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玄幻 > 一步永生 > 第五十四章 摩诃经

一步永生 第五十四章 摩诃经

作者:水天一月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1:52:15

混乱时空的风暴,没有停息的时刻,无穷无尽,一阵阵,从三者身边经过,每一阵风暴,有着一定的威能,即使是一位道君,有着道印护体,面对这风暴,也感到棘手。

因为,风暴无穷无尽,永恒存在,而道君的道印,需要道力维持,道力需要灵力催动,如此一来,消耗的便是自身的灵力,所以一些弱小的道君,不能长期存在混乱时空内,即便强如朱雨芸这般的六源道君,也要及时离开混乱时空,以免遭遇不测。

时空太大,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何况这样的地方,不是得道境层次修士该来的地方,只是虚空和真实空间,容不下他们的对战,才将这处混乱时空的通道开辟,让他们进入里面,快速了结。

对于这些,摩诃不知道,他也不需要知道,因为现在的他,直接疯狂了,在寒瑯和芜双宁的心中,他真的是一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

毁灭之花,饶是以他们的境界和实力,也不敢妄图直接吞下去,借此掌握毁灭之道,这太危险了。

要知道,大道之花,属于温和性的宝物,可以直接吞食,从而踏道,奇妙无比,绝世珍贵。

可毁灭之花则不然,充斥着毁灭的气息,此花虽然可以让修士,快速感悟毁灭之道,从而彻底掌握,但代价却是高昂的,若一个不好,可能会直接被花朵中的毁灭之气,冲毁身躯,身消道殒,而毁灭之花,也会随之消逝。

所以,想要好好利用此花,必须要做一个万全之策,如用一些丹药和天地奇物,炼化毁灭之花的毁灭性质,让它的毁灭性,减少一些,这样即使掌握毁灭之道失败了,也还有宛转生命的余地。

可现在,璀璨的毁灭之花,被摩诃握在手中,看他的样子,势必要直接吞服,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摩诃可能被毁灭充斥全身,然后爆发出强大的毁灭之道的力量,直接横扫混乱时空,他们可能受到冲击,毕竟摩诃本身就强大,毁灭之道借助其身躯,只会愈发强盛。

寒瑯和芜双宁,此时不知道该感叹毁灭之花的可惜,还是要担忧毁灭之道的冲击,他们真心无语了,更是有种深深的无奈。

依照现在情况,他们只要一动,摩诃便会立即行动,借助毁灭之道,可以短暂留下他们,若是失败了,即使不会要了他们的命,怕也是没了一半的命。

而他们,若是就此放过摩诃,显然不太可能,如此一来,局面陷入两难的境地。

“没办法!全是你们当初的因果,现在该尝了……”摩诃喃喃说道,神情坦荡,语气轻飘淡然。

摩诃越是如此,寒瑯和芜双宁两者,便愈发感到他的求死之心,这是要拉上他们一起死的节奏。

他们可不信,摩诃不知道毁灭之花的特性,如此神奇的宝物,乃是每一位修士必知的宝物。

的确,摩诃真的知道毁灭之花的所有性质,因为曾经的他,关注过这些宝物,尤其是建宗的时候,与浮尊商议宗门的事情之际,从浮尊口中,了解到了很多东西,方方面面都有涉及,尤其是各类罕见的宝物,还有一些天地奇物,铸造法器、打磨玉器、建造阵法等方面,也是颇有了解。

因此,一抢到毁灭之花,他就已经不惧怕任何道君,甚至遇到了朱雨芸,他也不必害怕,大不了一起死。

当见到了寒瑯,他已经产生两种计划,一:借助芜双宁的手,共同击退寒瑯,然后再与芜双宁好好玩玩。二:若是被寒瑯发现身份,直接用处毁灭之花,赌上一次!

