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科幻 > 厨娘致富记 > 260 宛若梦中(全书完)

厨娘致富记 260 宛若梦中(全书完)

作者:清行slyvia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5-31 02:38:47

好在盛卿卿也不是拘泥于这些小节的人,她随意收拾收拾,便将它们作为嫁妆了。

而一旦定下,时间似乎过得越加的快了,盛卿卿只觉得好像一转眼,就到了出嫁的好日子。

因所有事几乎都让陈宁一手包办了,所以盛卿卿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到了吉日,就顺着管事嬷嬷的吩咐,起了一个大早,然后穿上送过来的喜服。喜服是大红色的,她白嫩的肌肤在这艳红的衬托之下,倒是更显可口了。

盛卿卿是真的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在穿上喜服之后,还有心情吃了几口糕点。

倒是陈宁,这几日忙的脚跟打后脑,昨夜更是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好,第二日起来,双眼之下便是一片青黑。

“陈宁哥哥,你这眼睛都变成竹熊啦。”盛芝芝笑嘻嘻的调笑他。

大喜的日子,又不好叹气,陈宁只能无奈的摸了摸眼下。想他好好的一个美男子,为了堂兄的婚事,如此尽心尽力,连容貌都损毁一些。以后要是没有女子肯嫁给他,该如何是好?

借着前两年请来府上的“神医”的名头,陈宁如今已经正大光明的把脸上的面具摘下,以英俊的面容迎接世人的目光了。

他自然是俊美的,又生性温和爱笑,程家那些年纪小的丫鬟侍女看见他,也极少有不脸红的。可早年他到底被脸上的伤疤耽误了,所以至今都快二十了,还是没有心仪的女子。

“还是堂兄好,早早就定下了。”陈宁对此表示羡慕。

盛芝芝闻言,突然笑道:“要是陈宁哥哥没人要,那芝芝勉强收下你好了呀。”

陈宁:“……”

他失笑,“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仔细让你姐姐听到,到时候不仅你被教训,连我都会被牵连。”

盛芝芝笑嘻嘻的不说话。

院中的两个侍女今日也穿着一身喜庆的嫩红色,此时从外院进来,帮忙准备婚礼前的装扮——喜服可以自己穿,凤冠很重,却是要别人帮忙的。

只是凤冠是要新郎来时才能带上,所以一时倒也不忙。

盛卿卿坐在椅子上,面对着铜镜。不甚清晰的铜镜中,模模糊糊的照出一个人影来。好在她今日的妆容,不是她自己画的,倒是不担心这么模糊的镜子给画坏了妆容。

外面的人都在忙活着,就她这个新嫁娘是最闲的。

盛卿卿觉得无聊,就想些有的没得。

从今日起,她虽然还是住在程家,但别人称呼她,便不能叫“盛姑娘”了,而是“程盛氏”……

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他们两人的姓,读音似乎有些太近了?

盛卿卿面露古怪之色。

“姐姐在笑什么呢?是不是太开心啦?”盛芝芝喜滋滋推门进来,问道。

盛卿卿笑道戳了戳她的额头,“成亲这样喜庆的日子,自然是高兴的。”

“真好啊,来日我嫁人的时候,也要笑的这么开心!”盛芝芝笑的甜美的很。

盛卿卿忍俊不禁。她都没想好以后要将盛芝芝嫁给谁呢,不过这丫头看起来不喜欢多思多考,实际上却是个有主意的。以后还是让她自己拿主意好了。

左右有她在,有思明在,是不会让盛芝芝受委屈的。

没过一会儿,又有侍女进来禀告,说是花轿已经临门了。

“这么点距离还要乘坐花轿啊?!”盛卿卿对此是真的很惊讶。

说是嫁人,其实也不过是搬家而已。且这搬家的距离还非常近,连程府都没出,只是从盛卿卿住的院子,搬到了程清鹤住的院子。

也不知道当初程清鹤安排的时候,是不是就存了私心。虽然盛卿卿的院子十分偏僻,但距离程清鹤的院子,却十分的近——就算用双脚走的,也只用五分钟那种近。

“姑娘,少爷吩咐了,其他新嫁娘有的,您必须有。其他新嫁娘没有的,您也要有。”侍女笑呵呵的说着,声音透着一股羡慕。

盛卿卿有点懵然,她仔细一听,好像确实听到外面隐约传来的锣鼓之声。

陈宁和程清鹤这一对堂兄弟,还真的安排了八抬大轿来接娶?

那禀告的侍女忍住心中的羡慕,喜气盈盈的说道:“姑娘快些准备吧,少爷已经在外面候着了。”

“不忙啊。”盛芝芝却阻拦道:“思明说,不能让人这么轻易的就把姐姐给娶走了!”

