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阴缘难逃:傲娇少帅缠上瘾 > 番外2·吴凌恒篇

阴缘难逃:傲娇少帅缠上瘾 番外2·吴凌恒篇

作者:魔女雪儿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2:17:39

“如果相遇注定是一场孽缘,我还是要与你相见。我们之间相互的编织情网,令彼此纠缠、陷落,但从未后悔。”

——吴凌恒

2019年,四月。

“人间四月芳菲尽,院里桃花始盛开。”

婉兮坐在匪凡集团空中花园中,望着堪堪绽放的桃花失神。

同样是在上海,她总感觉一百年后的气候,反倒更加寒冷起来。

一直到四月份,花园里的桃树才开花。

“再发呆,盒饭就凉了。”吴有匪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她呆滞的目光缓过神,扶着桌子站起来,“总裁好,您怎么来这儿了。”

“你怎么跟他们一样,和我客气起来。”吴有匪坐在她身边,手落在她的椅背上。

她有些慌乱的瞄了一眼,紧张的坐在,低头把炒面快速的吃完,“这里是公司嘛,我得对你恭敬点,免得让人说闲话。”

“看来我得早点公布我们的婚讯,你看看你,都吃成花猫了。”吴有匪用纸巾擦去她脸上的酱汁,宠溺道。

她看着他温润如玉的样子,愣了几秒,小声道:“……”

貌似没有答应过他要结婚吧?

“为什么不穿我给你买的鞋?这种廉价高跟鞋磨脚的。”吴有匪脱了她的高跟鞋,心疼的摸着她磨破的地方。

婉兮抽回了脚,藏在裙摆下,“太高级的鞋子,不像总裁助理会穿的,这是我用自己的工资买的。”

“婉儿,你还记得上辈子我是怎么死的吗?”他轻声问婉兮。

婉兮心微微一颤,“为了成全我和他。”

“可是他都没有好好珍惜你,难道这样的我,在你眼里还比不上他吗?”吴有匪忧伤道。

婉兮垂眸凝着他看了一会儿,小心翼翼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在她心底深处,是永远忘不了吴凌恒的。

若不是为了女儿如琢,她不可能让自己还活着。

也许她活着,还有另外一种目的。

弥补他!!

弥补吴有匪付出的一切,只要她能给的就都给她。

等到如琢长大了,再自裁。

反正……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留念的。

“我要你的心。”吴有匪道。

婉兮轻声道:“那……给我一些时间。”

“你竟然会答应,把脚给我。”吴有匪是不信的,自嘲道。

婉兮把洁白的玉足伸过去,“大哥,我真的是一个很坏很坏的人,你对我那么好,却从来只会教你失望。”

“婉儿,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失望的。”吴有匪脱下了自己的皮鞋,套在她的玉足上。

牵着婉兮的手,当着全公司的人的面带她进总裁办公室。

直到房子里的佣人把她的鞋子送到,她才回去继续上班。

下午,三点。

她去财务处拿集团报表,“你如果忙的话,我可以自己复印。”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让你复印,你稍等一下,很快。”真真心里叹了口气,她怎么敢让总裁夫人复印财务报表。

真真一边焦头烂额的复印,一边想吴总裁到底是怎么想的。

让自己的老婆,当小小助理。

有钱人的恶趣味?

真真打印完,将报表装订起来,眼睛瞄到了婉兮的鞋,“你这个鞋是PRADA的吧!!名牌啊,很贵的吧?”

