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问题少年与不可爱少女 > 第20章 夜路,白影

问题少年与不可爱少女 第20章 夜路,白影

作者:最佳劣犬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5-31 02:00:46

秋季运动会的第一天,晚上。

学校为寄宿的学生安排了经典的爱国电影,例行组织各班通过多媒体播放。

班上零零散散,一半人在偷偷玩手机,另一半人用手枕着头在看电影。左恩认为自己和这些留下的人一样,因为无聊才会如此打发时间。他双手揣在兜里,目光游离在每个无聊的人脸上。

唉,那些空位的主人不一样,他们的校园生活应该才会有美好的回忆吧。左恩没心思看电影,盯着那些空位走神。

“喂,左恩,我可以坐你旁边吗?”一个不熟悉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他侧过头,看到了一个盯着他的女孩。黑暗中被亮光照耀的女孩眨了眨如明星迷人的眸子,神情平常。

“没问题呀,反正旁边的主人出去谈情说爱去了。”左恩表现友善,看了个玩笑,坐正了身子。

“胡天一是一个很好的人。”

喂,你知不知道你说了一句很尬的话,完全接不下去好吧!明显听出对方的声音很低落后,左恩在心中吐槽道。

现在坐在他旁边的是杨梓怡,班上一个人缘特别好的女生,为人处事等方面都是极佳。

以上是别人的表面评价,左恩揉了揉太阳穴,使自己暂时抛掉平常的想法。他在心里继续想:在一个人群待久了,思维也会特别化,虽然我更喜欢称为失华与平庸化。

“是吗?他这种人有哪里好呢?”左恩的语气像是无知者的敷衍与轻蔑,他想通过这样放大杨梓怡的情绪波动。其实他已经知道了胡天一是怎样的人了,经历了那件事后,他已经看到了他的弱点。

杨梓怡表情没有让左恩失望,她很不满左恩的轻浮模样,眼光透露出“你这种垃圾怎么懂”的意思。她而后选择不去看左恩,借着电影响亮的炮轰声,开始叙述道:“他和我小学就认识了,以前每次手工课上胡天一总是帮助我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尽管后来我总是故意表现笨拙,但他从来都没有责骂过我。”

左恩收起轻蔑模样,在认真地听,但旁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后来,我们也升入同一所初中了,我们还是一个班的同学,”杨梓怡欢喜地说了前半句话,但接下来似乎想到残酷的现实,突然低落,“我们的缘分和关系好像就停在了老同学这里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主动帮衬笨拙的我。”

左恩仔细地观察女孩的表情,看出对方快说不下去了,于是想缓解气氛,主动开口道:“那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喜不喜欢你呢?”

或许没想到他会突然如此直接地问,杨梓怡开始紧张,支支吾吾地回答:“那……那什么,怎么让……女生主……动开口的呢?”

左恩直视对方,但女孩目光躲闪,紧张地观察周围人有没有注意到她,害怕有人投来目光。

“是害怕会得到错误的答案,不愿接受对方对你,完全没有你那种真挚的喜欢。因为背道而驰的恐惧才不敢去尝试吗?”

左恩故意停顿,他轻柔地说完,看到女孩目光闪烁,两只手紧握放在腿上,他知道他的话引起了女孩的共鸣。

女孩终于不再紧张,但双眸却流露一种失败者的落寂。她接下来语气很缓:“但现在不是已经很晚了吗?诗雨说我不要放弃,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坚持到不再喜欢为止。可是,可是,我真的还喜欢他,为什么就放弃了呢?”

女孩看起来很镇定,明眸无泪。她一定哭过,她一定因这个现实从梦中醒来,低声啜泣。受过的伤被揭开,只觉得痛,不会有第一次那么剧烈的表现了。

左恩被女孩这副忧怜的模样迷住了,不觉在心中感叹:每个人的特异点真的很美好,起码对我而言过于有趣。

他强压心中因明了女孩而生的愉悦,不去直视对方。

因为他也有点害怕女孩会与脑海中想象的模样重合,对于她而言,也太卑微了吧?