然后盛卿卿十分被动的待在屋中,就听自己一对姐弟化身“恶婆婆”,尽心尽力的阻止程清鹤和陈宁进来迎亲。

也不知盛芝芝和盛思明从哪里学的,要不是外面站的是陈宁和程清鹤,换做一般人怕是连这门都打不开。

好在最后在连做了三首催妆诗之后,内院的门总算是开了。

在两个侍女的帮助下,盛卿卿戴上了沉重的凤冠,盖上红艳艳的盖头。

眼前一片红艳,看不清东西,只能低头看见一小片的前路。

盛卿卿有些犹豫,不敢迈出脚步去,生怕被绊倒。她今日身上穿戴了不少东西,这一摔倒,难看且不说,那些东西可能把她咯个够呛。

“卿卿。”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一只手突然隔着袖口,握住了她的手腕。

这只手的手指修长玉白,盛卿卿几乎是一眼就能够认出来。

“不要怕,我在这里。”程清鹤轻笑道,声音温润如水。

盛卿卿听着他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本来有些开始紧张的心,突然稳定下来了。

是的,她要嫁给这个人了。未来如何且不说,眼前,他就是她最大的依靠。

“吉时已到!”

外面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程清鹤便轻轻握着她的手,缓步往外走去。

他一步一步走得都小心极了,生怕让身旁的人摔到。

“小心门槛。”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和关心,隐约还有一点紧张?

盛卿卿抿着唇,忍不住弯了眉眼和唇角,她依靠着左手边的人,慢慢往院子外走去。

然后进了轿子。

轿夫抬得十分稳当,敲锣打鼓的声音也十分喜庆喧嚣。

盛卿卿甚至隐约听见了一声声恭贺道喜声,其中好似还有牛二婶的大嗓门?

明明只是短短的五分钟的路程,可这花轿也不知是怎么抬的,竟是绕了好几圈,才到达目的地。

盛卿卿下了花轿,就有人将红绸的一端塞到她的手中。然后她身旁那个气息熟悉温暖的人,就带着她缓步往里走。

大门。

二门。

内门。

一步一步,都烙下她的脚印,从今日开始,这个地方就是她以后名义上的“家”了。明明走过一遍了,可不知为什么,盛卿卿却有一种陌生感。

因为上一次来,这里还只是友人的家罢。

以后就要变成她的家了呢。

盛卿卿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什么关系呢,左右有盖头遮盖,旁人看不清她的表情,也看不见她此时到底有多开心。

唯有身旁牵住她的人……

“怎么了?”程清鹤似乎感知到了她情绪,此时凑过来低声询问。

盛卿卿微微摇头,鲜红盖头上的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摆动,摇晃出一个美妙的弧度来。

“我只是高兴。”她轻声说道。

身旁的人没有多说什么,但盛卿卿能听到一声轻轻的笑,在她耳旁响起。

正厅之中,早已经被妥帖的布置好,处处都是彩条红绸。可惜他们两人的长辈都已经逝去了,所以高椅之上只放着两枚印鉴——是陈宁根据两人父母亲的姓氏雕刻的。

“郎才女貌啊!”有人赞叹道。

那应该是宾客吧?

盛卿卿默默的想着,脚步跟着身旁的人一起停下。

“一拜天地,跪!”充作司仪的陈宁,此时声音嘹亮非常,还带着隐藏不住的喜气。

众多来观看的宾客便见穿着喜服的一对新人,缓缓跪了下去……

“二拜高堂,跪!”

“送入洞房!”

跪敬过天地父母,便可以送新娘回房了,但新郎还需要在外面宴请宾客,直至日暮时分,才能回到新房去。那时才能喝合卺酒,掀盖头。

然而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程清鹤,这位场上地位最高的新郎,竟然重新握住了新娘的手,然后越过几个仆从,直直的朝着新房走去。

众人目瞪口呆。

“咳咳,可能是堂兄心疼堂嫂,不舍得她多站呢。”陈宁连忙打圆场。

其他宾客面面相觑,到底也不敢得罪程家,也只能附和道:“新郎官心疼新娘子,以后定然是个好夫君,新娘子以后有福啦!”

这一茬才算是过去了。

陈宁擦了擦额角刚出的薄汗,只觉得自己心力交瘁。他为了堂兄这一场婚礼,都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事后定然要去库房找几个珍宝,好好犒劳自己才行!

