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朕的皇后会治病 > 第两百二十七章:结局

朕的皇后会治病 第两百二十七章:结局

作者:果子甜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1:55:41

景湛听完太后说的话,呵呵一笑道,“太后,您这话说的,您说这余姑娘是被宫里的谁给教坏的?”

“皇上,歆儿肯定是被德容宫那位给教坏了,德容宫那位不知廉耻……”太后听着景湛这么问,仿佛看见了一个天大的翻盘机会,她要抓住这个机会,把花颖这个贱人给除了。

“德容宫那位啊,这样吧,林子你去把德容宫那位请来,今日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把后宫里的人全部都理一遍。”景湛看着此时的天色,对这肮脏的后宫来了兴趣。

“是,皇上。”林子听了景湛的话,小跑着去了德容宫。

半个时辰后,花颖气喘吁吁的来到了现场。

她看着面色特别难看的太后,心里莫名的一爽,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进行行礼。

花颖行完礼后,乖巧的站在一旁,等着事情的发展。

“美人,太后说你把余姑娘给教坏了,不知这句话美人可有解释?”景湛看着花颖站好了,把刚才太后说的话,给花颖说了一遍。

花颖听了,眉头一皱,我的老天爷啊,这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皇上,臣妾在宫中一直安守本分,不知道太后为何对臣妾有这么深的误解,臣妾很委屈。”

太后听着花颖这样说,她顾不得太后的风范了,她恶狠狠地望着花颖道,“歆儿就是被你教坏了。”

花颖听着太后这般不讲理的话,脾气一下子上来了,“太后,您口口声声说臣妾把余姑娘给教坏了,请问,臣妾什么时候跟余姑娘在一起玩过?”

她们两个别说在一起玩了,平日里话都讲不上两句。

太后听着花颖这口齿清晰的反驳,老脸气的通红,“你们的确没有在一起玩,但是你在这宫中不要脸的行为深深的影响了歆儿。”

呵呵了,她不要脸的行为?今日不管发生什么,花颖都要把这件事情好好地掰扯清楚。

“太后,您说臣妾不要脸的行为,请问,臣妾到底什么行为让您觉得臣妾不要脸了?”花颖语气强势的问着太后。

太后一时间有些回答不上来,她脑子装了转,然后道,“你勾引皇上,不择手段,还害的皇上失忆……”

太后把前段时间发生的小事一一列出来,花颖认真的听着心里一一记着。

等着太后说完了,她开始一一反驳道,“太后,您说臣妾勾引皇上,这不是很正常的行为吗,皇上是臣妾的男人,臣妾不勾引他勾引谁?还有太后您说臣妾害皇上失忆,这一点您可真是冤枉臣妾了,害皇上失忆的是那条毒蛇,臣妾是最不想让皇上失忆的……”

皇上每澄清一件事情,太后的脸色就苍白一分。

等到花颖说完了,太后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花颖看见太后晕了,第一反应就是冲了上去,然后对着一旁的张御医道,“张御医,您那里可有银针?”

张御医闻言点了点头,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了一盒银针,花颖接过准备下针,只是针还没有下,就被一声慢着,给暂停了。

喊暂停的是贤妃,贤妃很早就听说皇上跟太后在寝宫吵架了,她原本想静观其变,谁知这一架吵了挺久,后来又听说太后快败了,她这心一急就赶紧过来了。

谁知一过来,就看见太后躺在地上,那花颖竟然想拿针害太后。

景湛看着贤妃来了,他心里呵呵了两声,然后静观其变。

花颖看见贤妃来了,她感觉自己的脑门嗡嗡的响,她把银针递给了张御医,小声道,“师傅靠你了。”

张御医知道贤妃跟花颖之间的恩怨,于是他接过银针,嗯了一声。

“花颖,你为什么要害太后?”贤妃看着太后和余歆都躺在地上,看着皇上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她心里有些慌。