“假货!!高仿啦。”婉兮翘起脚,想把鞋子藏起来。

可惜没办法两只脚都离地,只能掩耳盗铃的藏起一只。

真真心想吴总的老婆穿的鞋子,怎么可能是假的,面上却笑道:“您的气质真好,穿在您身上,怎么看都像真的。”

“呵呵呵……”婉兮干笑道。

真真装订完,递给她,“好了,搞定。”

“谢谢。”婉兮拿了报表离开。

回去总裁办公室,吴有匪披上外套去会议室开会,“我去开会,大概要两个半小时。”

“我不用去听吗?”婉兮问道。

吴有匪眉头微微一皱道:“可能是个讨厌的家伙,你不一定想见的。”

“好吧。”

婉兮性格本就柔顺,听话的答应了。

才来这个世界半年不到呢,都没认识多少人,哪有什么人讨厌不想见的。

“可能是怕我累着。”婉兮自言自语道。

座机响了,她提起电话接通,“喂,这里是总裁办公室。”

“哦,婉兮啊,有访客来,是一位大集团的老总,来找我们吴总的。”前台小姐姐道。

婉兮道:“吴总去开会了。”

“这样吧,我让他去会客室,你去会客室见他。”前台小姐姐道。

婉兮作为总裁助理经常接待访客,已经习以为常了,“好,那麻烦你了。”

总裁会客室内。

一位身穿棕灰色西装的男人独自坐着,是不是翻看杂志。

“你好,很抱歉,总裁……总裁去开会了,您在这里稍后一会儿,您想喝点什么可以告诉我。”婉兮走进门深深鞠了一躬,不知为何莫名能感觉到一股压迫感。

那人淡淡道:“来杯美式。”

声音有点点嘶哑,是一个她根本没听过的声音。

但是莫名的,心灵有种撞击感。

好像遇到了熟悉的人一样,连嗓子眼都开始发酸。

“愣着做什么?难道堂堂匪凡集团,连杯美式咖啡都没有?”他质问道。

婉兮连忙去咖啡机的位置煮咖啡,“没有的,是我……是我感觉您特像我一个熟悉的人。”

咖啡很快煮好,香浓异常。

他垂头看杂志,“像谁?”

“我也说不上来。”她双手递过咖啡杯。

他接过咖啡,喝了一口,“没有手磨的口感好。”

“那我重新为你煮一杯。”婉兮半蹲下来,取走咖啡杯。

不经意间,看到他的面庞。

竟是一张少年般的玉面,皮肤白皙吹弹可破。

刚才听声音,还以为是个年长者呢。

婉兮鞋跟一歪,滚烫的咖啡洒了出来,“怎么……怎么是……”你

“小心被烫伤。”他把咖啡杯用力从婉兮手里打了出去。

她跌倒在地,呼吸粗重,“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恒心集团的总裁,今天专门来见吴总的,对了,忘了介绍,我也姓吴。”他把自己的烫金名片递给婉兮。

婉兮慌乱的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才爬起身,“你……你没有……”死

刀子明明扎中了他的要害,必然是要灰飞烟灭的。

但是此刻,他就在她的面前。

“我长得很可怕吗?让你这么害怕。”他像是故意一样,逼近她。

她的眼泪滚滚而落,“求你别过来。”

“你明明是参军出身的,却柔弱不能自理,在这个公司里唯唯诺诺。婉儿,这真不像你。”他忽然邪恶一笑,笑得她浑身战栗。

她多希望他还活着,看到他活着。

她又害怕,有高兴。

听到他冷言冷语的挖苦、讥讽。

她提起玉手,给了他一巴掌,“现在,像我了吗?”

“更……不像了。”他被打蒙了。

从认识她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两吵架都没有。

更别提被她打,他心里好委屈啊。

要是他现在是个孩子的话,一定大哭给她看。

他舔了舔嘴唇,“不过我确定,你是我要找的婉兮。”

她一字一顿道:“我不是你要找的楚婉兮,到别处去找吧。”

在军营里她可以面对男兵严厉指挥,那是因为战乱连连。

她不得不刚毅果决,可她的本性就是柔顺、婉约的。

对人温柔,她自己觉得很舒服。

可是他的出现,逼得她暴走。

生气、伤心。

“可我怎么觉得,你知道我的婉兮在哪。”他双手抱胸,眼神暧昧的看着她。

她冷冷的笑出来,“我是知道,你的婉兮,被你杀死了!!从你杀死她心魔的那一刻,她就不在了。”

“但是那个杀死婉兮的吴凌恒已经死了,我不是他,所以你也不能对我这么凶。”他伸出食指,挑起她的下巴。

她毫不留情的咬住他的手指,牟足了劲,“别碰我。”

“别碰她!!”

