又笑闹了一会儿,亲戚们各自散去,各回各家。

林子维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服,对着镜子学着打领带。

帝铁宁坐在沙发上幽怨地瞅着他。

他们的女儿刚满一岁,累了一天,已经在炕上睡熟了。

“哎,你也别光看着啊,快来帮帮我,明天我还得上台讲话呢。”

林子维大学毕业后,没去学校分配的机关,而是顶着重重压力,回到罗布村,跟帝铁宁结了婚。

然后他跟着父亲林家亮做起了实业,现在县里的农机厂就是他管着,以林子维的学识和能力,农机厂被他做得蒸蒸日上,开发出许多适合新时代农业生产的产品,无论质量还是实用都是一流的,产品远销省外。

林子矜已经和他谈过了,这一次的奶产品企业,也由他来负责筹建上马,这不明天的寿宴,他还得代表老林家讲话吗,除了穿西服,还得打个领带才显得正式不是。

帝铁宁不情愿地蹭过来,一边帮林子维整理领带,一边低声咕哝:“我也想要一个。”

“想要什么?”林子维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容光焕发,英俊帅气,再看媳妇,低着头,漂亮的脸蛋儿上有几分幽怨。

“看人家子矜姐多好,儿女双全,咱家就一个女儿,你爹就你一个儿子,我这心里压力很大,咱们也再生一个吧。”帝铁宁说。

林子维从镜子里看看媳妇,就不怀好意地笑了,解开领带:“行啊,我现在就行动,争取让你再生一个。”

帝铁宁啐了他一口:“别没正形,我是说真的。”

林子维伸手搂住她,让她照镜子:“我也是说真的,看我媳妇多漂亮。”

“可人家子矜姐符合生二孩政策,咱们再生一个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林子维抱起媳妇往炕边走:“子矜姐说了,过几年呀,像咱们这种头胎生女儿的,女儿满七岁就能生二胎了。”

他把帝铁宁放在炕上,伸手解她的扣子:“咱不等,不就是交罚款吗,你男人有钱!”

当初他大学毕业为什么不服从分配,非要出来单干,不就是为了自由么?

连生孩子的自由都没有,还谈什么自由,媳妇要生,就给她再生一个呗!

“子矜姐说了,以后咱们的国家,还鼓励生育呢,咱们就当提前响应国家号召了,别动,自己把裤带解开,系这么紧做什么……”

林子维含含糊糊地说着,把帝铁宁散在额前的头发拨到一边,端详着她泛着嫣红的脸庞。

“哇”的一声,大炕另一边的小女儿哭起来了。

夫妻俩一窒,同时停下动作相对苦笑。

看来小丫头对父母要给她生个弟弟的行为,很不感冒呢。

帝铁宁红着脸推开林子维:“快睡吧,我去哄娃娃,明天爷爷大寿,你还得上台发言呢。”

林子维仰躺在炕上,侧头看着媳妇嘿嘿地笑,都结婚两年了,他媳妇还是动不动就红脸。

林老头的八十寿宴办得很热闹。

村里的乡亲们来了,十里八乡的,林家亮扶持起来的那些养殖户都来了,县里和林家亮有生意往来的商户们也来了。

最后,县里的领导们坐着小蛤蟆车也来了,还给他带了礼物,是一尊木雕的寿星。

林老头,不,林长生老人家坐在主位上,乐得合不拢嘴。

这所有的一切荣耀,都是他的儿子,他的孙子孙女给他挣下的。

他想起年轻时经常唱的歌。

城墙上跑马扭不回个头,甚时候我能站在人前头。

老头儿眼眶有点湿,脸上却是乐呵呵的,他老也老了,这不是就站在人前头了么。

感谢国家富强,感谢党的政策好。

我们的国家,终将成为世界第一流的强国,我们的民族,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妙书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