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娇妻甜蜜蜜:陆少,放肆宠 > 第878章 【番外】白翩然VS薄九(3)

白翩然的脑子是懵的!

她只道身上很热,滚烫无比!

而身旁,似乎有一个人形空调,凉凉的肌肤,让她浑身的燥热好受多了。

手和脚,都不受控制地胡乱攀爬,紧紧抱着那个人形空调,生怕他跑了似的!

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反正,身体里的热度,急需要这个人形空调来缓解。

她只知道,绝对不能撒手!

要不然,她肯定会被烧死的!

因为,实在是太热了……

垂眸看着身下的女人,薄九轻喘着,有些难以自抑。

原本他只是想浅尝辄止的,可身/下这女人……

分明是个妖精!

勾/人的妖精!

他实在是控制不了,一时之间,情难自抑,好想好想……

白翩然身上的浴袍已经半褪,双手攀附着他的肩膀,而笔直纤细的长腿勾在他腰上……

薄九眸光幽暗,天人交站中,内心也很煎熬。

到底要不要?

“好热,我要……”

女人娇媚的嗓音在彻底将他点燃!

望着她白嫩的肌肤,波光潋滟的媚眼,那妖冶嫣红的唇瓣,他猛地低头,吻了下去。

“希望你不会后悔……”

喘息间,开始了极尽的缠绵……

白皙如玉的肌肤,逐渐泛起淡淡的粉色。

古铜色的肌肤上,汗珠一颗颗滚落……

翌日早上。

明媚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映照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

有些刺眼呢。

白翩然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顺手拉过被子盖在头顶。

只是,这被子的触感,似乎与印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

而她的身体,像是被碾压过一般,浑身都酸胀无力……

眼皮子掀了掀,她猛地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陌生的摆设……

不,这不是她的房间!

“嗯~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在耳旁柔柔响起。

紧接着,一只带着薄茧的大手,抚上她的肩膀,然后顺着脊背往下打着圈儿下滑——

一把掐住了她挺翘的小PP。

白翩然身子猛地一僵,回过头一看,正好对上一双幽深如潭的眼眸。

白皙俊逸的脸离得很近,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脸部轮廓完美带着冷魅的气质……

正是昨晚那位薄九先生!

昨晚,他们不是在包厢里吃饭喝酒吗?

秦皓不是说,他们去谈工作、谈正事吗?

她怎么会和薄九躺在一张床上?

结合自己身体某些地方的不适,脑海里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和薄九,昨晚做了不可描述的事?

怎么会?

昨晚她喝醉了吗?

可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该死的秦皓!

她肯定还是着了他的道了!

就不应该相信秦皓那个王八蛋!

白翩然心里涌起一股怒气,她暗暗发誓,再遇到秦皓的时候,她一定要踢爆他的蛋!

该死的只用下半身思考的臭男人!

想尽办法骗她被潜!

明明她可以靠演技!靠实力!

玛德非要她“以色侍人”!

王八蛋!

“怎么,害羞了?”

见她皱着眉头,一副气晕头的模样,薄九眼神里露出一丝兴味,薄唇微微翘起,显示心情很好的样子。

而那只使坏的大手,还在继续揉捏着臀/肉,指间光滑细腻的感觉,柔美丰盈,带着弹性,让他爱不释手。

白翩然的心不受控制地跳快了几下。

猛地回过神来!

“色魔,给我放开!”

她伸手,一把拉开身后罩在不可描述部位的大手,狠狠地瞪了大手的主人一眼,“你真是混蛋!昨晚居然趁人之危!”

“我趁人之危?”

薄九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乐不可支地眨了眨眼,“我可没有趁人之危。”

“你就有!”

白翩然再次狠狠瞥他一眼,视线从他的俊脸上移开,“这里是你家,肯定是你带我回来的!趁我醉酒,你就……我要告你强X!”

“呵~”

某人一点都不害怕,望着她的眼神充满玩味,“昨晚明明就是你主动的。”

他慢幽幽地说出实情。

白翩然怎么会相信他?

这个混蛋便宜都占完了,就这么得意?

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

“薄九,我要告你强X!”