而这计划,是在全力以赴,欲要靠瞬间的决断,联合芜双宁,快速杀死寒瑯。

但寒瑯真的强大,自身道非凡,还有两种防御的道,然他无处攻击,一击之下,即便加上了芜双宁,还是失败了。

结果,还被对方发现自己真实身份,这是当初考虑不周下的失误,既然失误了,他就只能赌一把,直接来一次超越,要么在超越中死亡,要么在超越中超脱……

毁灭之花,在寒瑯和芜双宁的注视下,在他们挑了挑眉头的时候,一下子,被摩诃吞了下去,毫无预兆的行动,让他们连开口的机会也没有了。

真的,毁灭之花,彻底的没入摩诃的口中,顺着他的咽喉,进入腹部,然后与丹田接触,最终散发出无上的毁灭之道的力量。

毁灭之道,乃是大道,毋庸置疑的强大,即使以自身道来面对毁灭之道,也没有绝对的抵抗之力。

自身道因修士的体质而定,如真龙掌握此道,自然可以媲美毁灭之道,但水晶兽的体质,当然无法与真龙媲美,因而寒瑯的自身道,怕是难以抵御毁灭之道。

至于其水晶、土等两道,更不必多说,远远逊色于毁灭之道。

面对疯狂了的摩诃,他们害怕了,第一次感到恐惧,越是到达强大的地步,越能体会死亡的可怕,努力了这么久,一朝之中,化为虚无,任谁也难以接受。

他们已经不再年轻,少了年少时候的冲劲,从心底而言,他们步步稳扎稳打的进行中,尽量减少危险性。

如今,似乎不可能轻易善了,本来还想赌一次,让摩诃放弃这般念头,可对方果断的神色,让他们哑口无言。

现在,现实产生了,他们有丝恐惧的神色,闪现了脸部,差点停留下来。

也亏他们是老一辈,活了数百年,处变不惊,即使到了现在,还是能做到稳稳的面对。

“看来,你们的心态,不错呀……”摩诃呲牙咧嘴的说道,他正在承受着毁灭之道的冲击,浑身的骨骼,时不时颤抖一下。

他的身躯状态,让站立在风暴内的寒瑯和芜双宁,忍不住跳动了一下眼珠,不觉之中,也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他们的道印,守护住身躯,让风暴无法临身,只能在周围徘徊周旋。

反观摩诃,则不然,他的身躯内外,直接被毁灭之气充斥,像是要洗涤他的身躯一般,风暴更是难以靠近,刚一临近,直接化成了虚无,场面骇人。

那毁灭之气,一次次,不断的洗涤他的全身,那种充斥着毁灭的意味,几乎要将周围数百丈之地,化成一片虚无,实在强悍,这是毁灭之道,借助摩诃强大的实力,愈发猛烈地散发出专属于毁灭的强悍。

寒瑯和芜双宁,有苦难言,有路可却走不得,他们无法离去,因为摩诃尚有余力,完全可以直接冲向他们,然后带着他们,一同感受毁灭之道的强大。

幸亏他们的想法,没有被摩诃实施,看着摩诃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们内心咯噔一下,终于明白对方的打算。

“这是要我们见证他踏道吗?”寒瑯沉声说道。

“极有可能!这小子做事情,总是出乎意料!当初的坚韧,如今的道君实力,怕是我们……”芜双宁说道这里,忍不住打断自己,不敢继续想下去。

“希望失败吧……”寒瑯轻声嗫嚅道,不敢大声说,生怕惹恼摩诃,让对方直接冲上来,带着他们一起寻死。

现在,情况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糟糕,至少摩诃没冲上来,而是在默默承受着,似乎要带给他们一种无形的压力,殊不知,他们更怕那种强烈的刺激。

其实,摩诃没有这么多的想法,他也是有苦难言,故作那副表情,是为了迷惑寒瑯和芜双宁,要知道,现在的他,不要说了冲上去,怕是动一下,都会让身躯因承受不住毁灭之道而龟裂,随后直接化成虚无,空留下灵魂,然后在这混乱时空中,被莫名的力量吞噬,魂飞魄散。

于是,双方各自带着顾忌,各自表演出自身的稳重,一方在嗤笑中沉默,一方在平淡中胆颤,随着风暴的来往晃动,毁灭之道的散发,也到了**阶段。

前期只是前奏,**才是主唱,摩诃强忍着痛楚,一声不吭,任凭身躯被毁灭之道洗涤,从肌肉的一寸寸断裂,到骨骼的一段段消失,被凿成灰烬,随后就是外部的皮肤,一点点的破碎,被风暴的余威,轻轻一吹,像是一张破裂的纸,飘荡出其中的一小片。

“他怎么了?”寒瑯不禁疑惑道,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因为,现在的摩诃,看起来很奇怪,像是全身干枯,没有血肉,然后皮肤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即将要破裂的样子,似乎只待皮肤全部破开后,他的身躯,也随之不见,仿佛皮肤下,包裹的乃是一具空壳,而非有血有肉的身躯。

这种状态,太奇怪了,让寒瑯忍不住内心寒颤了一下,他身旁的芜双宁,亦是如此,感同身受,在这微妙的时刻,他们很识趣,不敢随意行动,静静的等待最后的答案。

……

一点点的时间,缓缓的流逝了,摩诃的皮肤,终于在风暴的余威下,化为了粉末,随风逝去,不知飘到了何处。

至于皮肤内的身躯,留下了一具骨骸,看到骨骸的瞬间,寒瑯和芜双宁,不觉中,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现在终于赢了!

