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临安贵女 > 番外之宫珏翌篇

临安贵女 番外之宫珏翌篇

作者:寒浦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1:52:22

一生荣华天下主,老来青灯伴古佛。

宫珏翌的一生,从万人敬仰到零落成泥,青灯古佛,一声起起伏伏,仿佛镜中花水中月。

没有谁生来绝情,他只是把他的情,给了那个女子,随着那个女子的离开,情也随风飘逝,从此只做一个绝情绝爱的帝王。

可是一个越是想要绝情的人,就越是容易被浮世乱了眼。

曾经有个极美的女子,她知他心,懂他意,他为此一见倾心。

那时候,宫珏翌还只是皇太子,夺嫡之争是头破血流,九死一生。

可是她的笑容里藏着的天真和烂漫,却是让他心里不由温暖起来,她的眼睛里仿佛盛开着山花遍野。

那时候他还穿着侍卫的衣服,就是为了能够暂时逃离尔虞我诈的圈子。

他要做父皇的好儿子,要做大历的好太子,可是身后暗箭无数,他防备得疲惫不堪,谁又知道他的痛苦呢。

只有他的玉儿会偷偷留了掌事嬷嬷赏的点心给他,那是他第一次没有太监试毒而吃的糕点,可是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她问他心里是不是有事,总是阴沉着脸不好看,然后调皮的用手把他的嘴角往上提。

看着她的笑容,宫珏翌心里仿佛有一簇火苗,渐渐的把自己的心烘烤的温暖如春。

玉儿总是笑着仰头对他笑道:“翌大哥,按理说你的月例一定比我高吧,为什么每次见到你,那都是阴沉着脸呢?”

宫珏翌不由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表现的那么明显吗,还是说什么时候,自己在玉儿面前已经习惯性的流露出真实的情绪了?

宫珏翌不由苦笑,他伸手轻轻的捏了捏玉儿的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和玉儿的关系越来越亲昵,如同话本子里热恋的公子小姐。

他突然想,如果玉儿是自己的妻子,他的生活会成为什么样子呢?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从此就埋下了一个一颗种子,他对她的温柔一发不可收拾。

他没有正妃,只有两个侧妃。

玉儿那时候才十六岁,宫珏翌二十。

她仰头看星星的时候,宫珏翌的目光却落在了她白润如同良璧的面容,心里难得的得到了一抹平静。

“翌大哥,你看那儿有一颗星星好亮啊,好像还在动,你看到了没有?”

她笑着转过头来看宫珏翌,却在他的眸子里看见了满脸笑意的自己,顿时心里一沉。

宫珏翌则很快恢复了过来,目光温柔起来的顺着玉儿的视线望过去,看见了天际尽头,墨色的天幕上,果然有颗异于平常的闪亮的星星。

他笑着对玉儿说:“这颗星星真亮,和玉儿的眼睛一样明亮,不去给它取个名字吧?”

玉儿脸上顿时就扬起笑容来,贝齿白净整齐,小嘴都笑成了桃心的形状,看得宫珏翌眼眸中不由闪现出了一抹极其温柔的神色。

玉儿顿时有些惊惶,很快就侧过头去,再次望着那颗星星,只想要快些转移话题:“你怎么能够给它取名字的,这个天下是皇上的,只有皇上才能够给它取名字。”

宫珏翌不由挑眉逗她:“那你就把我当作皇帝,反正我不管,我今天就要给它取个名字。”

听着他孩子气的话,玉儿情不自禁的掩唇而笑:“你是个三岁的小孩子吗?只有小孩子才会这样倔强的耍赖!”

宫珏翌听了扬起脸,笑道:“我就是要给它取个名字,以后它就叫玉儿了,以后这颗星星就是你的了!”

玉儿听了笑容更深了,捧着肚子,笑得合不拢嘴,半晌,两人才又安静的坐下来说话。

在这处角楼上,坐在矮墙上,把脚轻轻的荡着,感受温和的风轻轻的扫过自己的面颊,心情也不由轻快起来。

玉儿笑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用白布抱着的东西出来,她动作小心的把白布展开,露出了里面莲子模样的糖果来。

“喏,小孩子,给你一颗!”

