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我在末日撩反派 > 第二百七十四章:幕起(2)

我在末日撩反派 第二百七十四章:幕起(2)

作者:十歌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1:52:01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

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位明浩口中不断出现的‘烬爷’,文丹对此称呼倒是并不陌生。

作为安先生的徒弟,年少时常听她父亲与安先生闲聊时提及此人,听闻那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不仅仅局限于作为铁腕霸权的战场杀神,还有在建筑设计,金融风投方面天赋异禀,可惜此人因为某场不可言说的变故而英年早逝,否则北城权势格局,早在二十年前便该被重新洗牌,哪里轮得着如今战家大院继续耀武扬威。

但,时隔二十年后,在一位年纪瞧着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轻英俊男人口中听闻,文丹更疑惑的是,明浩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不过很快地,便有人替她道出了困惑。

“烬爷?越烬?”

原先并未多想,但当明浩说出烬爷与文老在一起后,越修怔愣几秒,总算是回过神来,难怪甫一见眼前男人的样貌,他便觉得眼熟,他们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间又无法确定。

“你说的,是哪个烬?”

“呵~越少,作为越家最年轻的一代~按理来说,你不该直呼长辈的名讳,明白吗?”

果然如此,越修惊疑,声调不由陡然拔高:“越烬,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那个人,越家最有前途的继承人,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授勋少将,甚至比这些年声名远播,备受军队推崇的战寰更声名显赫的那个男人,已然死去二十多年,至今他的牌位还在越氏宗祠里放着!

“他不是,叛国了吗?”

“叛国?北城那群政客高官鬼扯的话,呵,你也信?”

可是,那个男人还活着,逢年过节,越家上下还得香火供奉的人,怎么可能竟然活着?!

“越少,你的困惑算是历史遗留问题,我没资格向你解释,但或许你可能从烬爷那里得到答案,当然,前提是你还能在战家大院军舰的炮轰下,安然见到烬爷。”

——

泼墨的夜幕下,熊熊燃烧的火海,狂风灼热,枪炮轰鸣。

墨发四散开来,随风狂舞,黑裙迎着癫狂疾风猎猎作响,面上的黑纱面罩早已不知去向,布满蜈蚣般狰狞疤痕的巴掌小脸上,本是清澈的双眸,血色缓缓弥漫开来,最终将瞳孔染红。

谈书润死盯着两步之遥的战寰,轻翘着嘴角,笑得戏谑。

“阿书,你冷静些……”面前的女人愈加让他觉得无比陌生,不该是这般的,他自小看着长大的小姑娘,心思善良开朗,活泼却也乖巧,怎么可能是这般诡谲如魑魅般可怖。

“来……”战寰缓缓朝谈书润伸出手,语调轻缓,足足地放低了姿态,哄道:“来,把手给我,不要胡闹……”

“……”

胡闹?

她的父亲死在眼前,席氏全族,谈家满门,诸多性命全部惨遭战家毒手,他竟敢说出‘胡闹’二字来,究竟是谁在胡闹,谁罔顾性命,肆意妄为?

谈书润喉咙如千钧巨石堵着,说不出半句话来。

战寰却在谈书润赤红的双眸下,欲言又止,亦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措辞,才好些。

此时,战寰的手臂突然猛地被战檬紧紧拽住,少女在他耳畔低声祈求:“哥,我害怕,你说过要保护我的!你别过去,她疯了,谈书润疯了,她根本就不是人,你看,她脸上那些疤竟然在自行修复,正常人怎么可能有这种能力!哥!鬼知道她变成了什么东西!”

不知发生了什么,但脸颊肌肤很痛,很痒,如无数蚂蚁攀爬啃噬。

谈书润却只觉得无比畅快,哪怕重生时都未曾体验过的新生之感,此刻感受得淋漓尽致。

“站上权势财富的巅峰,成为末世子民的救世主,战寰,你没有资格!”

“龟缩在战家大院里,暗中操纵布局这一切的那个老头,更加没有那个命!!”

——

紧握于掌心的软剑嗡鸣轻震,谈书润的手亦是在微微颤抖。

她要杀人了,真正意义上,保留有人的意识的,活生生的生命。

然而,正当她横剑欲上前时,手却被牢牢地包裹住,掌心略有薄茧,宽厚却冰凉。

“脏,我来。”

谈书润愕然怔住,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

谈书润深觉此刻该说些什么,但神智缺缺,踌躇良久,到底还是沉默了。

越烬却噙着抹极淡的笑意,揉了揉她的脑袋,抢白道:“润润,咱们原先的计划有变,接下来,全部听我的。”

“什么?”