吴有匪严厉的声音响起。

他从她嘴里拔出了受伤的,血淋淋的手指头甩了甩,“吴总来了,那我就不跟你的小助理开玩笑了,你好,我是恒凌武。”

“跟我去总裁办公室聊吧。”吴有匪一把抓住了恒凌武的胳膊,把他往办公室拽。

恒凌武也不反抗,淡笑的随他进去,“刚才那个是你的助理?挺有意思的。”

“她是我未婚妻,谢谢。”吴有匪对人向来温和,只有对他格外的冰冷。

两个人在总裁办公室面对面的坐下,吴有匪揶揄道:“两年了!!整整跟恒心集团合作两年了,我都没见过你,还有恒凌武,呵呵,这个名字亏你想的出来。”

“跟我合作了两年,也没感觉到蹊跷,你也是够笨的。”恒凌武埋汰他。

吴有匪上下唇轻碰,“恒凌武,吴凌恒,我确实智商欠费了。”

“今天只是跟你来打个照面,以后常合作,这是新一年的合作企划案。”恒凌武往桌面上丢了个文件夹,起身离开。

吴有匪站了起来,“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不然我不会顾及前世的兄弟情,我会亲手覆灭你。”

“抱歉呢,我来,就是为了从现在开始,一直一直出现在她面前。”恒凌武开门离开。

她就站在门前,胸口还有咖啡的污渍。

婆娑的目光,目送他离开。

吴有匪等他走了,才打开门,“婉儿,我们现在就去结婚吧,婉儿。”

“可以。”婉兮失魂落魄道。

他回来了!!

吴有匪在抽屉里翻找了一圈,找到了户口本,“走,去民政局。”

“不过已经五点半了,民政局大概关门了。”婉兮小声提醒道。

他从未有过的害怕,一把抱住了婉兮。

抱着她,她却在瑟瑟发抖。

他有种留不住她,即将要失去她的痛苦。

推开了她,转身进了总裁办公室。

那一天。

他把自己锁到了凌晨一点。

她在门外等着。

“大哥,我知道你在怕什么。”婉兮背靠着大门,轻声道。

吴有匪把门打开,“你不会走的,是不是。”

“我答应过你,我不会食言的。”婉兮站起来。

他的手抚摸她的面庞,虽然她不像以前一样会闪躲了。

可是眼中只有隐忍,没有任何情愫。

吴有匪道:“明天,我们去领证。”

“明天周末。”

……

周一中午,他要带她去领证。

天上下了好大的雨,整个城市变得懒懒的。

阴云密布。

他站在落地窗前抽烟,甚至想。

是不是连老天,都不希望他们两个在一起。

她对他百分百的顺从,连个不字都不说。

可是眼里没有感情。

那么,就只要人,不要心就好了。

不知为什么他还是觉得惶恐,觉得她的心他都得不到。

吴有匪拨通了她的手机号,居然没有人接。

询问公司的同事,据说一个上午都没有看到她了。

最后调了监控才知道,有人把她套了麻袋,送上一辆跑车带走了。

婉儿!!

被绑架了。

——

“你……你怎么做这么卑劣的事,你绑架我。”婉兮被他绑住了双手,放在高高的柜子上。

她不明白他干嘛要把她放在高处,这样感觉好奇怪啊。

这时,从外面走来另外一个瞳孔是金色的少年。

少年和婉兮长得有几分相似,手里拿着高脚杯品尝红酒,“你怎么把我的乖徒儿绑架来了??我觉得这种事,还是要你情我愿。”

“弟弟……你是弟弟吗?楚温良!!”婉兮大喊出声。

少年听到婉兮喊他,身子微微一震。

瞳孔中的金色散去,变成了深灰色,“是我啊,姐姐,你竟然一眼就能看出我。”

“你看着……长大了。”婉兮凝着他,那就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少年道:“我在这个世界都生活十四年了,当然长大了。”

“十六……年……你们在这个世界十六年了??”婉兮惊诧的看着他们。

这少年体内明显有两个灵魂,一个是弟弟楚温良,一个是师父白大人。

还有吴凌恒!!