篮球场,月光洒落在冰冷的金属篮筐上。

篮球按完美的弧线进框。

三个少年在昏暗的篮球场上打夜球。

艾传文景跑去把球捡回来,一边拍球,一边说:“橙子,你怎么这么挫呢,还没追到乔雅。”

“艾传,这是可急不了。”陈澄手放在腿上,弯腰休息,调整呼吸。

艾传在外线一个点站住后,投球,没进。球落到了贫嘴道人的手中,这家伙头发湿透,闷了半天,现在也打开了话匣:“小子,老道给你算了一卦,发现你命数不好,少年时必有几劫。这女人,也是其中一劫。”

他将球投出,进了。陈澄跑过去捡球,还不忘嘀咕:“你个神棍,再说我把你嘴撕烂。”

“唉,现在已经没人会相信神道的话了,人世炎凉啊!”

陈澄稍微秀了下运球,随即把球投出。

“唉,我现在确实多灾多难,我爸妈要离婚了。”陈澄表现出少许忧愁,抱怨道,“我发现艾传的命是真的好,学校美满,家里也一定很美满吧。”

听到他词汇贫穷的感叹,艾传文景捡回球后,一声不吭地拍。

“为什么呢?”贫嘴道人收敛了自己的神棍模样。

“我爸搞外遇了。”

艾传文景没有加入交流,他专注拍球与找投点,尽管脸上的汗在不断催下,仿佛想动摇少年目光中那一抹特别的执着,他不想去面对那个现实。

“为什么呢!”

同样一句话,从艾传文景嘴里说出让二人感到紧张,他们听出了好友的怪异了。

球被投出,没人关注球进与否。篮球在地上弹跳了几次,也安静下来了。

陈澄注视艾传文景,发问:“怎么了,艾传?”

贫嘴道人走过来,他站在了少年的面前,也问了同一句话。

“呵!没什么,”艾传文景选择了掩藏一部分感情,虽流露真实的怒意,却说着半真的话,“我最讨厌始乱终弃的人了,橙子,别怪我说重,我真的看不起那些花心的人了。”

“耶,我还以为怎么了呢,原来是直男感叹呢!”贫嘴道人自以为是地侃侃而谈,缓解了紧张的氛围。

陈澄也相视苦笑,然后跑去捡球,低声嘀咕:“别发神经了嘛!”

艾传文景现在很敏感,听到了这句无心的责骂,他觉得心烦意乱,但不想再把气氛搞砸,压住自己的负面情绪,轻声说:“马上就要下晚自习了,我们去吃夜宵吧。”

“好呀,我累得都不想动了。”贫嘴道人率先迎合。

艾传文景走向陈澄,用沉稳的声音安慰道:“喂,别伤心了。”

陈澄抱着球走来,又叹了一声,继续自怨自艾:“艾传你这种现充是不懂我的痛呀。”

“是呀,确实不懂,对不起了。”艾传撇过头,声音低沉,没等陈澄看过来,就转过头离开了。

最后的铃声悠悠飘来,安静的校园多了一分喧闹。三个少年离开了篮球场,尽管三人并排走着,但他们的距离比往常要远。

贫嘴道人走在中间,艾传文景与陈澄在两边。一人脸色平常,不在他人视野中的左手拧成了拳头,突出的拳骨在颤抖。另一人表现冷漠,刻意突出自己的愁绪,他的模样很是冰冷。

夜路很长,月儿看到了艾传文景藏在脚下的影子,与陈澄拖在身后长长的灰色。

少年无聊,目光游离,看向了一旁操场上,有几点明亮。

草坪上一些坐着几对情侣,但不包括白小喜和他旁边的女生。

“白小喜,我们走吧,谢谢你陪我在这种暧昧的地方坐了二个小时。”

“晓璐,你有心事。”