玉儿笑着摊开手送到宫珏翌身前,看见宫珏翌的神色带着几分疑惑,玉儿这才笑着解释道:“这个啊,是我家乡的糖莲子,我进宫前,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糖莲子了,这还是我托了小太监帮忙从宫外买的。我阿妈说,我小时候总是爱哭,可是只要看见糖莲子就不哭了。”

看见玉儿眼中回忆的神色,还有脸上带着的淡淡伤感,宫珏翌不由问道:“你阿妈呢?”

玉儿心情就有些沉重起来,收起来白布,笑容也渐渐收敛起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起,思绪飘远:“我阿妈是这世上最疼我的人,记得我八岁那年闹荒灾,村里甚至闹有人吃人的传闻,乡邻们都饿得皮包骨,就有人说要把小孩子煮来吃了,反正他们也活不下去,迟早就是个死,还不如把她们吃了,至少还能活命。”

玉儿的眼中渐渐有了几分惊惧的神色,她说话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我阿妈也饿的绿眼睛,可是她害怕我被人抓了去,每日里就把我锁在屋里,后来然后就一个人去山上撅野菜根,那时候别说野菜根了,能吃的都被吃了,山上都是一片荒草,阿妈竟然晚上去了荷塘,荒芜的荷塘里什么都没有,她却用木棒使劲的撅着泥土,竟然找到了两节干干的藕根……”

宫珏翌听着她的话,心里不由涌上几分心疼,他没有想过,玉儿灿烂天真的笑容后面,竟然还背负着这样的故事。

他的心也隐隐作疼,听着玉儿继续说道:“那两节藕根,是阿妈用命挖出来的,她把藕根拿回了家,告诉我她已经吃过了,我那时候还小,接过来就吃了,第二日,阿妈安静的躺在了那里,再也没有人出门,然后把门锁上了。”

玉儿的面上出现了几分痛苦的神色,眼中渐渐的浮现出水色来:“那时候我害怕,害怕阿妈说的外面吃人的鬼,可是第二日,就有人见阿妈没有出现,跑来砸门……”

呜呜呜……哭声渐渐的大了起来,宫珏翌听着心里一阵的疼痛,那种心口仿佛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揪在一起的痛苦,他仿佛感同身受,明白了玉儿话里没有说完的话。

她的阿妈一定是被那群饿的发昏的人吃了吧,看见自己的至亲被人生吞活剥,这是何等的痛苦啊!

宫珏翌不由伸手轻轻的把她搂进了自己的怀抱,:“好了,不怕,一切都过去了,你的阿妈说不定就是天上的一颗星星,还在守护着你呢!”

谁知道玉儿的哭得更凶了,宫珏翌顿时慌了神,他实在不擅长安慰人,早知道侧妃慕容华清从来都是他一哄就会重新笑起来的,怎么在玉儿这里就不行了?

宫珏翌手足无措的对玉儿道:“好啦好啦,我不说了,什么也不说了,你不要哭了好不好,都是我不好!”

一句话又逗的玉儿笑起来:“我没有怪你,我只是时常会想,如果当时我留一根藕根给阿妈,阿妈会不会就不会死了?我真的好想她,好像她给我买的糖莲子,喜欢她在夏日乘凉时坐在檐下给我讲她们的故事……”

宫珏翌轻轻的拍了拍玉儿的脑袋:“傻丫头,你如今进宫做了宫女,你的阿妈知道你个皇上这么近,一定会为你自豪的,别伤心了。”

玉儿的脸上渐渐的收敛了伤心的神色,她知道自己不该在重提往事,可是进宫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听她说起那些往事,她这才一时没有控制住,情绪激动的落下泪来。

她轻轻的抽泣两声,对宫珏翌道:“翌大哥,多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事,时间也不早了,我,我要回去了,不然明儿起晚了,不能早起给花儿浇水了,掌事妈妈该骂人了。”