“贤妃娘娘,臣妾哪里害太后了,臣妾那是要救太后。”花颖说这话的时候,给了张御医一个眼神,这太后不能再耽搁了,如果是脑梗塞晕倒那就麻烦了。

张御医接到花颖的眼神,赶紧蹲下给太后把脉,然后准备施针。

花颖看着张御医施针了,她对着贤妃道,“贤妃娘娘,您看,张御医也是这么做的。”

“张御医这么做肯定是在救太后,但是你刚才那行为肯定不是在救太后。”贤妃说到这里,冲到了景湛的面前,对着景湛道,“皇上,您让这美人离太后远一些,美人一向跟太后关系不好,臣妾害怕美人会害太后。”

“皇上,美人不能离太后远一些,今日救太后的命需要美人。”景湛还没有回答贤妃的话,就被张御医给打断了。

张御医一共跟太后施了七针了,还有最后一针,这一针要扎在头的重要部位,张御医在两个穴位纠结,有些拿不定主意。

“张御医您莫不是在开玩笑,这救太后的命怎么会需要美人?”贤妃不肯相信救太后需要用到花颖。

张御医听着贤妃的怀疑,他面上的表情变得不是很好看了,“贤妃娘娘,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是觉得臣要害太后?”

张御医是宫里的老御医,贤妃自然不会觉得张御医是要害太后,只是张御医现在落她面子的话,让她心里十分不喜,“张御医您多想了,本宫怎么会认为您要害太后,本宫只是慎重。”

张御医听着贤妃这话,也不想再跟贤妃啰嗦了,他看向皇上道,“皇上,您说太后今日是救还是不救?”

“自然是救的。”景湛回答着张御医。

张御医听着皇上的话,再次看向了花颖道,“美人,麻烦您过来指导指导。”

“张御医指导不敢,美人我就跟张御医讨论讨论。”花颖上前来到太后身边,询问着张御医的困惑。

张御医把自己的困惑告诉了花颖,花颖听了之后,细细的想了想,道,“扎这里。”

“好。”张御医听了花颖的话,没有思索,直接下针了。

针一下,太后醒了,正好看见花颖的脸,她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准备指责花颖。

花颖见此赶紧道,“太后,您千万不要动气,这刚醒过来,针还没有拔呢。”

太后听了花颖的话,一低头这才看见自己身上的针,她的火气一下子下去了,比起气,她更在乎自己的命,“哀家这是怎么了?”

“太后,您这是……”张御医听着太后的问话,老实的把病情说给太后听,太后听了之后,整个人愣住了,然后道,“哀家身体不适,这就回去休息了,皇上有什么决定就做吧,贤妃,你扶哀家回去。”

“是,太后。”贤妃扶着太后从地上起来,然后往太后寝宫走去,走之前,贤妃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余歆,眉眼里有一丝担忧,早知道这余歆这般蠢,她当时就不应该上她的贼船。

景湛看着太后离去的背影,今日闹腾的是有些大了,让她休息休息也行,不过这个余歆,暂时不把她赶走,“来人啊,把余姑娘关进大牢,找人好生看着,最好是受些苦头。”

“是,皇上。”景湛话音落,从一旁来了几个侍卫把余歆给拖走了。

那些围观的丫鬟们看着事情结束了,她们赶紧散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一下子只剩下花颖、景湛和林子了。

嗯,花颖看着面前的景湛不知道说些什么,“皇上,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臣妾就告退了。”

“有,朕跟你一块儿回德容宫。”景湛说着来到了花颖的身边,要跟着花颖。

花颖额头划过一丝冷汗,景湛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不欢迎?”景湛看着花颖不应他的话,面上有了一丝不满。

“没有,臣妾没有不欢迎,只是皇上臣妾那里比较简单,害怕皇上不习惯。”她那里现在没有丫鬟婆子侍候,要干什么事情一般都是自己动手。

“走吧。”景湛说着就往前面走去,花颖跟在景湛的身后。

快要到达德容宫的时候,景湛老远看见在宫门外守着的袁嬷嬷她们,袁嬷嬷她们看见花颖回来了,都赶紧迎了上去。

“老奴参见皇上!”