“嗯,有吧。”被叫做晓璐的女生站起来,留给对方一个背影,走了。

白小喜也站起来,跟上晓璐。

“唉,你变了,虽然你看上去还是那么让我讨厌。”晓璐的声音很清脆。

白小喜没有回应,沉默地跟在女孩后面,他一直低着头,像是犯错的孩子。

“你已经不是笨蛋了,是傻子。”晓璐很不满白小喜的沉默,转过头漂亮的脸蛋展露怒意,她眉头紧蹙,继续说:“你忘了如何藏自己的负面情绪了嘛,白小喜。”

白小喜听到对方恶狠狠的话语,莫名地笑了,他走到了女孩身边,依旧没有说话。

“怎么了,笑什么,哑巴?”

“晓璐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强大。”白小喜开口了,用很钦佩的声音。

晓璐听后收起了自己的气愤模样,停了下来。

两人已经走出校门口了。

“我要自己一个人走了。”

白小喜眨了眨眼,又开始失落,没有回应。

“别总是一副‘得不到爱,想要我怜悯你’的样子好吗?”

对方瞟了一眼男孩后,于是转身不管不问地离开了。

“我只是一如既往地讨厌黑夜而已。”白小喜露出无力的笑,没有大声解释,低声呢喃了一句后也向相反方向离开了。

他转身离开时,目光一直放在前方,没有注意从校门口走出的最熟悉的人——杨景然。

杨景然和夏可走在一起,男孩双手揣在校裤的兜里,在走出校门口时,突然问:“夏可,你一个人回家吗?”

“呃,以前都是妈妈来接我,但今天我一个人回家。”夏可握紧了单肩包的肩带,撇过头回答,“因为……因为我妈她有事。”

两人都沉默了,待走了五六步到岔路口时,见夏可转向与自己不同的方向,杨景然开口了:“我送你回去吧。”

“算了……”

“不行,外面坏人多,我要看到你回家。”杨景然打断了夏可的话,盯着女孩躲闪的眼睛看。

然后夏可麻利地转身,深呼吸一口气后,边走边说:“跟在我后面就行了。”

杨景然灿烂地笑了,可惜少女没看到。

两人一前一后,距离两步半。

半个小时过去了,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讲。

这只死恶犬,是哑巴嘛!干跟在我后面干吗?夏可越想越气,不觉回头去看,真好对上少年的眼睛,然后“咻”地转头,抿了抿嘴,心也在扑通扑通地跳。

好冷哦!夏可家好远呀!不知道她冷不冷?杨景然完全不觉得气氛尴尬,也没察觉少女的异样,还抖抖肩活动了下身体。

混蛋!笨蛋!杨景然就是个大笨蛋。夏可停下来了,她也没有转身,在原地待着。

杨景然也停下来了,仍在少女后面。

等了半天,夏可呼出一口暖气,终于耐不住性子,回头鼓着嘴,拿出勇气后说:“恶犬,你怎么不走上来呢?”

“你不是说跟在你后面吗?”杨景然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少女。

“笨蛋,你去……哼,我家就在小区里,再见!”夏可留下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去。

“我说错什么吗?”杨景然嘀咕了一句,注视少女快步的背影。

他拿出手机给对方发了一条消息。

不喜欢猫的恶犬:天气有点冷,早点回家休息,明天见。

夏可收到了消息,停住了步伐。

冷风吹拂少女的发梢,灯光渲染了少年的脸庞。

不喜欢猫的恶犬:别站着了,快进去。如果有事就回我奇怪的短信之类,没事的话记得也发个信。

少女很快回了一句后就跑走了。

VogelimKafig:好,杨景然明天见。

杨景然站在小区大门口,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又注视少女回家,注视她上楼。

直到夏可发来了短信。

VogelimKafig:我回家了,杨景然。你也快回去吧,要是有坏人就不好了。

不喜欢猫的恶犬:嗯。

少年一个人走在夜路上,身后的影子一会儿长,一会儿短,但不变的是少年坚定的背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