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仙侠 > 朱雀亭 > 第二十七章 入营救人

朱雀亭 第二十七章 入营救人

作者:沙马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5-31 02:06:36

两人徒步赶了一段路,果然不远处便是一座临时搭建的军营,军营外面把守甚严。壮汉一见军营便直呼妹妹,朝着军营便要闯进去。徐梵天急忙拉住他,要他切莫鲁莽。壮汉一心只想救出自己的妹妹,急得直跺脚。徐梵天道:“现在军营有人把守,我们直接闯进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壮汉道:“恩人,那怎么办?”

徐梵天道:“你随我来,但一定要听我的!”

壮汉点点头道:“一切听恩人的。”

徐梵天点头称好,然后带着壮汉绕到军营的后面,徐梵天自幼随父在军营中生活,自然清楚军营中那个位置防守最为薄弱,果然军营后面的把守的官兵要少了许多。徐梵天携带壮汉,偷偷的摸了过去。有五位官兵手持长枪,把守着军营五个进出的缺口。徐梵天生怕直接闯过去会打草惊蛇,随手捡起五块石头,用身陷密洞之时,用石块射杀鱼儿的方法应付眼前五人。徐梵天将小石子架在指尖,运上内劲,对准那些把守官兵的脑门,嘭的一声,小石子夹着一股劲风簌簌而去,准确无误的击中那位官兵的脑门,伴随一声闷哼,官兵应声而倒。余下四位官兵见那官兵无故倒下,正要做出反应,四枚小石子几乎同时激发,嘭嘭嘭嘭,四位官兵应声倒地。

壮汉见徐梵天弹指功夫了得,以为他使的是什么法术,惊讶道:“恩人好厉害,能不能也教教俺,俺学会了就可以到后山打猴子了。”

徐梵天笑道:“我这功夫是打鱼打出来的,你若想学,有时间我教你便是。”

壮汉连连称好。

徐梵天道:“我们穿这身衣服进去救人不妥,我们暂且换上这些人身上的兵服,待救出你妹妹之后,我们再将兵服脱换。”

壮汉点头道:“妥。”

两人各自脱去把守官兵的兵服,然后换上,徐梵天的刚刚合身。壮汉的兵服却显得紧绷绷,如包粽子一般。壮汉身上本来有伤,兵服一勒紧,浑身不舒服,不由得转动身子,衣服却发出滋滋声响,恰似要被崩裂了一般。徐梵天急忙道:“莫扭,再扭你身上的兵服就要开裂了。虽然看上去别扭,但糊弄一下总该比没有的强。”

徐梵天将蛏龙剑藏在腰间至裤管之间,缓缓走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两人捡起长枪,缓步走入营中,他们尽量避开巡逻的官兵。军营是临时搭建,不算太大,却是大大小小足有十几个帐篷,需挨个寻找壮汉的妹妹,多少也要费上一些时间。寻了几个帐篷始终都没有壮汉妹妹的身影,突然间有人从背后叫住他们:“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徐梵天心头一缩,壮汉也是吓得不轻。徐梵天轻轻拍拍壮汉的手臂,示意他不要慌张。徐梵天低声道:“不要理他,继续走。”两人随即继续向前走动。那人又在背后喊道:“我说你们两个,快给我过来。”徐梵天和壮汉继续走。那人骂道:“妈的个巴子的,还不快点给我站住。”话音一落,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徐梵天知道他定是赶上来了。

果然那人很快拦在他们面前,是一位项上围着一条红色围巾的官兵,他瞅着徐梵天和壮汉道:“我叫你们停步,你们为何不停。”那官兵话音刚落,见着壮汉神色有些怪异,突然“啊”的一声道:“你不是••••••”话音刚落,便被壮汉抓住双臂反剪到背后,正要喊出话来,又被壮汉捂住了嘴巴,其强大的膂力硬生生的将官兵拽到一顶帐篷内,然后将其摁在地上,右膝盖顶着那人的背心,一只手依然紧捂官兵的嘴巴。幸好帐篷内此时并无其他人,徐梵天见壮汉出手及时,心想:“这傻大个也并非真的傻。”

壮汉捂住官兵嘴巴道:“恩人,让我一掌拍碎他的脑袋,带人抢走我妹妹的他也有份。”说罢,举起巨掌当真要拍死他。

徐梵天急忙制止道:“且慢,我们先问清楚你妹妹被藏在何处。”