极为不易的胜利,让他们有一种全新的感觉,那是依旧以前,第一次成功的喜悦感,死后余生,有了脱胎换骨之觉。

“太厉害的天骄,还是敌不过现实的残酷啊……”寒瑯似感慨,又似窃喜的说道,语气飘然。

“是啊!他再怎么强,天赋凛异,终究是一位化感境修士,又有何德何能,可以借助毁灭之花踏道,这样的宝物,就连老夫,也是忌惮几分!”芜双宁不屑的说道,似乎刚才的稳重,一直被保持着,现在的样子,更为悠哉。

“让我再看一看吧!”寒瑯说道,随即一掌拍在摩诃消失的地方,然后这一掌内,四枚璀璨的道果出现,构造成奇妙的空间,色彩斑斓,欲要引动最强的一击。

这是试探,也是探测,若是摩诃藏身于隐蔽的空间,他可以靠着道果,感应对方,毕竟道果乃是道的显化,是构成规则的一部分,越多的道在一起,触动规则的可能性越大。

况且,摩诃还没掌握道果,想要躲过这番试探,实在很难。

轰隆隆……

混乱时空似乎要坍塌,仿佛整座时空,被震荡了一下,然后蓦地消失,一切如常,寒瑯微微一笑,带着和煦的笑容,纵身一跃,随即再度跨越空间,他这是如朱雨芸一般,在寻找混乱时空的薄弱处,只要找到,则可借助道果的力量,重新打通与虚空或者真实空间的通道,从而离开此地。

芜双宁双目沉重,可看到寒瑯离去,也没运转道果,试探一番,他相信寒瑯,于是学着寒瑯,朝另一个方向赶去,同样在寻找薄弱处,准备离开此地。

混乱时空,很少有修士存在,而且混乱时空混乱,与真实空间或者虚空,如何对应,谁也无法知道,或许唯有神,才能给出答案。

不知过去了多久,时空除了风暴外,没有任何杂质,重归平静,至于摩诃,他似乎真的死亡了,被毁灭之道侵蚀而死,甚至连尸体,也没能留下来,毕竟毁灭之道强大,要么让修士全部毁灭,包括身躯,要么被修士掌握,用来强大己身。

因此,摩诃不见了,或许他真的死亡了,整个混乱时空内,没留下他任何痕迹。

他可以一了百了的去了,但摩诃宗,真的可以存下来吗?

随着寒瑯和芜双宁一出现,他们直接爆发了,联合啸月狼、列赤狐、冰原狼、嗜血鸟、迅雷豹、南明家、刀螂等当初一同对付过云辰的家族,共同发难摩诃宗,欲要毁灭摩诃宗。

这一场风暴,来的很快,很及时,甚至让摩诃宗,来不及防备,毫无预兆的出现了。

更何况,摩诃宗内,随着摩诃离开后,作为掌事者浮尊,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只是感受到多股强大的气息过来,立刻警觉起来,直接开启了守护宗门的防御法阵,一道道霞光,绽放出万丈的光芒,金光充盈天际,整个摩诃宗,陷入了无比的光辉状态。

甚至连不远处的东暨城,也感受到摩诃宗的阵法气息,其中蕴含着不少的杀戮阵法,只要外来修士一进入,直接会被绞杀,毫不留情。

“各位莫慌,一切等待宗主回来再做裁定!”浮尊耸立在摩诃宗的半空处,带着如雷般的滚滚声音,安稳感到不安的弟子。

尤其是那些在功勋阁等待任务的弟子,更是感到不可理解,满脸的莫名。

但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还是被宗内的弟子,深深的感觉到了,他们一个个惊恐不安的望着宗门的上方,昊阳光如旧,可却有种乌云压顶的感觉,时刻被触动。

终于,摩诃宗迎来了建宗以来,最快的一次,也是最强大的一次大劫——灭宗劫。

众家族修士,全部来袭,只要是化神境以上的修士,全部被各大家族的族长召集,能来的则来,不能来的,也要尽量赶来。

以水晶矿脉为首,芜猫一族的修士,虽然本性有些懒散,可面对大事情,毫不含糊,一位位修士,龙精虎猛,俯瞰着摩诃宗,他们站在摩诃宗的上方,处于云层之下,望着散发出来的金光,内心冷笑着,双手伸张,准备一场即将到来的屠杀!