“奴婢参见皇上!”

“平身。”

……

“美人,你没有事情吧?”袁嬷嬷她们行完礼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花颖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没有伤痕顿时心里的担心放下了。

“嬷嬷,你们不必担心,我好好的没有事情。”花颖说着朝着袁嬷嬷她们转了一圈,表明自己此时很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袁嬷嬷嘴里重复着这句话,跟着花颖她们回宫了。

景湛到了花颖的领地第一件事情就是窝进了花颖的寝宫,然后闭上眼睛呼呼大睡起来。

昨晚那事情弄的他特别的累,一到花颖宫里他就忍不住犯困,一挨到花颖的床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景湛睡觉的时候,花颖她们就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讨论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讨论着讨论着天黑了,花颖摸着饿的咕咕叫的肚子决定做一顿大餐。

袁嬷嬷她们跟花颖打着下手,饭菜快要做好的时候,袁嬷嬷让花颖去喊景湛起床吃饭,毕竟饿着皇上可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花颖轻手轻脚的进了卧室,景湛睡的正香甜,花颖看着景湛长长的睫毛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景湛感觉到有东西在弄他的眼睛,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正好看见花颖邪恶的爪子。

花颖反应过来正好看见景湛的眼睛,花颖吓的一抖,往后一退。

景湛见此用力的拽了一把花颖的胳膊,花颖被景湛拽入了怀里,花颖一愣,她这是被撩了?

“皇……皇上?”花颖不知道景湛的用意,她有些害怕。

景湛听着花颖喊他,他伸出手用手指轻轻摩擦着花颖的嘴唇,嗓子有些哑,“安静,陪朕睡一会儿。”

“皇上,饭菜做好了,现在可以吃饭了。”不知道为什么,景湛此时的动作花颖害怕的很。

“一会儿去吃,朕累。”景湛说这话的语气有些软,花颖听出了一丝委屈的味道,她赶紧摇了摇头,她怎么会听出这个来,假的假的。

景湛看到花颖这个动作,他嘴角勾起来,有着以前花颖熟悉的那种宠溺,他的记忆全部都恢复了。“你怕朕?”

“不……不啊,臣妾怎么会怕皇上。”花颖的心事被看穿,吓的呼吸都慢了一拍。

“这段时间,你觉得朕是一个怎样的人?”景湛看着花颖口是心非的样子,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花颖的头,这段时间真是苦了她了。

“怎样的人?”花颖一时没有明白景湛的意思,什么叫怎么的人,这是发生啥了,还有景湛为什么要摸她的头,这么反常,她该不会要命不久矣了吧。

一时间,花颖思绪纷飞。

“对,朕失忆这段时间朕是一个怎样的人,对于你而言。”景湛看着花颖怕怕的样子,忍不住又摸了摸花颖的头发。

花颖感觉自己都要炸毛了,什么情况,“对于臣妾而言是一个严厉的皇上。”

“严厉?你确定是严厉不是坏?”景湛听着花颖对他的评价,心里有一丝喜悦,是严厉不是讨厌,真好。

“不是坏,就是严厉。”花颖听了景湛的话摇了摇头,虽然景湛很多时候做的很过分,她会有那么一丝丝讨厌他,但是坏还达不上。

听着花颖用这么确定的语气说这话,景湛清了清嗓子,道,“朕给你一个礼物,你稍等。”

景湛说着从床上起来了,然后往外面走去。

花颖被弄得一脸懵,什么情况?

袁嬷嬷看着景湛从她们宫里走了,以为花颖跟景湛发生了矛盾,她连忙往房间里走去,看到的就是一脸懵的花颖,“美人,发生什么了?”