壮汉恍然大悟道:“恩人不说,我还真是忘了。”然后将官兵的脑袋摁在地上,巨掌压在脑门上道:“我妹妹藏在哪里,快说,不说我随即拍死你。”

那官兵支支吾吾,根本发不出声来。

徐梵天道:“松开你的嘴巴可以,但若你呼救,立刻捏断你的脖子。”官兵发出呜呜的声音。徐梵天续道:“松开他。”

壮汉随即松开官兵的嘴巴,官兵粗喘着气,少刻稍微平缓才道:“你妹妹在东面角落的那顶帐篷里。”

得知下落,徐梵天轻轻摁在官兵的百会上,官兵瞬间昏死过去。

两人起身走出帐篷,临走前,壮汉还补上一脚发泄。

两人直往东面角落的那顶帐篷前,却见有两位士兵把守,见徐梵天他们靠近,便问:“有什么事?”徐梵天随口道:“饭煮好了,今晚有红烧猪蹄,还有酱拌豆腐脑,韩千户还刻意为我们准备了一只烤羊,可惜我们没有福分。”

两位把守的官兵一听今晚的菜色如此绝妙,不由得勾起馋虫,垂涎欲滴。其中一人道:“当真又这么好的菜色?”

徐梵天道:“嘿,骗你们干嘛,刚才我哥们俩还偷吃了一块羊腿呢,你看这哥们嘴巴还有油腥呢!”

两人几乎安奈不住,眼毛金花,却突然想到公务在身,无法脱身,登时面露沮丧之色。徐梵天见他的计策奏效,笑道:“我们哥俩刚才已经享用了一些,算了,见在同僚的份上,你们的岗由我们来代守吧,若有人问起,我便说换岗了,你们觉得如何?”

两人一听,乐得差点跳起来,连称:“好好好,兄弟有心,多谢多谢。”说罢,两人笑嘻嘻的离开了。

两人走后,徐梵天和壮汉掀开布帘走进帐篷,里面果然有好几年轻姑娘,都被困得严严实实,一见有人进来,吓得惊叫起来。壮汉直呼:“妹妹,妹妹。”这时有人应道:“哥哥。”一位年轻俊俏的姑娘走上前来。

壮汉一见,正是日思夜想的妹妹,情绪一激动,将他妹妹抱起,道:“走,哥哥带你回家。”

徐梵天道:“莫急,先给这些姑娘松绑。”

壮汉一听,急忙将他妹妹放下,说道:“妹妹,这位便是前来助我解救你的恩公。”

壮汉的妹妹瞧着徐梵天身穿兵服,却是蓬头垢脸,胡子拉碴,心想他可能也是乡下汉子,却又见他眼光祥和,神情刚毅,莫名起了一丝敬畏。壮汉见他妹妹直勾勾的盯着徐梵天,却无道谢之举,便道:“妹妹,还不向恩公行礼道谢。”

徐梵天摆手道:“现在不是道谢的时候,这些姑娘也是被掳来的?”

那些姑娘一听有人要解救她们,纷纷走上前来哭诉,杂七杂八的声称自己是被强掳至此的,央求徐梵天救走她们。徐梵天道:“你们莫要声张,既然是都是良家妇女,我自当搭救。”

徐梵天和壮汉逐一松开她们身上的绳索,然后徐梵天说道:“这帐篷临近东面,我们假装押送你们出去,你们切莫惊慌,只要出了军营,你们便各自分散跑去,跑的越远越好,听明白么?”

姑娘们纷纷称是。

徐梵天用手中的长枪将帐篷后面划出一个裂口,探出头去,见帐篷后面并无守兵。转身说道:“我走在前头,你们跟在我身后,这位大哥你殿后,我们走出帐篷后你再跟上。”壮汉点头称是。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臭骂声:“妈的个巴子的,那两个家伙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居然敢耍弄我们,妈的个巴子的,见到他们我定会将他们痛扁一顿。”

壮汉一听是刚才那两位守兵,急忙说道:“恩公,他们来了。”