因着程家地位,倒是没有人敢闹洞房,一伙人吃了喜宴。住得远的陈宁已经安排了住处,而住的近的,也没人好意思留下来。

老村长是和牛二叔一家一同来的,此时看了看天色还算早,便也打算随着人流一起离开。

261

结果陈宁却拦住了他们。

“堂嫂许久没有见到亲人了,若是能留下来见一面,堂嫂定然会很高兴的。”

这五年,盛卿卿其实一直想要回盛家村看看,可每次刚到村口,就被村里的人拦住了。据说是得了老村长的嘱咐,不允许外村人进入——还特别嘱咐了不让盛卿卿姐弟三人进去。

盛卿卿一开始还想要偷偷摸摸的回去,后来都被拦的没脾气了,只能放弃。

转眼,双方都已经快两年没见过面了……

老村长和牛二叔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下来了。

其实他们也很想盛卿卿,盛芝芝和盛思明,这三个孩子都可以算是他们看着长大的,简直和他们自己的孩子一样。

陈宁做事真是十分妥帖,给老村长和牛二叔一家安排的是最好的院子,最好的待遇。简直找不到丝毫错处来。

直让牛二叔夸赞以后卿丫头在程家,应该会过得很不错。

……

婚房内。

盛卿卿坐在喜床上,程清鹤坐在她身旁。

两人看起来有些呆呆傻傻的。

良久,盛卿卿咽了咽喉咙,犹豫的问道:“你知道这事该怎么做吗?”

程清鹤:“……大概知道。”

他们二人已经喝过交杯酒了,也坐到床上了,可硬生生卡在了这步上。

这就是连恋爱都没谈,直接结婚的弊端啊!

盛卿卿痛心疾首。接下来该做什么,她其实是知道的。作为一个现代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可她担心自己要是太主动的话,会吓到身边的某人。

许久的沉默。

这次是程清鹤率先开口了,“你若是担心,我们就先试着来吧。”

“啊?”盛卿卿一脸懵然。

这事怎么试着来。

程清鹤突然笑了一声,温文尔雅的说着下流的话,道:“等会儿你若是疼,便喊出来。”

盛卿卿继续懵然加不敢置信,清俊的君子这些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

然而不等她反应,床帐便已经被放了下来。

一夜红烛泪,**至天明。

这一夜,盛卿卿身上酸疼的很,迷迷糊糊的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而在睡梦中,她梦见了一条金光闪闪的小金龙。

小金龙潇洒霸气的飞在半空中,对她说道:“吾借你之身历情劫,如今吾功成圆满,也不亏待你。这是龙珠,虽比不上本尊,但放在空间中,冒出的泉水依旧神奇。还有你身生之地的那妖邪,吾便顺手破去。”

说罢,它尾巴一甩,至上九天而去。同时天上一道惊雷劈下,将原处的大地深深劈了一个洞,盛卿卿隐约间好似听到有什么东西哀嚎了一声。

第二日天光破晓,盛卿卿就迫不及待的和身边的人说了这个梦境。

程清鹤点了点头,附和道:“梦见神龙,左右都是吉祥的。”

盛卿卿美滋滋的应下。

程清鹤突然笑了一声,“夫人有精神了吗?”

盛卿卿正沉浸在梦中,闻言下意识的反问:“什么?”

程清鹤轻轻摸着她的脸颊,温柔的说道:“**苦短,瞧着外面日头正好,不若我们再来一次吧?”

盛卿卿:“……这两句话有必然关系吗?!”

然而身旁的人已经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了,汗水再次顺着程清鹤的额角流下,划过高挺的鼻梁和轻薄唇瓣,再缓缓滴下,非常刺激人。

盛卿卿闭了闭眼睛,决定顺从自己被美色勾引的心,助纣为虐。

……

等盛卿卿再次见到老村长,已经是三日后的回门了。

程清鹤真是十分贴心,知道她想念盛家村的屋子,便借着回门的由头,带她回盛家村去。

盛卿卿本以为还是会被拦在村口,然而这次他们却是顺利进入了村子。

各种寒暄且不说,盛卿卿问起各种原因,老村长却说:“说来也怪,我前两日不在村中,村中有人说是半夜响起了一道惊雷,然后村里就再没有怪事发生了。”

盛卿卿听得心念一动,虽然当时没有表现出来,回到程家之后,却是立刻找机会进入了空间。

而事实也没有超乎她的意料。

一直以来,游荡在水池中的小金鱼,不知什么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水池中,也不是真的空无一物。

只见长长的水池上空,漂浮着一颗圆圆的珠子。

那珠子不过成人掌心大小,本应该是透明的,但它的外面凭空浮现出一层薄薄的雾气,让人看不清其中具体。

盛卿卿看着这珠子,便有了明悟。

“原来这就是龙珠。”她轻声低喃道:“多谢你了,小金鱼,愿你以后安康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