“不知道,皇上刚才说……”花颖把景湛刚刚说的全部都跟袁嬷嬷说了。

袁嬷嬷听完,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美人,你说皇上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啊?”花颖不太明白袁嬷嬷的意思,袁嬷嬷从哪里得出这个结论的。

“美人,你刚才说皇上问你他失忆这段时间,那就说明他现在恢复记忆了。”袁嬷嬷把她的分析说给花颖听,花颖觉得有那么几丝道理,“袁嬷嬷,我觉得你说的有可能。”

“对,所以咱们现在就等等,等等皇上要给一个什么样的礼物。”袁嬷嬷越说越觉得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是真的。

三个时辰后,夜已经深了。

林子带着一堆丫鬟婆子太监,喜滋滋的来到德容宫,“恭喜皇后娘娘,贺喜皇后娘娘……”

德容宫的花颖她们听着林子喊皇上,那是一个比一个吃惊,什么情况?

林子看着花颖她们呆呆愣愣的,他赶紧对着花颖道,“皇后娘娘,接旨啊。”

“皇后,谁?我吗?”花颖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见的。

林子看着花颖这行为点头道,“皇后娘娘就是您,从现在开始您就是皇后娘娘,明日举行封后大典,你们几个把皇后娘娘明日需要用的东西全部都放好。”

袁嬷嬷听着林子这话,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她家娘娘终于熬出头了。

连翘和梨花听着这话,相拥而泣。

这一夜,宫里面谁都没睡。

贤妃快要气炸。

昭仪还好,本来也很生气,但是她经过桃子劝说之后,情绪稳定了。

桃子看明白了,这宫里景湛喜欢的人自始至终只有花颖一个,若是想在宫里生存下去,与花颖交好是肯定的,往后她家昭仪的要走的就是跟花颖交好。

此时,花茵茵那里,她撕碎了一张帕子,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突然花茵茵开始狂笑,整个人疯了。

第二日,封后大典,举行的轰轰烈烈,为了让德宣王朝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份喜悦,景湛下令减免税两年,一时间人人称赞花颖,称赞现在的皇后娘娘。

当晚。

花颖窝在景湛的怀里,奶凶奶凶的问着景湛,“皇上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昨晚。”景湛老实的回答,他看着奶奶的花颖忍不住又y要揉揉她的脑袋。

花颖猛地一躲,“皇上不要在揉臣妾的脑袋了,一会儿秃顶了,那可就丑死了。”

“不管你多丑都是朕的。”景湛说着用力的把花颖扯进他的怀里,开始揉头发。

“皇上,臣妾可跟你说,臣妾不是那种乖巧的皇后,臣妾会为了自己……”

“你想怎么活就怎么活。”花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景湛打断了,“朕把你升为皇后不是为了让你怎么乖巧的,是为了让你更方便做你爱做的事情。”

花颖听着景湛这话,心里涌出了浓浓的感动,“嗯,皇上可要记得今日说过的话。”

“朕记得。”景湛看着花颖认真的说着。

这一晚后,景湛把贤妃赶走了宫,把余歆赶到了边关,昭仪则留在了太后的身边,太后的权利景湛剥夺了不少。

三个月后,花颖的药妆事业已经扩散了整个德宣王朝。

花颖成了宫里最忙的人,每日在店铺之间来回奔波,景湛想见花颖一面都不容易、

此时,景湛“啪”的一声把手上的书丢在了书桌上,“这皇后太过分了,朕都有多久没有见过她了?”

“皇上,您别急,老奴听说这女子要是有了孩子就……”林子给景湛出着馊主意,景湛听的那是嘴角一笑。

一年后,花颖生了一对龙凤胎。

此时,正在游山玩水的景清野看着手上的信,嘴角露出了一抹笑。

喜欢朕的皇后会治病请大家收藏:()朕的皇后会治病热门吧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