听着她的话,宫珏翌这才反应过来,玉儿是在花房当差的,明日还要为花儿浇水,只是听到掌事妈妈要训人时,他心里就有些不悦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隐隐中已经把玉儿当成了自己人,护短的天性让他对那位素未谋面的管事妈妈生出不满来。

那掌事妈妈若是知道自己因为一句话就受了无妄之灾,被贬去了浣洗局当差,不知道会不会流下两行悔恨的泪水。

不过这都是后话,后来连着一两天,宫珏翌都在忙,自然就没有时间去找玉儿了,那时候太子府有个通房,被抬举做了妾,她是因为姿色妍丽才被宫珏翌收了房,那日她偷偷的跟着宫珏翌,发现了玉儿和宫珏翌的事。她一直以为,宫珏翌对她才是真心的。

眼看着宫珏翌就不去她的院子里,这个姨娘就心里起了心思,觉得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便设计让当时的皇上知道了这件事。

皇上大怒,把宫珏翌叫到了宣德殿大骂了一场,刚开始宫珏翌还不明所以,直到听到了皇上口中的什么花房婢女,他这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和玉儿之间的那点儿事已经败露了。

皇上把一卷画纸猛地掷在地上,画轴险些砸到他的头,可是那卷画被展开,尚且有些褶皱,可是却一眼清晰可见的是上面两个人并肩坐在角楼上,两个脑袋微微靠近,似乎相谈正欢。

他哪里还不明白,这不就是他三日前和玉儿在角楼上场景吗?

他突然间觉得一种冰冷,从脚底延伸到了全身,皇上是他的父亲,从小到大,如果他因为什么误了事儿,或者说他觉得有什么耽误了自己,就会替他做主,直接动手除了那东西。

就像他还记得小时候,他养了一直彩色羽毛的鸟,没事就喜欢去逗弄它,后来被皇上瞧见了,当场就被骂得狗血淋头,皇上怒斥他玩物尚志,不思进取。

可是皇上看见的只是那一面啊,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书房里坐了一上午,已经头昏脑胀,腰酸背痛,这才出来放松一下,可是皇上呢?他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把那只鸟当着他的面杀了。

还有,他十五岁的时候,和一个宫婢走的近了些,结果就听皇上斥责了那宫婢两句,晚上回去,就听说那婢女服毒自尽了。

他心里仿佛有一道声音爆发出了极其粗犷的大笑,可是面上却冷静的回答着皇上的话:“儿臣不知道这是谁,为何会和儿臣一模一样,大半夜不睡觉,竟然和一个女子公然坐在那么显眼的地方,不知道这副画又是有何深意,想要表达什么呢?”

他的矢口否定让皇上的面色微霁,也从宫珏翌的话里面听出了几分意思,对啊,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所以对于这些事格外敏感,这才关心则乱,气急的找了他过来,让人处理了。

可是他想到那人又能准确的写出那女子的名字,又不像是空穴来风,可是左右犹豫,最后他还是相信了太子宫珏翌。

从宣德殿出来的时候,宫珏翌面容平和,仿佛只是去和皇上谈天说地,说了一会儿话,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可是在回到东宫的一瞬间,他的眼睛就红了,他知道玉儿一定不在了,那个会拿糖莲子给他的玉儿,那个还偏着头问他有什么烦心事的玉儿,那个会说着往事就红了眼睛的玉儿,那个他想要保护的玉儿……从此以后,相见只是遥遥无期。

惊风带回来的消息和他的猜想一致,玉儿被三尺白绫吊在梁间,早已经断了气。

他心里的苍凉荒芜,没有谁知道,更没有人知道,他每个月都会让人去买糖莲子回来,谁也不知道,他会在心神俱疲的时候,想起玉儿的那张洋溢着温暖笑容的脸来。

他知道,从此以后,自己就是一个负心人,他对慕容华清的那种亏欠,仿佛是对玉儿的另一种弥补,可是这个秘密深埋心底,从此不再与人提起。

而慕容华清也不知道的是,她自以为凭借聪慧得到的宠爱是宫珏翌真正的爱,却不知道自己只是活在了别人的影子了,到死都不知道。

m.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