还有列赤狐一族,赤风也在,还有当初,与云辰同入平三宗的赤芒也来了,如今的他,乃是一位化感境强者,实力不容小觑。

除此之外,芜猫一族内,芜炎不得不来,尽管知道了原因,可族长之命,不能违背,他在违心下,还是来了。

与云辰熟悉的野狼君,他也来了,狼邪之仇,他需要报,因为他就是主脉一员,狼邪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自从当初,知道云辰乃是杀死狼铣的间接凶手,他就发誓,一定要报仇。

啸月狼中,还有浪涛,当初曾与云辰有过一战,他回来,自然没有任何意外,还有一位老熟人——狼海,当初遗迹内,被云辰擒拿的他,也是来了,只是感觉有些奇妙。

命运就是如此,当初云辰放了他,可现在,他不得不来,他从遗迹内出来后,经过几年寻找,终于回来了,一回到家族,就背负起家族的使命,与云辰有了不共戴天的仇恨,他没有把遗迹内,与云辰相遇的事情说出来,生怕族内一些好事长老多想。

现在前来,一直默默地望着摩诃宗,看着的当初擒下他的小子,能创立如此庞大的宗门,心生一番感慨下,带着一丝可惜。

除了他之外,当初与他一起的那些——芜禁光、刀无锋、寒芒、也都来了,除了虎荡,因为其是噬虎族,摩诃为云辰的身份被揭开,噬虎族也没来,因为当初虎懈,就没有如何对待云辰,反而给了云辰休息一日的机会。

对于这件事情,寒瑯不知道,只是前去通知虎懈的时候,对方沉默不语,然后就拒绝了他,感到奇怪后,他选择了离开。没有噬虎族,他也可以覆灭摩诃宗!因此,没必要让噬虎族一定要参与。

除了他们,还有狼严,也跟随家族内的前辈来了,他对于云辰,没有多大好感,能够来,没有任何意外。

如此庞大的队伍,直接覆盖了摩诃宗的上空,粗略一看,就知道至少有上千修士前来,而且还都是化神境以上,不容小觑啊!

阵容太强大了,以至于惊扰了很多大家族,纷纷走出强大的修士,前来驻足观望。

前来此地的修士,还有几位得道者,便是当初受到云辰屈辱的那几位,他们也纷纷前来,目光之中,流露出强烈的神色,那是深深的痛快。

还有两位,乃是青天雀、残殇蜂的得道者,虽然他们的家族没来,可他们却来了,落井下石,他们岂能不会?

众多的强者,以及成为了道君的寒瑯和芜双宁,威风凛凛,身躯的周围,道印散发,他们如同一尊尊神祗,站在摩诃宗的高空,俯瞰着下方,以不容置疑的话语说道:“浮尊!出来吧!放我们进去,尚有一线生机!”

“哼!等摩诃回来,看你们还能嚣张?”浮尊怒道,但说这句话,也没多少底气,毕竟来的实在太多,而且莫名其妙,让他的心,升起不好的预感。

“哼!说实话吧!摩诃就是云辰的秘密,我们都知道了!你还要隐瞒吗?”寒瑯嗤笑道。

“什么……”浮尊内心一惊,脸色铁青。

“还有!他已经死了!你还准备负隅顽抗吗?”芜双宁接着说道,语气顺畅,显然不是假话,就从他们知晓摩诃真实身份就可看出,他们乃是胸有成竹,来势汹汹,显然是早有预谋的!

“真的要被灭了……这才刚建立呢……”浮尊内心哀叹着,怒火熊熊烧起……

混乱时空中,那些消失的化为灰烬的骨骼,消失的皮肤,化成虚无的肌肉,不知道因为什么,重新的出现了,那一枚戒指,一直处于隐蔽的状态,那被忽略的空间戒指,却成了重生的希望!

要知道,九灵乾坤戒指,乃是灵宫之主给予云辰的物品,岂会一般,还有被云辰吞下的十阳命盘,重新出现了戒指内,不知道因何而出现。

混乱时空内,昊阳炎缕,滚滚烧灼空间,与苍穹外的昊阳连接,照射了混乱时空。

处于昊阳内的统天之主,面带威严,内心有丝奇怪的感觉,正要掐指一算之际,一位老者出现了,很平静的望着他,轻声低语几声后,统天之主放弃了,重归于平静!

只是混乱时空内,一切还在继续着,尤其是那一本书经——摩诃经!

漂浮在时空中,从书经里面,一段段经文飘出,随后书经化成了虚无,但经文保留下来,金光闪闪,璀璨的霞光,道道绽放,很清楚,很有层次感的出现。

经文组成了圆球形的经文空间,只见里面,有着血肉存在,有着骨骼存在,这些血肉骨骼,正在缓缓组合,这是有生灵在重生的征兆!

遥远的时空,冥尊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摩诃般若,了生死,度苦厄,不生不灭……”

主角已亡,本剧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