她一边愤恨地说着,一边睁大眼睛,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

可惜,不要说衣服,就连内衣内裤这种私密小衣也没见着!

也不知道这混蛋藏到哪里去了!

该死!

她总不可能光果着身子离开吧?

四处瞟了两眼,她看到床尾扔着一件白色的浴袍,犹豫了几秒钟,便一把拉过来,迅速罩在自己身上,然后拉开被子,冲进了洗手间。

对照着镜子,她清楚地看到那个混蛋留在自己身上的暧昧痕迹……

脖颈上密密麻麻的吻痕,顺着锁骨,一路往下……

连腰腹上,都有几枚清晰可见的痕迹……

啊啊啊,她要疯了!

昨晚被这个混蛋吻遍全身了吗?

不仅如此,还被他彻彻底底地吃了个干净!

妈哒,好气哦!

应该要让他负责吗?

呸~

这种强X犯,应该让他去坐牢!

越想越气!

她咬着牙,恨恨地道,不只是他,还有秦皓那个王八蛋!

肯定是秦皓跟他商量好,故意下了套,让她去包厢喝酒,然后趁机灌醉她……

这两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的衣服呢!”

从洗手间里出来之后,她直接怒气冲冲地走到床边,双手环胸,问那个优哉游哉靠在床头柜上的男人。

“弄脏了,都扔了。”

男人勾着薄唇,笑得恶劣,“反正要留在我这里,还是别穿了。”

这话富有很深的歧义。

白翩然怔了下,很快回过神来,怒喝道:“混蛋,你毁了我的清白,你还想软禁我吗?你……你……”

她简直气得说不出话来。

见她又羞又恼的模样,看着可爱极了。

薄九朝她勾了勾手指头,“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

白翩然警惕地瞪着他,没有动。

“咳,别害羞嘛,快过来。”

见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薄九轻咳了一声,再次勾了勾手,“你要是惹我不高兴了,就永远别想离开这里了。”

白翩然吃了一惊,心里不由得更紧张了。

这混蛋果然是打算软禁她?

“你……这是犯法的……”

她又惊又惧地看了他一眼。

因为这个人的气场很强大,身份背景似乎也很神秘,白翩然直觉他不好惹。

如果,他真的对自己有那种不好的想法,那她能逃得过吗?

想到这里,她的心跳得愈发快了。

“你要是让我高兴了,你想要的……我答应给你。”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薄九轻笑道。

“真的吗?”

白翩然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阵欣喜,可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她故意撇嘴道:“我怎么觉得你的话不是那么值得信任呢?”

“爱信不信!”

薄九淡淡瞥了她一眼,似乎把一切已经掌握在手里了。

这四个字,却也让白翩然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说的话,也不是那么不可信。

至少,像这种大佬,不会随便乱开玩笑吧!

他说,只要让他高兴了,她想要的,他答应给她。

也就是说,只要让他高兴了,他答应让她离开……

应该是这样吧?

想到这里,白翩然咽了咽口水,慢慢朝他走了过去。

他弯着唇,再次勾了勾手指头。

白翩然走得更近了,然后在他的指示下,弯腰,将耳朵贴了过去。

薄唇勾起一抹恶劣,男人的嗓音带着莫名的诱惑,“告诉你的秘密就是……其实我给你的,也是我的清白之身呢……”

白翩然:……

暴躁,想掀桌!

王八蛋!

信你才有鬼了!

她咬着唇,怕骂出难听的话惹他生气,只得强忍着不说话。

见她这个模样,薄九微微挑眉,“怎么,不相信昨晚我们俩交付的都是各自的初次?”

“……”

劳资是初次,当然相信!

你特么是初次?

哈……到底是嫉妒我,还是想故意逗我笑死,好继承我的……

忍住!

不能生气!

然而,她不说话,薄九就一直盯着她看。

那眼神,真的很让人压抑。

她抿了抿唇,实在是受不了,便违心地点头,“嗯,我相信……”

相信你个大头鬼哦!

其实,是一百万个不信!

“那就对了嘛!”

薄九似乎这才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白翩然也不想跟他再兜圈子,问他,“我已经按你的要求做了,你是不是该答应我……”

“你让我开心了吗?”