计划,好像是有个计划来着。

谈书润愈加惊愕,无名指处却传来一阵凉意,她不禁低头,这才发现原先被她小心翼翼挂在脖子上的婚戒,不知何时竟然被越烬取走,而此时,那枚婚戒正安静乖巧地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谈书润突然醒悟,亦随之明白越烬此言所谓何意——这枚戒指由越烬亲手改造,具有定位功能,而她跟着战寰回到上粤基地后,借着到处散步的缘由,早已将上粤基地的内部建筑构造事无巨细地传回到越烬手中,以做将来越烬攻打上粤基地之用。

这便是她的计划,夺取上粤城,在她记忆中那场人尸大战尚未发生时,以最轻的代价,结束掉幸存者与丧尸的首场大战,然而此刻想来,历史并未打算就此简单地饶过她。

该发生的似乎已经发生,她对远处港口传来的汽笛声,再熟悉不过了。

而越烬手中所掌控的丧尸军队,亦全部集结,不对……明浩竟然不在这里……

谈书润草草环顾四周,陡然恍悟:“明浩……”

“他那边应该会进行得很顺利,至于我们这边……”

越烬轻松卸掉谈书润手中的软剑,附耳低声沉沉道:“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其他,我来。”

视线所及,高大黑影突然罩下,应激性反应使得谈书润猛地闭上了眼睛,而后是温润的轻触,情人间无声的安抚,给予她最安心的倚靠。

“放开她!”

枪声骤起,伴随着剑刃迎击,铛地一声清脆响亮。

窸窸窣窣,有动物爬行过松软潮湿土地的声音,嘶嘶的吐信子,惊恐高呼声此起彼伏……

谈书润却只能凭借着突然变得极为敏锐的听觉,判断周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因为她的视线被遮挡了,越烬不知道从哪里扯出的黑布,蒙上了她的双眼。

随即,她被越烬郑重地交给了越礼。

“小礼,带着润润,回上粤基地,你哥会在那里接应你们!小高,你带上安先生的遗体。”

“啥?”

越礼虽是震撼,但瞧了眼周遭的血腥混乱,还是立刻决定不再纠结,转身便在几个面戴修罗面具的黑衣人护送下,快速离开血雨腥风,混乱不堪的战场最中心。

谈书润频频回头,喃喃唤道:“阿越?”

“等我去接你回家。”

回家?

家?

一片漆黑的视线里,谈书润却无比的安心,回家吗?明明是离开越烬的身边,她却好似真的找到了回家的路,不再挣扎,安静地听随越烬的嘱咐,不要给他添乱,他不会有事的。

“好,我等你。”

——

望着逐渐远离他控制范围内的谈书润,战寰欲上前,却被不顾一切死死拽住他的战檬困囿住了脚步,“哥!你敢去找她,我就立刻死给你看!看你到时候怎么跟妈妈交代!”

欲毁天灭地的火海里,越烬极轻地嗤笑:“战寰,我可怜你。”

——

隔日深夜,谈书润站在上粤基地门口,迎回了黑袍衣角翻飞的森然男人。

“你受伤了没有?”

话音未落,双手齐齐在越烬身上摸索,黑袍潮湿黏腻,显而易见是沾染了些什么,且分量绝对不少,谈书润几乎可以想象,在她离开后,越烬身处的,究竟是怎样一个修罗杀场。

“他们不是你,怎么可能伤得到我。”

“……”

瞎说什么?

谈书润一阵气结,无语半晌后,却是狠狠地将男人抱住,忍着哭腔道:“我害怕。”

众目睽睽下,眼见自家烬爷与夫人浓情蜜意,互诉衷肠的戏码很可能闪瞎众位围观群众的狗眼,明浩赶紧地喝令它们各自回到驻地,严防战家暗卫趁着夜色行偷袭之事。

不多会儿,周遭只剩下谈书润与越烬两人,越烬这才轻声问道:“怕什么?”

“你知道的,对不对?”

谈书润抽了抽鼻子,脸埋在越烬胸膛,颇有些委屈:“我是什么人,我身上的秘密,而在太古里,你分明是故意引我‘苏醒’,阿越,我曾经被一个人骗得很惨很惨,他想从我身上得到g试剂,拯救华国大陆百姓,巩固他至高无上的地位……可惜他不知道,那管试剂就在他眼前,被他亲手打碎……”

还有那本该有机会出生的孩子,她的孩子。

身上伤口能自动愈合时,谈书润便有过些许猜测,但始终未曾往这方面想,直到数个小时前,她才恍然,母亲在她年幼时,每年从她身上提取数管血液,目的为何。

“如果哪天,你与那人做了同样的抉择,请你不要瞒着我。”

谈书润很是想哭,“……我会配合的,我一定会配合的。”

然而,她被捧住了脸,回应她的,是越烬再次,轻吻上她的眼帘,带着血腥气息,还有男人身上特殊的,谈书润极熟悉的木香。

“这双眼睛很好看,除了我以外,谁都没有资格欣赏。”

——

上粤城的那场人尸大战终究发生,以更惨烈的方式,足足打了数月,但因为种种变故,最终万幸,上粤城并未如前世般沦落为一座死城。

与此同时,战家以战寰为首,联合诸豪族世家,建立幸存者联盟,讨伐丧尸王越烬。

人族与丧尸,经年累月的对峙,正式拉开帷幕。

——

法制三观崩尽的末世里,爱恨,**,金钱,权力。

生离死别,痛到无声,最终失去身为人的热血和信仰,徒留下腐朽破败的躯壳。

——

多年后,越岛,谈书润笑言:“你是反派,我是炮灰,门当户对,狼狈为奸,当真是极好。”

抱着怀中新生儿的越烬,双手有些微微发抖,却是仍旧板着张正经严肃脸,更正道:“我们不是狼狈为奸,我们是郎才女貌。”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