徐梵天示意他不要声张,这时听到外面那有人说道:“那两个家伙不是说要替代我们站岗么,怎么不见了,妈的个巴子的。”只见另一个声音说道:“不好,那些姑娘。”说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姑娘们听到脚步声吓得缩在一起,徐梵天示意她们莫要害怕。

壮汉搂着他的妹妹,低声安慰道:“有哥哥在不用怕,待会哥哥捏死他们。”,徐梵天疾步走到帐篷入口一侧,刚止步那两位守兵掀开布帘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见壮汉正搂着他的妹妹,惊异道:“是你,原来你••••••”话还没有说完,徐梵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在两位守兵的百会穴上,两人登时昏死过去。徐梵天道:“快把他们拉进来。”壮汉“哦”的一声,两手巨手拉起两位守兵的后领,如拖着两个稻草人一般,只听见噗噗两声,两人被扔到帐篷内。吓得那些姑娘又惊异不已,壮汉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只是两只死狗而已,不用怕。”

徐梵天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说罢,徐梵天从那个裂口走了出去,那些姑娘纷纷起身跟上。徐梵天越过两顶帐篷之后,突然军营外有四位守兵,他拿起四块石头,连环激射而出,四位守兵应声倒地。徐梵天转身道:“你们快步跟来。”

那些姑娘无故被强掳至军营,供韩千户娱乐,早就吓得软手软脚。但忽见有逃命的机会,在求生**的驱使下,她们跑的并不比徐梵天慢。很快她们便走出了军营,徐梵天带着她们转身走入后面的密林之中,以便借此作为掩护,可以分散逃命。入了密林,徐梵天随即分散她们,说道:“你们逃走的时候,不能聚在一起分散逃开,若有追兵赶到,也可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那些姑娘纷纷称是,然后按照自己熟悉的方向逃命去了。

待那些姑娘分散后,却不见壮汉和他的妹妹跑来和他会合,徐梵天随即脱去兵服,恢复原装,心想:“这傻大个,又不知道闹出什么岔子。”徐梵天隐隐有些不安,折身往回跑去。很开又到刚才那个军营,却见营内喧声不止,听似一片嘈杂,徐梵天随即意识到定是壮汉出了乱子。一个纵身跃入军营之中。果然,正在那个帐篷前,壮汉和他的妹妹被守营的官兵紧紧包围,壮汉一边护住自己的妹妹,一边与那些官兵搏斗。不远处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满脸冷酷,徐梵天一眼便认出了他,便是钟鸣。钟鸣目光如剑,紧紧盯着壮汉,料定壮汉已经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逃。眼见壮汉处境极险,徐梵天疾步过去,只见蛏龙剑连环刺出,只听见几声惨叫,包围圈已经被撕开一个口子。徐梵天从撕开的口子窜至壮汉身边,护在他的前面,问道:“你们没事吧?”

壮汉见恩人突然出现,见是救星来了,兴奋道:“没事,这些杂种伤不了我。”

徐梵天心想:“若不是他们想慢慢玩死你,你哥妹俩焉能活到现在,早就成为乱枪之下的野鬼了。”接着说道:“没事便好。”

钟鸣突然见有人闯了进来,料定是同伙,喊道:“来得正好,把他们通通拿下。”众官兵听到命令,纷纷持枪攻了上来,徐梵天见官兵来势汹汹,随即使出五行剑法,剑招凌厉,且攻防兼备,时而迅疾,时而缓慢。脚下步履进退严密,竟将壮汉和他的妹妹护在剑光之下。蛏龙剑锐利无比,长枪在它面前烂如朽木,一碰便断。钟鸣万没想到眼前此人剑法如神,却瞧不出来自何派。突见徐梵天手中之剑极是眼熟,忽然脑光一闪,不由一哆嗦,暗暗吃惊:“此剑不正是蛏龙剑么,怎么会落在这人手中?”吃惊之余,想起前些日子猎杀碧波潭大黑龙时,由于使用不当,不但没有杀死大黑龙,还将蛏龙剑给弄丢了,因此韩千户还怪罪于他,若不是韩千户念在他忠心耿耿,别无二心的份上,或许已经将他处决。如今蛏龙剑为何会落入此人手中,脑海中又浮现出当时情景,心想:“那是不正是有人被大黑龙拖下碧波潭中么?难道此人便是他?”带着疑惑,急忙下令停止攻击,众官兵一听到命令,纷纷退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