薄九打断她的话,问道。

白翩然愣了愣,“我按你的要求做了呀!你要我过来,我就过来了,你要我听你的秘密,我也听了。你问我相不相信你,我也……”

“可是,你并没有让我高兴。”

薄九淡淡道。

白翩然咬了咬唇,想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这个混蛋!

早知道刚刚就不应该听他的话,乖乖过来听那个笑死的秘密!

他也不觉得羞耻!

懒得跟他扯了!

白翩然拉了拉身上的浴袍,想着等会儿该怎么离开……

“知道你为什么没让我高兴吗?”

薄九似乎很喜欢跟她聊天。

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一直紧紧地盯着她,嘴角也总是勾着一抹带着深意的弧度……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还想逗趣她玩?

“你说吧,怎样才能让我离开?”

白翩然没好气地瞥他一眼,如果这混蛋再这样不上道,她就想出手,跟他拼了!

“你都没让我高兴。”

委屈巴巴的声音。

这混蛋,居然还是这句话。

真是欠揍得很!

被占了便宜的人是她,委屈的人似乎却是他?

搞什么飞机!

“为什么不高兴?”

白翩然狠狠地瞪他一眼。

总算是听话了……

薄九勾了勾唇,笑道:“因为你冤枉我了。”

“冤枉你什么?”

白翩然冷冷问道。

薄九继续委屈巴巴,“你说昨晚你是被强X的。”

白翩然睁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俊脸,“难道不是吗?”

“怎么可能?我从来不强人所难。”

薄九哼了一声,“我说了,昨晚是你自己主动的,当着我面脱衣服,还来扒我的衣服,最后紧紧抱着我,缠着我,不许我走……”

“你放屁!”

白翩然忍不住爆了粗口!

这个该死的家伙!

胡说八道什么!

就算她是喝醉了,也不可能主动去缠他啊!

还扒他的衣服!

怎么可能!

她喝醉了,一般只喜欢睡觉,才不会胡乱抱人!脱人衣服!

“你瞎说!”

她气急败坏的指控道。

“我没有。我有证据。”

薄九朝她勾着薄唇,笑得很是邪恶,“要不然,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能找到证明昨晚是我主动的话,你就赢了;如果我找到证明昨晚是你主动的,我就赢了,咱们各凭本事,赌不赌?”

白翩然垂眸,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的种种,除了在包厢里喝红酒的那一幕,她实在是想不起别的,一丝一毫的印象都没有。

但是,她能肯定,她醉酒的时候,绝对没有那种抱人缠人的恶习!

喝醉酒之后,她除了乖乖睡觉,什么也不会做。

昨晚醉酒后,肯定是薄九这混蛋强了她!

肯定不可能是她强了薄九吧!

打死她也不信!

“赌不赌?”

薄九又问了一遍。

白翩然犹豫了一下,微微拧眉,“我不相信你,而我昨晚又喝酒了,谁能给我做裁判?”

事实上,昨晚发生那样的事情,不可能有第三者在场。

眼前这家伙再变态,也不会在做不可描述之事时,任由人围观吧?

所以,昨晚没有第三者在场,没有人帮他们评判。

“我说了,我们各自找证据。”

薄九略带深意的眸子轻轻掠过她,带着一抹势在必得的气势,“没有人证,可以找物证啊……”

“好,我跟你赌!”

犹豫再三,白翩然还是答应了。

毕竟,她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酒品的。

就算是醉酒了,她也绝不可能脱人衣服,更不可能紧抱着人不放!

绝不可能!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眼前这家伙趁人之危!

哼!

昨晚的事……

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趁这家伙还没起床,有些证据还没被他毁掉,要抓紧时间找!

白翩然皱着眉头,认认真真地打量着卧室所有的角落。

她一点思路都没有,也许,应该先找找昨晚她的衣服去哪了?

她自己脱衣服的话,那应该会叠放好,收拾好。

如果她是被强X的话,衣服都被薄九这混蛋扯烂了吧?

总之,她不可能扯自己的衣裙吧?

随意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头皮阵阵发麻,心里也是一阵恶寒……

咦~

打了个冷颤……

她才不会做那种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