他都来这里十六年了。

她和他重逢,不管心再痛,都没有落泪。

这一刻,潸然泪下,“既然你想见我,为什么……半年前不去找我,偏偏让我在吴有匪身份呆那么久,还是说你故意要看我笑话。亦或者是为了吃女儿,故意找时机!!”

“这个世界都没有慧灵之力,也没有圣族之力,我吃个毛线啊。你身上可还有半点灵力??”吴凌恒被她说的犹如万箭穿心,可是他一点都不忍苛责。

爱她都爱入骨髓了,这个女人以前说她天资聪颖,现在却是笨的可以。

大概是因为心被伤透了,再也不愿信他了吧。

少年的眼瞳再次变成了金色,老气横秋道:“我靠这个世界灵气枯竭,你知道我找了多少种药材,才把这小子的病治好吗?你有慧灵之眼,能看到人要害,你一刀捅下去他魂魄都碎了。”

那一天,血雨漫天。

他的魂魄被刺的支离破碎,以为要消散到了天地间。

白大人说:你救过我一命,我也当偿还。

他的灵魂撕裂之时道:那么求您带我去这个世界的尽头,她在那。

“对……对不起,我……我知我定然是做错了什么。”婉兮突然变得安静,低头垂泪。

她连呼吸都觉得痛了。

也许没有经历过吴凌恒所遭遇的一切,但是少年这几句话,已经点醒了她。

少年踩上椅子,才能和婉兮面对面:“你知道吗?他第一次见你,得又多难,让我去跟吴有匪开会,然后才以访客的身份见你。那吴有匪天天守着你,他都没机会靠近你。”

“他的伤……”婉兮小声问道。

少年轻道:“刚刚恢复了能走路,就找你,每夜子时,伤口处还是会痛不欲生的。我也劝他等痊愈再来找你,可他怕你被吴有匪抢走,只能托着病体来找你。半年前的他,就更不可能找你了,连床都下不来。”

“从前……从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婉兮很迷茫,也很心痛。

少年叹了口气,“你也该猜到,他怎会真的吃自己的女儿,只是釜底抽薪罢了。差点把命赔进去了,你给他一个机会吧。”

“是我自己,我自己没机会了。”婉兮无地自容。

少年摸着下巴,“难道你和吴有匪已经那个了???我靠,你红杏出墙啊。”

“她本来就是我的人,谈何红杏出墙。”吴有匪闯了进来,看到婉兮坐那么高,也是吓了一跳,“你们把她放在上面做什么。”

婉兮好像又回到了曾经新婚燕尔的时光,那样的了解他柔软敏感的心灵,“大体是怕忍不住抱我,惹得我心里不高兴。”

“婉儿,你……重新喜欢上吴凌恒了吗?”吴有匪顿时感觉整个人生都变得一片黑暗了。

婉兮摇头,“没有的,我才不会,我答应过你,是了!!吴凌恒,我喜欢上别人了,你切莫纠缠。”

我是真的配不上你了,重伤了你。

还不信任你。

这样的妻子,哪里又资格和你在一起。

“小妞,你可是用生命来爱我,我不信你会喜欢上别人。”他却不依不饶。

吴有匪怒吼道:“她已经是我的人了,那天在浴室!!她给了我。”

婉兮心道,没有!!

她……

她可没有给吴有匪,那天她推开了吴有匪。

因心里自从装了一个人,就再也装不下别人了。

“搞得我好像是清朝人一样,我不在乎这些。”吴凌恒不在乎道,他抬头,深情的看着婉兮,“就算你喜欢上别人了,哪怕是嫁给别人了,我也不会放弃,我要重新追求你,让你再次爱上我。”

“往后余生,请多指教。”

“不管你接不接受我,我都会无条件出现在你生命里。”

“在你眼前多晃晃,你总能记得我。”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